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不是……只是那邊的陣法……」魔族首領在李逸晨的氣勢之下不由有些結巴。

「陣法?那陣法還能攔得住本尊?難道你覺得少主是讓我拿著雷鳴魔刀來陣法中送死的?」李逸晨當即反問道。

「是……是……大人請……」魔族首領一想也是,能拿著魔天虹少主的雷鳴雷刀,怎麼可能不知道破陣之法?

此刻魔族首領心裡只有一個念頭,那就是趕快把李逸晨這尊大神送走才是王道!

一聲冷哼,李逸晨收起雷鳴魔刀,當即大步向前走去,剛才精神力已經初步探視過前方陣法,雖然是近神階高級陣法,並且還屬於魔陣,但李逸晨還是有把握初步邁入陣中自己不會有危險。

至於進陣之後如何行動,如今也只能等先避開這些魔族的視線在說,否則若是被對方看出什麼破綻,那可就不再好脫身了!

不過李逸晨到是有些多慮,或者說他低估了魔天虹在魔族中的威信,從他亮出雷鳴魔刀的那一刻,那些人便連直視他的勇氣都已經沒有。

大搖大擺的走入陣法,頓時眼前一亮黝黑,四周無數的魔氣索繞,耳畔更傳來無數如同冤魂般的哀嚎,那聲音比起雷鳴魔刀還要強出幾分。

若非李逸晨之前以精神力探查過一番,大致知道此間情況,而一下子貿然進入的話,只怕會真會被這突入其來的攝魂之聲搞得心神失守!

不過即使如此,李逸晨從入陣之時便緊守著心神,此刻仍然感覺大腦一陣脹痛,一連運轉數遍功訣才將這種感受壓制下去。

雖然穩住心神,但此刻李逸晨眼前仍然是一片黝黑,李逸晨當即將心神掃向逍遙聖戒!

剛才劍靈既然能夠把雷鳴魔刀突然放到他的手裡,這說明劍靈是能感知到外界的情況,或者說劍靈已經感覺到不存在被窺視的壓力了!

不過令李逸晨失望的是,當他的精神力掃向逍遙聖戒的時候,卻發現聖戒依舊封閉而無法取得真正聯繫。

隨即就在李逸晨準備撤回精神力之力,突然一道信息隨著精神力匯入腦海。

「窺視仍在,盡量不要動用我的力量!」這股信息中夾雜著劍靈的聲音,同時還是一張巨大的陣圖!

劍靈雖然沒有其他言語,但不用問李逸晨也知道這便是如今自己所陷之陣法的陣圖。

也許是不能直接指導李逸晨,所以劍靈把陣圖做得十分詳盡,不僅有著破陣之法,還把陣中的各種危險,各種容易觸動的機關一一標註,更是又給出數種悄然遊走於陣中的方法。

權寵天下 有了這樣的保證,李逸晨自然也就不再擔心,當即按著陣圖,開始在陣法中行走起來。

陣圖指引下,李逸晨自然不再存在什麼困難,輕鬆穿梭於陣法之中,甚至根本沒有引起半點的陣法波動。

當靠近陣法的另一陣邊緣,李逸晨並沒有急著出陣,而是透過陣法感受到邊的情況。

也許是太過自信於自己家的手段,畢竟又是近神階高級陣法,前邊又有數百人的埋伏,可以說不是神境強者,根本不可能無聲無息的進入這裡,所以相比起外邊,這裡邊的戒備反而鬆懈了許多。

畢竟若是真有神境光臨,他們再怎麼準備也沒有任何的意義!

但透過陣法感受到外邊的一切的時候,李逸晨也是不由大吸一口中涼氣!

前方一邊亮晶晶的混沌晶玉在陽光下反射出奪人眼目的光華,從混沌晶玉上散發出來的混沌之氣的氣息因為受到陣法的壓制而無法外泄,此刻在這邊空間已經濃郁到另一個令人的程度。

大佬,你女人翻牆了! 地面隨處可見一個個直徑上百米的大坑,坑中已是一片狼藉,但是從殘存的痕迹中,李逸晨仍然能感覺到,那些應該就是挖掘了混沌晶玉的礦坑。

轟……轟……不遠處轟更是此起彼伏,不過李逸晨此刻卻也感覺到,這種爆炸強度能夠穿過陣法再被陣外感應到的其實並不多見,否則他之前也不可能才在無意中只發現過一次。

無數的轟響之中,大多是一無所收穫,但也有一些地方能挖掘出一兩塊混沌晶玉,若是遇到運氣好點的,也是能有五至六塊。

而那些被挖掘出來的混沌晶玉則被分離著三份堆起,每一份都有著不同的人物鎮守。

人、妖、魔,三方!但李逸晨發現,他們卻不是平均分配,而是每有發現,先是妖族、魔族各兩塊,而人類那邊卻只能分到一塊。

不過即使如此,人類那邊也已經分到不到,至於妖魔兩族自然就更加不用多說了。

當然也有一個共同之處,那就是此刻三方各有數十強者,便守在混沌晶玉四周,一個個手握混沌晶玉直接盤坐修鍊起來。

顯然他們並不打算,打包帶走之後回去再慢慢的消化!

看著這樣的情況,李逸晨似乎對於當前的情況有了一個雛形!

首先三方應該是發現了此處才是真正的隱藏的混沌晶玉最豐富的地方,因為利益關係,三方達成合作,不過由於人類那邊如今的實力相對弱上幾分,所以在分配的時候,妖族魔族各佔二,人類卻只能佔一!

至於這是因為他們擔心那些人類把這個秘密公布出去,還是因為其他原因而合作,這點李逸晨不得而知!

但三方既然達成了協議,並且知道此處產量驚人,自然不可能在意外界那些情況,所以之前他們說是堵截自己,其實也是為了給其他人一種在錯覺,那就是外邊已經到了埋藏混沌晶玉的地方。

而事實上外界的確是埋藏得有混沌晶玉,雖然產量不如這邊,但時常也能有所發現,如此一來,人類自然要在外邊搜索,而他們則在這邊悶聲發大財。

這也是為何他們根本不屑於給外們那些人類各方勢力爭搶的原因,也許他們現在只期盼外邊的進程越慢越好,這樣他們才可以挖掘更多。

當然他們也擔心會有人想過來一看究竟,所以才會在來的路上布下層層埋伏,以及以強大的陣法進行阻隔,如此一來,真有人貿然闖過來,他們也有足夠的緩衝時間來處理這些問題。

當然最重要的是,李逸晨也意識到,他們三方雖然及於某種原因而合作,但這種合作卻僅僅只是利益的捆綁,彼此之間也沒有太多的信任。

畏懼自家到手的混沌晶玉事後被搶,他們亦在開採的同時不斷的吸收著開採出來的混沌晶玉提升著自己的實力,如此一來,一旦發生戰端,自己才有更加強大的實力來應對。

所以此刻,有資格直接吸收混沌晶玉力量的那些,無一不是各方近神境巔峰的存在!

不過情況雖然猜出一個大概,李逸晨甚至覺得就算不完全正確,估計事實也會和自己所猜測的相去不遠,但是他卻發現如今出陣之路只有一條,而自己一旦出去,就會處於三方關注點的中心。

哪怕擁有著劍靈所給的陣圖,李逸晨也只能選擇這條出陣之路,顯然這也是當初他們布陣時故意安排的,如此一來一旦有人悄然闖出,那也無法逃過他們的視野。

若是不想通過此間而進入神尊洞府,李逸晨自然不必在意,但如今原本就時間不多的李逸晨自然不可能選擇等到他們開採完了再悄悄溜過去,可若是現在直接出去,那可是要面對近百餘近神境的強者,而且那些擁有著直接煉化混沌晶玉資格的強者,顯然地位和實力更不是外邊那些近神境強者所能比擬的。

面對著如此進退兩難的局面,李逸晨眉頭不由緊緊的皺在一起,可是無論胸有千百計,但如今自己孤身一人,修為也僅僅才半神境,這根本不可能闖得過。

而且李逸晨知道就算自己修為已經達到近神境巔峰,但要面對外邊那些強者,同樣根本不會有半點機會!

先定個小目標,比如1秒記住:書客居手機版閱讀網址: 任憑李逸晨再精通陣法,甚至他可以保證走出陣法的時候不引起任何的波動,但是李逸晨知道,無論手段再高明,只要有人出陣,必定會引起布陣之人的感應,不要說是自己,這一點哪怕是劍靈也無法規避,這是陣法的天道法則,除非踏入神境,否則誰也不可能打破法則秩序!

一旦暴露,面對著那麼多的強者,李逸晨就算三頭六臂,他也不覺得自己有什麼生還的可能。

但是按著魔天虹所陳述的,劍鋒如今在魔族有著超然身份,按道理這種吸收混沌晶玉之力的好事,必然少不了他一份,可是一連查看數遍,李逸晨仍然沒有發現劍鋒的身影,這隻能說明劍鋒並不在這裡。

劍鋒不在這裡,那說明他有更大的好處去拿!

更大的好處,不用想,那也只有一條路,就是前往神尊洞府,也就是說此刻的劍鋒極可能已經進入神尊洞府了。

若是劍鋒進入,而最終自己未能進入,哪怕劍鋒沒有一次性突破到神境,但李逸晨相信那時的劍鋒也絕對不是自己所能抗衡的存在!

畢竟那時的劍鋒不僅實力斐然,同時他的地位也將是僅次於神尊的地位,可以說在人類的世界,絕對可以做到一呼百應,更不要說還有魔族的強力支持。

真到那步,那到真的有種天上地下也無自己立足之地的味道!

轟……轟……李逸晨皺眉苦思之際,另一邊的開採卻從未停止,各種轟響依然連綿不絕!

突然一聲巨大的轟響傳來,哪怕在陣法中,李逸晨也感受到陣法有著一陣劇烈的晃動,感受到這點,李逸晨哪裡還敢多想,當即身影一閃,一頭衝出陣法!

借著這個機會,縱然自己引起陣法波動,布陣之人也可能會誤認為是剛才的轟響衝擊所引起的,這是自己唯一的機會!

至於出去之後是否被會發現,此刻李逸晨已經顧不了那麼多了,現在也只能走一步看一步,否則一直被困在陣中,將會更加的沒有機會。

衝出陣法之前,李逸晨便已經暗運著世界之力,使得自己與天地融為一體,所以在出陣之後,他的身影完全如同透明,雖然這種透明不可能逃得過那些強者的認真感知,但若是對方沒有刻意查探,也不至於一下子就發現於他。

雖然出陣之處乃是一片空曠之地,但是李逸城衝出來之後,立刻感覺一股浩瀚的力量瀰漫著四周,無數的霞光映射而來,甚至李逸晨都能感覺到這些霞光中蘊含著豐富的能量。

好大的一片混沌晶礦,隨即李逸晨一眼掃去,這才發現那霞光源地便是剛才那聲巨大的轟響傳來之處,而此刻那裡乍看上去,至少有一兩百塊混沌晶玉!

一兩百塊混沌晶玉,也就意味著一兩百道混沌之氣,哪怕是在場的皆是人、妖、魔三族中的強大勢力中的強者,但這樣的一筆財富,對於他們來說也同樣不多見!

所以在李逸晨出來的瞬間,大家的注意力都集中在了那片混沌晶礦之上,意識到這一點的李逸晨當即身影一閃,快速的離開了這片空曠之地。

叮……叮……

不過就在李逸晨以為自己馬上要進入安全地帶之際,突然感覺自己好像碰到了什麼東西!

這是一種無形,甚至都沒有半點能量波動之物,但李逸晨剛有感覺四周便傳來一陣轟響,隨即李逸晨四周一雙雙眼睛向著自己投射而來,這令李逸晨意識到,自己已經暴露了。

「李逸晨?想不到你還真的來了?」隨即一聲輕喝,只見一個魔族那邊一個婦人緩緩走了出來。

少婦站出來,左右兩側立刻各站著四五人,微微站於其身後半步,充滿警戒之意的盯著李逸晨。

雖然李逸晨只有半神境的修為,但此刻大家似乎仍然擔心李逸晨會突破暴起,傷到少婦!

「你知道我要來?」李逸晨看著那少婦的地位,以及對方對自己的了解,此刻已經隱隱猜到對方極可能就是劍鋒的魔族娘!

如此一來,魔天虹的雷鳴魔刀現在拿出來,估計也已經起不到任何作用,所以此刻李逸晨知道自己需要另想辦法。

「當然,不然我怎麼會準備下無影天魔絲等你呢?」魔族少婦神色雖然帶著幾分掌控全局的得意,但看到李逸晨之後,內心還是震驚不已!

魔姬,當年雖然與劍太一因為種種偶然生下劍鋒,但此事無論人類還是魔族都無人知曉,因為知道此事的人類和魔族都已經被兩人所滅口。

當年也算天縱奇才的魔姬最終嫁給了魔族的大魔王,憑著自身的天賦,魔姬更是修鍊到近神境巔峰,雖然一直沒有突破到近神,但哪怕在魔族也鮮有敵手。

不過魔姬擁的的不僅是超強的修鍊天賦,在權勢的爭鬥中也是手腕過人,成為魔王之妻后,對於魔族的控制力甚至不遜色於大魔王,在十年前,大魔王因為衝擊神境失敗而意外身亡,魔姬也就成為魔族中真正的頭領!

雖然魔族也有傳言,大魔王並非修鍊出現意外而死亡,而是遭遇了魔姬的暗算,但是這樣的傳言卻僅限於一小部分魔族之間交流,因為如今魔姬對魔族的統治已經僅次於魔族中的神境強者魔尊!

劍鋒剛剛踏入這片空間,魔姬便感應到當年劍鋒出生時,她在劍鋒身上留下的一道隱晦的氣息,以她如今的地位,在這片空間想要找到劍鋒自然不是難事!

找到劍鋒,母子相認,魔姬知道自己踏足神境機會渺茫,自然要把希望放在劍鋒的身上。

所以曾經倍受栽培的魔天虹地位自然也就受到衝擊,但劍鋒並沒有因為多出一個如此權勢的母親而變得無視一切!

他依然沒有忘記李逸晨所帶來的威脅,甚至沒有忘過李逸晨身上的天運神劍!

對於天運神劍的秘密,劍鋒到也沒有隱瞞魔姬,對於這樣的情況,魔姬自然不可能錯過幫助兒子搶奪天運神劍的機會。

所以其實李逸晨還在天劍盟的日子,魔姬便已經四周搜尋於他!

只不過李逸晨與元雪在地心森林就只遇到林青山一個人,隨後外城露一面之後便一直生活在天劍盟,沒有半點其他信息,哪怕魔族再怎麼手段通天,自然也無法找到李逸晨,更不要說搶什麼天運神劍了!

不過神尊定下的時間將近,同時混沌晶玉的突然出現,使得劍鋒知道自己需要先趕往神尊洞府,自然就馬對付李逸晨的任務交給了魔姬。

雖然劍鋒離開之時,魔族已經與其他兩方達成協議,並且已經布下這樣的手段,但是劍鋒憑著對李逸晨的了解,仍然斷定李逸晨一定會走到這裡,所以才讓魔姬把出陣口這般安排,並且在出陣口四周布下無影天魔絲!

可以說只要李逸晨走到這裡,要麼在那片空曠之地被發現,要麼閃避的時候觸動無影天魔絲而被發現,畢竟在當時的情況下,李逸晨根本沒有時間去作太多的思考。

而且無影天魔絲,不僅是無影無形,更是連精神力都無法感應到他的存在,如此一來,李逸晨自然不可能再矇混過眼前這一關!

而李逸晨一旦行蹤暴露,劍鋒便不再有半點擔心,畢竟在這樣的局勢下李逸晨還能躲身逃走的話,那也只能說李逸晨命不該絕了!

事實一切似乎也是按著劍鋒的猜測而進行著!

「魔姬,當初我們可是有過約定,若是李逸晨出現,你自己料理,我們可不插手!」不過就在此刻,人類那邊為首之人卻已經開口說道。

寧小魚!對於此人李逸晨雖然從未見過,但也不陌生,因為在凌荊的書房中有一部典籍,上邊記載著地心之城的一些知名人物的信息。

寧小魚,飛魚盟盟主,近神境巔峰,關於他的資料自然不會少!

「難道寧盟主覺得我們魔族還沒有料理這個小傢伙的能力嗎?」魔姬卻是嘴角一挑說道。

魔姬當初等待李逸晨之事,妖族和人類自然也是清楚,不過寧小魚卻是知道李逸晨乃是神尊弟子候選人的身份,這樣的身份若是有足夠的利益衝突,他自然可以鋌而走險,但如今事情與他並沒有什麼太多直接關係,他自然不願意捲入其中,否則天崖海閣樓真追究下來,他飛魚盟也同樣承受不起,所以才有了之前的約定。

至於魔姬,得知李逸晨身懷天運神劍這等神物,不要說寧小魚想要置身事外,可以說就算是寧小魚想要插手,她也會找其他理由把寧小魚阻攔在外。

「魔姬別誤會,你知道的,這事我們實在不便插手,至於他這樣的實力,在你們面前,那自然是翻手就能拍死,其實我就算想出力,估計魔姬也用不上吧!」寧小魚卻是當即微微一笑。

「李逸晨,如果想要一個痛快,你就自盡吧!」魔姬不再廢話,當即對李逸晨沉聲道。

先定個小目標,比如1秒記住:書客居手機版閱讀網址: 「自盡?我可沒有這樣的習慣!」李逸晨不由一笑,「想要我的命,那也得你們拿命來換!」

如今的局勢已經不是很不樂觀的問題,而是極度的惡劣!

可以說如今這樣的情況不要說李逸晨還只有半神境,可以說任何一個神境以下之人陷入這樣的局面都是有死無生!

因為就在這片刻的時間,四周又湧來數十魔族,只不過這些魔族可沒有一個近神境,全是半神境的存在!

李逸晨知道,如今顯然已經無法在顧忌是否會被神尊探視到自己身懷天運神劍之事,如今想要脫身,只有一個辦法就是藉助劍靈的力量。

而且劍靈曾經說過,哪怕面對神境強者,他也能保證自己全身而退,這也足以說明劍靈雖然未入神境,但也不是這些近神境的魔族所能阻擋,所以既然暴露劍靈,那李逸晨自然也打算給眼前的魔族留下一個刻意的印象!

畢竟他們如今與魔族的關係,因為魔姬的存在已經是不可逆轉,那麼現在削弱他們,那也等於削弱劍鋒的力量。

「魔姬,以你的身份這樣欺負一個後輩有些說不過去吧!」不過就在李逸晨準備溝通劍靈之時,妖族的為首之人卻已經開口。

「鳳天歌,我知道這小子與你們鳳族有些關係,但那只是外部的關係,你這是想幫他出頭嗎?」聞言,魔姬頓時臉色一沉。

劍鋒要對付李逸晨,自然把李逸晨的一切情況都告知了魔姬,魔姬自然也知道李逸晨與外界鳳族之間的關係。

但雖是同族,魔姬卻知道,她們與外界甚至並沒有太多的聯繫,除了有時候若是需要一些外界的天才的時候,會聯繫外界外,外界的死活他們根本不會上心。

所以魔姬自然也沒有考慮過這邊妖族的立場,只不過鳳天歌在這個時候突然開口,那這其中所包含的意義自然也就大不一樣了!

地心之城雖然不同於外界,但是鳳族仍然是這裡邊的妖族最為強大的存在!

按理說鳳天歌的確不可能會關心李逸晨的死活,但偏偏不久前,鳳天哥感應到一份傳承之力!

傳承,乃是妖族獨有的天賦,這種天賦十分特殊,有些如同於人類的頓悟,只不過人類在修鍊的過程中有所頓悟的話會領悟到一些深奧的東西。

而妖族在修鍊的過程中若是機緣剛至,也會進入一種玄妙的境界,在這種境界中,會得到一種傳承,這種傳承可能是某種意念,也可能是某些功訣,甚至可能是突然的力量暴漲!

總裁新妻太硬核 不過這一次鳳天哥在傳承中得到一份巨大的力量的同時,更得到一條指令,無條件幫助李逸晨!

傳承一種是源於先天,那是無數妖族祖先的意念凝結而成,無比的渺茫,還有一種則是若是有妖族修鍊到等同於人類神境般的境界,被尊稱為妖皇的存在,他們也具備傳承的能力!

不過區別是前者乃是縹緲於天地,這種機緣由哪個妖族得到都是天道機緣!

而後者妖皇發出的傳承,那便是不是無的放矢了,妖皇向某個他想要傳承的妖族直接發起!

雖然鳳天歌無法確定自己得到的是哪種傳承,但是她卻知道一點,這份傳承下達這樣的指令,顯然早知道自己的身份,所以才傳承到自己的身上,否則若是隨天緣而得傳承,那麼被一個普通妖族所得到,顯然不可能有幫助李逸晨的能力,而且妖族先祖留下的傳承,那也不可能提到李逸晨。

所以最後一番思量,鳳天歌還是認定這是妖皇傳承!

但是以鳳天歌如今的身份,地心之城中的任何一個妖皇她自然都有過接觸,但那道指令的聲音明顯不屬於那些自己見過的妖皇!

新晉妖皇!而且是外界的新晉妖皇!因為如果地心之城有妖族突破到妖皇境,必然會引起天地異變,那自己也不可能不知道,其他妖皇更不可能不知道!

有了這樣的猜測,鳳天歌自然知道自己應該怎麼做,所以在魔族尋找李逸晨的時候,其實妖族也沒有閑著,只不過最終魔族沒有找到李逸晨,妖族同樣也沒有找到。

直到李逸晨出現在這條通道,妖族才發現了李逸晨的蹤跡!

陷入這樣的局面,鳳天歌也意識到,若是自己直接表明身份,估計李逸晨也未必會相信,索性便一直安排妖族注意著李逸晨的一切,一旦李逸晨遭遇到危險,不惜一切代價保證李逸晨的安全。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