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至於林動是否會逃走,那是不可能的,那種情況也只是開玩笑而已。

客棧之中。

軒轅麟月的房間內亮起陣陣金光,金帝焚天炎的身影呈現在軒轅麟月的雙手之中,一根火紅色的長棍上面被軒轅麟月用一些岩漿色的特俗液體烙印着花紋,時而為龍紋,時而為玄武紋,甚至是鳳凰紋。

最終一根佈滿了花紋的精美烈焰長棍出現在軒轅麟月的手中,長棍的中央篆刻着『烈焰』二字,炙熱之力和幽幽精神波動從其身上散發,攻擊了,防禦力已然是大大提升,甚至是多出來了大小如意之能。

除了外貌和屬性外,這烈焰長棍與孫悟空的如意金箍棒沒什麼區別,只是重量達到了十萬斤之重,玄武紋增加的可不僅僅是防禦,這些重量也是它帶來的。

若不是這長棍無法承受繼續烙印那些花紋,軒轅麟月可以一直給它加下去,直到把她領悟到的這些族紋烙刻到極限為止……

……

客棧之中。

林動拿出自己買了的陰陽丹直接一鼓作氣吞服了大半,洶湧澎湃的能量在林動體內亂竄,遊走在周天經絡之中,而林動彷彿一個膨脹的氣球一般,整個人都脹了起來,然後縮小,這樣的情況連續持續著……

而元丹境的韻開始充斥在屋內,林動身上的陰陽二氣越發濃郁,隱隱有陰陽交泰之勢……

隨着時間的飛逝,林動的體內多出來一枚帶着七道紋路的元丹,而林動的境界也來到了小元丹境,正式踏入了炎城中流強者的行列之中。

看着桌上消耗一空的陰陽丹的瓶子,林動也鬆了口氣,但還是有些可惜,自己居然消耗完了才突破,要是能剩下一下的話…

林動拿起一個瓶子握在手中有些無奈,隨意把瓶子扔到桌上后,林動拿出了自己提煉的丹藥開始吞服。

漸漸地一股無形的精神力開始產生,林動體內的那枚本命靈符也一分為二,化為兩枚一模一樣的符印,二印符師的大門就此打開。

有了這樣的實力林動終於不用擔心不久后的決鬥了,到時候解決了魏通林家也就安全了。

林動此時渾身輕鬆,但是他給自己留下不小的隱患,是葯三分毒,更何況大部分煉藥師都不能徹底把丹藥之中的雜質給祛除掉,那麼林動這個半吊子呢?火焰都不行,所以林動煉製的丹丸之中的雜質可不少,這就是這段時間他吞服的可不少,當丹毒積累到一定程度后,那後果可想而知。

砰!

鏗!

咚!

呼!一道勁風襲來,一根帶着無數花紋烈焰長棍狠狠的砸在一頭渾身鱗片的牛型妖獸的身上。

一頭渾身密佈鱗片的牛型妖獸硬生生受了那一棍。

嘭!!

鱗甲魔牛直接被砸飛出去,在地上連續滾了三圈后才穩住身體,重新站起來。

「嗚哞一一」

「呼!!」

噗嗤!噗嗤!

鱗甲魔牛低頭怒吼一聲,蹄子在地面摩擦,一雙散發淡淡寒芒的牛角對準了襲擊它的身影。

「哞!!!」

撲通!撲通!

鱗甲魔牛發出一聲吼叫后,直接對着那道身影沖了過去。

鏗!!!

烈焰長棍橫在身前,玉手各握一遍,擋住了那對鋒利的牛角,「哞!!!」鱗甲魔牛向前使勁推動着,軒轅麟月的那雙誘人的大長腿也被迫向後了一點點。

「哼,比力氣,我可不怕。」

軒轅麟月面露冷笑,手上加大力度,直接推著鱗甲魔牛後退,鱗甲魔牛見自己被一個人類推動了,瞬間暴怒,開始對着前面加力但效果微乎其微,還是改變不了被軒轅麟月推著走的命運。

隨着鱗甲魔牛的力量持續加大,烈焰上也亮起火星,而一股炙熱感從棍身上冒出,一股奇怪的氣味從牛角與烈焰身上碰撞出散發出來。

這刺鼻的氣味人鱗甲魔牛有些疑惑,這氣味那來的?目前的這個傢伙滿香的啊,剛剛不是還香香的嗎?怎麼突然就難聞了?不要以為你換了氣味我就會放過你,人類不可能!

鱗甲魔牛發出一聲吼叫,讓軒轅麟月有些無語,因為她能聽懂這頭牛說的啥,明明是你角被烤出來的,居然說是我身上冒出來的,你這是沒有遭受過黑社會的毒打啊。

就在軒轅麟月無語的片刻,稍微有些放鬆警惕,手上的力量沒有剛才那麼大,鱗甲魔牛抓住了這個機會,把軒轅麟月懟退了一步。

「哞!!!」

當鱗甲魔牛再次蓄力衝上來時,就放心人不見了。

鱗甲魔牛看着面前區域眼中充滿了疑惑,就在鱗甲魔牛左看看右看看找軒轅麟月時,軒轅麟月已經出現在它的身後了。

軒轅麟月手中拿着烈焰對準了鱗甲魔牛的後面的弱點,剛準備捅的時候連忙收回了力,把烈焰收回后,撿起一根和烈焰差不多粗細的長棍,一道道奇特的紋路從軒轅麟月握住的位置朝兩頭擴展而去。

噗嗤!!!

「給爺死!」

軒轅麟月直接對着前面的鱗甲魔牛的弱點一捅,鱗甲魔牛感覺菊花開了,整世界都安靜了。

「哞!!!!」

鱗甲魔牛發出一聲痛苦的哀嚎慘叫聲,直接把周圍樹林之中的飛禽走獸嚇了一跳,一瞬間鳥獸四散。

撲通!

鱗甲魔牛直接倒地不起,只是身體還在抽搐,口中的哀嚎聲絡繹不絕。

軒轅麟月嫌棄的看了一樣地上的鮮血,連忙後退生怕自己的鞋子踩到了一樣。

還低頭聞了聞那修長誘人的玉手,確定沒有什麼奇怪的氣味后才鬆了口氣,不過她還是拿出一個水袋洗了洗手。

「我真的是腦子抽了,居然捅哪。」軒轅麟月仔細的洗着手中,渾然不顧及地上躺着的鱗甲魔牛。

鱗甲魔牛最終死於罩門被破,死的那叫一個憋屈。

看着地上的鱗甲魔牛屍體軒轅麟月想了想還是算了,妖晶就不拿它的了,實在是有些下不了手啊,變成了女孩子潔癖越來越嚴重了。

放棄了這具牛屍后軒轅麟月又拿着烈焰去禍害其它妖獸去了,人這種不經打的物種還是算了,怕一棍子就打死了,到時候搞的鮮血淋漓的,噁心,更何況別人又沒惹她,她也沒必要去殺人。

鱗甲魔牛的死也是突發奇想,本來只是想找個傢伙練練棍法的,結果沒想到下意識的當槍用了,還跑後面去捅別人,啊不,是別獸,這種事情真的是罪過啊……

7017k 「現在這種情況回去妳的情緒能好嗎?」他扯著唇角疑問。

「實在是很抱歉,我住不慣別人的家……」

「妳是我侄媳婦,怎麼這裏就成別人的家了?」這麼客氣有禮的女孩也真是少見,看來她跟那孩子生活一定很累。

「這怎麼好意思呢?」她寧願一個人到外租房住,也不願在這跟一個陰陽怪氣的人相處,但是這種話又不能輕易地講出口來。

「老爺,這位就是姚小姐呀!」一位婦人聽到門口傳來熟悉不過的聲,興奮的自己走過來接近二位。

「林嫂?!」姚若馨覺得不可思議,感覺眼前這位夫人特別的熟悉,她的長像跟裝扮特別像樊紀天的母親身邊經常進進出出的,平時跟在她身後的一位傭人。

「哈,我是她的妹妹,我叫林桐,在這邊叫我桐姨就好了。」

原來,姚若馨看着四周不知所措,驀然來到生疏的環境好怪異。

「進來吧,別在外面喂蚊子老爺!」

「好好…侄媳婦,我們走。」能夠大膽地喊,放肆失禮的態度的人,也就只有林桐這麼敢。她相差自己的姐姐林媛三歲,今年約四十四歲。

「我說紀天還真是有眼光,雖然跟他相處不是很久,可是選到這麼漂亮的來當老婆真是上輩子修來的福氣。」林桐邊走着邊滔滔不絕的說,連樓梯走到哪了都是靠感覺繼續往前。

「謝謝妳。」

姚若馨還是頭一次見到一個這麼放肆又沒大沒小的貼身傭人,雖然她一點也不介意對方的口氣怎樣,不過有時說出來的還真的挺讓人心裏不舒服。

「房間到了,今天妳就睡這,跟我睡,怎麼樣這消息很棒吧?」林桐開心地換上睡衣,毫不掩飾身上累積生存下來的肉肉,她在一個第一次見面的女孩面前換上自己心愛的睡衣。

雖然這樣的房間可以容忍下四五個人睡在同一張,不過要她跟一個才認識不久的婦人一起睡還真是有點不太能適應。

「妳呀,別看老爺那個樣子,其實他是非常好的人,要不是因為他,我呀可能就死在外頭了!」

「桐姨,您這話是甚麼意思?」雖然她不太想知道的太多關於那位先生的事情,可是這個林桐想說的話就會講出來,她就算不想聽也是不可能的事。

「老爺他很好,曾經我在外面跟幾個男人打架,是那群人招惹我的,我身手不錯,每當打起架來是我最享受的時刻,我的興趣很奇怪特別喜歡揍人。可能是因為那些人欠人揍啦,而且還偷襲我,像我這麼軟弱的女子竟然做了這麼過分的事來,但是幸好老爺救了我,不然我肯定這顆頭被砍下來了!」

林桐腦海中開始回憶那次的場景,四個男人打她一個女人作法完全是惡劣的手段,若不是那一天正好遇上樊仁翔,恐怕她這條命都要飛了。

「聽桐姨這麼說,妳一定很會打架吧?」

「我呀空手道的教練……其實那孩子也是姐姐我教出來的。」林桐說到那孩子,臉色不自覺的紅起來,兩手摀住臉頰上拚命的搖頭不停。

「那孩子……是指樊紀天嗎?」她能想的就只有個人。

「聰明,不過後來老爺就不把他交給我了,可能在老爺眼中我還不算強!」

林桐不甘心的咬住手帕,淚水猛然的狂流下來。

看來樊氏家族的人還真不是一般的普通。

「桐姨,我想保護自己,學着不依賴別人,妳可以教我幾招?」

林桐不解,疑惑的表情緊緊盯着她「唉,我這只是三腳貓的功夫,那孩子現在肯定比我強多了,再說倫家已經很久沒有打架骨頭都硬梆梆了,最多也只能教防身術!」

基本的防身術她可以從高手這邊學來的話也是滿不賴的。「那我可以嗎?」

「當然,紀天是我之前的徒弟,徒弟的妻子想跟我學習有何不可。哈哈,可是我想睡覺啦明天!」說完,林桐哈了個欠整個人重大的體力快速趴到床上,或許是因為冷氣的涼快讓她感到無比的爽涼,才閉上眼睛瞬間就睡個不醒人事。

姚若馨看得無奈,她乖乖的走進浴室整理一下。

「看來,樊紀天的親人一個比一個難以對付……」

霎時,她回想起那時江冽塵說的每一字,拿着備用毛巾走過掛在牆面上的鏡子看了下自己,仔細的思考那件令人無法接受可笑又無奈的請求。

假扮江晏蓉大概是最難辦任務了吧。還有要是讓那人知道這件事情的話一定會有所反應的,按照他那樣地個性上來看絕對是反對這種事情發生。那人是不會這麼輕易放過她的。

昨晚夜空已過,又是全新的一天開始了。姚若馨整個晚上沒有睡好,就連睜開的眼皮沉重到都看不清,眼前一片迷濛像個快變成瞎子那樣到處望着望着。

她坐在床上有一段時間,終於等到自己意識完全慢慢地清醒才起床后舒服地伸了個懶腰。

她拿下貼在床邊的便利條紙,念了上面寫的幾個字。這林嫂的妹妹行為舉止真是古怪又有趣,明明昨晚跟她睡在一起的是可以直接告訴她什麼都行,何必浪費一張紙寫在上面。

練功指的是昨晚她想學的防身術嗎?

她看了下沒拿走的手錶在床柜上,短針和長針並在一起,這時間完全讓人出乎意料之外。

走下樓后,那陌生的環境令人不安,而要找個人都那麼困難。

「妳醒啦。吃早點。」

身後傳來有點耳熟的男人的聲音。

「這怎麼好意思,我都在您這過一夜了,怎麼還能在這白吃白喝……」才剛說完,明顯的看出樊紀天叔叔的臉上瞬息萬變,她又說錯什麼話了。

「妳真的愛我們紀天嗎?」陌生的感覺慢慢習慣就可以了,不過直言的脫口而出能令對方感受到那樣的不對勁。

「您這句話是什麼意思……」她怎麼可能開得了口說自己愛他,一個毀了自己一切的男人她又怎可能愛上他,就算是假裝的說愛,她也會感到反胃口。

「總之妳是我侄媳婦,我要怠慢妳又怎麼能跟紀天交代,你們之間發生什麼事我不管,可是妳對我這麼客氣,我感覺妳不把我當一家人看待。」嚴格說太客氣反而會看不出什麼真心甚至還會讓對方產生不好的印象。當一個人越是想表現出自己特質的一面越是會令別人感到反感。

「很抱歉,我知道不該這樣的,可我有急事所以要先離開了所以才……」繼續待在這連吃個早餐都不覺得踏實,如果這個人不是樊紀天什麼人而是個剛認識不久的一個陌生,那看在好心收留她一晚的老人家這份上她還會願意在這裏吃個早餐在走。

「給姚小姐準備一下人家可是趕時間快點了。」

樊仁翔遠遠看着姚若馨一步一步地離開別墅,等她走遠后親切地表情變得一臉沉悶,淡漠的神情嘴角浮出一縷不屑的笑容,剛剛那些話和那些事都只是個偽裝。他並沒有把這女孩當成自己的媳婦看。

總而言之只要還有他樊仁翔在的一天,那麼姚若馨就必須承受他給她帶來的痛苦。

。 計劃有變,玉天恆被玉晴兒拖住,戴沐白和朱竹清一馬平川的殺入了皇斗戰隊的陣營,提前就已經知道兩人擁有武魂融合技這一大殺招的皇斗戰隊自然不會大意。

原本被命令襲殺寧榮榮和奧斯卡的御風以及奧斯羅連忙回防,御風硬著頭皮纏住了戴沐白,一道白虎烈光波從他腰間擦過,嚇得御風頭皮發麻,奧斯羅倒是輕鬆一些,畢竟朱竹清和他之間足有將近十級的修為差距,簡單的幾個回合之後,奧斯羅便逼得朱竹清不得不後撤,將戴沐白和朱竹清分了開來。

眾所周知,武魂融合技至少需要融合雙方有所接觸,對付武魂融合技的最佳辦法,便是將融合雙方隔離開來!

不過皇斗戰隊也不會天真的認為,簡單的將戴沐白和朱竹清分開,便能徹底解決武魂融合技——皇斗戰隊為了今天這一戰,整整準備了兩天,如果史萊克戰隊真的這麼不堪的話,那就太對不起他們的努力了!

史萊克戰隊肯定有解決的手段!

否則,他們準備的應對方案豈不是白做了?

當然,話雖如此,必要的防範措施也是必不可少的。

除了衝鋒陷陣的御風和奧斯羅之外,獨孤雁被石磨保護著,葉泠泠則被石墨保護著。

但值得一提的是,石磨保護獨孤雁是主動的,石墨保護葉泠泠卻是被動的。

雲錚的冰箭如同暴雨一般,一刻不停的落下,而且每一箭都來無影去無蹤,讓人防不勝防,為了避免隊內唯一的輔助魂師被莫名其妙的淘汰,石墨只能一刻不停的守在葉泠泠身前,張開大盾保護葉泠泠,現在那大盾之上,都已經結出一層冰碴了!

隨著抵擋冰箭的次數越來越多,侵入石墨體內的寒氣也越來越盛。

那股寒氣絕對是石墨此生前所未聞的極冷,多虧了有葉泠泠在他身後,九心海棠的絕對治療效果可不是浪得虛名,那寒氣雖盛,好歹還是被石磨壓制了下去。

但即便如此,以一己之力壓制住皇斗戰隊兩名魂尊,雲錚的表現也足以自傲了!

這是只有雲錚才能做到的事情!

弓箭的遠程輸出能力、無視防禦的破甲效果、空躍殺箭的詭譎隱秘以及極致之冰的恐怖寒氣,這四點缺一不可!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