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知道,是好是壞,是你自己決定,你要記住,等級並不能決定一切,它只能決定你天賦稍高一些,就算只有士級靈力的人,若刻苦修鍊,將勤補拙,也能輕鬆戰勝一個仗著是候級靈力而坐吃山空的靈紋師,」

「沒有廢物的靈力,只有廢物的人。」

「弟子受教了,」秦昊正色道,這也是秦老第一次這麼嚴肅的對自己說話。

「師父,你的靈力什麼等級?」

「相級。」

秦昊:「…….」 「徒兒跪下,行禮。」秦老嚴肅的聲音響起。

沒有遲疑,秦昊朝骨骸虔誠的鞠了一躬,行大拜之禮,「前輩,雖然不知您姓甚名誰,更不知道您從何兒來,但前輩賜本源靈力這一恩,晚輩沒齒難忘,您我有緣,前輩的意志,由晚輩繼承。」

「因為有他的靈力本源才讓你真正踏上靈紋師這條路,所以他算是你的開路者,開路者,是為貴人,貴人相助,是天賜祥緣,這一禮,你該行。」

秦老的聲音幽幽傳來,靈力本源對靈紋師的珍貴程度不亞於罡氣之於修士,罡氣還好,修士身死道消之後,罡氣也會隨之消散。

而靈紋師死後,靈力卻會形成靈力本源,留在時間永不消散,傳承給下一人,辛辛苦苦煉了一輩子的靈力,到頭來還是要落到他人手中。

而且靈力本源不僅對靈紋師作用很大,還是大補之物,修士煉化更能助其修為提升,所以……

當年,他就是這麼死的。

見這具骨骸的靈力本源被秦昊所煉化,他的感觸只會比秦昊更深。

秦昊點點頭,嗯了一聲,點燃火摺子,將一縷火苗引到骨骸上,火苗迅速迅速蔓延,瞬時將骨骸包裹其中,火焰竄動,熱浪升騰而起,骨骸的輪廓也漸漸模糊起來,最終消失在熊熊燃燒的大火之中。

火焰燃燒,火光倒映在秦昊臉上,映得一片通紅,也給這片陰寒的陵園帶來暫時的溫暖。

等火焰熄滅后,陰寒之氣撲面而來,再看地上時,也只剩下一堆骨灰,秦昊上前將骨灰放進一盞小瓷瓶里,深埋於石碑之後,再行一禮后踏了出去。

至此,陵園再度沉寂了下來,死一般的寂靜……

一片混沌空間中,秦老看著手中剛從秦昊那兒抽取出一縷白色靈力,白光微弱,一閃一閃的,像剛出生的小獸,懵懂無知。

他一直盯著看了很久,臉上露出一絲難以察覺的笑意,手從其上輕輕撫過。

那白光輕顫一下,下一刻劇烈顫抖起來,像是要掙脫某種枷鎖,破繭而出般,白光漸濃,光芒大放,且愈發濃郁,連周圍的混沌之氣也是隨之攪動…..

不多時,動靜漸漸減弱,那原本閃爍著白色光芒的靈力,此時卻變成了–金。

秦老手一揮,金芒一閃而過,消失在這片混沌中。

田園寵妻:小農女,大當家 ……

等秦昊重新回到池面時,眾人依舊沉浸在自己的修鍊中,並未注意到自己,他鬆了口氣,若是真有人發現化生池裡兩人都不見了,他也找不出什麼理由來解釋。

四處張望了一眼,沒有發現秦鑫的身影,已經回去了嗎?他暗自思迅了下后便收回心神不再管他。

全心全意接受祖氣洗禮,這祖氣效果顯著,洗髓擴脈,脫胎換骨並不是傳言,感受著體內狂涌的罡氣和源源不斷升起的力量,秦昊有把握在十二個時辰內突破氣七段。

獨家祕戀 整個洗髓化生池沉寂下來,只聽得見祖氣圍繞著這四人盤旋舞動時,颳起的輕微風聲,和水波蕩漾,波浪拍在眾人身上的流水聲。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也不知過了多久,秦昊周遭空氣也變得愈發狂躁,傳出陣陣波動。

突然,體內罡氣略微停滯下,而後速度驟然加快,一絲一縷湧進到丹田之中。

筋脈內,罡氣縮小到原來三分之一大小,丹田內那縷瑩白始氣盤縮成棗核大小的氣團,其周圍,縷縷秦昊修鍊出來的罡氣呈星雲狀將那縷始氣包裹其中。

他知道,一品靈紋師的標誌是靈力外放,而化氣境的標誌則是氣入丹田,當筋脈內的所有罡氣都進入到丹田中時,就是他踏上化氣境的時候。

秦昊手中換印,黑色符印再度覆蓋在筋脈上,罡氣流動速度順時慢下來,他氣息稍停滯一下,下一刻便恢復了正常,與平常無異,只是要略微渾厚些。

長吸一口氣,再輕輕呼出,睜眼,舒展舒展四肢,骨骼發出一陣噼里啪啦的爆竹聲,右手握拳,短暫蓄力后電閃般轟出,空中響起一陣沉悶的音爆聲,空氣盪起一圈圈漣漪。

感受著體內爆炸般的力量,秦昊也是笑意盎然,氣巔峰境果然不一樣,力量至少要比氣六段提升一倍不止。

同時心裡也是一陣感嘆,若沒有祖氣洗禮,也不會這麼快突破氣七段,自己剛到氣六段沒多久就再做突破,踏上氣七段的境界。

這祖氣乃是秦家先人執念若凝聚,本是至醇至正之氣,有固本培元,洗髓擴脈之功效,所以他也不用擔心因提升太快而帶來的根基不穩等問題。

正在這時,一道灰色的光芒一閃而過,直直落在秦昊手背上,灰芒輕閃一下,便悄悄隱去。

秦昊心神沉入體內感受了下,體內並無任何異常,嘀咕道:「這便是傳承之力嗎?好像沒什麼特別的。」

活動了下筋骨,他打量了下四周,發現只有自己和秦風還在池裡,其餘兩人早已離去。

「秦風……」他眼神看向秦風,雙眼微眯「不出意外的話,他應該要踏上化氣境了。」

突然,秦風爆喝一聲,手中印訣陡然變化,一股凌厲的氣勢透體而出。

「轟」

秦風周圍一道水柱衝天而起,在陽光照射下閃爍著絢麗斑斕的光芒,水柱落下,揚起無數水花。

周圍天地之氣,以他身體為中心,盤旋而繞,形成一個漩渦,被秦風盡數吸收。

他手印再換,而後睜眼,眼中精光暴漲,氣勢節節攀升,秦昊瞳孔微縮,露出一絲羨艷,顯然秦風已是突破桎梏,正式踏上化氣境。

化氣境,可自行吸收天地之氣,淬鍊始氣。

搖搖頭,不再去想,秦昊心裡升起一股傲氣,以自己這樣的修鍊速度,要達到化氣也是遲早的事,修行之路切忌急於求成,操之過急,腳踏實地,不務空名,才是王道。

但突然,秦風眉頭一皺,手中動作有些生澀起來,印訣突變,周遭的天地之氣頓時狂暴起來,肆掠而動,形成道道罡氣狂流朝他衝撞而去。

秦風悶哼一聲,口鼻溢血,手中印訣越發紊亂,連連出錯,這一下子就變得一發不可收拾,原本有些柔和的天地之氣突然變得狂暴無比,窮凶極惡地朝他猛能撲過來。

「怎麼會這樣?」對於突然出現這種狀況,秦昊也是愣住了,完全不知道怎麼回事。

秦老的聲音,極為適宜的在他腦中響起,「突破境界本就要耗費大量的精力,他剛突破,已是身心憔悴,精疲力竭,再加上他一下子吸收太多的天地之氣,精力跟不上,餘力不足,身體也承受不住,才導致印訣出錯,受到反噬。」

「那現在怎麼辦。」秦昊望著秦風,一臉凝重,秦風之前在爭奪戰上替自己擋了一拳,所以見秦風陷入困境,他也不會坐視不管。

秦老沉吟片刻開口道:「你到他身邊刺激神堂,風門,天宗這三處穴位,然後替他把印訣糾正過來就行,不過要當心這些狂暴的天地之氣,它們的威壓不是現在的你能承受的。」

「知道了。」秦昊點點頭后迅速朝秦風靠近。

果不其然,還未靠近,凌厲的天地之氣就颳得秦昊皮膚生疼,他咬牙深吸一口氣后把頭埋進水中迅速靠近秦風,雙手抵在其背後,對著後背幾處穴位連拍幾下。

同時,身體轉到秦風面前,手指點在他眉心處,低喝一聲,「師兄,凝神! 總裁的幸運妻 指點中橫穴,手托下三關,掌向前,壓勞功,結命門印後轉鍊氣印。」 秦風「哇」的一聲,一口淤血噴出,淤血噴出后,精神稍微清醒一分,而後趕緊依秦昊所言,印訣變換……

片刻后,周遭狂躁的天地之氣漸漸平緩下來,掌控權又重回秦風手中,秦昊鬆了口氣,撤力退到一邊,為秦風護法。

約莫半個時辰過後,秦風周遭天地之氣徹底平復下來,隨著最後一絲天地之氣被他吸入體內后,雙眼也是隨之緩緩掙開,身上倦態一掃而空,精神充沛。

他收力撤回印訣,身子一晃,飛身上岸,與此同時,秦昊也是腳尖輕點,從化生池中跳了出來。

「恭喜師兄衝破桎梏,踏上化氣境。」秦昊上前抱拳笑道。

「此事多謝了。」秦風看著秦昊平靜道,雖面色平靜,但眼中還是露出一絲后怕之意。

剛才若不是秦昊及時拉了他一把,恐怕他這輩子都別想踏上化氣境了,印訣一出錯,若沒能及時糾正過來,必會遭罡氣反噬,丹田盡碎,散去一聲修為。

所以這個平時不善言辭的少年,也是第一次道出『多謝』二字,看向秦昊的眼神也少了幾分淡漠。

「師兄不用多禮,」秦昊笑道:「你我皆是同門弟子,互幫互助乃是正常之事,再說師兄那日不是也幫了我一次嗎。」

秦風打量秦昊一眼,露出一抹驚疑,「氣七段了,你也不錯,你這等修鍊速度,相信不出半年便會突破化氣,努力修鍊吧,半年後的年會上,我期待與你一戰。」

「當然,我也期待。」秦昊笑著回應。

秦風微微點頭后便轉身離去,「對了,今日之事我欠你一個人情,我記下了。」

「秦風…..」望著秦風離開的背影,秦昊摸摸鼻子輕語一聲,「倒是個值得結交的人。」

他看了眼身後的化生池,目光深邃,像要穿透池面,直入池底,少頃,收起心中那抹複雜的情緒,也轉身離開了。

神級人氣轉換器 迷霧從四面八方而來,涌動間,將洗髓化生池也是徹底藏入其中。

秦昊這進入洗髓化生池一趟,收穫也是頗為豐盛,他的修為也在祖氣洗禮的作用下,穩固在氣七段境界。

雖然在池底陵園中耽誤了不少時間,但他收穫最大的就是從陵園中找到的靈力本源,而正是這粒小小的靈力本源,更讓他有了另一個身份:一品靈紋師。

一品靈紋師煉製出的靈紋,抱元境之下,無人能敵。

回到家中時已是月明星稀,長伸了個懶腰,疲倦感一股一股的襲來,肚子也是咕嚕咕嚕直叫喚,這才發現自己也已經一天沒吃東西了。

尋思一會兒,出門找了些吃食后才心滿意足地拍拍肚子走回家,不過也是在秦老強烈的『要求』下,不情不願為他泡上一杯龍涎芝后才得以休息。

……

黑色幕布漸漸退去,天空東側,幾縷金芒漸漸冒出了頭,金芒劃破天空,綿延數萬里,金芒之下,一顆火球也是躍了出來。

溫暖的陽光從窗戶的縫隙中透射而進,細細碎碎的光斑撒在屋子各處。

屋內,秦昊正睡得酣暢淋漓,突然被一陣狂躁的砸門聲嚇得從床上『騰』的一下坐起來。

「喂,你看看太陽都到哪了,還在睡,還不快開門,讓本姑娘一個人站在外面,打哭你信不信。」一道略顯刁蠻的聲音自門外響起。

秦昊獃獃坐在床上,雙眼無聲,像失了魂似的,好半天才反應過來,睡眼惺惺地下床開了門。

門一打開,秦昊就感覺一陣風從眼前刮過,只見一風一樣的女子風風火火的闖了進來,「還沒起來啊,你看看你懶成什麼樣了,認為自己有幾分實力了就偷懶了是不是。」

少女出水妙善,亭亭玉立,秀髮隨意紮成馬尾辮甩在身後,一對烏亮烏亮的大眼睛晶瑩透徹,透出絲絲狡黠之意,自有一股輕靈之氣。

瀚雲城四大家族,唐家,王家,秦家,白家,實力最強的自然要屬唐家,瀚雲城十位抱元境強者,唐家就佔三位,而眼前這個翻箱倒櫃的少女,正是唐家的千金大小姐,唐月。

「我說大小姐,這大清早的你特地從唐家趕過來,就是為了叫我起床,若是被唐伯伯知曉了,我這屋子不被他拆了才怪。」秦昊倚在門框上,打著哈欠,無奈地看著屋內精神抖擻的少女。

唐月不理他,在屋子內不斷東看看西看看,像是在尋找什麼,秦昊笑呵呵地看著,默不作聲,他知道少女在找什麼。

「小耗子,我要喝湘波綠,你湘波葉放在哪兒了?你故意藏起來了是不是。」唐月找了一圈沒有找到后,叉腰指著秦昊鼻子氣呼呼道。

「跑到我這兒來就為了喝湘波綠?你們唐家沒有嗎,以你們唐家的地位要弄來上好的湘波葉乃是輕而易舉的事,我好不容易才收集起來的湘波葉,自己都沒捨得喝,就快被你全喝完了。」

秦昊反瞪了她一眼,雖嘴上不情不願,但動作卻沒有表現出絲毫不願意,一邊與唐月斗著嘴,一邊挪步到桌前。

他拿出擺在桌上最裡面的那隻雕花木盒,盒子一打開,頓時就有濃郁的茶香撲面而來,只見裡面放滿了各種各樣,大大小小的瓷瓶,瓷瓶用軟木塞封住,但也難當縷縷沁人心脾的香氣溢出來。

看著這些瓷瓶,秦昊眼中閃爍著亮晶晶的光芒,露出一絲陶醉之意,這些可是他的全部家當,這裡面每一種茶葉都是他跋山涉水收集起來的,珍貴無比,甚至連龍涎芝在其內也只能勉強算中上。

他從盒子內拿出一盞藍底瓷瓶來,瓷瓶內放著些許翠綠的茶葉,茶葉皺縮在一起,即使烘焙過,也仍呈翠綠之色。

他看了一會兒后又將瓷瓶收起,放回盒子中,摸出一盞稍小的瓷瓶來,瓷瓶內盛著的也是湘波綠,只是這一些瓶質明顯要比上一瓶好處許多,顏色翠綠如琥珀般晶瑩剔透,像要滴出水來。

「喂,小傢伙不厚道,這湘波綠這麼好,你居然…..」秦老不滿的聲音在秦昊腦中響起。

「沒龍涎芝好。」秦昊心裡淡淡道了一句。

秦老語氣瞬間轉變,嘿嘿一笑,「還是我徒兒對師父最好。」

秦昊有些肉疼的看了瓷瓶一眼,夾出幾片湘波葉后,快速將瓷瓶放進盒子中鎖好。生怕身後少女看見搶了去。

唐月坐在桌子上,雙手撐著桌沿翹著二郎腿,看著秦昊道,「你的茶道就算是整個瀚雲城也沒人比得上,我要是有你一半的技術,還用你說,早在家自己就泡了,我才懶得跑這麼遠的路來找你。」,

秦昊眼神變專註起來,靜等水開,「不,瀚雲城有一人,茶道遠在我之上,他在茶道上的造詣,連我都是望塵莫及。」

聽秦昊這麼說道,唐月也是來了興趣,「還有人在茶道上勝你一籌?他是誰啊?」

「不知道」秦昊將湘波葉放進瓷杯中,「關於他我什麼也不知道,只知道他茶道精深,而且通儒達識,穎悟絕倫,不過有一點我肯定,他的背景一定不弱,至少你們唐家是比不上。」

「要幫你查查嗎?」

「不用。」秦昊搖搖頭,伸手傾斜青瓷碗,一縷碧綠的茶水落進瓷杯中,把瓷杯遞給唐月,「諾,喝吧。」

唐月接過瓷杯,「小耗子,那你這身茶道也是跟他學的嗎?」

「不算是,」他將另一盞青瓷杯也注滿湘波綠,看向唐月,道:「味道怎麼樣?」

唐月狡黠一笑,「不好喝。」 「不好喝?唉,大小姐嘴就是金貴,我的手藝是配不上,還是把它倒掉算了。」秦昊聽聞也不惱,笑吟吟看了唐月一眼。

他知道眼前這少女是名副其實的刀子嘴豆腐心,嘴上強硬,可心裡不知軟得給什麼似的,否則也不會知曉自己無法修鍊后四處搜尋藥材秘方,查找破解之法。

毫不誇張的說,秦昊吃下的丹藥中有一大半都是從這個嘴硬心軟的少女手中而來。

「小耗子你敢,放下!」一道嬌喝聲直秦昊身後響起,唐月小嘴包含著茶水,直瞪秦昊。

秦昊戲謔一笑,轉身將手中的青瓷碗推至唐月面前,道:「說吧大小姐,找我有什麼事?無事不登三寶殿,大小姐這次來不會只是來喝茶吧。」

唐月不屑一哼,搶過青瓷碗抱在懷中,「就你這破屋子還三寶殿,茅草屋還差不多,明晚是月圓夜,我們唐家做東,在天香樓舉行賞月晚宴,邀請瀚雲城所有青年才俊前來赴宴,諾,這是你的請柬。」

「我?我也有份嗎?」秦昊接過邀請函打量一下,「還真看得起我,邀請我這個廢物就不怕給你們唐家丟臉嗎?」

「昊哥哥當然有份啊,昊哥哥那日連勝三人的事迹可是全城皆知,兩個月不到直接從氣三段到氣六段。」

正說著,秦雅笑著走了進來,揚了揚手中的請柬,「這等修鍊速度,就算是瀚雲城天榜上的那幾個怪物也是對你刮目相看,皆想認識一下。」

「月姐姐。」看見唐月,秦雅甜甜叫了一聲,跑過來一把抱住。

「咱家妮子修為又進步了,」唐月疼愛地捏捏秦雅臉蛋,「沒被這壞蛋給欺負吧,若被他欺負了,給月姐姐說,月姐姐幫你出氣。」

秦昊無奈一笑,將另一杯湘波綠遞給秦雅,看向唐月,「王家的人也要來嗎?」

「嗯要來,他們好歹也屬四大家族之一,雖然他們平日里作惡多端,但若不叫上他們的話,倒顯得我唐家度量太小。」

「知道了,」秦昊瞳孔微縮,應了一聲后不再開口。

「來嗎?小耗子。」

秦昊點頭,「要來,那些青年才俊我也想見識見識。」

「昊哥哥真的要去?」秦雅一臉驚喜,她本以為按照秦昊不喜熱鬧的性子是不會參見這種聚會的。

秦昊寵溺地揉揉她的腦袋,「走吧,陪咱家丫頭去玩玩,丫頭不是早就想見婉兒姐,白靈妮子她們了嗎?」

秦雅望著他甜甜一笑。

「對了,這個給你。」唐月突然像是想起了什麼,掏出一枚錦盒丟給秦昊,「丹藥,固本培元的。」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