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劍——七閃」

黑夜之中七道晶瑩的黑色靈力光芒一閃而過。

嘭、嘭、嘭——!

連續五個倒地的聲音響起。

右手再次從靈儲器前劃過,寧小寧取出了一個冰藍色的冰晶燈。

在冰藍色的光芒照射下,唐吉和包不平也看到了自己身後十幾米處五個身穿純白色校服的學院學生。

「到底是什麼時候被跟蹤的?」

「這個我也不清楚。」

跟著做出思考模樣的唐吉,包不平也開始回想了自己回來的經過。

「我好想沒有全部解決……」

雙眼再次閃耀晶瑩的黑色光芒,寧小寧發現了一個急速奔跑的身影消失在自己的視線之內。

「那我去追。」

「不用,我們先回基地。」

拉住衝出去的唐吉,寧小寧收回冰藍色的冰晶燈憑藉著自己不受黑夜影響的視力,帶著兩人向新生基地的廢墟群前進。

寧小寧回到基地把被人跟蹤的事情彙報給女生們立即召開了會議,除開依舊在床上休息的祈蝶和何欣月,還有繼續施展魔法的月靈兒,其他的所有人在破舊建築的大堂集合。

「怎麼會這樣?」

「我們被人發現了如果他們發動夜襲要怎麼辦?」

相對於還在為自己過失懊悔的唐吉,寧小寧反而提出了關鍵的問題。

「那還用說當然是全力以赴,讓他們知道偷襲我們的下場。」

「欣兒,你這個建議作廢。」

「為什麼?」

寧小寧有些苦惱的搖了搖頭。

「那還用說,當時因為這是一定的。我想問的就是要怎麼讓這些偷襲的人來而無回?」

看著戰意滿滿的寧小寧和何欣兒,包不平向一旁的白素低語道。

「我怎麼感覺表面上像是書生般文質彬彬的小寧,要比欣兒還要危險呢?」

「文質彬彬?你是怎麼從小寧的身上找到這種氣質的?」

白素滿臉詫異的盯著寧小寧,卻怎麼也發現不了『文質彬彬』。

「咳咳咳,既然這樣我們就開始制定應對偷襲的計劃。」

輕咳幾聲,唐吉把所有人的書一粒轉移到自己的身上。

「敵人的數量我們還不是很清楚。不過,從他們一下子就拍了五個人跟蹤我們可以猜個大概他們的人數就對不會少於二十人。」

雖然眾人都不知道唐吉是怎麼得到二十這個數字的,但是其他人都沒有提出任何的疑議。

「既然可以確定敵人的數量多於我們,那我們就不能選擇正面對抗了。想要以少勝多我們只能選擇打游擊戰,現在請大家想一下自己要選擇那些有利於發揮自己長處的戰鬥位置進行游擊戰。」

唐吉的話音剛落眾人就陷入了沉思。

好在此時項天這個霸軍騎士團的少爺不在,不然熟練地布置戰鬥方式的唐吉難免一場尷尬了。

「……喂、喂、喂,大家都能聽到嗎?」

「是靈兒嗎?」

和靈兒一起長大的寧小寧首先猜出了聲音的主人。

「嗯,是我。我現在正在使用【區域傳聲】的魔法和你們說話。」

「【區域傳聲】是什麼?」

「靈兒不是把我們附近一里的範圍,都用魔法劃歸到我們基地中了嗎?」

代替不再這裡的月靈兒,寧小寧為白素解釋道。

看到白素點了點頭,寧小寧接著說道。

「而【區域傳音】魔法就是作為基地核心的靈兒,把自己的聲音基地同化了可以同時傳遞到基地內的所有地方。」

「大概就是這樣,現在沒有時間讓你們思考戰鬥方式了敵人們已經來了。」 「已經來了,這麼快。」

吃驚的唐吉,一下子站了起來。

「不用擔心,【基地】即將全部完成所以拜託你們正面對抗一下敵人,以為【基地】做完最後一步的準備。」

「最後一步?還差什麼?」

擔心月靈兒的魔法出什麼問題的寧小寧也從座位上站起了身。

「放心吧,什麼都不需要。只是為了儘可能把【基地】建的堅固,我把【基地】的啟動設定成了受到敵人襲擊。」

聽到月靈兒這麼說,寧小寧才放下心來。

「差點忘記了。你們先把祈蝶、欣月她們兩個先轉移到我身邊,然後留一個守衛在我身邊,完畢。」

【區域傳音】結束月靈兒雙眼再次睜開,伸出雙手撫摸身前布滿裂紋的冰柱。

每一次月靈兒雙手撫摸過的位置,冰柱就會釋放出淡淡的冰藍色光芒。

「靈力不足嗎?看來儲備自然的力量真是明智之舉。」

雙手從冰柱之上拿開,以托天之勢舉起頓時地下的噴泉再次復活,純凈的水在接觸到月靈兒周圍的極寒之氣瞬間凍成冰晶。

「這是什麼?」

使用肩膀支撐著何欣月身體的何欣兒,吃驚的看著眼前的事物。

巨大的冰藍色蓮花形狀的冰雕,中央位置兩米高的冰球閃閃發光。

「這應該是靈兒做的。不過,靈兒讓我們來她的身邊靈兒在哪呢?」

自己行走的祈蝶,走到蓮花冰雕前俯下身體用手不停地敲打著蓮花的花瓣。

「欣兒,你幹嗎這麼吃驚啊?不就是一個連花冰雕嗎?」

「你的黃金之劍不是冰屬性的器靈,你感覺不到這個冰雕的神奇之處。」

從吃驚中恢復的何欣兒雙眼發光的盯著那冰藍色的蓮花冰雕。

「這個冰雕的周圍充滿了濃郁的自然冰屬性靈力,而且這些靈力對我們人類沒有任何的排斥力。就連精神力消耗過度的我都能感受到,更不用說沒有任何消耗的欣兒了。」

「的確。」

正如何欣月所說的,祈蝶也看到了何欣兒的變化。

在月光下釋放出淡淡的冰藍色光芒的頭髮,在吸收了自然冰屬性靈力后完成變成了冰藍的發色並向外釋放出純白色的極寒之氣。

熄滅了所有燈火的大堂之內,藉助後面花院傳來的淡淡光芒依稀可以看出身邊人的模樣。

「唐吉,看來你猜錯了有超過二十個的氣息。」

感受到有人類的靈力波動進入了廢墟的範圍,寧小寧身體內溢出黑色的靈力消失在黑夜之中。

「猜錯了。白素,喂,白素……」

沒有得到任何回應,唐吉轉頭才發現周圍已經沒有一人在了。

「不是吧,動作都這麼快。」

「找到了這裡有人。」

嘆了一口氣還沒有反應過來的唐吉,大堂門外已經站滿了密密麻麻的黑色人影。

「怎麼這樣?」

雖然在抱怨唐吉的反應並不慢,左手中指佩戴的聖光內院為學生準備的聖光龍盤旋而成的戒指形靈儲器閃爍,一柄木製的長槍出現在唐吉的手中。

「只能上了,偷襲者們準備接受懲罰吧。」

閃爍著紅色光芒的槍尖直指前方的敵人,唐吉的表情瞬間變得無比認真。

「唐吉槍法第一式:幻影槍刺」

漆黑的夜晚之中紅色的光芒一閃而過,連慘叫都沒有機會發出的三個內院學生倒下。

「僅僅是和哥打了一場后,槍法的速度和準確度就上升了不知一個檔次。早知道這樣的話,我就來當哥的熱身對手好了。」

晶瑩的黑色靈力光芒著黑夜之中一閃而過,想要襲擊唐吉背後的學院學生們手中的木製武器全部化為碎屑。

「接下來就交給你了白素。」

「位置錯了,我在這裡。」

緋紅色的靈力光芒閃耀,眨眼間數道劍氣形成在襲擊者們的身後。

「你的位置才錯了吧?敵人可是在我這邊。」

背後傳來的倒地聲,寧小寧只能再次揮動手中的木製利劍從敵人中突破出去。

「唐吉你不是說要進行游擊戰的嗎?怎麼……」

唐吉之後輪到了寧小寧,為自己同伴毫無默契的行動吃驚。

剛衝出敵人包圍的寧小寧,再回頭看的時候不僅白素不見了,就連剛剛還站在自己身後的唐吉都消失不見了。

「大家盡量不要分散。」

黑影中一個女孩子聲音傳出,其餘人全部集中到了她的周圍。

「有誰帶照明的工具嗎?」

「我有。」

伴隨著話語一個偷襲者最外層站著的男學生手中釋放出純白色光亮。

颼——!

破風聲中一柄木製匕首劃過,大堂內的光亮再次消失。

「不想讓我們看清楚情況嗎?」

女學生的聲音再次傳出來,晶瑩的黑色光芒和緋紅色靈力光芒再次閃耀偷襲者兩側的學生倒下的聲音傳來。

和上次不同,這次真的是失去了意識無法繼續戰鬥。

「可惡完全看不到敵人的蹤影。」

顧忌隱藏進黑夜中的白素、寧小寧、唐吉三人的攻擊,作為偷襲者的領頭人看不清面貌的女學生四處尋找著對己方有利場所。

「前面有光亮全力衝過去。」

似乎是發現了【新大陸】般襲擊者們,為了躲避本是自己獵物發動的偷襲開始了大逃亡。

「幻影槍刺——」

紅色光芒出現在沒有任何防備只知道逃跑的偷襲者身後一閃而過,又有三個學生失去意識。

「不要只顧著逃跑,也要注意防禦背後。」

偷襲者的領導者在次發出命令,並帶頭停了腳步。

純白色的靈力覆蓋到木製的細劍之上,出現純白色的劍芒隨著女學生揮舞細劍的動作一閃而過。

「又不見了。」

不敢有任何的粗心大意,憑藉著細劍上的純白色劍芒的光芒身為偷襲者領頭人的少女仔細觀察著周圍的變化。

颼——!

破風聲中一柄木製匕首從少女的耳邊劃過。

「…欸?為什麼不直接擊中我?」

明明身為敵人,少女卻絲毫不對敵人的攻擊準度有懷疑。

「一劍——七閃」

僅僅一瞬間背後出現恐怖的氣息,大腦還沒做出指令身體已經不由自主的行動了。

雙腳發力在黑暗之中做出了一個單手前翻,躲過了背後看不到的攻擊。

「欸?…躲了過去…」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