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錯,唱的真的是很不錯呢,也許,這首曲子在蕭靜琳的口中唱出,才能體現的這麼完美。」撇了撇嘴,台下的齊燁有些留戀的讚賞道,「如果我所料不差的話,這首曲子應該是能得滿分。」

「呼……演唱完了。」

蕭靜琳輕輕的呼了一口氣,這首曲子不長,而且曲風比較輕快一些,所以在她唱完之後並沒有顯得多麼疲勞,仍然有種神清氣爽的感覺。

台下聆聽的人,都聚『精』會神的聽到了結尾,直到蕭靜琳的話語傳出,這才讓他們知道曲子已經結束了。

; 此言一出,關發高興的渾身發顫。

想他一個冥城東城區域的小家族。

居然一躍成為兩座城池的頭號家族。

這是多麼巨大的榮譽和地位!

果然對一個家族來說,選對了靠山,多麼的重要!

相對於關發那得意的面容,其他的颶風城大佬卻是面露駭然。

居然有人想同時制霸冥城和颶風城,這可是他們一直都想要做,卻沒能做成功的事情。

今天,被一個名不見經傳的小人物當上了雙城的首席家族,這讓他們敢怒不敢言。

「難道凌天鬼王就任由他把冥城搶走嗎?

還有颶風鬼王大人,也不出來阻止一下,颶風城的首席家族如果落到冥城關家手裡。

那颶風城的本土家族,絕對會成為別人的笑柄。」

無數颶風城的本土家族,全都內心湧起了凄涼之意。

關發如果實力強大,他們也不說什麼。

關鍵在於,關發似乎連鬼煞實力都不到。

讓這種小人物站在他們的頭上,那種屈辱感,比打他們的耳光還要難受。

可面對雲如山的霸道,又沒有人敢上台反對。

虎家人低下了頭,風家人也低下了頭,他們似乎認命了。

「憑你區區一道塞牙縫的食物,也想稱霸兩城?

你再修鍊一萬年也不夠資格!」

就在這時,一道冷酷的聲音從人群之中響起。

聲音不是很大,但整個會武場上,幾乎所有人都聽的一清二楚。

台下人群不由的大駭,在這種雲如山霸絕全場的情況下,居然還有人用這樣的話來挑釁他。

這分明就是找死的行為。

而且,有人從那道冷酷的聲音之中,還聽出了一絲對雲如山不屑的味道。

到底是誰,敢對雲如山不屑?

所有人的目光都在這一瞬間,全部匯聚到了玫瑰紅所坐的位置。

落在了她旁邊的一個面色陰沉的少年身上。

這個少年看上去非常年輕,鬼齡不超過二十歲,如此年輕的鬼族,估計連鬼妖都不是,怎麼敢出言挑釁雲如山?

「臭小子,你瘋了不成?快點閉嘴!」

玫瑰紅俏臉變的蒼白。

她之前是看不起林天佑慫包的樣子,但看不起歸看不起,要是林天佑真的像傻子一樣上戰台。

這才是真的愚蠢。

當慫包總比被對方滅魂要好一萬倍。

羅樹山頭皮發麻,心頭狂叫。

之前龍王少爺還低著頭,表現的沒有任何存在感。

怎麼這才過去一小會,又主動站了出來?

一直裝慫多好?

等出了颶風城,有凌天鬼王照應,就算雲如山再厲害,也不敢跑過來給他弟弟報仇。

現在站出來,實在太不理智了。

唯獨燕熙卻是眼睛裡帶著一絲憐憫。

不過他眼中的憐憫並不是投給林天佑的。

而是投給雲如山的。

當初這位捉鬼龍王連一百萬魂力的赤炎龍神都能震服,現在更別說一個小小的雲如山。

「龍王少爺,輕點虐他啊,雲如山畢竟跟我父親有點關係,務必給我一點面子。」

燕熙很想大聲對林天佑說這句話。

但他沒有這個膽子。

只能放在心裡默念。

雲如山帶一雙充滿殺意的眸子,將目光看向了林天佑的身上。

他已經控制了整個場面。

任何人都不敢大聲對他說話。

可眼前的少年,分明是沒有將他放在眼裡。

他殺心已起,今天要用強勢的態度告訴眾人,敢挑釁他雲如山的人,即便是一個普通的小鬼族,也照樣得死。

「你剛才是在跟我說話?」

雲如山的表情似笑非笑,他身上的魂力像風一樣,吹的衣服獵獵作響。

「剛才你不是在一個勁的叫本少出來嗎?

現在本少出來了,你又在問我跟誰說話?

你是傻子嗎?」

林天佑從座椅上站起來,腳步向前一踏!

起先他的人還站在座椅跟前,但腳步落下的瞬間,整個人便已經出現在了戰台之上。

而他的樣子依然沒有變化,面無表情,雙手隨意插在兜里,充滿了對雲如山的輕視。

「這、這是圓滿境的鬼舞步?」

玫瑰紅和她的保鏢俱是一驚。

林天佑突然施展出來的身法,太過震撼。

「小姐,您確定那是圓滿境鬼舞步?」

保鏢面揉了揉雙眼,一臉的不可思議。

「不錯,傳說鬼舞步可以做到短距離的瞬移。

但前提必須在冥界以外的世界才能使用。

在冥界使用的話,鬼舞步只是一門極品身法而已。

不過,如果能將其修鍊到了圓滿境,那就可以無視世界與空間,可以在任何地點使用鬼舞步的瞬移技巧。

我原本以為圓滿境鬼舞步只是一種傳說。

沒想到,今天我竟然從那個少年身上看到了,真是不敢相信!」

玫瑰紅美眸大張,帶著一絲驚訝,更帶著一絲欽佩。

「什麼?我家龍王少爺的身法那麼厲害嗎?」

羅樹山聽到玫瑰紅的話后,也是呆愣當場。

如果林少擁有這麼厲害的身法,說不定可以用身法躲避掉對方的致命攻擊。

從而讓這一場戰鬥打個平手。

只要林天佑沒有任何事情,他也就不用擔心事後受到凌天鬼王的訓斥了。

「你就是羅樹山口中的『龍王少爺』?」

雲如山上下打量了林天佑一眼,這個少年身上魂力不顯,給人初看下來,是個普通的小鬼族感覺。

但細看一下,他能從這個少年身上感受到一股王者的氣勢。

「他是鬼王!」

雲如山表情一凝,那王者的氣勢一閃即逝,但仍然被他捕捉到了。

「你那所謂的親兄弟雲凡,確實是死在本少的手中。

因為他該死!」

林天佑左手從口袋裡取出,冷漠的道:

「他既然要跟颶風城的風家搶本少小弟的地盤,那死是他必然付出來的代價。

可惜他太弱了,連本少最弱的英靈都打不過。」

嘩!

他此話一出,全場驚然。

原本他們覺得雲凡死在捉鬼龍王的手中,還有點懷疑。

可現在捉鬼龍王親口承認,那這肯定不會有假。

等等!

那少年說什麼?最弱的英靈?

難道說,這個帥氣的少年,還收伏了英靈不成?

這一下,場上的一些大佬更是驚的眼睛直瞪。

因為他們知道,收伏英靈所需要耗費的代價有多麼的巨大。

(本章完) ?望著那舞台之上頗為文靜的少『女』,大禮堂中顯得有些沸騰,一雙雙熾熱的目光,牢牢的鎖定著少『女』,甚至有很多人都是無法自拔的站了起來,狠狠的鼓著自己的手掌。

在他們認為,這首曲子,堪稱經典。

舞台之下,所有學院學員都是將目光匯聚在這顆學院最璀璨的明珠之上。

劉天以及四位評委,臉龐在凝重之餘,也是掛上了一絲讚賞,雖然剛才蕭靜琳的形象在他們眼中有些丟分,但她所做的這首《初憶》卻是真正的天籟之音,動人心弦。

在場中所有目光的注視之下,主持人緩緩而行,突然的出現在了蕭靜琳的身邊,看了一眼這個學院繼齊雅之後的有一顆新星,主持人的臉上都是一臉的笑容。

「咳咳…看來大家都對琳琳的這首《初憶》印象不錯啊,不過,現在我們還是要先看看各位評委給你的評分是如何吧!」

主持人的這話語一出,舞台之下的沸騰頓時都停了下來,目光皆是齊刷刷的望向評委席上的五位評委,不過,蕭靜琳的這首歌曲,在他們看來,分數已是不言而喻。

台下的五位評委略微的商量了一下,又是對著其餘四位點了點頭,略微的沉浸之後,同時按下了眼前的一個按鈕,舞台之上,本來模糊的一塊屏幕上面,頓時出現了一個數字。

成績:九分!

望著那屏幕上面的分數,大禮堂之中,略微的沉寂之後,旋即傳出大片大片的不可思議之聲,所有人的表情,都是凝固到了那大屏幕之上。

「蕭靜琳,最後得分,九分。」

有些震撼於評委打的分數,不過,主持人很快便是清醒過來,雖然有些難以置信的樣子,但還是將蕭靜琳最後的分數報了出來。

「怎麼可能,怎麼可能會是…九分。」

聽著主持人公布的成績,舞台之下的所有人都是倒吸了一口涼氣,話說到最後,卻是忽然的模糊了起來,先前他們看到屏幕上出現的數字之時,還有些以為是自己眼『花』造成的,可現在主持人都是說了出來,那可就是實打實的分數了。

拋開這些不說,在他們看來,蕭靜琳獲得格萊美大賽冠軍的成績就不止十分,難道是評委們有意打壓,以此來維護齊燁?

想到這裡,學員們都是變得有些瘋狂,在不管這裡是什麼地方,紛紛站起來橫加的斥責五個評委的不公正待遇,同時,他們這看似義憤填膺的舉動,實際上也是為了自己,不然呆會輪到他們比賽的時候,成績還怎能上去。

現在蕭靜琳的成績是九分,難道他們以為自己可以超越這個格萊美大賽冠軍的成績?

那簡直就是在痴人說夢。

既然不能,那他們的成績是多少,八分?那樣才只是剛剛合格,一旦事實變成這樣,那他們豈不是少了一分升學的保障?

身在觀眾席的齊雅,臉上布滿了笑意,微微搖了搖頭,不過在她那略顯稚嫩的小臉上卻是透著一絲恍然,似乎是有些明白評委們此舉的意味。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