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好!」乾殤一拍腦門:「我想起來了,剛才三首魔君將四面陣盤布置下來,配合祭壇四周一些符文,可以產生吞噬之效。

這就類似黑聖曾經用過的辦法,但是效果卻比那個還要恐怖,此陣可以吞噬那些被複活之人的元力,最後魔君吸收后可以快速恢復修為。」

「什麼?」老火嗷的一聲怪叫:「這麼說,我們開始就上當了,魔君他根本不是好心留下幫我們復活別人,而是準備將這些被複活的人當成祭品,吸收他們的力量恢復修為?」

「一定是這樣!」乾殤急忙看向古朋,卻發現古朋掄起拳頭砸向祭壇四周的防護光罩。

嘭的一聲巨響。

防護光罩絲毫沒動,卻將古朋反彈了回去,古朋悶哼一聲急忙喊道:「快……你們了快住手,停止對祭壇灌注法力!」

唰唰唰,眾人急忙收手後退,眼中充滿憤怒的看著三首魔君,祭壇上那些人被魔君強大的威壓震懾,根本站不起來只能趴在地上,就算有些強者如莫愁那樣,也只能勉強保持站立無法動身。

「哦?一群蠢貨,終於被你們發現了嗎?」三首魔君不再掩飾,原本淡漠的臉上,露出一絲嘲諷般的笑意!

「你這是在找死!」古朋怒吼道:「我明明可以放了你,你為何要這樣做?」

「放了我?」魔君嗤笑一聲:「愚蠢,本座想走,你能攔得住?還用得著你來放我?本座只不過想要快些恢復修為而已,這些螻蟻死便死了。」

「既然如此,那就怪不得我等手下無情!」古朋一聲厲喝:「大家速速動手,將此魔身上的禁制開啟,今日必要讓此魔飛灰湮滅!」

說話之間,古朋等人快速打出幾道法訣,最後朝著祭壇方向遙遙一點。

種在三首魔君體內的禁制異常霸道,況且這些都是五脈通玄境強者,一旦運轉禁制,三首魔君必然法力盡失,甚至有些折磨禁制可令其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一道道禁製法訣打出,最後全都穿過祭壇防護光罩,噗地一聲沒入魔君體內,只見其軀體猛然一顫!

下一刻,然而……並沒有什麼卵用!

阿嚏……三首魔君打了個噴嚏,無所謂的聳了聳肩,一臉嘲諷的看著眾人:「就憑你們這些小娃娃的三腳貓禁制,也想控制住本座?簡直笑話?還是不要白費力氣了,若是你們現在逃得快,或許還能免去一死!」

「怎麼可能?」古朋臉色一凝,那些禁制都是眾人在九陽界得到的秘禁,甚至有的是奇門洞府內所學高級禁制,就算是這魔君也掌握破禁之法,但是雙方實力相差無幾,想要破禁也不可能那麼容易。

「難道你以前就破掉了禁制?」古朋雙目一瞪:「不對,要是那樣,我們不可能感覺不到,你究竟如何辦到的?我不相信你能在瞬間破掉所有人的禁制之力。」

古朋一邊說話分散魔君的注意力,一邊給眾人傳音商量解決辦法,而眾人手上也沒閑著,釋放出功法寶物,化作一道道流光砸向祭壇防護光罩。

三首魔君臉上閃過一絲微怒:「找死!」此魔單手一點,九條龍口同時噴出黑色光柱,最後凝聚成一條黑色巨龍撞在古朋的身上,爆響聲一起,古朋口噴鮮血被擊飛百餘丈遠,接連撞塌了五六座山峰之後,古朋被深深的轟入地底!

……

感謝大家打賞月票推薦票支持!!! 「古朋大哥……」

風靈兒雙目一紅,身形一閃朝著古朋所在方向飛去,一個模糊下飛入地面深坑內,去尋找受傷后的古朋!

其餘眾人雖然將祭壇,甚至將整個真魔池包圍,但是卻無論如何也無法破開那防護光罩,一時間竟然有些束手無策之感!

「嘿嘿,實話告訴你們吧,之前本座幾乎沒動用靈玉與聖器的力量,應對天劫的力量,本就是你們這些蠢貨灌注到祭壇中的!」

三首魔君一臉嘲諷:「現在你們想要破掉祭壇防護?除非能打敗你們自己,且耗盡這十四座靈礦與四件聖器內蘊含的磅礴力量,你們認為自己能做到嗎?」

「看來這祭壇被你動了手腳!」向宇面色不變的說道:「否則單單將人復活,應該不會遭遇天劫吧?」

三首魔君讚賞的看了眼向宇,但最後依舊不屑道:「雖然你發現了這一點,但還是太遲了,但那些愚蠢的傢伙強些。

本座利用生祭這兩百多修聖者,恢復修為的辦法自然是逆天而為,所以這天劫之雷,其實是對本座發出的,多謝你們之前幫本座應對天劫,桀桀……」

「果然,你從一開始就利用了我們,甚至利用了那些被複活的人!」古朋嘴角掛著血跡,在遠處緩緩飛了回來,風靈兒則是如臨大敵般守護身旁,雙目緊緊盯著三首魔君。

如今三首魔君有祭壇守護,那十八條龍口發出的攻擊眾人有目共睹,竟然連天劫之雷都能擋住,眾人可不認為,他們的轟擊也已比天劫之雷強悍。

換句話說,目前眾人沒有能力破掉祭壇防護!

「就算破不掉防護,你一旦走出祭壇也是必死無疑,那十四座靈礦蘊含的力量,不可能運行祭壇一輩子!」古朋憤恨的看著三首魔君。

「一輩子?」三首魔君先是一愣,隨後冷笑道:「用不了這麼久,待本座將他們的體內真元之力全部吸收,至少也可以恢復到大圓滿渡劫期,那時候你們便不是本作對手!」

啊……

救命……

救救我,我不想死……

祭壇上的那些身影哀嚎不已,有些二脈境界之人直接被吸成了人干,三脈歸一境也是苦苦堅持,似乎馬上就要將體內真元吸收一空,最後再次死上一次。

向宇忽然雙目一凝,發現三首魔君似乎也在吸收十八條龍口內的力量:「看起來,你體內的禁制並沒有完全被煉化,而是利用了祭壇陣法幫你抵擋了一下而已!」

「嗯?」三首魔君雙目一眯,緊緊盯著向宇:「桀桀,不錯不錯,在場之人除了本座,恐怕就是你存活的歲月最久了,倒是比那些小娃娃機靈一點。

但與本座比起來,向宇你還是太稚嫩了,告訴你們也無妨,本座就是利用祭壇禁制之力,吸收了十四座靈礦與四件聖器生祭之力,來抹掉你們所有人的禁制。」

三首魔君一臉輕蔑譏諷的看著向宇,而眾人還是首次見過向宇吃癟,能說他是小娃娃太稚嫩的人,除了魔君之外,恐怕再沒有人有這個資格了,眾人感覺向宇被說成這樣都很古怪,還是頭一次聽見,向宇本人則是面無表情!

而打擊向宇后這魔君似乎還有些得意:「哼,原來本座以為你們可以搞到聖玉,這樣本座說不定可以一舉恢復到聖境,哪怕是小型聚靈寶珠對我作用也很大,至少裡面都蘊含聖氣,與聖玉一樣可加快本座恢復修為。

可恨那古朋實在鼠目寸光太過小氣,即便是復活夥伴也捨不得聖器,最後只用了四口低階聖器飛劍,與十四座靈礦。

不過這些雖然不夠本座恢復到聖境,但至少飛劍內蘊含聖氣,也足以讓我達到渡劫期巔峰,半隻腳邁入聖境了,要知道你們生祭的物品蘊含力量越強,本座才恢復得越快!」

「什麼?」古朋險些噴出一口鮮血,自己苦苦尋找十四座靈礦,甚至蕭寒犧牲了四口飛劍,竟然全都是在幫助三首魔君恢復聖境修為?怪不得他一再引誘眾人拿出聖玉或者更多的聖器。

甚至此番復活那兩百多人?也都成了此魔恢復修為的養料,在場的人不知不覺中,甚至都成了幫凶,眾人的臉色都不好看,好像是一個巴掌打在臉上火辣辣疼痛!

「媽了個巴子,多虧咱們沒搞到聖玉,也多虧古朋小氣沒交出那些聖器。」黑袁撓了撓頭:「古朋你也不要自責,都是這魔頭太過狡猾,說不定從一開始歸順我們,就已經定下此計了。」

「連你這樣的傻大個兒都看得出來?真讓本座意外!」三首魔君故意做出意外之色:「沒錯,本座從一開始的妥協,就是故意的且定下此計。

本座最開始就想到,既然你們是聖人培養的後代,說不定那真魔幡就在你們的手上,所以第一次圍攻武牙子,本座故意放他一馬,就是逼迫你們幫本座找回真魔幡對付破空寶珠,你們到也沒有讓本座失望。

本座被你們控制,只是故意要進入奇門洞府罷了,要不是利用奇門洞府那麼多的資源,本座怎麼可能恢復如此快?

這些資源掌握在你們手上簡直浪費,奇門……將來的主宰屬於我,我才會是這個奇門的首領,現在你們肯歸順我的,我將來可以饒你們一命,不過你們先將古朋幹掉以表誠意!」

眾人神色一動,不由自主的看向古朋,但出奇的是,竟沒有一人動手,甚至連動手的心思都沒有!

三首魔君沒有絲毫意外的點了點頭,沖著古朋冷笑道:「不錯不錯,你這個首領雖然頭腦不如向宇,但凝聚力卻是出奇的強。

在這樣的情況下,本作都不敢保證自己的手下不反水,如果首領是向宇,倒是會些人動手,你們這個陣營配合的倒是不錯,但還是滅在本座的手上!」

三首魔君的魔掌虛空一抓,頓時吞噬之力大增,地面上那些人痛苦不已!

咔嚓一聲!

一道驚雷在高空雲團中落下,足有數百丈大小,瞬間就化作五彩金龍撲了下來!

三首魔君臉色微變:「終於到了最後一劫,幸虧下界的雷劫比較弱,哼,度過此劫,就是你們所有人的死期!」

三首魔君顧不上吞噬眾人真元,急忙打出幾道法訣,四周十八條龍口同時噴湧出黑色光柱,最後凝聚成一隻近千丈大小的黑**龍,散發出所向披靡的氣勢,朝著那條五彩金龍撲了上去。

「大家一起出手!」古朋一聲厲喝:「即便不能破掉祭壇防護,也要將十四座靈礦與四件聖器的力量耗盡,到時候此魔便不可能恢復到太高的境界!」古朋一聲令下,眾人齊齊出手。

「找死!」三首魔君知道古朋是主心骨,臉色猙獰之下袖袍一抖,百餘丈大小的真魔幡迎風暴漲,最後竟然化作一隻黑**獸撲向古朋。

其速度之快古朋根本來不及躲閃,急忙祭出盾牌護在身前,隨後虛空一抓,斷魔刃出現手中向下一斬。

轟隆隆,爆響聲傳開,那黑**獸爆發出恐怖的威壓,輕易地撕碎了斷魔刃斬出的黑芒,最後眼中凶光一閃撲了出去。

嘭的一聲悶響,古朋連人帶盾牌,被撞飛出數百丈之遠。

一口鮮血噴出,隨後眾人驚恐的聽見,古朋體內傳出骨骼斷裂的聲音,這真魔幡的力量,竟然比上一次對付武牙子還要恐怖,眾人都是面色驚變,小瞧了此魔的恐怖實力,更是從小瞧了真魔幡的巨大威力!

……

感謝大家打賞月票推薦票支持!!! 黑**龍儘管有上千丈之巨,但是糾纏片刻之後,竟然被幾百丈大小的五彩金龍撕碎!

最後這逆天劫雷所化五彩金龍也異常虛弱,但還是搖頭擺尾的轟向了下方祭壇!

三首魔君來不及追殺古朋,急忙操控真魔幡所化巨獸向上一撲,一團巨大的刺目驕陽轟擊開來,天地色變風雲倒卷,整片空間都猛烈震蕩起來。

最終真魔幡被轟飛出數十丈遠化為原形,五彩雷龍淡若不見的軀體,轟擊在了祭壇光罩之上。

轟隆隆!

整座祭壇猛然一震,三首魔君頓時口噴鮮血,整座祭壇竟然出現了一些細密的裂痕,但隨著那些符文遊走,一道道裂痕便瞬間恢復如初。

最後一擊過後,這五彩雷龍也轟然一聲潰散開來,天空中數千丈大小的烏雲頓時煙消雲散,天空變得晴朗無比。

「逆天雷劫……消散了!」三首魔君擦了擦嘴角血跡,滿臉興奮的大笑道:「哈哈哈,終於恢復到了大圓滿渡劫期,就你們這些小娃娃,這次誰都別想跑掉!」

雖然恢復到了渡劫期,但是三首魔君卻有些法力空虛,只有將這兩百多人體內真元完全吸收,才會讓一身法力澎湃充盈。

如果將十四座靈礦與四件生祭的聖器力量吸收,三首魔君將會馬上穩固境界,甚至他還有一絲希望恢復到下境聖者,那時候滅掉在場之人,簡直就是翻手之間輕而易舉。

當然,即便是渡劫期的通玄境,也不是古朋這些人能夠比擬的!

至少渡劫期的修為實力,對於天地間規則之力的掌握與運用,就不是他們能夠明白的!

由於之前幾乎耗盡祭壇所有力量抵抗雷劫,三首魔君知道祭壇在無法抵抗住眾人的攻擊,不過卻能擋住裡面眾人逃走。

如果一味的吸收這些人的真元之力,那麼祭壇光罩就可能被眾人聯手破掉,這些活祭的兩百多人就有可能趁亂逃走,三首魔君自然不會讓這樣的事情發生。

因此,三首魔君只能靠陣盤之力緩慢吸收莫愁等人真元,而自己則是施展全力出手,抵抗古朋等人攻擊!

不,應該說這三首魔君是主動出擊,而並非被動防禦,只有先幹掉一部分,或者打傷一部分,外面的破壞力才會減少,壓力減輕下自己才有空吞噬真元之力。

嗡鳴聲一起。

黑色旗幡頓時飛到祭壇光罩上空,四周魔氣繚繞霧氣翻騰,地面泥土頓時被魔化成為黑色,真魔池水也冒出一陣陣黑色氣泡沸騰起來。

真魔幡四周空氣都化為魔氣,最後凝結成一片片黑色的魔雲,四周風雲變幻飛沙走石!

最後所有黑**雲凝聚一處,形成一片黑色霧海,魔氣翻滾之下捲起驚濤駭浪,隱約間可見在哪巨浪之中,有一條百餘丈大小的黑**龍凝聚出來。

一聲震耳欲聾的龍吟聲傳遍八方,最後一條百餘丈大小黑色的魔龍衝出,直奔祭壇最近的關運昌老火等人衝擊而去。

「快撤,真魔幡力量太恐怖,對我們的威脅不亞於破空寶珠!」鳳九天面色一變,數道法訣頓時打出,袖袍內一口血紅色飛劍,席捲著陣陣煞氣化為十餘丈之巨,最後斬向了黑色的魔龍。

一道金屬碰撞聲傳出,那魔龍的利爪,在眾人驚恐的目光中,竟然將血紅色聖器瞬間飛劍擊飛,隨後雙目一瞪,席捲所向披靡之勢,朝著鳳九天撲了過去。

眾人頓時面色狂變,通玄境祭出一件聖器之威,竟然連抵擋片刻都做不到?

經過鳳九天提醒耽擱,眾人頓時反應過來打出聖器。

餘慶祭出綠煌劍、乾殤祭出金色飛輪、文姿祭出黑聖的攝魂寶葫、風靈兒祭出鎮魂幡、魅姬仙子祭出三足寶鼎、關運昌祭出魂帝的聖器黑色鐮刀。

甚至周順將魂炎的血紅色盾牌都祭了出來,足足七件聖器散發出磅礴而強橫的威壓,四周天地頓時變色,規則之力混亂起來。

最後七件聖器,與其餘眾人打出的各種寶物,迎面轟擊向了那條黑色的魔龍!

嘭嘭嘭,爆裂聲接連不斷。

一件件頂級寶物被魔龍利爪瞬間撕碎,周順的血紅色盾牌只是被魔龍利爪一拍,便是被拍飛出數百丈遠。

緊接著,其餘六件聖器一股腦砸在了魔龍軀體之上,其甚至來不及抵抗如此多的聖器,便是哀嚎一聲,被六件聖器擊穿了軀體,化為一團黑色的魔氣懸浮半空。

刷的一下。

「哼,這麼多聖器,也不過才能抵抗住真魔幡的魔氣幻獸而已!」三首魔君冷笑一聲,隨後打出法訣。

忽然間,真魔幡本體在高空處吸收了那團魔氣,隨後化作一片這天黑布,朝著六件聖器迎面落下。

噗噗噗,一連串悶響發出,最後六件聖器,竟然只是稍稍阻擋片刻,便是被真魔幡強大到不可思議的力量擊飛,當然也有魔君渡劫期修為實力太高的原因。

真魔幡繼續朝著下方撲來,準備將所有人碾壓成粉末,而此刻周順則是將被擊飛的盾牌招了回來,化為百餘丈大小當在半空。

兩隻剛一觸碰,周順便是狂噴鮮血,根本抵抗不住三首魔君磅礴的法力,隨後他急忙喊道:「你們召回寶物來不及了,速速與我練手催動盾牌抵抗!」

眾人心領神會,急忙將法力注入到血紅色盾牌之上,十多名通玄境聯手之下,那盾牌爆發出刺目血光,但竟然也無法阻擋真魔幡下落的趨勢。

只不過,這真魔幡下落的速度變得緩慢起來,眾人這才有空喘幾口氣,同時也驚懼於三首魔君這渡劫期的恐怖實力,更驚懼於真魔幡的強橫威力,此寶絕對不比破空寶珠弱。

而就在三首魔君全力催動真魔幡,緩緩壓制十多名通玄境催動的盾牌之際,遠處深坑內滿身是血的古朋再次沖了出來。

臉色蒼白的古朋並沒有上去幫助眾人,而是雙手緊緊抓著斷魔刃,朝著祭壇光罩猛然一斬,甚至都顧不上光罩內剛被複活的眾人死活!

「刀光無影!」

嗡鳴聲一起,頃刻間,整個真魔池上空都布滿了刀光,似乎是下雨般的急速落在祭壇光罩之上,奇怪的是只能看見刀光,卻看不見真正刀的影子,甚至連古朋的身影都看不見!

……

感謝大家打賞月票推薦票支持!!! 刀光無影,便是一個快字,快到只能看見刀芒劃出的光,卻看不見刀的影子。

一刀砍不死人,很可能沒有機會補上第二刀,到若是速度夠快,快到對方來不及躲避,視覺上就會形成左右兩把刀一起劈砍,那對方就不好躲閃了。

曾經身為武者的古朋,便可以做到這一點,而修聖者揮手間數十道刀影也不是難事!

如今這刀光無影配合專修的身法,況且是聖級武技神通七步一殺第五式,其速度已經快到一種修聖者都難以置信的地步!

如今的三首魔君便是見證了這一幕,只見漫天刀光足有數百道,鋪天蓋地般朝著祭壇光罩席捲而來。

那種氣勢如同山崩地裂,似要撕碎虛空一般,三首魔君明顯有些意外,記得上一次對付武牙子,古朋的這一招還沒有這麼大的威力。

不是上一次古朋沒動用全力,那麼就是這次閉關三個月,古朋在這一招的修鍊上提升不少。

只不過,魔君是什麼人物?見過了太多風浪,即便見到如此兇猛攻擊,也沒有放棄操控真魔幡,去壓制十多名通玄境控制的血紅盾牌。

只要將盾牌擊落,那麼老火那些人至少也傷亡慘重,因此魔君冷哼一聲,一隻手看似隨意的打出一道法訣。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