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好,快退!」

「手持引仙鏡的江寂塵,竟然真的有這麼強大!」

海賊王的副船長2 「我們大意了。」

…….

這些半路攔截江寂塵的修士,紛紛驚呼,同時欲極速退走。

然而,江寂塵既已出手,又怎會停下!

一路前進,引仙鏡繼續向前掃出。

哪怕隔著數千米,神秘鏡光,也化成劍氣,橫掃而過。

所以,有部分退得不及時的修士,當場被攔腰掃成兩截,身死當場。

於是,前來的五十名各界修士,最後只有不到二十人能逃走。

而且,這還是在江寂塵沒有追殺的情況下。

若不然,恐怕沒有一個能逃得了。

江寂塵直行,那些修士都向兩邊逃,所以,江寂塵自不可能浪費時間去追他們了。

於是,接下來的時間,江寂塵手持引仙鏡,強勢無邊的直行。

但凡攔截者,統統掃殺!

他連過九道城池,無一能阻攔江寂塵的腳步分毫。

甚至,還有兩座城池,直接放行,任由江寂塵通行。

反而如此,他們保住了性命,其餘反抗、阻攔者,都已經身死。

如今,江寂塵之名,可謂震動八重天。

一人直行,直往封蒼神城,連過九城,但凡阻擋者,皆被斬殺。

而且,現在誰都知道,江寂塵是封蒼神城城主,他要趕回去救城!

現在,封蒼神城正被圍攻,多界強者聯手,誓要拿下封蒼城!

如今,攻城已到了最後時刻,破城在即!

但這時候,江寂塵才剛剛到了第十城。

越過這一座城池,江寂塵便可以很快到達封蒼神城。

然而,這一座城池,想通過,極是因難。

因為,不僅城主強大,而且,那些趕來要攔截江寂塵,想奪仙器的修士,也聚集在這一座城中。

他們準備聯手擊殺江寂塵,奪取引仙鏡。

何況,江寂塵從仙緣之地出來,身上又何止僅有引仙鏡?

必然還有其它的至寶之物。

此時,江寂塵就被阻攔在第十城前。

這一座城池,名叫烽煙城。

城主是超然界修士,一名聖帝五重境的強者,名叫武志為。

此時,就在烽煙城台上,站滿了一個個強大的修士。

從聖帝三重到五重不等!

顯然,他們知道,江寂塵手握引仙鏡,修為低的來沒用,來了也只是送菜。

所以,這一次,在烽煙城上攔截江寂塵的,最終都是聖帝三重境及以上的修士。

(本章完) 此時,烽煙城城主武志為身邊的一名五重境聖帝開口道:「以之前的戰績可以推斷出,江寂塵可催動引仙鏡,最多可以斬殺四重聖帝,傷五重聖帝。」

他是在評估江寂塵的戰力水準。

眾修士聽到了他的話,皆是同意的點點頭。

有修士問道:「若如此,那該如何戰?豈不是說,只要江寂塵有仙引鏡在手,那我們都將不敵了?」

烽煙城城主武志為這時卻搖遙頭開口道:「並非如此,江寂塵催動引仙鏡,也需要消耗力量!」

「他一路前來,沒有歇息,此時,力量恐怕已經消耗近半。」

「所以,到時,我們只需要消耗完他的力量,江寂塵便已不足為懼了。」

聽到烽煙城主的話,一眾修士紛紛點頭,深覺為然。

而這時候,江寂塵已經出現在烽煙城前。

看到城台上的一眾早已等候他多時的修士,江寂塵不由得冷冷一笑道:「人倒不少,但結果不會變。」

「我知道,你們必然已分析了我的戰力,想通過消耗力量來擊殺我!」

「想法不錯,但卻遠遠低估了本公子!」

「且讓你們看看,本公子的極限力量在哪裡?」

這時候,江寂塵出現,直接冷然的開口道。

然後,他握著引仙鏡,主動殺出。

顯得強勢且霸氣。

這一幕,自然也震撼了這些所有的修士。

「江寂塵太囂張了,他竟然主動向我們殺來!」

「難道,他有什麼憑仗?」

「我不覺得,我只覺得他是在送死。」

…….

一眾修士,看到江寂塵主動殺來,各自心中疑惑。

不過,他們都覺得,江寂塵是故作強勢,現在應該是外強中乾,無需多久,就會耗儘力量。

他這樣子做,必然是想製造出一種假像,讓人誤以為他還是力量無窮!

轟!

城台上的修士被神秘鏡光掃飛,江寂塵直接踏步衝上城台之上。

他手握引仙鏡,擁有橫掃無敵之勢,無一人是他一合之將。

「大家莫慌,一起出手,耗盡江寂塵的力量。」

「我觀他步履虛浮,只怕揮動不了引仙鏡十次。」

「所以,我們只要擋住他十次引仙鏡的攻擊,便可以隨便拿捏他了。」

烽煙城城主武志為開口道,鼓勵眾修士要穩住!

於是,一眾聖帝修士在烽煙城主武志為的鼓勵下,咬牙經受了江寂塵一次次引仙鏡的攻擊。

他們也相信,烽煙城主說的是對的,江寂塵揮動十下引仙鏡之後,必然會耗儘力量。

所以,那怕身邊不斷有修士被江寂塵掃滅,他們依舊咬牙堅持,不退縮分毫。

而江寂塵,每一次攻擊,都有一名修士殞落。

一次、兩次、三次……

七次、八次、十次!

終於,他們經受住了江寂塵十次的攻擊。

而江寂塵確實停止了攻擊,喘了一口氣。

「哈哈……看到沒有,江寂塵催動引仙鏡,十次之後,現已無力。」

烽煙城主武志為得意的大笑道。

其餘眾修士看到這一幕,也不由得一陣歡喜。

同時,看向江寂塵的目光,充滿了嘲笑之色。

「江寂塵,你繼續催動引仙鏡呀!」

「你不是很囂張、很牛逼么?喘什麼氣,再來呀!」

「江寂塵,現在你耗盡了力量,等死吧你。」

…….

此時,一眾修士諷刺叫道。

同時,他們也都同時圍殺向江寂塵。

這個時候,他們都已認定,江寂塵已經耗盡了力量,不足為懼了。

所以,他們極盡嘲諷,而且,有十名四重聖帝城的修士,速度最快,已經出現在江寂塵面前來。

他們視江寂塵如沒有反抗之力的小綿羊。

畢竟,無法催動引仙鏡的力量,四重大帝境的修士,在他們這些四重聖帝境眼中,確實弱小不堪。

「江寂塵,如引仙鏡這樣的真仙法器,你根本沒有資格擁有,拿來吧。」

這十名四重聖帝城修士同時出手抓來,聲音傲慢地道。

江寂塵握著引仙鏡,一副無力的樣子,在大口地喘著氣。

還真如他們所說的那樣,已經耗盡了力量,無法再催動引仙鏡的樣子。

然而,就在這些大手要抓到引仙鏡,或是要攻擊到江寂塵之時,驚變忽生。

被視為已耗儘力量,無力催動引仙鏡的江寂塵,突然再次催動了引仙鏡,向四周掃出一道道神秘鏡光。

噗,噗,噗…….

根本是沒有任何的徵兆,一切都來得太突然了。

而十名四重境聖帝,已經殺到江寂塵面前來,靠得太近了。

所以,根本沒有反應過來,就當場被一道道神秘鏡光掃滅,當場化成了十片血霧。

若是平時戰鬥,江寂塵哪怕不斷催動引仙鏡,想要殺掉四重聖帝境修士也要費一翻手腳。

但現在,隨手一掃,便滅掉了十個!

「這,這怎麼可能,不是說江寂塵已耗盡了力量么?怎麼還可以如此輕鬆的催動引仙鏡?」

看到這一幕,四周一眾修士,驚呼叫道。

這實在是太出乎他們的意料了!

「城主,這是怎麼回事?」

眾修士同時目光不善的質問烽煙城主道。

「這,這應該是江寂塵動用了底牌手段,他最多還可以再催動十次引仙鏡。」

烽煙城城主硬著頭皮道。

然後,在催動十次引仙鏡之後,江寂塵繼續喘氣,裝作力量耗盡的樣子。

接著,再次有人要上前奪取引仙鏡,結果,依舊如之前一般,被江寂塵催動引仙鏡,掃成一片片血霧。

「江寂塵,你耍我們!」

直到這一刻,眾修士已經完全醒悟過來。

包括烽煙城主武志為在內。

「耍你?並沒有!」

「你不是說我只能催動十次引仙鏡么?我自然要配合你了!」

「不過,一切都此為止,我不陪你們玩了,該送你們上路了!」

江寂塵這時候冷笑著說道。

然後,他不斷地催動引仙鏡,彷彿不知疲倦一樣,更沒有力量耗盡一說。

於是,一個個城台上的修士被他掃滅,直至只餘一個烽煙城主武志為。

「怎麼可能,你的力量怎麼像是用之不盡,取之不竭一樣?」

這時候,烽煙城城主武志為滿臉震撼、不可置信地道。

(本章完) 江寂塵飄立在空中,冷冷看著烽煙城主道:「現在才發現么?」

「遲了!」

江寂塵說話之間,便已經全力催動引仙鏡,轟殺向烽煙城城主。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