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邊去,說得我們組好像沒有木系的一樣!」

火神宗是煉藥師宗門,弟子基本上都有木系,事實上,藺霏霏自己就有木系。

「滾滾滾,藺師妹還是來我們組吧,保證不讓你受一點傷!」

藺霏霏卻是誰的邀請也沒接受,朝夜千羽和墨小弟走去:「我可以加入你們嗎?」

眾人傻眼,隨即發現夜千羽和墨小弟是兩個生面孔。

「你們兩個幾堂的,怎麼從來沒見過?」

夜千羽扯扯唇:「姑且算七堂?」

什麼叫姑且?眾人正不解著,藺霏霏開口幫他們答疑解惑了:「是秦師兄的朋友。」

眾人立刻懂了,火神宗宗主之爭,有一條不成文的規則,那就是不得請外援,碰巧來拜訪的,要麼提前離開,要麼跟歷練隊伍出去觀光一趟。

「既如此,還是我和你們一組吧。」一個身穿藍衣的男弟子看向夜千羽和墨小弟。

他是年輕一輩中的佼佼者,兩個外來者實力不明,讓藺師妹和兩人組隊太危險了,而他實力較強,不怕被拖累。

夜千羽沒吭聲,反倒是藺霏霏堅持要和夜千羽一組。

眾人拗不過她,只能由她去了。

只不過心裡都抱著一個想法,一會兒開打了,一定要分心照顧一下藺師妹。

對於藺霏霏硬要和她組隊,夜千羽本能地有些抵觸,卻又不好拒絕。

很快分組完畢,隊伍開始進入火雲森林。

「我是木火雙系,你們是什麼系的?」藺霏霏微笑問道。

既然成隊友了,有必要互相了解一番。

不過,她的語氣有一點微妙的感覺,就好像在炫耀自己的雙系天賦一樣。

墨小弟有些不爽,不就是雙系同修么,有什麼好炫耀的,他也是雙系同修,師父更是八系同修,完虐這女人好嗎?

他不知道的是,夜千羽其實是九系同修,除了基礎七系和光系,還有一個時間系。

墨小弟決定戲弄一番藺霏霏。

「我是風系……」說到這,他故意停頓了下來。

藺霏霏果然接話了:「風系挺不錯的,雖然攻擊力不是最強的……」

墨小弟沒讓她繼續說下去,補了一句:「還有火系。」

女僕的美好時光 藺霏霏反應了一會兒,這少年竟是風火雙系?! 火系是攻擊力最強的系,她本想踩一下這少年,結果被打臉了。

這少年也真是的,一次性把話說完會死嗎?

眾人沒察覺藺霏霏的尷尬,而是起了和墨小弟交好的心思。

「雙系同修,很不錯嘛!」

「你叫什麼?」

墨小弟道:「墨修翎。」

眾人覺得這名字似乎有些耳熟,不過為什麼覺得耳熟,一時想不起來。

藺霏霏暗自咬牙,真是一幫沒眼力見的。

她維持著微笑,看向夜千羽:「你呢,你是什麼系的?」

她的目的有二,一,轉移話題,二,找回面子,總不可能兩個人都是雙系同修。

藺霏霏的心思,夜千羽大概能猜到。

在她面前秀天賦,找錯對象了吧?

她決定學墨小弟戲弄藺霏霏一番:「我是木系……」

說到這,故意停頓下來。

藺霏霏再一次上當,接話道:「原來你是木系,要不要加入我們火神宗?」

她的表情很真誠,卻掩不住眼底的倨傲和不屑。

木系加入火神宗,要麼打理藥草,要麼給煉藥師打下手,註定是被她踩在腳底下的。

夜千羽繼續道:「還有……」

藺霏霏的臉色頓時有些不好。

什麼?又是一個雙系同修的?該不會和她一樣,是木火雙系吧?

夜千羽笑了笑:「風系……」

藺霏霏鬆了一口氣,不是木火雙系就好,什麼毛病,說話拖拖拉拉的。

「真是可惜啊,差一點就能成為煉藥師了呢。」

她嘴上說著可惜,心裡卻滿是惡意。

雙系同修中,木火雙系最值錢,很多有火系或者有木系,卻不是木火雙系的,都對木火雙系羨慕嫉妒恨。

她在故意刺激夜千羽。

夜千羽呵呵噠:「誰說我不是煉藥師了?」

藺霏霏聽不明白了,木風雙系不是你自己說的嗎?

夜千羽微笑起來:「我話還沒說完,除了木系和風系,我還有火系。」

藺霏霏臉色僵住。

三系同修???這怎麼可能!

夜千羽飛快地演示了一遍,凝聚火球風刃以及木系玄氣。

眾人頓時轟動了。

居然是三系同修!

一般人只有一系。

雙系同修很稀少。

三系同修更是鳳毛麟角!

「你叫什麼?」

夜千羽因為易容的關係,容貌變得平凡,那些男弟子本來一點都不想和她搭訕,這會兒紛紛問起她的名字。

「洛羽。」夜千羽報出假名。

「洛家大小姐?」

「可是不對啊,洛家大小姐不是水風雷三系嗎?」

「而且洛家大小姐很漂亮,有東境第一美人之稱。」

這分明在說夜千羽不漂亮,墨小弟不樂意了:「我師父也很漂亮!」

眾人看他,你師父誰啊?

墨小弟攬住夜千羽的手臂,驕傲地喊了聲:「師父!」

眾人頓時尷尬不已,他們忙著討論夜千羽的身份,不想得罪人了。

「這是當然,洛羽姑娘也很漂亮。」作為補救,他們順著墨小弟的話道。

墨小弟哼了聲,這還差不多。

「不知洛羽姑娘和東境洛家是什麼關係?」有人試探著問道。 夜千羽同樣尷尬,她隨便用了個假名而已,東境洛家她聽都沒聽過。

「沒關係,我碰巧也姓洛。」

真的是碰巧嗎?她該不會是洛家家主養在外面的私生女吧?

眾人將信將疑,嘴上卻是不好說什麼。

夜千羽不知道他們在想什麼,若是知道,一定會吐血三升。

隨便用了個假名,居然就成了私生女。

在名門世家,庶子庶女的地位不高,更不用說,這種養在外面的。

不過,夜千羽的情況比較特殊,三系同修,打著燈籠也難找,值得他們放下身段結交一番,若是能娶到手就更好了。

「洛羽姑娘可有宗門?師從何人?」

對於這種查戶口般的問題,夜千羽有些不想回答。

還是墨小弟機靈:「你們不要打我師父的主意,我師父已經名花有主了!」

眾人:「……」

藺霏霏本來快氣死了,聽了這話,臉色稍緩。

已經有主了?誰?

她想到了端木祈,端木祈雖然長得不錯,但是修為並不拔尖,氣場也不夠強大。

如果她是三系同修,她根本不可能看上那種男人。

藺霏霏重新找回自信,三系同修又如何,長得一般又沒眼光,還是個私生女!

夜千羽本以為能打擊一下藺霏霏,看著藺霏霏快翹上天的下巴,她困惑了,心理素質這麼好?

走了一會兒,開始遭遇到魔獸了。

領隊已經介紹過火雲森林的情況了,火雲森林裡都是一階和二階的魔獸。

玄師修為能對付一階魔獸,大玄師修為能對付二階魔獸。

因為還在外圍,遭遇到的第一批魔獸全是一階魔獸,大概有六七頭。

戰鬥小隊一共五個小組,應付得過來。

「上吧!」領隊一聲令下,五個小組全沖了出去。

墨小弟一馬當先,朝其中一頭魔獸衝過去。

夜千羽緊隨其後。

藺霏霏看兩人一眼,唇角揚起一抹輕蔑,然後沖向另外一頭魔獸。

區區一階魔獸,她一個人就能搞定。

夜千羽瞥見了,眉頭微跳,炫耀完天賦又開始炫耀個人技術,還真是愛出風頭。

藺霏霏幻出玄魂,她的玄魂是一根白色的軟鞭。

只聽呼的一聲,風聲激蕩,軟鞭抽在魔獸的眼球上,引起一聲慘叫。

魔獸皮糙肉厚,眼球可以說是唯一的弱點。

她的這一招又快又狠,確實漂亮。

墨小弟不甘示弱,幻出烈焰劍。

劍長四尺,劍身火紅,彷彿包裹著一層烈焰。

光看外形,就將藺霏霏的軟鞭比下去了。

他將烈焰劍狠狠斬出,斬在魔獸的腦門上。

魔獸腦中有一顆魔核,受傷時魔核中的能量會流出,快速修復傷口。

想要擊殺魔獸,要麼慢慢磨,耗光魔核里的能量,要麼,破壞魔獸的大腦。

烈焰劍的威力果然強大,只一擊就在魔獸堅硬的腦門上開了個大口子。

其他弟子注意到這一幕,無不驚嘆,好厲害的玄魂!

魔獸發出慘叫,魔核里的能量流出,腦門上的傷口以肉眼可見的速度癒合著。

夜千羽飛身上前,掌心凝聚出一團火球,狠狠轟出。 火球撞在魔獸的腦門上,爆裂開,發出一聲悶響,出現裂痕的頭骨直接被炸開。

墨小弟又補了一劍,魔獸的大腦被破壞,龐大的身軀轟然倒地。

兩個人配合,只用了三招,就撂倒了一頭魔獸。

好快!

其他弟子可以說是看傻了眼。

藺霏霏同樣看傻了眼,沒注意到被她打痛眼球的魔獸正狠狠撲向她。

夜千羽手腕一揚,一根綠色的藤蔓飛快地射出,纏在藺霏霏的腰上。

再用力一帶,藺霏霏立刻往後飛去。

藺霏霏沒防備夜千羽會「偷襲」她,落地時沒掌握好平衡,一屁股摔在地上,好不狼狽。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