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讓楊翠翠姐姐來救你了么?」夢一臉天真的問道。

「額,不用了,你救我吧。」林天很無語的說道。

「恩。」夢歡快的點了點頭,顯然能夠為林天做一些事情讓夢感到很高興。

只見夢口中微微說了聲什麼,林天沒有聽清楚,或則說是沒有聽明白,就看到樹藤慢慢的下落,看的林天心痒痒的,還沒等編藤落地,林天急忙就站了上去。

踩在上面很有踏實感,沒有平常的那種空空的感覺,站上去很穩定。

林天興奮地看了看樹藤。

綠色的樹皮看起來很堅硬,很有質感,一條條的紋理在樹皮表面顯現出來,說明這個樹藤很有韌度。

「走,我們上去。」林天興奮地說道。

「恩。」夢也是滿心的期待,外面是什麼樣子的?

自己自從有記憶以來,就沒有出去過這個山洞。

不過聽小鳥兒說,外面很大,好吃的東西很多。

聽小猴子們說,外面很大,好玩的東西很多。

聽花兒說,外面很大,很美麗。 「翠翠,我出來了。」林天剛出來通道,就拉著夢向著對面的山峰衝去,大呼道。

楊翠翠等的已經心焦不已了,但是她已經答應過林天會一直在外面等,不會擅自進去,害怕拖後腿,再次的看到林天的身影,看到林天剛一出來,就向著自己跑來。

楊翠翠感覺自己等了這麼久,擔心了這麼久都是值得的。

女人的一生為了什麼?為了出名?為了金錢?

不是的。

是為了自己的男人。

起碼楊翠翠是這麼認為的,而且也是這麼做的。

楊翠翠飛快的跑了下去,跑近一看,看到林天蒼白的面容,可以想象林天到底在裡面經歷了什麼。

一陣心痛傳來,楊翠翠的眼淚不受控制地就流了出來。

「嗚嗚。」

林天心中自責不已,看到楊翠翠臉上憔悴的面容,就可以知道她已經為自己擔心的多厲害了。

「乖,寶貝,我沒事了,我這不是好好的嗎?我沒事的,就是失血過多了而已,小事而已。」林天安慰道。

「失血過多?你哪裡破了?」本來低泣的楊翠翠聽到林天失血過多,立馬擦掉眼淚,焦急的問道。

「這裡,沒事的,我回家之後再和你仔細的說,你就別哭了。」林天說著,猛不丁了吻了楊翠翠一下,溫柔的笑道「寶貝,乖乖,我的好老婆,別哭了,你一哭我的心就不舒服。」

「恩。」楊翠翠嬌滴滴的恩了一聲。

「呼。」

夢在旁邊看到林天吻了楊翠翠的嘴一下,有些臉紅,不覺得發出了一絲聲音。

「這就是夢姑娘吧,好精緻的人兒啊。」楊翠翠聽到夢發出的聲音,抬起頭來,這才發現旁邊還有一個身材高挑的女子,立馬誇讚道。

「哪有,我感覺翠翠姐姐才更好看呢。」夢小臉微微的紅了一下,愣愣地看了一下楊翠翠的臉,正色說道。

楊翠翠已經聽林天說過夢的事情了,心中本來就對她充滿了可憐,現在又聽到夢這麼說自己,對夢已經升華到了喜愛的程度上了。

「夢小妹,你不介意我這麼叫你吧。」楊翠翠呵呵的笑道。

等楊翠翠說完,夢愣愣的看了楊翠翠一眼,雙眼刷的就紅了,隨即眼淚就掉了下來。

這個突變讓林天和楊翠翠都有些手足無措。

楊翠翠不解的看了一下林天,林天想了想呵呵笑道「這應該是夢兒高興地吧,是吧,夢兒?」

「恩,呵呵,嗚嗚,我太高興了嗎,我終於有姐姐了,嗚嗚。」夢又哭又笑的說道。

楊翠翠知道這是夢太久的孤獨,壓抑了太久了,走上前去輕輕地摟住夢,輕輕的說道「我們以後就是一家人了,我們現在回家吃飯,好嗎?」

「恩,嗚嗚,一家人了,嗚嗚。」夢又是一陣大哭。

楊翠翠好生的安慰了夢一下,帶著夢向著家走去。

林天回頭望了那個洞口一眼,嘆了一口氣,然後轉身緊跟了上去。

?????????????

「筷子,是要這麼握住的,看著我的手勢。」楊翠翠拿著筷子,然後讓夢仔細的看看自己拿筷子的手勢。

「是這樣嗎?」夢羞澀的說道。

「恩,夢小妹真的很聰明,一學就會。」楊翠翠一臉高興地說道。

「這是白菜。」

「這是豆腐。」

「這是辣椒。」

「這是鯉魚。」

??????????

楊乾,楊力,楊樂兒,三人看著桌子上的飯菜不由得咽了一口唾沫,前所未有的豐盛啊。

一家人都已經見過夢了,都很喜歡她,但是卻不想下午的飯菜竟然會這麼的豐盛,更沒有想到夢竟然不會使用筷子,而且不知道怎麼吃飯。

更不知道的是,楊翠翠大小姐竟然下了個死命令,不到夢能夠學會怎麼吃飯,所有人都不能吃飯。

現在楊乾三人都在暗暗地為夢在心裡加著油。

「恩。我知道了。」夢聽完楊翠翠的講解,點了點頭說道。

「這是鯉魚,知道嗎?小心肉里的刺,會卡到嗓子的。」楊翠翠給夢夾了一塊魚尾,放在夢身前的碗里。

然後又給自己夾了一個魚塊。

「你看看著這是怎麼吃得。」楊翠翠將魚塊放在碗里,小心地將魚刺都跳了出來,才給了楊樂兒,讓楊樂兒吃了下去。

「看明白了嗎?吃之前一定要將魚刺揀掉,這樣就不會卡到嗓子了。」楊翠翠看著楊樂兒一臉大爽的吃完,這才說道。

「恩,我知道了。」夢點了點頭,然後有樣學樣的將魚刺挑完,然後放在了嘴裡。

「唔。」

夢感覺自己的身子都要顫抖了,為什麼這麼好吃,為什麼和自己以前吃的東西不一樣?

「噓。」

夢剛才吃的有些快,燙的直發噓。

「哈哈,慢慢吃,吃慢點,菜有的是。」楊力看到夢的樣子大笑道。

其餘的人也都笑了起來。

夢忍住燙熱,將嘴裡魚肉都咽了下去。

在眾人的大笑中,有些嬌羞,有些不好意思。

「大家都吃吧,否則夢兒可能就不好意思吃飯了,呵呵。」這時候林天也在屋裡泡完藥水澡出來了,看到眼前的景象,心中高興不已,這說明大家已經不當夢是外人了。

「吃,吃,呵呵。」楊力大笑著吃了起來。

「咳咳咳。」

楊力剛咽下一口魚肉,隨即滿臉通紅,咳嗽起來。急忙喝了一口茶水才好了一些。

「看到了嗎?這就是沒有將魚刺挑掉的後果,嘻嘻。」楊翠翠指著父親打趣道。

經楊翠翠這麼一說,全家人又都笑了起來。

???????

「林天哥哥,我今天好高興,感覺好幸福,和你們在一起我們的好高興。」夢趴在林天的懷裡,笑嘻嘻地說道。

「你這個夢小妹,怎麼忘了我了?」楊翠翠依靠在林天的另一側肩膀上,大呼道。

「當然要謝謝翠翠姐了,翠翠姐教了我好多的東西,而且對我很好,我當然不會忘了你了。」夢急忙說道。

「這還差不多。」楊翠翠笑著說道。

「夢兒,今晚你就和我睡在一個房間吧。」林天緩緩的說道。

「好啊,好啊。」夢拍手叫好。

雖然這是林天已經和楊翠翠商量好了的事情,知道夢到了夜晚會變成另外的一個人,但是真到了這一步,楊翠翠還是有點很吃醋的。

「我也要和你在一起。」楊翠翠急忙說道。

「好啊,好啊。」夢急忙也拍手說道。

「額,很好。」林天怎麼不會知道楊翠翠的想法?所以不敢不打應啊。

心裡只是祈禱夜到了夜晚醒來的時候,不要鬧出太大的事情。

??????????

「我們怎麼睡覺?」林天指著自己的床鋪說道。

夢還是第一次見到床鋪,驚呼一聲,爬到了床上,好軟,好舒服哦,不由自主的夢就在船上打起了滾。

「我和夢小妹在床上,你睡地上。」楊翠翠大聲說道。

「睡地上?好冷的。」夢眨著眼睛看著楊翠翠說道「姐姐,求求你了,別讓林天哥哥睡地上好不好?

「額,那怎麼可以,你還是一個黃花大閨女,要是讓別人知道了你和這個大壞蛋睡在一張床上了,以後會嫁不出去的。」楊翠翠說道。

「嫁出去?我為什麼要嫁出去啊?」 我有億張召喚卷 夢眨著眼睛,趴在床上一臉的不解。

「額,這個嗎,就是你要和你的老公生活在一起。」楊翠翠絞盡腦汁的說道。

「老公?生活?」夢不解的問道。

「這個,老公,就是和你生活一生的男人。」楊翠翠有些冒冷汗的說道。

「我就和林天哥哥生活在一起啊。」夢更不解的說道。

「咳咳。」林天被楊翠翠狠狠地瞪了幾眼,尷尬的咳嗽了兩聲。

「這個,夢兒啊,你睡在裡面吧,行嗎?我睡在中間,我的好寶貝,好老婆,好親親睡在外面,你說咋樣?」林天一臉痛苦的說道。

「好啊,好啊。」夢拍手說道。

林天很無奈的看了楊翠翠一眼,意思是,只能先這樣了。

楊翠翠很氣憤的瞪了林天一眼,不說話了。

不敢再說什麼了,現在的夢兒簡直就像是一個刨根問底的小學生,什麼不懂得都會問。

要是自己再不同意,誰知道夢會問出來什麼問題。

林天可以說是很難受的,躺在兩個女人中間是很爽的,但是你要明白的是,兩個女人和你是什麼關係。

如果兩個都是平常關係,那麼這就好說了,睡覺就是了,如果有可能的話,還可以發生一段艷-遇。

如果一個是平常關係,而另一個卻是自己朝思暮想的愛人,那麼這可就難受了,總不能當著別人上馬賓士吧。

如果兩個都是愛人關係,嘿嘿,那就更好辦了,如果可以的話,還可以玩個3人組合,爽的不得了。

如果兩個女人是競爭關係的話,那,哎,那就簡直是生如不死了。

現在林天屬於第二和第四個相合,很難受的那種。

兩個胳膊被兩個女人一遍枕了一個,身體想要翻動一下都不行。

想扭一扭身子,剛一動,夢就緊緊的抓住了自己,一條腿搭在了林天的腿上。

楊翠翠則是還沒有睡覺,用兇狠的目光瞪著林天「怎麼回事,你是不是騙我?」

「我有騙過你嗎?今天我也不知道是怎麼回事,夢都睡著了,也不見夜出來。」林天很無奈的看著楊翠翠。

楊翠翠用手指了指那搭在林天身上的白花花的大腿。

林天欲哭無淚的看著楊翠翠。

「我真的是冤枉的啊。」

就這樣,林天很艱難的睡著了。

就在朦朧之際。

「轟。」

一聲暴響,林天渾身一個激靈,急忙護住了楊翠翠,夜終於醒來了。

············

很抱歉,現在每天只能晚上碼字,白天上班,趕速度,出現了很多錯別字。

我會在星期天將錯別字修改的,大家如果看到了,可以來錯別字糾錯樓留言。留言加精華、 市委常委的票數多少將會決定著你在行政範圍內的話語權。

蘇沐從來就沒有否認過這點,也從來沒有小瞧過每個市委常委。每個人就是一張票,總共就只有十一張票,任何一張都顯得是那樣彌足珍貴。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