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之前你畫的花樣,很漂亮,現在我要交給阿碧你一個非常重要的任務,」唐果指了指桌案,「多畫一些花樣出來,各種各樣的都要,只要你想的到,認為漂亮好看的。」

唐碧不知道唐果要做什麼,聽了唐果的話,只重重的點頭。畫花樣,她很擅長的。

前世被蘇陌宸欺騙,她唯一能夠依靠的人只能夠是他,說起來可笑,為了照顧他,回報他,取悅他,她可真的學了不少本事。琴棋書畫樣樣精通,女工刺繡一樣不差,被無數人稱讚為賢能才女。

這個稱號,真是她前世一輩子的恥辱!

「阿姐,我會讓你滿意的。」

她所學的本事,不是用來取悅蘇陌宸的,而是該用這些東西,讓她這個家越來越好,讓她的家人越來越好。

她是有私心的,在心裡認為最好看的花樣,她沒有打算畫出來。她要留著,等某一天可以買綢緞,她要親自為阿姐做最好看的羅裙,綉綉帕。

唐果看到唐碧靜下心來,畫花樣的時候,臉上還帶著些笑意,不知道在想什麼,面容上的惶恐與擔憂,倒是沒有了。

【這姑娘真可憐,幸好遇到了宿主大大。】

系統能夠捕捉唐碧的情緒波動,真的是可以用驚弓之鳥來形容她了。尤其是她坐在院子里,偷偷的看到唐薔攙扶著蘇陌宸的時候,那雙亮晶晶的眼睛,像是蒙上了一層灰,怎麼都擦不去。

只有在唐果吩咐她做事情的時候,她才會面露些笑容,滿臉都是希望。

足足花費了三日的時間,唐果將計劃都給寫好了,方方面面能夠考慮的都給考慮了。而唐碧因為有唐果吩咐她畫花樣,也沒空去關注唐薔的情況,桌案的旁邊,已經擺放著很多畫好的花樣。

這天,她見唐果拿著一本冊子往外面走,連忙跟上去,「阿姐,你要去哪兒?」

「去找九少爺,他現在要同我合夥做生意,這做生意開頭難,我得將這份計劃,拿過去給他看看。」

「我陪你去吧。」

唐果同意了。

顧九辭在看到唐果書寫的生意計劃,真的是驚訝了。雖然他不弄這些,卻不是沒有見識的人。只看一眼,就知道可行性十分的高。

(本章完) -歡迎您的到來。

第389章惡魔的優雅

羅嵐的對手銀蛇之神就在真神殺場。()

銀蛇之神是惡魔中的六臂蛇魔,而魔神沒有所謂的信仰地。魔神不需要像其它真神那樣不斷擴展信仰地,他們的主要力量來源於自己的神國。魔神的神國中有深淵河,能源源不斷產生更為強大的魔蟲,並進化成更強大的惡魔,為魔神提供信仰之力和各種邪惡的力量。

無血之心 而且,惡魔祭壇有個缺陷,不能像深淵那樣能自動產生魔蟲,而那些強大惡魔的生育能力並不高,羅嵐要通過銀蛇之神彌補這個缺陷。

真神之間如果有不可化解的矛盾,不想通過神戰解決,就會進入真神殺場對決。

中位神如果在星空中戰鬥,經常會造成多個位面系毀壞,而上位神的戰鬥足以破壞上百位面系,但在真神殺場不會對外界有任何影響,甚至連上位神都無法破碎其中的空間。

真神殺場是一座邊長萬里的巨型大陸,被眾神山的強大力量籠罩。

真神殺場還有一個特點,哪怕是位界神,在這裡面也能使用神國之擊,但不如在神國使用強大,威力和自由神的神國之擊相當。

此時此刻,真神殺場外有三千多名下位神降臨神體,還有更多的真神在萬神殿中觀看。

下位神賠率榜的第二名和第三名,本紀元最強大的下位神天才中的兩位決鬥,這足以讓諸神齊聚。

銀蛇之神已經站在真神殺場的中央,他上半身是類人身軀,但擁有六條手臂,腰下則是一條粗大的蛇身,銀光閃閃。普通的下位魔神只是遍身詭異神紋,但他周身的神紋卻如同活了一樣,不斷地浮出身體然後縮回,散發著一種類似主神才有的氣息。

銀蛇之神因為得到一滴六臂蛇魔主神的血液,並吸收了全部的力量,無論是神格、神國還是神體,都發生了奇特的變化,格外強大,甚至有抗衡神職神的實力。

身為六臂蛇魔,他的六條手臂分別握著六件不同的神器,有兩把下位神劍,一把雷霆之矛、一尊死亡骨塔、一件惡魔祭壇和一把神杖。

六臂蛇魔本來就比人類高大,銀蛇之神雖然只是下位神,但身高已經達到兩千米,比羅嵐高一倍。他站在那裡,金黃的眼球中,黑sè豎瞳只剩一條縫隙,在羅嵐出現的一剎那,黑sè豎瞳驟然擴大。

六臂蛇魔高舉六臂,神威dàng漾,lu出殘忍的笑容,說:「我挑戰,你選擇地方,但規則由我定在接下來的決鬥中,真神殺場不能使用中位神器你有神劍,但必將被我的斬斷你有惡魔祭壇,但必將被我的吞噬你的神職之力濃厚、身體強大,但必將成為我的食物你會眼睜睜看著,我咀嚼你的rou、痛飲你的血、啃噬你的骨」

諸多善神皺眉,這種做法太惡毒,超出了善神容忍的極限。

魔神們卻興奮地大叫起來。

「銀蛇之神,你才是真正的惡魔」

「對咀嚼他的rou、痛飲他的血、啃噬他的骨我們是魔神,偉大的魔神」

「願邪惡常伴你左右,願恐懼纏繞他神xing魔神至上」

……

一些狂熱的大惡魔主義魔神為銀蛇之神加油。

羅嵐的目光掃過殺場外喊叫的魔神,濃烈的殺意刺得那些魔神心驚rou跳,但魔神永遠是情緒化的生命,永遠桀驁不馴,反過來瞪羅嵐。但一和羅嵐的目光相jiāo,他們的腦海中立刻出現一座頂天立地的通天劍塔,狠狠砸在他們的神xing和真神意志之上。

數十個跟羅嵐對視的下位魔神連連後退,踩地面發出砰砰砰的聲音,七竅流血,極為可怖。

大多數魔神都嚇得不敢看羅嵐,但有幾個神國神卻忍著劇痛,想要動手。

「別著急,一個一個來,我會給你們送死的機會。」羅嵐根本不去看那些下位魔神,邁入真神殺場,大步向中心走去。

銀蛇魔神怒髮衝冠:「jiān詐的東西,竟然敢偷襲偉大的魔神看來我要改變主意了,魔神們,有沒有興趣跟我一起享用他的血rou?」

殺場外的魔神頓時嗷嗷大叫,眼中充滿了狂熱。

「閉嘴」光芒之神突然厲聲說,隨後上空浮現一顆碩大的太陽,散發著無窮的光芒,聖力籠罩殺場外的一切魔神。

魔神們怒視光芒之神,但卻再也不敢叫嚷,主神之子、無窮聖力再加上名義上的下位神第一強者,三者合一,足以震懾一切下位魔神。

光芒之神本身就像是一個太陽,金髮閃亮,英俊高大,如同童話中走出的白馬王子。在他周圍聚集著一些下位善神,大都是他的父親、已隕落的太陽之主曾經的屬神。

太陽之主待屬神寬厚,以仁慈聞名,所以他隕落後,他的大多數屬神沒有加入任何神系,而是組成一個「太陽會」。太陽會就是光芒之神的最大靠山,太陽會的數十位真神一直傾力幫助光芒之神,所以他才能成為紀元驕子。

一名蒼老的神國神站在光芒之神身後,低聲問:「殿下,您覺得誰勝誰負?」

光芒之神的目光掃過銀蛇之神,lu出一抹譏笑,但看向羅嵐的時候,神sè卻凝重起來:「如果是在問我和羅嵐,我無法回答。如果是問這場決鬥,你要相信博彩之神的判斷。」

「殿下,您似乎一直很看好萬劍之神。」

「我從他身上感受到純粹的太陽力量,擁有這種力量的真神,永遠會光芒萬丈如果他能成為上位神,那麼我不介意讓他修鍊父親留下的主神技」光芒之神驕傲地說。

羅嵐當然有太陽的力量,他、shi劍和通天劍,都吞噬了太陽之主的神格碎片。

羅嵐不疾不徐地向前走去,從容淡定,沒有泄lu一絲一毫的氣息,但在那些真神眼裡,羅嵐猶#**小說WWW.ShuBao2.COM/class12/1.html如正在積蓄力量的火山,一旦爆發必然遮天蔽日,驚天動地。

而銀蛇之神卻在大聲咒罵。

銀蛇之神易怒、睚眥必報,但並不愚蠢,魔神表現出來的自大、驕傲、憤怒甚至一切負面的xing格、情緒,全都會轉化為強大的力量。所以,銀蛇之神無所顧忌,不停地咒罵詛咒,宣洩內心的負面情緒。

就如同,如果憤怒魔神無yu無求、心如止水,那麼會直接死亡。

善神的修養是冷靜、理智,而咒罵、暴怒、瘋狂則是屬於惡魔的優雅。

不過,銀蛇之神的「優雅」被羅嵐無聲無息鎮壓,他心中竟然升起惡魔的另一種美德「恐懼」,羅嵐每邁出一步,銀蛇之神就感覺自己的心臟被狠狠踐踏。

羅嵐沒有攻擊,銀蛇之神也沒有防守,但對立的力量不可能共存,兩個人的神xing、意志以及氣勢早在羅嵐踏入殺場的時候展開對決。

「不可能」銀蛇之神突然大吼一聲,全身的憤怒、蔑視、恐懼、戰意等等如同火焰一樣燃燒起來為他提供力量,突破羅嵐的壓力,並借著這種力量沖向羅嵐。

但是,銀蛇之神提前燃燒力量,而羅嵐仍然在積蓄,最後所能調動的力量高下可判。

銀蛇之神狂吼:「身為六臂蛇魔,我擁有你區區人類不可想象的偉力去死吧,下一秒,我就把你踩在腳下」說完,銀蛇之神高高躍起。

銀蛇之神的六件神器同時發起攻擊,展現了六臂蛇魔號稱深淵第一近戰種族的能力,他的死亡骨塔**出一道直接攻擊神格的天葬之光,惡魔祭壇飛出兩個下位祭壇魔神,雷霆之矛化為電光飛出。

同時,他的法杖使用中位神術大毀滅術,雙手握著的下位神劍,各使用下位神技,斷淵之惡。

僅僅憑這一輪攻擊,銀蛇之神足以擊傷普通的神職神。

但是,羅嵐的實力已經超過普通神職神。

「我很失望」羅嵐lu出失望之sè,全身的神力轉化為太陽聖力,隨後如同海平面飛躍而出的輝煌朝陽,噴薄而出,那通天劍比真正的太陽更加耀眼。

初躍。羅嵐騰空而起,一劍斬斷雷霆之矛。天葬之光落在他的神格上,但一座通天劍塔落下,護住神格。那大毀滅術在羅嵐面前彷彿變成了笑話,別說羅嵐的身體,更別說羅嵐的水sè寶光,甚至連羅嵐最外層的神格之壁都沒有擊穿。

升騰。兩個祭壇魔神兩面夾擊,但羅嵐卻猶如巨龍升天,周身的太陽之力瞬間融化祭壇魔神,以接近十分之一神速的速度直達銀蛇之神面前。

中天。銀蛇之神的兩套神技斷淵之惡攜帶邪惡冰冷的氣息降臨,如同吸飽邪惡之力的兩彎殘月撞在如日中天的羅嵐身上。

「啊……」銀蛇之神發出一聲慘叫,已經化為一團太陽光芒的羅嵐竟然如秋日行空,毀滅斷淵之惡,頂著銀蛇之神的龐大身軀高速向半空飛去,到了最高點,猶如正午大日,高懸天空,一切力量在他的面前都顯得那麼微不足道。

歸沉。通天劍捅穿銀蛇之神的xiong膛,羅嵐彷彿西沉的太陽,光芒微黃,踏著銀蛇之神的神體落地。

「轟……」大地震dàng,在秋日行空的恐怖撞擊下,銀蛇之神如同爛泥一樣爆開,血rou橫飛,身上的六件神器向四面八方飛去。

銀蛇之神的神格還在,消耗神力、邪惡之力和信仰之力,身體以極快的速度重生。



手打小說盡在- 「這傻女人,實力這麼弱,還敢跑過去跟殭屍戰鬥,蠢成這樣,本少是真的不願救你!」

林天佑站在遠處,將眼前的一幕全都看在眼裡。

這個女人明明跟個菜雞一樣弱,卻還要裝模作樣的去找屍煞單挑,也不知道她是從哪裡來的自信。

心中一邊吐槽,一邊施展神行道法,在屍煞的攻擊快要打在馬穎的身上之前,林天佑瞬間閃到屍煞的跟前,揮出七星掌,重重的拍在他的胸口。

砰!

一聲悶響傳出,屍煞彷彿被疾馳的汽車撞到一般,當場被拍飛出去,足足在半空停留了兩三秒,這才落地。

「得、得救了……」

屍煞被打飛了,馬穎死裡逃生,天知道剛才她有多麼的害怕,生怕會被屍煞咬死。

此刻看到林天佑站在自己的身邊,她不知道為什麼,在這一瞬間差點哭了出來,當捉鬼道姑這麼久,這還是她第一次遭遇到如此危險的境地,除了后怕之外,還有對林天佑的深深感激。

「你是什麼人,竟敢打擾我用餐,活得不耐煩了!!」

這隻屍煞已經達到藍眼級別,有自己的思維和意識。

他從地上爬了起來,滿臉兇相,沖著林天佑大吼。

屍煞的額頭上有七道屍紋,也就是說,他的魂力起碼達到七百,對林天佑來說,完全不夠看的。

林天佑抬起手指,正想用龍王指秒了他。

這時,馬穎開口說道:「林天佑,你要小心,他剛吸食了人血,魂力在二十分鐘之內,會得到大幅度的增強,不要跟他硬拼,先撐過二十分鐘,你再跟他打,這樣勝算大一些。」

殭屍都有一個天賦,那就是吸過人血之後,會在短時間內讓魂力得到大幅度的增強。

這隻藍眼屍煞看起來只有七百多的魂力,可現在正處於吸過人血的狀態,魂力得到溢出,能達到千魂的力量,所以馬穎非常擔心,怕林天佑會吃了大虧。

不過,林天佑卻是用看菜雞一樣的眼神看著馬穎,嗤笑道:「行了,你還是管好自己吧,本少要怎麼做,還輪不到你這樣一個弱雞來指手畫腳。」

馬穎聞言,表情一怔,心說自己好心好意告訴你屍煞的特徵,你卻不領情,等一下被他追著打時,就等著後悔吧。

林天佑懶得去看馬穎的那張難看的臉,而是盯著屍煞,說道:

「小屍煞,你都快要死到臨頭了,還敢對本少口出狂言,很好,現在就好好體驗一下本少為你定製的折磨大餐吧!」

林天佑冷酷的說著,下一刻,他舉起手,龍王指對準屍煞的大腿,魂力運轉,指芒如星光一般,咻的飛射出去。

噗!!

這一指速度極快,準備無誤的打中了屍煞的一條大腿上,使得屍煞的身體稍微後退了一步,並且從指洞中流出了很多黑色且噁心的血液!

「原來你是驅魔人,不過可惜,你的道法對我不起作用!」

屍煞無視大腿受傷,反而伸出雙臂,身體前傾,作了一個俯衝的動作,竟是準備朝林天佑衝去。

「不起作用?」

林天佑戲謔的笑了笑,並沒有反駁,似乎起了戲耍之心,在屍煞撲來的瞬間,一步斜斜的踏出,神行道法忽左忽右,就好像是輕風一般,讓人捉摸不定。

屍煞連拍了兩爪,每次都是差一點點就能拍中,卻總是被對方給躲掉,氣的張嘴發出一聲低吼,手臂的揮舞動作也比之前的速度加快了好幾倍。

森寒銳利的殭屍爪交織在一起,形成了一道密不透風的鐵網,只為把林天佑的退路封死。

「可以啊,身為屍煞,你這動作不比那些高階殭屍要差,值得表揚。」

林天佑一邊老神在在的用神行術挪移躲避,一邊還能抽出空閑來調侃兩句,那悠哉的樣子,更是氣的那屍煞差點把沒屍氣都吐了出來。

「林天佑這個死要面子的臭小子,剛才還罵我不要對他指手畫腳,現在還不是在聽我的話,用身法道術來躲避屍煞這二十分鐘的強勢期?裝什麼裝啊……」

林天佑的騰挪閃躲,落在馬穎的眼裡,就誤認為是在躲避屍煞吸食人血的這二十分鐘強勢期,內心不由的對林天佑發出了一抹嗤笑。

然而事實上,林天佑這麼做並不是在躲避,他的目的是為了讓屍煞體內的屍氣更加翻湧,好歹也是個藍眼殭屍,如果能將他的屍氣收集起來,林天佑相信,給梓鴛吸收的話,一定比吃醫院的過期血要有效果的多。

林天佑自己可以吃鬼,而他的女朋友則可以吃殭屍,所以遇到殭屍之後,就不能浪費,花點時間激發出這隻屍煞體內的屍氣,這很有必要。

十分鐘后,屍煞頭頂已經開始有濃濃的屍氣湧出,林天佑認為時機成熟,可以殺掉他了。

當下眼睛掃了一下遠處的地面,那裡有一把桃木劍躺在地上,正是馬穎之前掉落的劍器。

林天佑手掌探出,一股吸附之力從掌心湧現,唰的一聲,那把桃木劍便自動飛向林天佑,劍柄正好落在他的手掌之中。

「咦,這把桃木劍竟然開過三次光,還是把極品劍器!」

劍一上手,林天佑立刻發現這把劍的與眾不同,在品級方面,絲毫不弱於那把烏木斷劍。

甩了一個劍花,手感也是極好,林天佑忽然產生了將這把劍佔為己有的想法。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