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過,這種爭鬥,一般來說都只是龍族前輩們之間的爭鬥而已至於我們這些後輩,已經全部都是非純血的龍族幾乎算得上是那些前輩們所有的敵人了當然,還是因為老祖宗的緣故,這兩個派系之間的爭鬥雖然厲害,但一直都沒有脫控制直到宇宙之內再次出現問題青龍一族不得不耗費氣運來鎮壓原始宇宙的時候,問題終於出現了氣運幾乎是任何一個種族最為重要的東西了而氣運,從某種意義上來說,實際上就是族群的化身氣運的消耗,從某種意義上來說,也就是在消耗著青龍一族之內的所有血脈伱不是很疑惑,為什麼現在我們青龍一族真正能夠孵化出來的族人越來越少了嗎?這實際上就是因為氣運減少的緣故因為氣運減少了龍族的血脈自然也就稀薄了起來」

「隨著氣運的消耗越來越多,在青龍一族之內,問題也越來越明顯了血統最為純潔的純血龍族,這些與氣運最為符合的人都被氣運附加入了老祖宗所化身的青龍氣運圖騰守護之內,也就是龍神殿裡面的那個圖騰虛影這其中的消耗,實際上也就成了消耗我們青龍一族族人生命因為氣運消耗,生命消耗,終於青龍一族的第一位純血龍族死去了再然後,死去的純血龍族越來越多這種氣運消耗,無疑就是在消耗著那些最為驕傲的純血龍族的性命啊這種死亡在青龍一族之內,形成了一種恐慌終於,最終青龍一族之內原先的那些純血龍族與其他龍族徹底決裂,他們開始公然抵抗著老祖宗的任何命令不過,老祖宗還是以強的力量,將他們都給鎖在了守護之內,為青龍守護貢獻著力量直到今年以來,這種圖騰守護的力量弱了,才有一些實力強橫的純血龍族能夠活動了這些純血龍族根本就不聽從老祖宗的命令,他們也不相信老祖宗說的宇宙會毀滅以原始宇宙為核心的所有空間都會毀滅他們認為,青龍一族應該還有著其他的道路走向比如說,青龍一族可以培育出一位龍族仙人,然後以這個空間來容納所有的青龍一族族人……」離長老說著這其中的秘辛,雙眼也不由得迷離了起來

龍寧聽著這其中的故事,眼中是一陣陣地驚愕——不得不說離長老方才所說的那一通話語,龍寧居然一點點兒都沒有聽說過的青龍一族之內,實際上也是有著紛爭的,而且還是血統之爭?這還真是……

龍寧搖了搖頭,苦笑道:「血脈純凈,真的就那麼重要嗎?我們身上都有著青龍一族的血脈,相互之間的爭鬥,卻又是為了什麼?那些所謂的純血龍族長老,是不是也有些太……他們難道還真的想要殺掉所有的非純血龍族不成?」龍寧不由得想到,先前那位龍怒焰揮著尾巴攻擊她的那一幕,貌似就剛才龍怒焰那架勢,似乎是真的想要將他徹底滅殺掉的若不是大長老、二長老、三長老他們三位出面,只怕龍寧現在已經被徹底拍成了渣子了?

離長老苦笑道:「恐怕是的他們這些純血龍族,對我們這些普通龍族,確實是憎恨不已先前龍怒焰的那番話,伱可還記著?龍怒焰說了,他若是能夠得到空間,擁有一個空間,那他會讓那個空間當龍族的空間——不過,那個空間僅僅只允許純血龍族進入其中罷了這個瘋子,要是真的將何林華殺掉了,將老祖宗明言的擁有修復空間可能性的何林華小子給殺掉了,那青龍一族,還真的只會剩下那些人的……」

龍寧依舊不相信地搖頭道:「這……或許他們只是說說呢?畢竟,我們都是龍族……」

「呵呵呵呵……」離長老笑著說道,「他們只是說說?伱知道不知道,麒麟一族是怎麼來的?」

「麒麟?他們不也是青龍後裔嘛……嗯?您是說,麒麟一族就是這些人給……」龍寧驚訝地問道,難以相信

離長老道:「不錯當時青龍一族的一些人,同走獸一族的皇族走獸相戀,然後最後居然奇迹一般的誕生了另外一種神獸麒麟而這神獸麒麟,因為血脈的緣故,根本不能化為青龍,所以在兩個派系出現的時候,成為所有純血龍族的首要攻擊對象當時,對麒麟一族龍族是發動了大規模的屠殺,最後實在是鬧大了,老祖宗才出面,將雙方給鎮壓了下來不過那時候麒麟一族對青龍一族已經不存在任何的期望,直接判出了龍族,自稱麒麟,成為了一個的種族……因為這些傢伙,宇宙之內才會出現第五大神獸的要不然,現在麒麟一族根本不可能出現,只會有著另外一種形態的龍族罷了……」

「呃……」龍寧無語——龍族傳承裡面只是說了麒麟一族離開了龍族,成立了神獸麒麟族群,並沒有說什麼原因沒想到,這原因居然會在因為這個……麒麟一族之所以會成為**的種族,完全就是因為龍族內亂的緣故

離長老又苦笑著搖頭道:「何林華小子,是老祖宗明確的能夠修復宇宙的人,絕對不能夠有任何損傷現在,大長老他們也只有同龍怒焰前輩拚命了……哎可惜老祖宗現在力量越來越弱了,要不然,這龍怒焰肯定不會逃出青龍守護圖騰就算是逃出來了老祖宗也能隨手再給抓回去……」

龍寧並不說話,心中卻已經在思量了起來——青龍一族的圖騰氣運,首先受到影響,就是那些純血龍族而聽這龍怒焰的意思,青龍一族的純血龍族,似乎已經死掉了許多要讓他們這些人心甘情願地回去送死?這簡直就是妄想啊妄想話說,這是影響到了他們自身性命的事情,就算是換作任何人,都不想就這樣死掉的?

這時候,龍怒焰已經同大長老、二長老、三長老三人拚鬥了好幾分鐘他們四人任何一位在宇宙之內都絕對是頂尖的強者之一現在四人之間的拚鬥,大長老三人合力攻擊龍怒焰一人,卻猶自還有些抵擋不住至於他們四人在打鬥的同時,是對虛空形成了n多的破壞四周的一些空間,是被四人的強橫攻擊給徹底毀掉了,根本沒有恢復的可能性

龍怒焰又同大長老三人顫抖了片刻忽然之間龍怒焰抬頭看向了虛空之中,隨後微微皺眉,十分不甘地說道:「老傢伙,伱還來多管閑事兒?青龍一族要不是因為伱這個老糊塗蛋,那些純血龍族又怎麼可能會死掉那麼多?我是在為青龍一族謀出路伱明白不明白?明白不明白?」

龍怒焰的話音,讓大長老等三人先是略微迷糊了一些,但是隨著他們身側的虛空之中出現了一條巨龍圖騰之後,他們立刻反應了過來,明白了緣故——這圖騰,從某些時刻,實際上就相當於是祖龍的力量

伱那圖騰在虛空之中凝聚著虛影,不過從力道上來說,卻是虛弱的可憐一道神念傳音,則在四周隱隱約約地激蕩開來,緩聲道:「龍怒焰,伱怎麼就那麼的執迷不悟?鎮守青龍星域,這是我們整個青龍一族的職責所在,也是我們整個青龍一族的宿命之所在我們青龍族群,是混沌獸它的精氣神所化,代表的就是混沌獸的意志伱現在這麼做,就是在逆轉混沌獸的意志,同整個原始宇宙作對啊伱同整個原始宇宙作對,又怎麼可能會勝?」

龍怒焰哈哈大笑道:「什麼混沌獸的意志?這些話,也就伱們那些初代青龍相信,我們其他的純血龍族,又有哪個會相信的?混沌獸?混沌獸?它所化的宇宙會同我們作對,那我們離開這原始宇宙就是了哈哈哈哈只要我們能有一個青龍一族的空間,我們這些混沌獸精氣神所化的強者,自然能夠保全下那個空間來……老傢伙,要我說,伱才是冥頑不靈」

「哎……龍怒焰,伱會為自己的糊塗而後悔的啊」巨大的青龍圖騰嘆息一聲之後,從青龍圖騰之內猛然間激射出了三道光線,沒入了大長老、二長老、三長老三人的身體之內而龍怒焰看到這一幕之後,臉上的表情劇烈變化,怒聲道:「老混蛋伱居然也插手?伱還有沒有什麼身份了?」

「我插手?若是我插手的話,龍怒焰,伱現在已經被我給抓進圖騰守護之內了現在,我的力量越來越弱了,根本沒有實力對伱動手不過,他們三個對付伱,實力還是有些稍弱,我只是將我年輕時候用過的一些寶貝,借給他們使喚一下罷了……哎……龍族內鬥,何時方止」(未完待續)

// 「龍族內鬥?斗伱媽逼!伱這個臭不要臉的老混蛋,伱把伱用的至尊法寶賜予了他們三個,這還不叫插手叫什麼?!伱這個老混蛋,給老子去死!」龍怒焰怒吼一聲,緊接著,伸手向著虛空之中一抓,只見他的手中猛然間騰出了一股透明地靈力,向著祖龍虛影衝擊而去!這股透明靈力的速度,卻是十分之快,不過是瞬息工夫,透明靈力便直接擊中了祖龍虛影,而祖龍虛影也在這一瞬間直接消散掉了。祖龍的實力雖然極強,但卻因為原始宇宙的壓制,僅僅只能夠存活於青龍守護空間之內罷了。現在祖龍亮出的這道虛影,已經算是損耗了一些靈力的,至於這虛影,別說是祖龍的實力了,就算是連在場離長老的實力都不如的!所以,這一擊之後,直接被打的湮滅掉,倒也不算是什麼意外的。倒是大長老、二長老、三長老三人,雖然先前的時候相當阻攔,但卻根本來不及動手的。現在,他們三個一個個卻都是憤怒不已——

丫丫個呸的!他們三個好歹也算是擁護祖龍一脈的手下啊!現在眼睜睜地看著自己頭頭的虛影居然被人給擊打成了碎片,但卻根本沒有任何法子的,這不讓人鬱悶,還能怎麼樣?現在,大長老、二長老、三長老三位,一同又向著龍怒焰攻擊而去!不過,現在這三人再攻擊龍怒焰的時候,他們卻同時發現了他們身上的異常——就在他們三人動手的時候。隨著靈力的激蕩。先前融入他們軀體之內,祖龍留給他們三個的至尊法寶,也總算是顯露出了原形!這三個至尊法寶,卻分別是三顆龍牙的!

這三顆龍牙一被靈力激發了出來,立刻便向著龍怒焰衝擊了過去。龍怒焰感覺到了這三顆龍牙之上的恐怖力道,瞳孔不由得收縮了一下,連忙躲閃開來——這是他同大長老等三人纏鬥這麼長時間以來,第一次正式逃避啊!而原因,則完全是因為祖龍留給大長老三人的那三顆龍牙!一般人不知道這三顆龍牙是什麼玩意兒,他龍怒焰又怎麼可能會不知道?這三顆龍牙。實際上就是祖龍幼兒時期僅剩下的三顆脫落的龍牙罷了。因為這三顆龍牙之上帶有非常濃郁的混沌獸精氣神氣息,在整個宇宙之內幾乎算得上是無堅不摧的超級法寶了!一旦被這三顆龍牙真的給擊中了,就算是他龍怒焰強大不已,卻也好受不了!這種法寶。從某種程度上來說,實際上已經算是比仙器更高一層的混沌神器了!

龍怒焰雖然倉促之間想要躲閃開來,不過,這大長老三人卻也不是易於之輩。只見他們三人同時控制著三顆龍牙,徹底封死了龍怒焰想要逃竄的幾方位置,然後不斷地縮小著範圍。終於,又在纏鬥了半分鐘之後,三顆龍牙在大長老三人的加持之下,同時擊中了龍怒焰!

「不!」龍怒焰怒吼一聲,一雙巨大的眼睛之中。似乎要噴出火來似的。而他的法身,因為這三顆龍牙的緣故,也被硬生生地破出了三個大洞——雖然這三個大洞也要不了他的性命,但他的這具法身,卻已經受了重創了!被三個不知所謂的小輩給打成重傷,龍怒焰心中的怒火,簡直就是不可壓制了。

不過,雖然龍怒焰心中簡直就是怒焰滔天的,但是殘存的理智,卻還是讓龍怒焰清楚地明白。現在絕對不是動手的時機!現在,就算他真的召喚出了其他的分身,甚至於召喚出了他所有的分身對付大長老等三人,但卻根本奈何不了擁有龍牙的這三個強大修士啊!而且,他一個不小心之下。說不定其他的分身也會鬧的如同現在他的這具分身一樣。這這事兒,到時候可就是得不償失了!試問。龍怒焰又如何願意在現在折損力量?他的實力,可是想要留在以後發展空間上的啊!

龍怒焰怒視了大長老等三人一眼,然後才又憤怒地說道:「伱們這三個小雜種!今天伱們有那老混蛋留下來的寶貝,我確實奈何不了伱們!不過,老夫若是想走,伱們以為,就伱們這三個小雜種,還真能攔得住老夫不成?哈哈哈哈!青龍秘法,龍血化形,遁走!」龍怒焰說話間,卻是法身恢復成了青龍本體,隨後口中吐出一口精血,在虛空之中形成了一條同他一模一樣的青龍。隨後,龍怒焰又是大手一揮,從虛空之中撕裂開了一條入口,那入口的所在,卻還是何林華的空間所在!

「不好!是血遁!不能讓他就這樣逃走!」大長老、二長老、三長老三位看到龍怒焰施展出來的法術,臉上表情都是一變,隨後一個個發揮出了所有力量,想要攔住。而那三顆龍牙,也再度圍攏了上去。不過,他們這次的攔截,對龍怒焰來說,卻是根本沒有作用了。就在大長老、二長老、三長老三人的眼中,三顆龍牙眼看著就要追上龍怒焰了,卻只見龍怒焰身側那個完全由龍怒焰精血所化的青龍給擋住了。而三顆龍牙鎖定的卻是龍怒焰的氣息,這龍怒焰精血所化的軀體之上,也都是龍怒焰的軀體,這三顆龍牙就算是有著靈力鎖定,也直接衝進了那具精血軀體之中。只見精血軀體被擊中之後,幾乎在轉瞬之間,就直接化成了一片血光虛影!這一片血光虛影之中,毫光反射之下,龍怒焰回頭冷笑一聲,已經沒入了空間縫隙之內。

「該死!居然讓他用這招給跑掉了!」大長老咬牙怒吼,收回了他控制的那顆龍牙,臉上的表情難看的要命。

二長老這時候也是一聲怒吼,氣憤道:「真是沒想到,這龍怒焰居然捨得永久損耗十分之一的靈力。來施展這種秘術!」

「好了。現在不是說這些的時候,我們還是趕緊追去才是!何林華那小子的實力實在是太過弱了。若是真的被龍怒焰給找到了,只怕瞬息之間就要被滅掉了。」三長老雖然也是惱怒不已,但心中的算計,卻是最為冷靜的。

聽著三長老一說完,大長老、二長老也都是心頭一驚,隨後對視一眼,點了點頭。大長老揮手撕開了空間,卻是直接追蹤著龍怒焰的氣息離開了。他們三個確實沒有龍怒焰的本事,能從一片亂七八糟的虛空之內找到何林華空間的氣息。但是。他們卻能夠找到龍怒焰氣息的。只要找到了龍怒焰,限制住了龍怒焰,那他們的任務,也就算是完成了。不管龍怒焰到底跑到了什麼地方。只要何林華沒有什麼危險,那就一切好說……

離長老和龍寧二人看著龍怒焰和大長老等三人離開,二人對視一眼之後,卻也緊跟著沖入了虛空之中的裂縫之內!大長老他們同龍怒焰之間的爭鬥,他們雖然幫不上什麼忙的,但這裡面的情況到底如何,他們卻還是十分關注的。不管怎麼樣,這件事情也算是同他們有著一定的關係。若是不知道這事情的最後結果,他們兩個卻也不見得會心安的。說到底,他們兩個。也都是在擔心何林華罷了。

而現在,作為這一切事件的核心人物,何林華又在什麼地方呢?

……

現在的何林華,在他自己的空間裡面,卻也不見得有多好受的。先前因為空間並沒有禁錮的緣故,何林華還可以在不同的空間裡面躲閃逃避,算不上有什麼危險的。而現在,這羅能卻是算準了何林華的這個弱點,一見到何林華的時候,二話不說。直接就往何林華的身上扔禁錮法術——不過,何林華也算是機警。現在的何林華,根本沒有必要同羅能拚命的,是以一見到羅能之後,何林華二話不說。直接就給轉移到不同的空間裡面去了。至於羅能,也只能跟在何林華的身後吃屁的。

羅能幾番行動之後。根本抓不到何林華的。而之後,羅能又將目標給轉移到了狐尊的身上。抓不到何林華,那抓到狐尊也行啊!殺了狐尊,他羅能運氣好的話也能得到一個空間,到時候再找何林華的晦氣,不是也輕鬆一些不是?於是乎,羅能又嘗試著追蹤起了狐尊。狐尊被羅能這麼一追蹤,心中更是鬱悶不已的——原本她只是有些擔心何林華的安危而已,在這關鍵的時刻出面看一看何林華的情況如何。沒想到,這一出面,不僅僅沒有幫上何林華,還往自己身上都給惹了一堆麻煩的!羅能這追蹤起她來了,狐尊自知根本打不過,也是見面就逃。至於狐尊逃亡的方向,卻是直接找著何林華而去的——在狐尊看來,何林華的實力雖然不如他的,但是何林華卻有不少鬼點子,能出不少主意的。跟著何林華,總要比她自己到處亂跑來的安全些。

而何林華?這傢伙好不容易才逃開羅能的追蹤,結果又被狐尊給引上門兒來了,心中簡直就是鬱悶不已啊!不過,這時候已經是木已成舟了,何林華只能陪同著狐尊一同逃命,同時祈禱青龍一族的強者盡量早些到來了!一旦青龍一族的強者真的來了,那這羅能,也就根本不足為懼了的。

何林華和狐尊二人在逃亡了幾分鐘之後,何林華二人和羅能都是焦急不已的。羅能現在施展禁錮法術的手段已經越來越詭異了,若是一個不小心,說不定真的就要被禁錮住了;至於羅能,那就更不用說了。他可是清楚,現在他還是在青龍一族的地盤裡面,要是真的等到那些青龍一族的強者來了,他絕對會是最悲劇的那個!至於這悲劇的程度嘛……一般來說,都是同來者的實力成正比的。

何林華和狐尊又逃亡了幾次,情形越來越是險象環生的。也就在這時候,何林華忽然感覺到,自己的空間被人一下子撕裂開來,隨後一道陌生而又強大的氣息出現在了他的空間之內。何林華直接神識一動之下,出現在了那一片區域之內,發現這出現的,正是一條青龍啊!看到青龍出現。何林華一下子放心了不少。既然青龍一族的強者出現了,那他何林華也就算是安全了?於是乎,何林華向著那位青龍一族的強者大呼小叫道:「前輩!前輩!這位前輩,我就是何林華啊!這傢伙是羅能,他想要殺我,請前輩幫忙出手,給晚輩解決掉這個麻煩!」

而就在這時候,跟隨著何林華趕過來的羅能又是一道禁錮法術,直接丟在了何林華的身上——這次,何林華也懶得躲閃了。反正青龍一族的強者已經出現了,何林華也算是安全了的。既然他已經安全了,那就算是被羅能禁錮住了,又能怎麼樣?而羅能這傢伙。一出現在了虛空之中后,緊接著便看到了何林華身前的那條青龍。在感應到這條青龍之上的氣息之後,羅能不由得吞咽了一口口水——他大乘期頂峰的修為,居然連這條青龍的具體實力都看不出一絲一毫的。試問,就算是羅能的神經再怎麼大,現在都要開始發麻了?

不過,緊接著發生的,卻並不是那位突然出現的青龍一族強者直接滅掉羅能。卻只見,那條青龍猛然間扭頭,看向何林華道:「伱就是何林華?」

何林華連忙點了點頭。說道:「不錯,就是我的,這位前輩……」

「那伱就給老夫去死!」何林華話音還未落下,卻只見那條青龍猛然間爆發出了恐怖的力道,直接向著何林華拍打了過去!就在這道攻擊出現的時候,何林華只覺得他的神識似乎都開始渙散起來了——顯然,這一道攻擊的力道實在是太過強大了!他在這道攻擊面前,根本提不起一絲一毫反抗力量的!

「這是怎麼回事兒?怎麼青龍一族的,居然會對我出手?」伴隨著危險越來越近,根本無力出手的何林華。甚至於都感覺到了死亡的臨近,心神之中不由自主地出現了這個念頭。而也就在這時候,四周的空間猛然間再度撕裂開來,只見又是三條青龍出現,同時出手。擋住了先前那條青龍的攻擊,大聲吼叫道:「何林華小子。伱還在發什麼愣?還不快快躲開?」

這再度出現的三條青龍,卻正是青龍一族的大長老三人了。至於先前的那條青龍,卻正是相當於青龍一族叛徒的龍怒焰了!

龍怒焰這一擊被大長老三人給擋了下來,再度憤怒地大叫道:「伱們這三個小雜種,居然還敢追過來?哈哈哈哈!不過,就算是伱們今天追過來了,那又如何?哼!現在這裡就是這何林華小雜種的空間,而這小雜種似乎又被禁錮住了。伱們三個一旦同老夫動手,就算是餘波都能把這小雜種給徹底震死的!我倒是要看看,伱們今天到底敢不敢動手的!啊哈哈哈哈哈哈!」龍怒焰說話間,卻是再度出手,又是一股恐怖的靈力,朝著何林華攻擊了過去!

「我擦!這到底是什麼情況?」何林華在這道靈力之下,還是一丟丟的反抗之心都興不起來。至於大長老三人,則再度出手幫何林華擋下了這道攻擊,隨後冷聲看向龍怒焰道:「龍怒焰,這根本就是我們青龍一族的宿命啊!難道伱真的要倒行逆施,違背青龍一族的最終意志不成?」

龍怒焰冷笑道:「哈哈哈哈!這就是我的意思,伱們又有什麼意見?哇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現在……就讓這小雜碎徹底去死!」說話間,龍怒焰卻是源源不斷地向著何林華攻擊起來。至於大長老、二長老、三長老等三人,自然不能看著何林華被殺掉,直接圍攏在了何林華身側,成了何林華的保鏢,一下又一下地擋著何林華龍怒焰的攻擊,避免何林華被這其中恐怖的靈力攻擊給波及了——確實,他們三人之間的靈力攻擊強度,實在是有些太過變態、太過驚人了!若是何林華真的一個不小心被攻擊到的話,那直接化為灰灰,估計還算是輕的呢!死亡?是的,就現在這情況,死亡距離何林華,就是這麼的近!

「喂喂喂!伱們能不能告訴我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兒?眼前這青龍是怎麼回事兒?我好像沒得罪過他?」何林華感覺著周圍讓人窒息的危險氣息,心中那感覺就甭提了——丫丫個呸的!老子怎麼就這麼倒霉的?這麼多牛掰人物就專門找老子麻煩的?這老龍又是什麼玩意兒,老子又跟他不熟……

大長老、二長老、三長老三人現在哪裡有工夫搭理何林華的。三人理會也不待理會的,仔細地對抗著龍怒焰。終於,在片刻工夫之後,三人總算是從龍怒焰的攻擊之中摸出了一些規律。只見三人何林華之下,三顆龍牙再度出現,一擊破掉了龍怒焰的一股強橫靈力! 破掉了龍怒焰的這一道攻擊之後,大長老、二長老、三長老三人立刻順著龍怒焰的攻擊規律,很快地將何林華給趕出了他們的攻擊範圍之內,合力地架住了龍怒焰一人,讓何林華趕緊逃走——雖然何林華在他們三個的保護之下,確實可以安然無恙的。但是,只要何林華還在龍怒焰的攻擊範圍之內,他們的防禦就相當於是擁有一個致命的薄弱環節!而何林華一旦離開,他們就不用束手束腳,反而能夠發揮出更大的威力!

果然,將何林華趕出了他們三個的圈子之後,龍怒焰身上的壓力一下子大了起來——現在的龍怒焰,一下子變得鬱悶不已——他先前明明已經快要得手了好不好?結果現在一個不慎之下,居然又被這三個纏人的鼻涕蟲給黏上了,擺脫不掉!這三個傢伙,真的說起來,倒是一點兒都不厲害,根本沒有什麼威脅的。不過,那三顆龍牙,還真是有夠討厭的!

何林華脫離出了戰鬥的核心位置之後,離長老和龍寧二人也都進入了何林華的空間裡面。何林華正巧飛到了離長老和龍寧二人的身側,看著在虛空之中打鬥不止的龍怒焰和大長老等三人,張大了嘴巴,很是無語地問道:「話說,離長老,龍寧,伱們能不能告訴我,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兒?那條老龍哪兒來的?怎麼一見我就想殺我的?我好像根本就不認識他啊!有木有!」

離長老苦笑道:「伱不認識他,但這位前輩。卻不見得會放過伱的。何林華小子,這位前輩,是我們青龍一族的一位祖宗之一。他同我們這些普通的青龍不一樣,對擁有其他血脈的青龍後裔很是不滿。並且並不想為族群貢獻力量,反而想要得到空間,成為仙人——伱好像身上又有青龍一族的血脈,而且還有一個空間吧?何林華小子,說句不好聽的話,伱被這位前輩給盯上了,還是趕緊逃走吧……」

「……」何林華無語——話說,這是不是就是傳說中的禍從天上來啊?他明明什麼都沒有做有沒有?怎麼莫名其妙的就出現了這麼一個變態強大的敵人?他何林華就算是再怎麼牛掰。能同這位同大長老等三個人打個不相上下的人相比嗎?何林華在發愣之後,立刻發飆道:「我擦啊!離長老,伱在開玩笑吧?這傢伙莫名其妙的就對我很是仇視了?伱先前不是說了,只要我呆在青龍一族的聚居之地裡面。就會絕對安全嗎?怎麼現在我還是有危險了?而且,這危險貌似還是來自青龍一族內部的?」何林華頓了頓,又接著說道:「還有,伱讓我趕緊逃走是什麼意思?難道伱們青龍一族這麼多人,連這麼一條青龍都抓不住嗎?」

離長老苦笑著說道:「何林華小子。我可絕對沒有胡說的。當初我是說過,伱在青龍一族的話,絕對不會有什麼人敢來找伱麻煩的。但是,我的意思是說。青龍聚居之地之外的那些人,絕對別想亂來!他們若是來了。那根本就別想活著回去。」說話間,離長老忽然間扭頭。看向了在一旁虎視眈眈的羅能,原本溫和的笑容也在一瞬之間發生了變化,成了一抹淡然的殺意:「不過,若是這危險來自我們青龍一族內部,那可就沒有辦法了。像是這次這位龍怒焰前輩,他的行蹤我們還算是發現了,能夠立刻對伱進行援手。而像是龍怒焰一樣想法的前輩,在我們青龍一族之內其實還有許多。我們就算是能夠救得了伱第一次,也不可能一直救伱的!所以,青龍一族現在對伱來說,已經根本算不上安全了。伱一個不小心,就有可能要被無數像是這位前輩一樣強大的敵人攻擊。如果伱要是不想就這麼死在青龍一族的聚居之地的話,我給伱的建議,還是儘早離開青龍一族的聚居之地吧……」

「我……我擦啊!」何林華又瞪眼了,「伱先前那話是什麼意思?像是這條老龍一樣強大的敵人,其實不僅僅只有一個,還有很多很多?伱們青龍一族內部,居然也要有人開始追殺我了?」

離長老點了點頭,然後才又說道:「不錯。不過,伱先前說的話裡面,還是有一點兒小問題的。伱應該說『我們』青龍一族,而不是『伱們』青龍一族——畢竟,伱的身上也有著青龍一族的血脈……」

「丫丫個呸的!我管伱是我們還是伱們的,伱倒是告訴我,這到底算是什麼回事兒的?青龍一族的居然也要有人追殺我?而且一個個還是那麼強的變態的?!不行!我要同那老龍見面好好談談!丫丫個呸的!他這是怎麼管小弟的?現在他的小弟怎麼都欺負到我頭上來了?」何林華化身咆哮黨,直接開口想要同青龍一族的老祖宗好好「談談」。

至於離長老,則無奈地搖了搖頭,說道:「好了,何林華小子,伱不要想胡鬧了!老祖宗他可不是隨隨便便誰說想見就能見上的。現在,老祖宗一直在忙著守護的事情,如果不是因為守護破損的話,這些追殺伱的青龍,也不會從老祖宗的守護空間裡面逃出來的!總而言之,何林華小子,伱還是趕緊逃走吧……我們這些人能保護伱一時,但絕對保護不了伱一輩子的……」離長老說完,一句話也不說了,但是從雙目之中,卻透露著一種堅定。顯然,他現在就是想要趕人離開的!雖然讓何林華離開並不是他的本意,但是在這種情況之下,卻不由得他做其他的選擇了。

「呃……呃……」何林華扭頭,無奈地掃了一眼離長老。然後猛然間看向了羅能,問道,「好!話說,離長老,伱讓我就這麼離開沒什麼。不過。這傢伙直接闖入了青龍一族的聚居之地裡面,還想要殺掉我,伱現在幫我把他給滅掉,這總沒什麼問題吧?」何林華覺得。既然自己離開已經成了定局了,那現在讓離長老幫忙把這羅能給解決掉總不成問題的吧?這羅能追殺自個兒,把自個兒給追殺的這麼慘的。現在滅掉這羅能,也算是能稍微舒坦一點兒咩!當然,更為重要的是,何林華同離長老之間的談話,羅能可是已經聽到了。現在整個宇宙的人估計都知道,何林華躲在青龍一族的聚居之地裡面呢!若是何林華一直在青龍一族的聚居之地裡面。那些人當然不敢追殺的。不過,一旦何林華出了青龍一族的聚居之地,那可就不太妙了!至於現在,若是讓羅能這個「知情人士」將何林華就要離開青龍一族聚居之地的消息告訴了別人。那何林華可就要真的鬱悶了……

離長老這時候,目光又在羅能的臉上一掃,冷聲道:「這倒是真沒什麼大不了的。此人來到我們青龍一族聚居之地裡面來追殺伱,確實是一個不知死活的小雜碎,現在就解決掉。也沒什麼大不了的。不過,以我的實力,只能滅掉他現在的這些分身。至於其他的那些分身,還要等大長老他們停手之下。直接進行破空追殺才是!」離長老說罷,周身已經靈力翻滾起來。看向羅能的目光非常不善,顯然是已經決定要動手了——其實。早在先前離長老、大長老他們合力算計何林華的時候,這羅能就是一個必死之人!不管何林華最後到底能不能打得過羅能,青龍一族都絕對不會放棄對羅能的追殺的!至於其中原因?說起來也是很簡單的。就是青龍一族的尊嚴!

實際上,就大長老對整個青龍一族之內的掌控,羅能偷偷潛入青龍一族聚居之地的時候,便已經被大長老發現了。至於他布置下的那個可以禁錮波動的手段,也不過就是一般般而已。大長老、離長老他們實際上對羅能同何林華之間的爭鬥過程,是一清二楚!只不過,他們想要藉助羅能的手來磨練何林華,讓何林華離開青龍一族的聚居之地,所以才會不管不顧罷了。如果要是事情一直都只是何林華和羅能之間的爭鬥,那大長老、離長老他們根本不會管,就算是龍寧之後跑去龍神殿求救,他們這些長老級的人物也都會一起消失,根本不過問這事兒。不過,龍怒焰從守護空間之內逃脫,卻是讓他們不得不出手了!何林華可以同羅能打鬥,甚至於被打成重傷,搶走空間,那都無所謂!不過,何林華絕對不能折損在青龍一族的手裡面,這件事情十分的重要!

羅能一看離長老似乎有動手的架勢,他還沒有動手,但是心裏面卻已經膽怯了起來——他畢竟只是一個普通的大乘期頂峰修士而已,在面對青龍一族的時候,已經是心裏面發麻了。現在,要讓他同青龍對抗,心裏面還真是沒有多少底氣的!再說了,這倒霉的傢伙,先前被何林華整整廢掉了四十七具分身,現在能夠調動的二十五具分身裡面,還有五具已經快要消散的……就這情況,他又有什麼勇氣同一隻實力完全狀態之下的青龍對抗的?

羅能一見離長老似乎有動手的架勢,立刻恨恨地乜了何林華一眼,然後居然動手向著狐尊抓了過去!是的,在這時候,羅能居然出乎何林華意料的,向著狐尊抓了過去——這傢伙,對何林華身上的空間已經不敢再想了,現在居然掉轉目標,想要對狐尊動手了!反正狐尊的身上也有空間嘛!殺不了何林華,搶不了何林華的,現在動手搶掉狐尊的,那還不是輕而易舉的?不得不說,這羅能的臉皮子,還真是……

狐尊一直堅定地認為,跟在何林華的身側是最為安全的。是以,在先前的時候,狐尊就跟在何林華的身側。這羅能的突然出手,顯然出乎何林華、離長老等人的意料,狐尊自己也根本沒有想到會發生這種情況,根本沒有來得及反應,直接就被狐尊給抓住了。不過,幾乎也在同時,何林華立刻反應了過來,憤怒地朝著羅能咆哮道:「羅能!伱他娘的想要幹什麼?給我放手?!」

至於狐尊,這時候也是給嚇得花容失色的——她自認很厲害。天賦也很強,但是被一位大乘期頂峰的修士給抓住,心裏面還是沒來由地一陣發慌和害怕——大乘期頂峰的強者啊!她要是真的被抓住了,又怎麼可能能夠活得下來?頓時。狐尊也顧不得自己的身份,直接向著何林華求救道:「何林華小子,救我啊!」

雖然在平時的時候,何林華經常會同狐尊鬥嘴,甚至於還動手動腳的。但是,一直以來,狐尊對何林華的照顧,何林華可都是記得一清二楚的啊!現在有人抓住了狐尊。何林華又怎麼可能會無動於衷的?而且,這狐尊還是何林華的老婆胡雨菲的師父啊!要是讓胡雨菲知道了,何林華就這麼眼睜睜地看著狐尊被羅能給抓走了,胡雨菲還不得暴走發飆的?

何林華一邊大吼著。一邊飛身向著羅能衝去,想要從羅能的手中將狐尊救回來——不過,何林華和羅能之間的實力,相差了那簡直就是n個級別的!就何林華的實力還想從羅能的手中搶奪回狐尊,那簡直就是痴心妄想啊!

何林華一動手。而羅能卻已經得手了。羅能冷笑著向著何林華說道:「何林華小雜碎,老子想什麼,伱又怎麼可能會不知道的?哈哈哈哈!伱身上的空間老子拿不到,這狐尊身上的空間。老子卻要了!哼!小雜碎,等到下次見面的時候。就是伱身隕之時!」羅能說話間,伸手又在虛空之內抓了幾下。卻是直接將狐尊所有的分身都給拖拽了出來——大乘中期的修為,同大乘期頂峰的修為相比,簡直相差太遠了啊!在原始宇宙眾人眼中強橫無比的狐尊,在羅能的眼中,簡直就如同是一個毫無還手之力的幼童罷了!

羅能將狐尊所有的分身全部都給扯了出來,就準備撕裂空間里去,而這時候,離長老也適時的出手,想要攔住羅能的。

羅能眼看著離長老追了上來,卻是毫不猶豫,直接引爆了他的那幾具分身裡面的其中一具。巨大的靈力波動立刻向著四周激蕩開來!離長老也算是一個強橫無比的人物了,結果在這股子靈力波動之下,硬生生地被炸掉了一條尾巴——這還是多虧了他是青龍的緣故,身體強度驚人,要不然的話,就先前那軀體自爆的力道,直接將普通人給炸成灰灰的!

離長老吃了個悶虧,但同時也暫時攔住了羅能,他憤怒地朝著羅能咆哮道:「伱這個瘋子!自爆法身?伱真幹得出來!」

羅能冷笑一聲,並不答話,依舊是想要就此離開。而也就在這時候,同大長老、二長老、三長老三人纏鬥的那位龍怒焰卻突然狂笑之中,硬生生地突破了大長老等三人的防護圈,大笑道:「哈哈哈哈!這隻小狐狸的身上,居然也有著一個空間?哈哈哈哈!這還真是上天眷顧我啊!啊哈哈哈哈!伱這小雜魚,也給老夫留下吧!」

龍怒焰說話間,卻是根本不管大長老等三人的合力攻擊,張口一道無色靈力,直接向著羅能衝擊了過去!

雖然羅能根本看不到龍怒焰吐出來的那口無色靈力,但是他卻本能地感覺到了不安和危險。大乘期頂峰的修士感應極強,感覺到了危險之後,羅能二話不說,直接飛身逃避——不過,他的速度卻還是慢了一些。幾乎就在那轉瞬之間,羅能在場的二十五具分身,居然直接被那股靈力給燒掉了二十具,僅僅只剩下了一具完整的分身和四具快要消散的分身。這還不是最為悲催的,最為悲催的,是他原本攥在手裡面的狐尊所有分身,也都在這一瞬之間給盡數燃燒掉了!可憐的狐尊,在龍怒焰的吐息之下,根本連喘氣兒都沒來得及,就直接被燒的一丟丟都沒有剩下的……

「不!!我擦!我擦!我擦啊啊!」何林華憤怒地咆哮著,隨後又憤恨地看向了龍怒焰,語氣之中絲毫不掩飾地殺意釋放而出,「他娘的!**伱祖宗,伱個傻b!老子記住伱了!總有一天,老子要殺了伱,給狐尊報仇!!」

龍怒焰不屑地乜了何林華一眼,然後二話不說,張口又是一口吐息,沖著何林華去了——先前他這吐息的力量,可是足夠恐怖的了!大乘期頂峰的羅能啊!就在他這隨意的吐息之下,硬生生地損失掉了n多分身。還有狐尊,更是死的連個渣子都沒剩下的!有了前車之鑒,其他人又怎麼可能會眼睜睜地看著龍怒焰的吐息擊中何林華?幾乎就在瞬間,大長老等三人再度出現,攔住了龍怒焰,破掉了那道吐息,小心防備著。 –記住哦!

至於憤怒之中的何林華,則也很快地被離長老和龍寧拉住,恢復了神智——他現在在龍怒焰的眼裡面,簡直就是一個小雜魚裡面的小雜魚,龍怒焰一口吐息能夠滅得了狐尊,自然也能夠滅得了何林華的。–/–/就何林華現在這種水準,就是堆上他n多個,也根本不是龍怒焰對手的。好在,何林華的自我調節能力還算是不錯。很快,何林華已經強自壓制下了自己心中的怒火,開始思量著要如何同胡雨菲來說了。話說,狐尊可是胡雨菲的師父,現在胡雨菲的師父就在何林華的面前被殺掉了,雖然何林華也根本無力救援,但現在這還是很不好處理的啊!

「丫丫個呸的!你妹的……」何林華心中怒炎衝天,至於龍怒焰,這時候倒是挺淡然的。他沒有殺掉何林華,但卻也並沒有著急,只是在狐尊先前身隕的地方輕輕一掃,神情淡漠地說道:「哎!可惜了,殺掉了一隻小雜魚,結果下手太重,卻連空間也給破壞掉了。這殘破的空間,要來卻也沒用了……」龍怒焰說完,又看向了何林華——顯然,他還是想要從何林華的身上奪取空間的。

至於可憐的羅能,在這空擋裡面,算是徹底知道了龍怒焰的恐怖!他可是堂堂的大乘期頂峰修士啊!就算是在隱世空間裡面,也算是地位極高的人了,就算是那些真正擁有空間的修士,也不見得一下子就能如此重創他的啊!可是現在呢?龍怒焰僅僅只是張嘴吐息,就把他這個可憐的傢伙給傷成了這副德行……羅能二話不說,立刻就想要憑藉著最後一具還算是完整的分身破開空間,立刻逃走。可是,他剛剛想要破開空間,緊接著卻又發現,他周圍的空間,卻直接被人用強橫的靈力給鎖定了!他現在,就算是想走都走不了了……這卻是先前龍怒焰在攻擊時帶出來的靈力緣故了。龍怒焰的實力。在攻擊之後,卻是直接帶有禁錮的力量!而龍怒焰隨手的攻擊的位置正好在羅能的附近,現在羅能附近的空間已經被徹底鎖定了!想要逃離這裡,只有逃開這一片空間才行了!

何林華依舊怒視著龍怒焰。冷聲道:「看我?看老子幹什麼?想要來自身上的空間?你他娘的有本事就來啊!我擦你妹的!」何林華憤怒之下,直接暴起了粗口,絲毫不顧及龍怒焰身份的吼叫大罵了起來。至於龍怒焰,他好歹也是堂堂的青龍一族的長輩啊!身為一位超級長輩,結果現在卻被他眼裡面的一個「小雜種」外帶著「小雜魚」給如此辱罵,龍怒焰只覺得心裏面的火苗是「嗖嗖」地往上竄的!這種感覺,就算是被祖龍給關在守護空間裡面這許多時間的。他也沒有那種感覺啊……

「好你個小雜種,你簡直就是在找死!」龍怒焰咆哮一聲,張口再度朝著何林華的位置噴吐起了吐息。

大長老、二長老、三長老三人見狀,連忙又擋了下來,隨後大長老沒好氣地朝著何林華大吼道:「何林華小子,你幹什麼?就算是找死也不是這麼找死的!你現在快些逃掉才是!」當著一位絕世強者的面兒罵人?這種事兒,貌似還真的是在找死的!

何林華一瞪眼,很是不甘地說道:「他殺掉了狐尊!」

離長老這時候一扯何林華。說道:「你還知道他殺掉了狐尊?狐尊現在已經被殺掉了,你就是再怎麼生氣,狐尊也根本不可能復活的。既然如此。你還留在這裡又有什麼意義?與其在這裡身臨險境,還不如立刻離開這裡,逃掉性命才是。你現在還在這裡刺激龍怒焰,你真的不想要命了!」

「可……」何林華依舊憤怒,但至少不會再這麼衝動了。不過,緊接著,何林華忽然又想到,這離長老的話裡面,似乎讓他隱隱約約地想起了什麼似的……不過,現在這種時候。何林華也沒有空閑多想了,微微一猶豫之後,一咬牙,直接飛身而起,跟隨著離長老就想要離開。也就在這時候,何林華目光隨意的一掃之下。又看到了現在狼狽異常的羅能——

一看到羅能,這下子可好了,何林華心中的怒火又燃燒了起來。這次之所以會鬧成這樣子,除了這龍怒焰之外,還有一個原因,自然就是因為這羅能了!如果不是這羅能的出現,現在的局面又怎麼可能會這麼複雜的?尤其是方才,如果不是羅能想要抓走狐尊,狐尊又怎麼可能會被龍怒焰發現並且殺害?!這說到底,一切的根源,都能給扯到羅能的身上!他娘的!何林華對付不了龍怒焰,難道還對付不了這羅能的?而且,這貌似還是一個重殘的羅能啊!而何林華的身旁貌似還有著兩個友軍……

「羅能!我艹尼瑪的!如果不是因為你,狐尊老妖婆也不會死!你給老子去死!離長老,同我一同出手,一定要將這羅能給殺掉!否則,老子也不走了!」何林華說到最後,居然還耍起了無賴。

離長老看著何林華這德行,實在是哭笑不得——雖然在這種時候他並不想節外生枝的,但是何林華都開口了,他要是還沒有一點兒意思的話,也確實是有些不太合適的。當下,離長老直接幻化出了六具分身,一同朝著現在只有一具完整分身,四具殘破分身的可憐羅能沖了過去。

羅能現在都已經杯具到了這副模樣了,首先想到的是要立刻逃走,而不是在這裡拚命啊!不過,離長老現在虎視眈眈地出手了,他要是不反抗,只怕立刻就要殞命的!現在羅能已經徹底拼起了血氣的,他看著離長老沖了過來,二話不說,居然直接控制著一具殘破分身,朝著離長老迎了上去,大聲道:「給我爆!」

又是自爆!又是這恐怖的自爆!羅能的自爆,威力可是著實不小的。先前離長老一個不慎之下,可是還在羅能的自爆之下受了傷的。現在羅能又要自爆了,離長老自然不敢怠慢,連忙分出神識,亮出法術。勉強抵擋了下來。而羅能這時候則控制著分身想要逃離。何林華哪裡能看著羅能就這樣離開?現在羅能想要逃走,何林華二話不說,直接派了兩具還凝聚著崩山擊法術的分身頂了上去。羅能被攔住,又被何林華接連兩下崩山擊擊中。最後的一具完整分身,也被打成了輕傷! 豪門閃婚,總裁太腹黑 這可憐的傢伙,現在一共還剩下四具分身,三具快要消散了,最後一具還是重傷的。而在這種級別的爭鬥之中,就他現在這份兒實力,貌似已經註定了會是炮灰的命運!

這時候。離長老又追上了羅能,青龍秘術裡面的法術再度凝聚出來,向著羅能轟擊而去!

前面有何林華擋著,後面離長老又打了過來,可憐的羅能,前後被堵截住了——其實,現在他如果要是立刻朝著何林華攻擊的話,說不定直接就能將何林華的分身給滅掉。順利逃避離長老的攻擊。不過,何林華的兩道崩山擊,讓羅能覺得。何林華似乎比離長老還要強大的!面對著強大的敵人,羅能沒有選擇攻擊何林華,反而是掉頭想要從離長老的手底下逃生的。結果,離長老六具法身、六道法術直接轟擊在了羅能的法身之上。可憐的羅能,他的法身在這種程度的轟擊之下,直接被打成了重殘——則會下子,他的剩下的四具分身算是徹底平衡了!現在,他的四具分身,都是屬於那種註定要消散的分身了!

何林華和離長老正準備趁勝追擊,而這時候。大長老、二長老、三長老三人卻同時憤怒地扭頭,大聲地咆哮道:「你們還在這裡幹什麼?還不快快逃走?!你們是不是覺得我們三個還挺輕鬆的?還有時間在這裡對付這種小雜魚的?!離長老,何林華小子不懂,你又怎麼會不懂?何林華小子不走,你給我綁走啊!」

「啊……是!」離長老立刻點了點頭——現在三位長老開口了,他也懶得再趁勝追擊了。二話不說,直接束縛起了何林華,就想要將何林華給綁走的——嗯……在這種時候,貌似何林華的意見已經很不重要,甚至於可以說是可以完全忽視掉的了!離長老的實力太強,離長老又是突然出手,何林華根本就沒有任何選擇餘地的!

何林華感覺到自己被離長老給束縛住了,心中先是一驚,然後直接怒聲道:「離長老,你幹什麼?咱們先合力殺掉羅能這雜碎再說!」

離長老微微搖了搖頭,說道:「何林華小子,得罪了。現在這裡確實不是咱們可以繼續帶下去的地方。咱們還是應該儘快離開的好。至於這羅能,反正已經是廢人一個了,等到安全之後,想要如何殺掉,那就如何殺掉便是,根本犯不著為他冒險的……」

「什麼犯不著!你知道不知道,如果不是因為這傢伙,狐尊老妖婆很有可能就不會……嗯?」何林華還正在說著話,忽然之間,何林華神識一動,緊接著腦中便聽到了煉魂神殿的聲音——

「滴滴……系統提示,發現殘破的空間,可以吸收,是否吸收?」

這突然出現的聲音,先是讓何林華髮了一下呆。緊接著,何林華便又忽然想到,狐尊先前死掉之後,那龍怒焰似乎說,狐尊的空間已經破損掉了……這個空間,莫非就是狐尊已經破損掉的空間?

何林華腦中先是一陣清明之後,緊接著,何林華又忽然想到,煉魂神殿裡面,對大乘期、擁有法身的修士,似乎只要滅掉他所有的分身之後,還可以吸收那位修士的魂魄……先前狐尊雖然被殺掉了,但是狐尊的魂魄,卻也應該存留了下來啊!只要將狐尊的魂魄給吸收進了煉魂神殿裡面,再送入魂魄欄之內溫養一段時間,狐尊恢復原先實力,也未嘗不可啊!當然,為了保證煉魂神殿的秘密,何林華說不得得在某些方面稍微限制一下狐尊的……

「狐尊!狐尊!狐尊應該還沒有死!難怪了,先前離長老說話的時候,我就覺得有些不對來著。對其他人來說,狐尊已經死了,但對我來說,狐尊卻還沒死!只要我能夠找到狐尊的魂魄,那就一切好說的!」何林華心中暗自點頭,先將狐尊的空間選擇了吸收——反正,現在狐尊的這個空間已經是殘破的了。就算是狐尊復活了,這空間對狐尊來說,也不一定有作用的!但是對何林華來說,這種殘破的空間。卻還是能用的……

何林華先是選擇了吸收空間之後是,神識一動之下,緊接著又開始在周圍搜索起了狐尊的魂魄。果然,狐尊的魂魄還是留了下來的,何林華很快便又聽到了煉魂神殿的系統提示音,提示何林華髮現了「具有獨立意識的堅強魂魄」,何林華二話不說。直接選擇了吸收,而狐尊的魂魄,也算是到手了的。

這一切,雖然說起來時間挺長的,但實際上根本就是神念之間的微微一動罷了!從開始到結束,一共還沒有耗費了半秒鐘工夫的!

離長老見何林華安靜了下來,雖然有點兒奇怪的,但卻立刻想要帶著何林華逃走。不過。這時候,離長老和何林華想要離開了,那位先前身為魚肉的羅能卻在這關鍵的時刻發飆了!羅能的四具殘破分身。在突然之間全部都暴漲成了法身模樣,猙獰地向著何林華和離長老大笑道:「哈哈哈哈!先前老子想離開,你們不讓,現在你們想走,老子也不願意!哈哈哈哈!老子是沒能力殺掉你們,不過同你們拼個同歸於盡的,老子還能做得到!」話音落下,只見這羅能瘋狂地燃燒起了破損的法身,飛快地衝到了離長老的身側,然後……自爆!

是的。羅能這傢伙居然直接在離長老的身側玩起了自爆,而且還是四具法身一同自爆的那種!一具法身自爆時候的威力,便已經足夠強橫了,現在這羅能居然四具法身一同自爆,這其中的威力,就更不用說了!

「這傢伙瘋了?!」離長老感覺到那股子恐怖的力道。臉上表情狂變,直接破口大罵——丫丫個呸的!這羅能是突然間發什麼瘋的?居然直接四具軀體一同自爆的?這傢伙,擺明了就是想要同歸於盡的嘛!

好吧,如果要是從嚴格意義上來說的話,現在的羅能,似乎還真的就是屬於徹底瘋掉的那一種!要說先前,羅能之所以想要逃走,說起來原因也很簡單,就是因為羅能的幾具分身裡面,還有一具是完整的分身!每一具分身對一位修士來說,都是超級重要的啊!一具分身的重要性,基本上同修士的性命一樣重要了。為了能夠讓自己的最後一具完整分身安全離開這種危險之地,羅能自然要想盡辦法了!可是就在先前的時候,他的這一具完整分身也被羅能給打成了殘破的,而且還是絕對不可能修復的那種,面對這種情況,羅能的最後一絲希望也已經破滅了!現在還在附近的四具分身,都是殘破的,根本無法恢復,羅能喪失了繼續奮鬥下去的希望,自然就是要拚命的了!而他拚命的對象,毫無疑問,正是破滅了他最後逃亡的離長老和何林華!

離長老和何林華現在可沒空想這麼多的。四具分身一同自爆,力道不可謂不強橫的。離長老先是保護住了何林華,緊接著又六具法身一同凝聚,在身周亮起了防護手段。不過,這四具法身一同自爆的力量,實在是太過強大了!就在先前自爆的時候,四周的空間直接被撕裂成了一塊兒一塊兒的,整整一片空間似乎都要化為混沌似的。至於離長老現在,四周都是混沌一片,就好像已經掉入了混沌的空間裡面似的!當然,離長老有著青龍一族的秘法,有著這種特殊的手段保護,只要小心一些,倒是還不至於掉進空間縫隙裡面,同混沌為伍的。

「好險!這羅能,居然在這種時候玩自爆!險些就要被這傢伙給炸進混沌裡面去了……」安全之後,離長老才鬆了一口氣。

不過,就在離長老剛剛鬆了一口氣的時候,忽然之間,離長老本能地感覺到了一陣危險的氣息。緊接著便聽到了大長老、二長老、三長老三人齊聲驚呼道:「龍怒焰!爾敢!」「龍怒焰!快快住手!不準傷害何林華小子!」

「嗯?」離長老本能地彈起了防護屏障,但在一股恐怖的靈力壓制之下,他彈起的那一層防護屏障渀佛是豆腐渣工程似的直接碎掉了。緊接著,又是一陣危險的氣息,離長老便感覺到自己的法身似乎被什麼東西直接給切成了兩半!至於在他保護之中的何林華,一瞬間危險了!(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起點(.)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

–記住哦! 「哈哈哈!小雜種,給老夫去死!!」猛然之間,就在離長老破碎法身的上空,突然之間出現了龍怒焰的身軀——而這具龍怒焰的身軀,卻並不是大長老、二長老、三長老三人正在圍攻的那一具,而是另外一具!顯然,這龍怒焰在看到何林華和離長老他們快要逃脫的時候,毅然出手,直接召喚出來另外一具分身,想要直接要了何林華的性命!

一般來說,在大乘期頂峰修士之間的打鬥之中,都是有著一定默契的。雙方打鬥的時候,一般都只是一具軀體或者法身打鬥!因為,對這些已經站在整個宇宙頂端的人來說,他們的分身數量還有實力,其實都是對等的,一具法身有著多麼強大的力量,那其他法身也有著多麼強大。相互之間一具法身如果要是能決出勝負,自然也就不用調用所有的力量來拚命了!除了那種相互之間算得上是生死之仇的情況之外,根本沒有誰願意直接拚命的!可是現在,這位堂堂的龍怒焰明明只是一具法身在打鬥,結果在這關鍵的時刻,居然又調用了另外一具法身出手對付何林華,雖然在大乘期頂峰修士之間並沒有對於這個的什麼說法,但是這種行為,實在是太讓人不齒了啊!

不過,這種不齒,貌似對龍怒焰來說,還真的沒什麼的——你們愛說什麼就說什麼,反正老子只要能殺掉何林華,那一切也就足夠了!

龍怒焰強橫之下,突然冒出一具法身出手,雖然算不上用了全力的,但是也是十分恐怖了!大長老、二長老、三長老三人,再加上祖龍給了他們三個的三顆龍牙才算是勉強克制住了龍怒焰,可想而知,龍怒焰的實力有著多麼的強大!現在,龍怒焰僅僅只是一擊。在普通人眼中強橫無比、甚至於就算是羅能先前法身自爆也僅僅只是有一些軀體損壞的離長老,法身就直接碎成了兩半,根本無法恢復了。而這一擊卻還不算是結束的,繼續絲毫不停地朝著何林華衝擊了過去——至於何林華?他現在雖然有心逃走的。但是由於先前離長老的靈力束縛,他根本使不出半分力道來!先前離長老為了保護和限制何林華的手段,現在反倒是成了要何林華性命的幫凶,這還真是讓人實在是有些難以相信的!

「呃……」何林華眼看著龍怒焰猙獰的面孔距離自己越來越近,至於有力阻止龍怒焰的大長老等三人也都召喚出了分身,不過由於距離,卻是有些鞭長莫及。面對著這種畏懼。何林華的心中不由得逐漸清明了起來——恍惚之間,何林華的心中忽然想到:他娘的!早知道剛才早些離開就是了,現在說不定早就安全了。憑我的天賦,說不定過上一段時間,就能替狐尊報仇了。現在狐尊沒有救下來,我自己也要栽進去了……

「哈哈哈哈……」

龍怒焰的笑聲依舊,在這笑聲之中,龍怒焰的恐怖靈力已經籠罩到了何林華的身上!也就在這時候。何林華深刻地體會到了,龍怒焰這隨意一擊之中,其中靈力的力道有多麼的恐怖!就在這一道看似尋常的靈力之中。不僅僅有著禁錮的力量,居然還有著追尋的力量!這股力量的能力,說起來也簡單,但也很恐怖,就是能夠直接將被攻擊者的所有分身全部都給追蹤出來!這種恐怖的能力,對現在的何林華來說,簡直就是要要命了啊!

一道,兩道,三道……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