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們這次的動作,有些慢啊」青年怪異的聲音再次傳來出來,白皙的手掌如同鬼魅一般,撫了撫自己的嘴角,在他的臉頰上,還有著一個詭異的黑色圖案,看上去十分怪異。

「要不屬下去催一下?」黑袍男子對著面前的青年恭敬的詢問道,語氣也是十分的小心,似乎生怕面前的青年會生氣一般。

「不用了,這五具屍體,我還能夠用上一會兒,不過待會兒如果我用完了他們還沒有回來,那就從你們開始,那等到他們回來,再從他們練起」青年平淡的聲音中,充滿了殺氣。

「是,寂滅護法」聽到青年的話,黑袍男子的身體也是微微一顫,心裡一直在咒罵著那些出去的人,寂滅的脾氣他們又不是不知道,那可真是說到做到,如果他們再晚一些回來,恐怕他就先變成了乾屍。

黑袍男子不敢再說話,而被稱為寂滅的青年,則是再次閉上了雙眼,體內的功法催動,周圍擺放的五具屍體頓時懸浮在了半空之中,屍體體內的深紅色血液和黑色的能量,不斷湧出。

深紅色血液和黑色的能量湧出之後,聚集在了青年的頭頂,隨後朝著青年的體內湧入,而青年的修為,也在這期間,一點點的提高著。

「什麼人!」然而就在這個時候,一道聲音,卻是突然間從石洞的通道中傳了出來,這道聲音的傳出,使得周圍的所有魔教之人頓時境界的看向了石洞的方向。

被發現的正是寧罪和林傲兩人,他們兩人再斬殺了外面的守衛之後,便進入了山洞,不過還沒有走多久,便被其他的人給發現了,聽到這道聲音的寧罪和林傲,體內的元氣能量也是瞬間催動了起來。

「啊」一道慘叫聲傳了出來,最早發現寧罪和林傲的那位守衛,已經是被林傲的長劍直接穿透了身體,失去了生命,倒在了地面上。

寧罪也在這個時候,眉心處閃出一道灰色長劍,握在了他的手中,兩人一同朝著前方衝去,前方還有一個石門,那個地方,正是寂滅修鍊的地方。

「現在顧不了那麼多了,殺進去!」寧罪對著林傲說了一句,而這個時候,石門的位置,數十道黑袍身影也出現在了那裡,擋住了兩人的去路。

「御魂,奪命!」寧罪的嘴中低喝了一句,手中的灰色長劍瞬間消失,快速的朝著前方刺去,劍影快速飛轉,在山洞中來回穿梭,站在最前方的那幾位黑袍男子,也被寧罪的這道灰色長劍給斬殺。

「攔住他們,不能讓他們進去」在山洞中的黑袍男子,也在這個時候沖了出來,對著周圍的眾人吩咐道,裡面護法正在修鍊,這個時候自然不能讓他受到干擾,不然他們的小命就難保了。

「是」剩餘的十幾位魔教之人,低聲應道,體內的黑色能量湧出,在他們的身前,形成了一道黑色的屏障。

Ps:喜歡《孤影魔仙》的讀者,請加Q群『串粉後援團』342302079一起討論劇情,或關注作者微信公眾號,搜索『串哥17K』或『標槍羊肉串』即可。 「看樣子裡面沒有什麼強者啊,不然他們也不會如此的緊張」林傲看著身前擋住他們去路的黑色屏障,嘴角冷笑了一下,對著身旁的寧罪說道。

「嗯,可能只有那個護法在,我們衝進去,為那些死去的百姓報仇」寧罪點了點頭,低聲回應了一句,隨即手中的灰色長劍,朝著前方爆射而去,徑直的打在了前方的黑色屏障之上。

「砰」灰色長劍打在黑色屏障上,發出了一道碰撞的聲響,不過長劍並沒有將前方的黑色屏障擊破。反而是將灰色長劍給震成了兩截。

魂力聚集而成的灰色長劍,在強度方面自然沒有辦法和靈器相比,灰色長劍被震斷,寧罪的臉色微微一變,腳步朝著後方倒退了兩步,他沒有想到面前的這道黑色屏障竟然如此堅固,就連他的灰色長劍都無法刺穿,一點痕迹都沒有。

「讓我來試試」林傲大喝一聲,身影朝著前方飛去,手中的長劍爆發出淡白色的光芒,將昏暗的山洞照亮,徑直的刺在黑色屏障之上。

「轟」巨大的轟鳴聲,頓時響徹起來,隨著林傲的這一擊,黑色屏障朝著後方倒退了一段距離,不過林傲也並沒有將那黑色屏障震碎,反而自己的右手被震得有些微微發抖起來。

「哈哈,我勸你們別費時間了,你們根本破不了我們的屏障,勸你們趕緊離開,不然待會讓你們全部死無葬身之地」隨著這道轟鳴聲的響起,一道聲音,從黑色屏障的後面傳了出來。

「沒事吧」寧罪上前對著林傲詢問道,這黑色屏障的堅韌程度並非一般,這樣蠻橫的去砍,反而自己會受到傷害。

「沒事,現在怎麼辦,我總覺得他們是在拖延時間」林傲眉頭微皺,看著前方的黑色屏障對著身後敢來的寧罪說道,黑色屏障擋住了他們的視野,根本看不到那邊的場景,但是林傲的直覺告訴他,他們是在拖延時間,不然早就跟他們打起來了。

「他們這是一種陣法屏障,利用的是那些魔教弟子的元氣能量作為陣眼,所以不好打破」寧罪看著前方的黑色屏障,對著身旁的林傲說道。

「你後退,我也利用陣法,將他們的屏障破掉」寧罪隨後再次對著身旁的林傲說道,讓林傲退到了他的身後,隨即右手一揮,一把淡紅色的斷劍,出現在了寧罪的手中。

「伏羲八卦劍陣」寧罪的嘴中低喝了一聲,手中的斷劍懸浮在了他的身前,數道靈符出現在了寧罪的身體周圍,一道金色屏障,緩緩浮現,將寧罪的身體包裹起來,同時在劍陣中的那些劍影,也在朝著斷劍的周圍靠攏,一股浩蕩的劍氣,在寧罪的身前緩緩的形成。

「好強的劍氣,小心,將你們的元氣能量盡數催動起來」站在黑色屏障身後的黑袍男子,也是感應到了這股危險的劍氣,連忙對著前方那些催動陣法的魔教弟子吩咐道。

隨著黑袍男子的話音落下,那些魔教弟子體內的元氣能量盡數的催動起來,身前形成的黑色屏障也更加濃郁了一些,變成更加堅韌。

也就在這個時候,寧罪的陣法也已經形成,隨著手指一揮,身前的淡紅色斷劍,攜帶著周圍強大的劍氣,朝著前方迅速刺去,所經過的空間,也變得有些扭曲起來。

「轟隆」巨大的轟鳴聲隨之響起,強大的能量碰撞,使得周圍的岩石牆壁也出現了手臂粗的裂痕,上方的岩石更是直接落了下來,不過幸好寧罪施展的陣法屏障,擋住了那些亂石,不然這條通道將會被這亂石全部掩埋。

「堅持住!」黑袍男子此時也是連忙大喝了一聲,體內的元氣能量也催動了起來,注入到了前方的黑色屏障中去,不過寧罪現在的修為很高,前面的那些人根本不是寧罪的對手,黑色屏障也在這時,出現了細小的裂痕。

「咔嚓」雖然黑袍男子的元氣能量也注入到了其中,但是身前的黑色屏障上的裂痕,還是在不斷的延伸,發出咔咔的聲響。

「快去,破了那道屏障!」寧罪此時也是連忙對著身後的林傲低喝了一句,現在這種局面,如果林傲出手,肯定能夠將面前的黑色屏障給徹底的摧毀。

聽到寧罪的聲音,林傲手中的長劍再次揮動,朝著前方沖了過去,將體內的元氣能量包裹在了長劍之上,朝著黑色屏障便是砍去,瞬間,一道能量氣浪,從長劍和黑色屏障中湧出,徑直的打在了林傲和那些魔教弟子的身上。

「轟」一道轟鳴聲也在這時再次響起,不過隨著這道轟鳴聲的響起,魔教弟子施展的陣法屏障,已經是完全的摧毀,後方的山洞也暴露在了寧罪和林傲的視野,不過也就在這時,一股元氣能量,從山洞中涌了出來,扶住了那些被震退的魔教弟子。

「沒事吧」寧罪的身影連忙上前,扶住了被震退的林傲,此時林傲的臉色也有些蒼白,顯然是被剛才的能量氣浪給打傷了。

「沒事,不過魔教的這個陣法還真的是厲害」林傲微微搖頭回應道,他只是受了一些小傷而已,並沒有大礙,隨即目光看向了前方,一位皮膚白皙,臉上有著一個恐怖圖案的青年,從那邊的石洞中走了出來。

「寂滅護法!」隨著那道身影的出現,原本站在外面的那些魔教弟子,恭敬的對著青年喊道,而那位出現的青年,正是魔教冥尊最新的護法,寂滅。

「寧罪,別來無恙啊」寂滅的聲音非常陰寒,嘴角微微冷笑了一下,對著正在照護林傲的寧罪詢問了一句,而此時看到林傲沒問題的寧罪,目光也是看了過去,就在他的目光和那位魔教冥尊的護法寂滅對視的時候,寧罪的臉上,充滿了震驚。

「趙明!」這是寧罪第一反應喊出來的名字,因為面前的寂滅,與他兒時的好友趙明長得一模一樣,雖然有著幾年的時間沒見,不知道趙明的消息,但是寧罪一直確信趙明還沒有死亡,不過現在的寧罪,心裡倒是希望,趙明當時被魔教所殺。

「這個名字,我已經不用了,我現在的名字,叫做寂滅!」寂滅再次冷笑了一聲,對著面前的寧罪回應道。

「你,你真的是趙明!你怎麼會去了魔教,你忘記了當初你修鍊的初衷,正是要除魔衛道啊!」此時寧罪的腦海中一片空白,對著寂滅再次說道,聲音也有著一些無力。

「除魔衛道? 焚盡七神:狂傲女帝 哈哈,當初在萬劍門,整個萬劍門都將我當作廢物,所有的長老,掌門,都圍著你轉,我哪點比你差了!即使你成為了廢物,那些人也從來不肯放棄你,他們何曾給過我什麼機會!一天到晚,我受盡了折磨,我受夠了!」

寂滅在聽到了寧罪的話之後,頓時憤怒了起來,對著面前的寧罪呵斥道,心中多年的怨恨都在這個時候說了出來。

「難道這就是你投身魔教的理由?如果你的父母知道了你現在身在魔教,他們會怎麼想,會被多少人唾棄,你想過沒有!」 馴養親親老婆:豪門交易aa制 寧罪此時也憤怒了起來,對著面的林傲呵斥道。

「笑話,他們只是凡人,而我則是可以活上百年的修仙之人,難不成我還要聽兩個老不死的話?這些年,如果不是投身到了魔教,我又怎麼會有現在的成就?將所有人踩在腳下,這才是我想要的,懂嗎!」趙明再次對著面前的寧罪喝道。

「你變了」寧罪沒有再多說什麼,心裡有些悶疼的感覺,對著面前的趙明說了三個字,寧罪現在也算是清醒了過來,面前的趙明,早已經不是他那個兒時的玩伴,早已經不是那個當初可以同生共死之人。

「我沒有變,我只是懂得了爭取,爭取自己成為這個乾坤大陸上的強者,而你,三番五次壞我的好事,當初繞了你兩次性命,你竟然還送上門來,這一次,我一定要了你的命!」寂滅的聲音再次傳了出來,體內的元氣能量也在這時催動了起來。

「之前殺害霍家進攻逐鹿學院的人,是你?」寧罪聽到了寂滅所說的話,有些吃驚的對著寂滅詢問道,兩次,他的腦海中,出現出了一個身穿黑袍,遮住面目的黑袍男子的身影。

「是我,今天,既然你來了,那就讓你見識見識,我新練的功法,成為我用這個功法,第一個殺的人,你應該感到榮幸」寂滅微微冷笑了一聲,並沒有否認,殺害霍家和進攻逐鹿學院的,正是他本人。

「靈仙巔峰期!你的修為竟然到了這個境界」看到寂滅催動起來的元氣能量,寧罪有些吃驚的對著寂滅說道,當初在趙明從萬劍門失蹤的時候,趙明還是凡體的修為,然而現在,他已經達到了靈仙巔峰期,比他的修為還高一個層次。

「這就是魔教功法的力量,今天讓你見識見識!」寂滅冷笑道,隨即雙手一揮,一股黑色陰寒的能量從他的體內湧出,在他的身後形成了兩隻黑色能量凝結的翅膀,看上去與蝙蝠的翅膀非常相像。

Ps:喜歡《孤影魔仙》的讀者,請加Q群『串粉後援團』342302079一起討論劇情,或關注作者微信公眾號,搜索『串哥17K』或『標槍羊肉串』即可。 「你要當心,他的實力可是在靈仙巔峰期的,不行我們就撤吧」看到寂滅要向他們出手,林傲對著身旁的寧罪勸說道,現在他受了些傷,最多能夠將其他的魔教弟子攔下,根本不能夠幫主寧罪對付寂滅。

「不行,我們如果一走,恐怕那個村子就真的沒了,你想看到那些百姓都死於非命嗎?」寧罪看了一眼身旁的林傲回應道。

「既然這樣,那我對付其他的人,你認識的那個人交給你了」林傲深吸了一口氣,他自然不願意看到自己國家的人死於非命,所以現在他沒有其他的選擇,不過他只能對付那些小羅羅,寂滅還得交給寧罪來對付。

「好」寧罪點了點頭,對付寂滅,雖然他沒有必勝的把握,但是和對方戰成平手,他還是有那個自信的。

「怎麼?交代後事了嗎?」寂滅看著面前的寧罪和林傲在那裡嘀咕著說話,嘴角冷笑了一下,對著面前的寧罪詢問道,語氣充滿了挑釁的味道。

「對付你,還不需要交代後事,今天我就要讓你知道,廢物,始終還是廢物」寧罪此時已經不念舊情了,回應了一句,體內的元氣能量也催動了起來,淡紅色的斷劍被他握在手中,準備和面前的寂滅大戰一場。

「明年的今日,就是你的忌日!」寂滅低喝了一句,他最煩的就是別人說他是廢物,即使是寧罪也不可以,雙翼一震,朝著寧罪沖了過去,而寧罪也是同樣,沖向了林傲的方向。

對於面前的趙明,寧罪的心裡很是複雜,雖然寧罪現在知道,他已經對趙明沒有絲毫的舊情,但是他始終覺得,趙明走到現在的這一步,與他有著脫不開的關係。

「轟」兩道身影相撞,瞬間,整個山洞被兩人的元氣能量震出了一道巨大的裂痕,漫天的星空都能夠看得到。

隨即,兩人的身影從裂痕中飛躍了出去,在狹窄的山洞中對戰,畢竟會影響他們兩人的實力,所以他們也不打算在山洞中對戰。

看到寧罪和寂滅兩人都衝出了山洞,林傲也跟著飛躍了出去,而那些魔教的弟子和魔教的黑袍男子,同樣飛了出去。

兩道鬼魅身影,閃電般的在天空兇狠交手,猶如雷鳴般的悶聲,一震震的傳出,令得周圍山林中的動物心驚肉跳連忙朝著四周逃竄。

兩道身影一錯既分,寂滅面目陰沉,先前的交手,他發現自己憑藉著靈仙巔峰期的元氣修為,竟然無法徹底的壓制住寧罪!

「是因為那種奇怪的能量么?」

寂滅盯著寧罪周身繚繞的淡紅色能量,眼瞳微縮,他能夠察覺到,那種淡紅色的能量,有種強大的血脈力量,比著他魔教的鬼寂之力都毫不遜色。

每當他與寧罪對轟的時候,他的攻擊,便是會有著相當一部分詭異的消失,而同時間,寧罪的攻擊則是猛然凌厲許多,那種感覺,就彷彿他所消失的那一部分力量,被寧罪同化了一般。

「這傢伙有古怪,不能拖!」

心中掠過這道念頭,寂滅面色陡然陰寒,他深吸了一口氣,周身澎湃的元氣瞬間沸騰,其眼神也是在此刻變得異常的凌厲。

「嗚!」

寂滅身形快速煽動身後的翅膀,狂風突然在天空上凝聚,最後竟是化為道道巨大龍捲,可怕的撕扯之力,從其中狂暴的傳開。

「寧罪,不管你有什麼能耐,今曰,你的小命,我要定了!」

寂滅仰天咆哮,在其周身,四道巨大的龍捲風暴瘋狂的旋轉著,遠遠看去,凝聚著一種可怕的聲勢。

「這是」

遠處正與林傲大戰的魔教眾人望著這一幕,眼瞳也是微微一縮,顯然是認出了寂滅所施展的強大功法。

「蝠風掌!」

寂滅面容猙獰,掌印舞動,那四道龍捲風暴頓時呼嘯而出,風暴之中,瀰漫著一股狂暴無比的元氣,甚至,在那風暴鑽涌間,隱隱有著巨大的臉龐在其上若隱若現,魔氣騰騰。

「轟轟!」

四道巨大的風暴如同肆虐的風龍呼嘯過天空,強大的風壓直接是將下方的蠻荒森林生生的開闢出四道巨大的裂痕。

這寂滅所施展的功法,顯然也是仙級功法,那等聲勢,就算是遠處的林傲都是一臉凝重,他們明白,就算是換作他們,恐怕也必須全力方才能夠抵禦。

「我這人別的不好,就是命硬,誰都拿不走!」

寧罪抬頭望著那猶如四條巨大風龍掌印,卻是一聲大笑,手印閃電般的變幻,緊接著,斷劍懸浮在了他的身前。

「天道劍法!」

寧罪的嘴中大喝一聲,體內的元氣能量盡數朝著身前懸浮的斷劍注入,很快,一道道劍氣,從斷劍中分離出來,懸浮在了寧罪的上空。

寧罪眼神冷厲,手掌猛然一揮,上空的劍影呼嘯而出,劍影過處,空間劇烈的震蕩著,直接狠狠的拍在了那四道元氣龍捲掌印之上!

轟隆隆!

轟擊的那一霎,整片天地彷彿都是顫抖了起來,一道道震耳欲聾般的轟隆之聲瘋狂的傳盪而開。

「我看你能擋我幾次!」

龍捲風掌被阻,那寂滅眼神愈發的凌厲,但那凌厲深處,也是開始有著一些凝重之色涌動,他的實力,本就超越寧罪,但如今即便是在施展出了這等強力的功法之後,卻依然是無法穩定的佔據上風,不管怎樣,寧罪的實力,他已不敢再小覷,不然的話,陰溝裡翻船的事,說不定真會出現在他的身上。

而這種事,寂滅顯然是不會允許,因此,在他見到那四道龍捲掌印被阻時,一步踏出,澎湃元氣一震震的涌動著,掌印一變,竟然又是凝出四道巨型龍捲風暴,以更為兇悍的姿態,席捲向寧罪。

「你來多少,我破多少!」

面對著寂滅這等狂猛如暴雨般的攻勢,寧罪眼中也是涌動著火熱戰意,手指翻湧,一道道劍影迅速的朝著前方刺去。

轟轟轟!

天空上,恐怖的對撞瘋狂的持續著,望著那從天空上席捲而開的波動,林傲的面色都是逐漸的凝重,因為他已經感覺到,寧罪體內的元氣能量,已經所剩不多。

而這種正面硬碰,從某個程度來說,對於寂滅有著不小的優勢,畢竟不管怎樣,他都是靈仙巔峰期,比起寧罪高了足足一個層次,元氣修為也比寧罪更為強橫,這種底蘊的比拼,持續下去,必然是寧罪會落入下風。

當然,這是正常情況,但在見識了先前寧罪所爆發而出的那種遠超尋常靈仙中期強者的可怕力量,恐怕誰也不會再將對他以正常情況而視之。

而在寧罪這邊與寂滅的戰鬥進入白熱化時,那另外一邊,寧罪與魔教弟子的戰鬥,也是非常的激烈。

林傲手中的長劍,每一次施展功法,都能夠將一位魔教弟子斬殺,很快,只剩下了一道身影留在林傲的身前,一位是那位黑袍男子。

「咚!」

兩道身影狠狠衝撞,肉眼可見的力量波紋在撞擊之點席捲而開,下方的一片蠻荒巨樹當場爆成粉末,化為了一大片平原之地。

狂暴的力量,也是將兩道身影震得狼狽竄出,最後狠狠的落在地面上,搽出一道上百丈長的深深痕迹。

「噗!」

黑袍男子的修為,根本沒有林傲的修為高,在撞擊之後,一口鮮血直接從嘴中吐了出來。

「跟老子玩,老子玩死你!」

黑袍男子臉上戾氣盡顯,顯然是極其不爽被林傲逼到這種地步,猩紅的舌頭舔了舔嘴唇,他突然雙腳左右開弓,身體微微前傾,肌肉卻是在以一種詭異的弧度震動起來,同時間,一股黑色能量,從其腳下,蔓延開來,周圍的大地,都是在此刻劇烈的顫抖起來。

大地的顫抖越來越劇烈,到得後來,一道道裂縫都是開始從黑袍男子周身蔓延而開,那副模樣,猶如地震一般。

「大地震波!」

黑袍男子一腳踏出,暴戾的吼聲,從其喉嚨間傳出,旋即俯身一拳,狠狠的轟在面前的大地之上。

砰!

拳落之處,大地崩裂,一道巨大的裂縫,直接是在其拳下以一種閃電般的速度暴竄而出,裂縫過處,眾多參天巨樹接連倒塌。

裂縫蔓延的速度極為迅猛,幾乎是眨眼間,便是抵達林傲前方十數米處,然後,裂縫之中,無數的碎石噴射而出,一股隱藏在其中可怕波動,竟是在此刻匯聚碎石,凝聚成一頭巨蟒之狀,以一種驚人的速度,轟在了林傲胸膛之上。

砰!

低沉聲音響徹而起,林傲的身形倒射而出,沿途直接是將上百顆參天巨樹震斷而去,飛沙走石。

「嘿!」

見狀,那黑袍男子充滿戾氣的臉龐上頓時浮現一抹森然冷笑,然而冷笑剛剛浮現,其眼瞳便是一縮,只見得那遠處林傲落地之處,一道黑影,卻是在此刻暴竄而出,腥風凜人。

「哼,真是打不死的蟑螂!」

望著遭受自己如此一記重擊卻仍然能夠站起來的林傲,那黑袍男子眼神頓時一寒,又是俯身一拳轟在地面之上,一道裂縫再度爆裂而出,猶如一條巨大的黑線蔓延過地面,對著那暴沖而來的身影轟去。

「嘭!」

地面裂開,又是一道碎石包裹著可怕波動的巨蟒竄出,當頭對著林傲衝去,然而這一次,就在那道巨蟒剛剛竄出來的時候,那道黑影處,卻是猛的探出一隻巨大的黑色虎爪,虎爪之上,瀰漫著一股可怕的波動,最後直接一爪拍在那巨蟒之上。

Ps:喜歡《孤影魔仙》的讀者,請加Q群『串粉後援團』342302079一起討論劇情,或關注作者微信公眾號,搜索『串哥17K』或『標槍羊肉串』即可。 頂流影后 咚!

虎爪之下,可怕的力道爆發開來,那一道碎石巨蟒,竟然直接是被生生轟爆而去!

「什麼?!」

望著這一幕,那黑袍男子面色頓時劇變,然而還不待他有多餘的動作,那道黑影已是暴掠而至,現出林傲的身形,只不過此刻,林傲的右側手臂,猶如骷髏一般,看上去極其恐怖,其上青筋蠕動,猶如虯龍一般,瀰漫著一種近乎蠻荒般的可怕力量。

蘇醫生,你笑起來很好看 「這是?!」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