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要,我可以答應你任何條件!」

幹將立馬跪倒在地。

「他倒是愛老婆的緊。」赤靈微微點頭。

「別急著動手,別忘了你還有人在我們手中。」孫臏連忙說道。

「不打自招。」姜亢哼了一聲,道:「說一說,鬼谷子那傢伙為什麼要抓我的人。」

「你不要對老師不敬!」孫臏有些生氣。

「那又如何?」姜亢一仰脖子,目光掃向哪吒,眼中閃過了一絲吃驚之色。

這傢伙怎麼突然會來幫自己?

「難道女媧娘娘讓我過來,就是幫這個傢伙么?」哪吒想到。

「你!」孫臏氣結,好一會兒方才緩過來,道:「你不想要那女的回來嗎?」

「我已經問了你,趕緊回答,不然我殺個給你看看!」

姜亢槍一沉。

「別!」幹將連忙緊張的喊了起來。

孫臏微微皺眉,哼了一聲道:「你要是傷了莫邪,她們兩個就要抵命!」

「別給我胡扯,不說的話你們今天一個也走不掉!」姜亢冷冷說道。

「你哪裡來的自信!」

呂布咆哮了一聲,趁著眾人停下的功夫,他已經擺脫了被壓制的困境。

其實憑藉他的實力到不至於被壓著打,只是壓根沒有喘氣的機會,緩不過手來。

「手下敗將,對付你我哪裡沒有自信?」

姜亢沖著他冷笑一聲,一甩手將長槍沖著他射了出去。

「吼!」

呂布怒吼,抬手要接住這把槍。

「別!那是至尊之器,快躲開!」孫臏連忙大喊了一聲。

呂布臉色突的一變,抽身往旁邊閃去。

「你們可以試試。」

哪吒腳下的輪子一轉,嗖的一下飛了起來,渾身的紅菱在風中舞動起來,戰意沸騰。

「哪吒,這事與你無關。」孫臏怒道。

「我奉女媧娘娘命前來,就是為了對付你們這些傢伙的。」他嘿嘿的笑道,讓姜亢心裡一動。

女媧娘娘?

轟轟轟!

遠處傳來一陣腳步聲,在天地的盡頭,出現一道巨大的影子,像是移動的山峰。

「哪吒,你怎麼這麼久還沒有解決問題?」

那竟然是個人!

不對,是頭牛!

一個牛頭人身的傢伙,腳步沉重,提著一個巨大的斧子,搖晃著走了過來,哼聲哼氣的問道。

「牛魔,你怎麼過來了?」

「我怕你失手,所以過來看看。」牛魔說著,往前跨了幾步,就到了眾人面前。

他如同一座山峰般大小,那雙眼睛看著有些駭人。

孫臏的臉色越發的難看了。

「說罷。」雖然還不清楚局勢,但是姜亢也知道,這兩個傢伙是來幫助自己的。

孫臏咬了咬牙,最終嘆了一口氣,道:「老師就是想讓你來神界,並且讓我等在入口之處將你抓走,其他原因卻是不知道了。」

「這麼說來是惦記著我身上的東西了。」姜亢目光一沉。

「你叫項羽是吧?」孫臏抬起了頭:「你不必擔心,只要你願意去鬼谷教派走上一遭,我們就將那兩個女人還給你。」

「千萬別去。」那牛魔開口了,說道:「鬼谷教派的人最喜歡胡說八道,你要是被抓了進去,讓他們說道個千八百年的,出來連自己是誰都不知道。」

姜亢愕然,難不成這個鬼谷教派是搞傳銷的?

「你要是不去的話,可別後悔!」孫臏威脅道。

「你回去告訴鬼谷子,鬼谷教派我會去,但在此之前我要處理一些問題。他要是敢對兩人下手,我就宰了莫邪!莫邪一死,估計幹將也不會活了多吧?」姜亢呵呵的笑著,看著跪在那的幹將。

幹將立馬點頭,道:「懇請您放過莫邪。」

「你放心,只要你們不殺虞喬兩人,我絕對不會對她下手。」姜亢說道。

孫臏似乎在猶豫,最後還是只能放棄,大手一揮道:「我們先走!」

「可惡啊!」呂布咆哮了一聲,自己氣勢洶洶的跑出來被揍了一頓,兵器也沒了,這讓他怒火衝天。

身子一閃,走了。

高漸離抹了一把嘴角的血,陰狠的掃了一眼哪吒,拉著幹將轉身離去。

四處的戰艦也稀稀拉拉的走了,來得快去的也快,就像是一場鬧劇似得。

還丟下了一個俘虜,讓姜亢拎在手上,有些落寞的莫邪,還盯著自己男人的背影發獃。

「別想逃跑我告訴你,要是被我抓到了,我會讓狄仁傑強姦了你,讓你懷上一個別人的孩子。」姜亢威脅道。

眾人滿腦袋的黑線。

「卧槽,我才沒有那麼缺德!」狄仁傑罵了一聲。

「你不來我來啊,我不介意!」裴擒虎一隻手攔住了他。

寵婚天成 「我也一樣,這種事情很願意效勞的,而且我也缺個別人幫我養大的兒子。」李元芳也認真的點了點頭。

「這……這是女媧娘娘口中的援軍嗎?」哪吒和牛魔直接看呆了。 「這兩位?」一群人再度落在了地面之上,有些疑惑的看著兩人。

「你們過來是找我們的?」姜亢問道。

哪吒撓了撓頭,和牛魔對視了一眼,都有些茫然的樣子,隨後嘿嘿笑道:「應該是的,女媧娘娘說有援軍前來,讓我們過來接應。」

「援軍?」姜亢疑惑不已,「女媧娘娘?是女神嗎?」

女神是女媧娘娘!?

卧槽!

姜亢一巴掌糊在了自己臉上,咋這麼糊塗呢?

「或許是吧,女媧娘娘閉關許久沒有出來了,你們先跟我們過去吧。」哪吒說道。

「反正對這裡不熟悉,如果你放心這不是敵人的話,跟他們走上一趟也無妨。」諸葛亮道。

「也好。」姜亢點頭,這兩人竟然會出手幫助自己,理應不是敵人才是。

而且在姜亢的印象當中,哪吒和女媧娘娘本來就是正面形象。

一個是小英雄,一個是捏土造人的聖母……等等!

捏土造人!

「你們都是本座的孩子罷了。」

姜亢腦海中回想起當初女神經常掛在嘴邊上的一句話,頓時一個哆嗦。

絕對是啊!

自己當初以為她在裝逼,沒成想她竟是造人的聖母女媧。

「走!」

肯定了對方的身份,姜亢變得有些激動了起來,搓了搓大手,對眾人一揮手。

女神自從上次出手之後就沒有動靜了,自己還怪想念她的呢。

「你怎麼突然就這麼心急了?」花木蘭有些古怪的看著他。

「一言兩語解釋不清楚啊,還記得在大秦出手的那個黑衣女神么?」姜亢說道。

「什麼!」眾人吃了一驚,問道:「就說他口中的女媧娘娘?」

「對啊!」姜亢點頭。

「罪過罪過,聖母在前,卻沒有見禮。」達摩連忙雙手合十。

「你見過女媧娘娘?」哪吒皺著眉頭問道。

「當然,她分身下界了。」姜亢道。

「什麼!」哪吒和牛魔大吃一驚,哪吒還好,他自己飛自己的,但是牛魔就不行了,姜亢一行人都在他肩膀上,他這一手吼嚇得眾人差點掉了下去。

「先別說,這消息一旦走漏,神界就會大亂。」牛魔說道。

「女媧娘娘破界而走,怪不得這段時間沒有了動靜。」哪吒臉色嚴肅,盯著姜亢:「她回來沒有?」

「回來了,她在進入休眠狀態之前曾經告訴我,讓我儘早來神界。」姜亢認真的點頭。

「嗯。」哪吒點頭:「不要耽誤,趕緊走吧!」

牛魔加快腳步,衝天而起,和哪吒往東邊而去。

空中,白雲伴日,幾座島嶼立在空中。

「這是東方仙界諸島,我住在最南邊的那個。」哪吒指著一邊說道,「女媧娘娘在中央地帶。」

「好美的地方。」幾個女人忍不住讚歎道,龍靈兒直接化作一條龍在空中遊盪了起來。

隨即,牛魔帶著他們落在了中央最大的那片島嶼之上,來到了媧皇宮的門口。

綠色的身影踩著小步子走了出來,嘴角掛著淺淺的笑意,打量著出現的諸人,道:「諸位都隨我進來吧。」

「能進去嗎?」哪吒試探性的問道。

「讓你來就來,哪裡有那麼多事。」綠雅白了他一眼,將眾人帶進了金碧輝煌的宮殿之內。

「其他人在外面等著,項羽獨自一人去女媧殿。」綠雅再次說道。

諸多目光落在了姜亢臉上,姜亢點頭,直接抬著步子走了進去。

「小心些!」虞姬幾人提醒道。

「沒事的,她不會害我。」姜亢笑著說道。

綠雅有些奇怪的看了他一眼,走在前邊,道:「你跟我來吧。」

「恩。」

赤著一雙天足,綠雅一蹦一蹦的走著,繞過來了後門,帶著他走入了女媧正殿之外。

「我不進去了,就在這裡等著你。」

雲若塵 綠雅說道。

「好。」

姜亢點頭,走了過去。

金色大門閃耀著金光,充滿了聖潔浩大的氣息,讓他覺得自己在這裡像是被剝光了一般,內心沒有任何藏污納垢的邪惡想法。

他走上前,用手推開了大門,走入之後,又順手給關上了。

綠雅鼓著嘴巴,氣呼呼的看了姜亢一眼。

姜亢心裡有些奇怪,轉過身,頓時驚住了。

前方,金色的椅子上坐著一道千嬌百媚的身影,那一雙長腿卻讓金色的鎧甲包裹著,只有中央那一截驚人的雪白暴露了出來。

她的臉上蓋著一個金色的面具,將臉龐遮蓋住了大半,卻留下了一張櫻桃小嘴和高挺的鼻子,還有那標準的瓜子臉形。

和姜亢印象當中的雍容長相不同,女媧娘娘的竟生的如此傾城妖媚。

雖然還有一半的臉被遮住了,但姜亢敢斷定,金甲之下,定然遮蓋著一副醉世紅顏。

一道黑色的光,從他的戒指里射了出去,直接投入了那道迷人的媚影之中。

撐著腦袋的雪白手指,微微一動。

「我該叫你女神呢,還是女媧娘娘?」姜亢笑著說道,大步向前。

大家都這麼熟悉的人了,也用不著客套。

金甲的縫隙之中,可見一雙狹長的美目睜開了,那櫻桃小嘴,微微一挑,露出了一些笑意。

「本座擔心你要花個十年八年呢。」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