※※※

同一時間,在金色海岸大賭場。

門前,站著一名偵探和一名警察。

紐森和警長波爾托。

當他們來到這裡時,已經是第二天的上午。

紐森小心謹慎,偷望著門兩旁的保全。發現自己二人沒有引起注意,這才安心。在經歷了賭場的可怕遊戲后,他現在覺得在賭場工作的傢伙都像是犯罪組織成員。

「警長閣下,我們只有兩個人……但非常可能要面對一群敵人。你確定我們就這樣進去?」

紐森小聲提醒警長。

偵探們為了確保能夠破案,的確常常進行冒險。

從職業的角度考慮,警長算得上半個偵探。但紐森從沒見過像警長這樣的冒險家。

紐森覺得也許他上輩子就是一位勇往直前,絕不後退的傑出冒險家。更猜測這也是他成功地從上輩子來到這輩子的重要原因。

警長閣下毫不在意地回答了他:「賭場可是派洛斯重要的收入來源。如果我帶著一隊警員前來,一定會引發各國人員的恐慌。這樣將有造成巨額虧損的風險,所以不能那麼做。」

很有道理。

「但……就兩個人來又有什麼用,這根本不解決問題。雖然我一個人就能解決掉一半的暴徒。 邪王嗜寵:鬼醫狂妃 但另一半誰來管?對方可是窮凶極惡的犯罪組織,你難道指望用警長的身份讓他們嚇破膽子嗎?」

紐森厲聲訓斥,同事也在不覺間誇下海口。

波爾托被逗樂了:「你能解決一半?那我過去真小瞧你了。原來你除了推理案情,跟歹徒搏鬥也有兩下子。等會兒別忘了讓我瞧瞧你的本事。」

紐森聽著警長毫無緊張感的腔調,心裡窩火。

「我承認,我很能幹不假。但還是沒勝算。說起來我跟警長閣下之前只是見過幾面,並無過多交集。但我實在沒想到您會是這樣一位異想天開的……傻瓜!」

他罵出了那個難聽的詞。

然而,被罵的波爾托一點也不生氣。他隨即開始盯著紐森的眼睛與之對視。

紐森被盯得心裡發毛,他猶豫要不要向眼前的傢伙道歉。不得不說波爾托警長的氣場與他的職位十分相稱。

而事實上紐森的黑眼圈實在過於明顯。波爾托從剛才開始就一直盯著它。

「你……」

「抱歉!」

……

波爾托知道他誤會了什麼,於是善意地笑笑。

雖然在紐森看來,那只是笑裡藏刀。

「……我聽到你叫我做傻瓜?要明白很久沒人用這個詞來形容我了。你知道我為什麼能當警長嗎?」

警長語氣和善。

紐森這下被問住了。他說不出回答,只好搖了搖頭。

警長看他不答,繼續說道:

「主要有兩個原因。

第一就是因為我做什麼大事之前總會先請示城主堡。等到有批示下來再去行動。」

紐森感到失望。他默不作聲,更沒想到派洛斯的警長會是這樣一位官僚。

戰場合同工 「而第二,也是更重要的一點……當事情嚴重到來不及請示的時候,我會盡量讓我的行動對派洛斯造成的影響降到最低。所以,我往往一個人出馬擺平一切。只不過這次多了個你,紐森。」

坦白講,警長的發言特別像傻子才能說出口的話。但他說得又那麼認真。

紐森現在倒希望他說的是真的。因為如果他只是個認真的傻子未免也太煞風景了。

這時,波爾托突然往前湊了湊,斜著身子對紐森耳語。

「我是三火槍……」

波爾托說完,便將手搭在風衣下面的柯特式上,埋頭向金色海岸的大門走去。

紐森的期待終被回應,頓時豁然開朗。

三火槍,槍神的徒弟們。

怪不得波爾托能坐上派洛斯警署的警長之位。有他坐鎮的話,整個城市的治安就有了基本保障。等等,這麼說來……他剛才口中的一個人擺平一切真的不是在吹牛。同時當下的行動與送死之間再沒有等號相連。

三火槍!強者……

不,等等。

紐森回過神來。

為什麼波爾托不早告訴自己他是三火槍,這樣他也就不用一直擔心前路坎坷……

而且,似乎這個傢伙在說出自己隱藏的身份之前,故意說了很多足夠讓人誤會的話。

紐森得出了答案。

恐怕……波爾托把這當做他的樂趣。

作弄別人讓他享受。

天哪。那真惡趣味。

想到這,紐森當機立斷。他快走幾步,一腳蹬在了前面警長的屁股上。

力氣不小。

警長閣下猝不及防,當時就被蹬翻在地。

當他翻身抬頭露出憤怒的眼神時,紐森的話也澆了下來。

「告訴你,我最討厭裝腔作勢的傢伙!」 當艾瑞克再次來到金色海岸時,它已不再如之前那般熱鬧。

早在沿路走來時,艾瑞克就發現人們彷彿刻意在和那棟華美的建築保持距離。他們臉上帶著些許恐懼,遠遠地向金色海岸大樓張望著什麼。

好奇而不敢靠近。

大門兩旁本應在站崗的兩名保全,現在都沒了影。雖說現在已經過了黃金營業的黃金時間午夜,來到白天。但來這兒玩耍的客人可從不分晝夜。像金色海岸這樣的大賭場,不可能中斷營業。

除非遭遇什麼突發事故。

艾瑞克走進走進正門來到大廳,四處觀望。賭桌上殘存有凌亂的紙牌,還有不少遺留的半杯咖啡。說明著這裡的人們是突然丟下正在進行的愉快遊戲離開的。

他走到桌旁,摸了摸其中一支咖啡杯。

邪王狼妃 涼的。

這說明現在距離事情的發生應該有一陣子了。

「打擾到你很抱歉。但我想,你是不是忘了我還在這。現在可沒時間讓你仔細推理!」

女性甜美的嗓音,來自艾瑞克的同行者。

六芒星的瑪瑞拉。

即使是沉浸在推理世界中的艾瑞克也沒忘記身旁這位氣場強大的女僕長。

在艾瑞克向他說明了薇絲=薇薇安遭遇過什麼之後,瑪瑞拉並沒有直接告訴艾瑞克那位戀人是誰。即使艾瑞克的推理再有道理,可她從根本上就不相信那個男人會殺害薇薇安。

她認為那位兇手絕對與薇薇安的戀人是兩個人。

結果就是,瑪瑞拉執意要跟隨艾瑞克來金色海岸。因為那位殺害薇薇安的兇手「管理人」就在這裡。她要親自為她的薇薇安復仇。

對抗神秘未知的烏鴉,有強者在身邊便多了一道保障,而瑪瑞拉是強者無疑。艾瑞克這麼安慰自己。其實是他再三阻攔卻毫無用處,最後也只能任由她跟來。

上樓。

瑪瑞拉的腳步很快。艾瑞克讓她慢些,盡量不要發出聲響,以免驚動有可能潛伏在暗處的敵人。可她卻反駁說她會擺平那些傢伙的,弄得艾瑞克啞口無言。這句話從六芒星嘴裡說出來是那樣讓人信服。

兩人一直上到四層,才有保全的屍體出現了地板上。

而這顯然在意料之中。艾瑞克對此只是大致瞥了一眼,甚至沒有彎腰查看就已經對眼前的狀況瞭然於胸。

槍戰。地上繁多的彈殼揭示著密集的槍響聲曾傳遍整個金色海岸,所以認為自身生命受到威脅的賭客們這才選擇離開。

誰和誰在戰鬥…按時間來推算,紐森搬的救兵應該已經到了。所以交戰雙方是警察和烏鴉?答案就在上層。

艾瑞克走在前面,帶著瑪瑞拉繼續向上。

來到第五層,眼前的景象更加血腥。先前的貴賓場儼然變成了修羅場。血花繁多,灑在地面,沒有勾勒出什麼美妙的圖案。周圍的牆壁滿目瘡痍,被子彈摧殘的不像樣子。

發生在這裡的戰鬥已經結束。由此產生的數具屍體,他們都穿著統一的賭場工作服。

看來賓客們逃得及時,都沒有被流彈擊中而身亡。雖然這些喜歡欣賞變態節目的傢伙死上一兩個也絕不會讓他感到難過也就是了。

然而艾瑞克還是發現了另一個明顯的異常:地上並沒有賭場敵對方人員的屍體。作為警署的探長,艾瑞克並不知道什麼時候警署的警員們能夠如此訓練有素,在交戰時強大可以完全避免傷亡狀況。

而且,在場的屍體中並沒有頭戴烏鴉面具的管理人。

還有其他戰場存在。

艾瑞克心切之下沒有招呼瑪瑞拉,獨自往後場奔去。

但經過正廳通往後場的通道時,他突然停下身。因為他看到旁邊一張桌子下面露出了一件衣服的邊角,同時它還在微微顫動。

那個人還活著。

艾瑞克二話不說掏出柯特式對準桌子,吼道:「出來!我看到你了!我只數三聲,不然就開槍!」

「哦,天哪!別開槍,我這就出來了!」對方慌忙說道,看來是個惜命的傢伙。不過這個聲音艾瑞克之前聽到過,果然,下一刻鑽出來的是熟臉。

兩人面面相覷。

「紐森?!」

「哦。艾瑞克,你嚇壞我了……」紐森鬆了一口氣。

「抱歉,我沒想到是你。現在我都需要你回答我這兒都發生了些什麼。」

艾瑞克問道。

「老天,你根本沒法想象!都是他一個人乾的!」

紐森有些語無倫次,明顯他還沒能從慌亂中走出。

「別著急,夥計。冷靜下來,然後告訴我,你說的『他』是誰?」

「波爾托警長。我到警署把他請來了。」

「他都幹了什麼?」

「這兒的一切都是他乾的!太危險了…我根本幫不上忙只會添亂…所以才躲在這裡。你向後看,那些屍體……」

艾瑞克大驚,他懷疑起了自己的聽力。紐森是在說人數眾多的賭場員工全都是警長一人之力幹掉的?

「所有?你在開玩笑?」

「不。就是他!他說他是三火槍!老兄,你知道這三字意味著什麼。」

放在之前,艾瑞克可能不清楚。但他在硝煙酒館見過達尼,他就是三火槍之一。之後,對此產生興趣的艾瑞克輕而易舉通過從警署了解到了他想要的信息。

三火槍是槍神的最出色的三名學生。他們槍械的使用僅次於槍神本人的三人。每個都是在槍戰中所向披靡,絕無敵手的存在。

但艾瑞克萬沒想到,身為警署警長的波爾托竟然會是三火槍之一。要知道在警署從沒有人提起過這個信息,不過這個級別的重磅消息一般來說都會是機密。

紐森看到了三火槍作戰的英姿,想必會令他終身難忘。坦白說艾瑞克甚至對他有些羨慕,因為他也想看看高階的槍械使用者是如何以一敵多取得勝利的。

「他現在人在哪兒?」

「他跟對方的頭兒上去了,在樓頂。」

「多久了?」

「我不知道。抱歉,我沒辦法冷靜計算時間。不過有段時間了。」

「你受傷了!」突然,艾瑞克盯著紐森的臉說道。

那裡有些淤青。

「放心,這又不是敵人乾的…額…我是說,這點小傷不算什麼。」 金色海岸樓頂。

波爾托眺望遠方,一言不發。

艾瑞克三人上來的時候,戰鬥已經結束。

現場沒留下激戰的痕迹。那個頭戴烏鴉面具的傢伙躺在地上一動不動,衣服上有三處彈孔。波爾托實力果然強勁,三槍就解決了敵人的頭目。

艾瑞克跑到他身旁摘下了他的面具。但遺憾的是,從那副暴露在空氣中的臉孔上絲毫沒有辦法觀察出他的身份。

那是一張大面積燒傷的臉。

「見鬼。」艾瑞克咒罵一聲。

從時間判斷,他剛剛燒傷不久。不出意外是他自己乾的。這絕對是隱藏身份的絕妙主意,其中狠辣令人驚嘆。

瑪瑞拉和紐森靠近后看到那張臉,也不自覺發出了小聲驚呼。

「就是他殺了薇薇安?」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