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令狐雲飛老匹夫,很遺憾啊!趙納川屍沉湖底,屍體估計已被仙獸吞食。」

「你真是個沒用的東西,你的屬下趙納川、封天途堂堂兩大上將,和你一樣是逮不住爺爺的廢物。」

「我殺了你們遺棄之城兩億多仙人,屠殺仙兵數百萬,而你呢?身為副城主,到現在都沒有親眼見到你爺爺我的真容。」

「哦對了,你兒子令狐憧死的可真慘,尤其是你的私生子,躲在了莊園,還被爺爺我揪出來給滅了。」

「你堂堂一個副城主,連殺你兩個兒子的兇手都抓不住,我要是你早就一頭撞死了,還活著幹嘛?」

「哈哈哈哈,活著浪費空氣啊!」

「還有,之前爺爺說要離開遺棄之城是逗你玩的,你想想,爺爺既然來了,就殺這麼點人,怎麼好意思離開?」

「距離龍蕭麟返回遺棄之城,至少也要兩年時間,這兩年中,我會讓你們遺棄之城中上等仙人的走狗,在驚恐中度過!」

落款人:「軒轅仙城護城上將譚雲!」

看完后,令狐雲飛一腳將封天途的屍體踢飛,咆哮道:「廢物,沒用的廢物!」

「譚雲小兒,你給本副城主等著!本副城主絕不會讓你逃出遺棄之城!」

「無論付出多大的代價,本副城主也會逮住你,為我死去的兩個兒子報仇!」

怒嘯過後,令狐雲飛彷彿想到了什麼,「不好!我要立即前往城門,防止這小子逃跑!」

……

一日半后,令狐雲飛凌空飛落在了城門處。

叫盛文澤的上將,急忙迎了上去,躬身道:「副城主,趙上將、封上將,把譚雲逮住了嗎?」

「唉!」令狐雲飛嘆息搖頭,「人沒逮住,他們二人卻被譚雲給殺了!」

「什麼!」盛文澤一愣,眼神中透露出無法遏制的驚恐之色。

自己只是帝聖境十階,既然譚雲都能滅殺二人,那豈不是可以輕而易舉的滅了自己?

令狐雲飛看著盛文澤,叮囑道:「你和另外八位上將,今後四人一組,全城搜殺譚雲。」

「切記不可單獨行動,以免被譚雲鑽了空子!」

……

歲月如流,轉眼間,半年已過。

遺棄之城一片太平,再未傳出譚雲殺害仙人的消息。

春去秋來,又過了八個多月,依舊沒有譚雲的消息,彷彿譚雲從遺棄之城蒸發了似的。

儘管如此,遺棄之城的三十多億仙民,仍然處於高度警惕和對譚雲的恐懼中。

他們每每想到,一年多前,譚雲屠殺兩億多仙民,便感到脊背發寒。

同一時間,遙遠的軒轅仙城。

軒轅聖山之巔,一名絕色少女,亭亭玉立,目光眺望著遺棄之城的方向,一雙藍寶石般的瞳孔中,流露出思念與恐慌之色。

霸道總裁溫柔愛 她朱唇輕啟,動聽之音詮釋著她的惶惶不安,「你離開軒轅仙城已經兩年多了,你現在還好嗎?」

「我真的很擔心你。」

「譚雲,我好想你……」

……

此刻,軒轅仙城外,龍蕭麟還在指揮著,二十名上將、兩億將士,輪番攻擊著軒轅仙城的護城大陣!

「都給本城主加把勁!」龍蕭麟朗笑道:「護城大陣的防禦,在逐漸減弱,總會有破開的一天的!」

「屆時,我們覆滅軒轅仙城,帶著十數億的人頭,去向上等仙人邀功!」

「此外算算時間,我們的援軍也快到了,到那時軒轅仙城必定會很快攻破!」

此刻,軒轅仙城,城樓上的軒轅浩空、軒轅長風神色凝重無比。

就在龍蕭麟得意之時,他之前派回去的那名仙將,神色慌張的飛落在龍蕭麟身旁。

龍蕭麟百名一抖,「你慌什麼慌?援軍呢?」

那仙將瑟瑟發抖道:「回稟城主,遺棄之城出大事了,副城主無法抽身離開尋找援軍……」

不待那仙將話罷,便被龍蕭麟,臉色鐵青的打斷,「少說廢話,說重點,到底發生何事了?」

那仙將撲通跪在了地上,如實道:「城主,軒轅仙城護城上將譚雲,殺害了守城仙將,進入遺棄之城后,血洗了城主府、三十一位上將軍府邸。」

「還有四大公會,也被譚雲屠殺了!」

此話一出,龍蕭麟老軀顫抖,怒吼道:「你說什麼!」

「我的夫人,岳父岳母們呢?」

仙將頭也不敢抬道:「全……全都被譚雲殺了。」 「啊!」龍蕭麟仰頭長嘯,渾濁的淚水奪眶而出,「夫人,我的夫人們啊!」

「譚雲,你這個該死的畜生!」

在龍蕭麟悲痛不已時,司馬雍正老軀一抖,噙著淚水上前一步,抓住那仙將的雙肩,咆哮道:「我女兒呢?我女兒司馬菲兒呢!」

「回稟司馬上將軍。」那仙將小聲道:「菲兒小姐,也被譚雲殺了。」

「不、不!」司馬雍正淚水奪眶而出,「女兒,我的女兒啊!」

司馬雍正此刻和其他十九名上將,皆悲痛欲絕,紛紛落淚。

倏然,諸葛雄仰頭哭喊道:「怎麼會這樣?那譚雲不是早死了嗎?他怎麼會突然出現在遺棄之城啊!」

諸葛雄的話,勾起了司馬雍正的回憶,他一邊喃喃自語,一邊流淚間,突然看向那仙將,嘶吼道:「對,諸葛上將說的對!」

「我女兒早就把譚雲殺了,譚雲怎麼會活過來?一定是你胡言亂語!」

嘶吼過後,司馬雍正看向痛不欲生的龍蕭麟,道:「城主,此人一定是胡說八道!」

龍蕭麟眼神中燃起了一絲希望,他看著那仙將落淚而問,「你若敢撒謊,本城主必將你碎屍萬段!」

那仙將擲地有聲道:「城主,給屬下一萬個膽子,屬下也不敢造謠啊!屬下這就把記憶影像給您看。」

說著,那仙將右臂一揮,一蓬仙力在虛空中凝聚出了一幅在副城主府,見到令狐雲飛的記憶影像。

記憶影像中,令狐雲飛對著那仙將,沉聲道:「軒轅仙城護城上將譚雲,如今在遺棄之城大開殺戒,血洗了城主府、三十一位上將軍府邸,和屠殺煉丹公會、煉器公會、煉陣公會、煉符公會之事稟明城主。」

「你告訴城主,我暫時無法離開遺棄之城去尋求援軍,讓城主暫時放棄攻打軒轅仙城,回來一同尋殺譚雲!」

「至於譚雲,本副城主會親自守著城門,絕不讓他逃出去!」

記憶影像到此為止。

龍蕭麟和司馬雍正等二十名上將軍,這才相信,自己的家人被譚雲統統殺絕之事是真的!

「氣煞我也!」龍蕭麟咆哮如雷,「譚雲,此仇不共戴天,本城主一定會剝了你的皮!」

「還有,令狐雲飛你他娘的是白痴嗎!是廢物嗎!怎會讓譚雲混到遺棄之城,讓他殺了這麼多人!」

看著悲憤中的龍蕭麟,司馬雍正等二十名上將軍,異口同聲道:「城主,我們撤兵吧!我們返回遺棄之城,殺了譚雲!」

這時,龍螯雙拳緊握,側視龍蕭麟,「父親,回去吧!待滅了譚雲,為我母親報仇雪恨后,我們再血洗遺棄之城!」

「好!」龍蕭麟悲怒交加之際,城樓上的軒轅長風,狂笑道:「哈哈哈哈,死的好!」

「你們丟人嗎?你們浩浩蕩蕩的來攻打我軒轅仙城,而我譚賢弟,卻把你們城主府,所有上將軍府邸血洗了一遍,哈哈哈真是大快人心!」

「告訴你司馬雍正老匹夫,我譚賢弟的命硬得很,當年,你女兒根本就沒有殺死我譚賢弟!」

「還有諸葛雄,你們所有背叛軒轅仙城的老匹夫,你們的家人死有餘辜!」

「你們整個遺棄之城,助紂為虐,拋棄了尊嚴,為上等仙人賣命,你們都該死,整個遺棄之城的仙人,都他娘的該死!」

聞言,龍蕭麟死死地凝視著軒轅長風,一字一頓道:「小雜種你聽著,我龍蕭麟還會再來的!」

「撤兵回城!」

隨著龍蕭麟一聲令下,二百名仙將,祭出了仙聖舟,載著仙兵們,跟隨二十位上將、龍蕭麟浩浩蕩蕩的飛走……

半個時辰后。

軒轅浩空、軒轅長風,來到了軒轅聖山峰巔。

「城主姐姐,龍蕭麟退兵了!」軒轅長風看著亭亭玉立,不知想些什麼的軒轅柔說道。

「真的嗎?」軒轅柔眼神中流露出一抹喜色。

「是啊柔兒!」軒轅浩空神色激動道:「你有所不知,雲兒成功進入了遺棄之城,還大開殺戒,血洗了城主府、三十一位上將軍府。」

話罷,軒轅浩空眼神中透露著深深的擔憂之色,「只是,如今遺棄之城副城主,守住了城門,等著龍蕭麟返回后捉拿譚雲。」

「我擔心雲兒,逃不出遺棄之城,他凶多吉少……」

不待軒轅浩空話罷,軒轅柔香拳緊握,美眸中噙著淚水道:「不行,我要去遺棄之城找他!」

話罷,軒轅柔轉身便想離去。

「姐,你不能衝動!」軒轅長風上前一把抓住了軒轅柔的皓腕,神色焦慮道:「姐,你不能去!譚雲足智多謀,他會化險為夷的!」

「我不是衝動。」軒轅柔淚水簌簌滴落,「他不在這些日子,我想清楚了。」

「我喜歡他,我愛他!我不能讓他置身險境,我必須要去找他!」

「就算我去,遭到了不測,我也無怨無悔。」

聞言,軒轅長風說道:「姐,你不能去……」

「你給我放手!」軒轅柔對著軒轅長風,冷聲道:「當年,我去找他,你不讓我去,我能理解,因為軒轅仙城需要我坐鎮。」

「可是現在,龍蕭麟已退兵了,我怎能不去找他!難道,你想譚雲被龍蕭麟回去后逮住處死嗎!」

「難道你想讓譚雲去死嗎!」

聽后,軒轅長風搖頭道:「在我心中,譚雲就是我的兄弟,我怎麼可能想讓他死?」

「姐,我只是非常相信譚雲,我相信他可以應付,可是你去了,萬一被龍蕭麟撞到,你還有活路嗎!」

「姐,三弟是擔心你啊!」

說著軒轅長風急的淚水在眼眶打轉。

軒轅柔看著軒轅長風,冰冷的淚眸,柔和了下來,可語氣卻愈發的堅定,「對不起,是姐話重了。」

「但是,不管怎樣,我要親眼見到他安全,我才會心安,不然,我的一顆心日夜在承受著煎熬。」

「哪怕死,我也不怕,我怕的是,他會遭到不測。」

軒轅浩空嘆氣道:「柔兒,雲兒他已經有了七位妻子,你不在乎這些嗎?」

「大伯,柔兒當然在乎。」軒轅柔哽咽,淚流潺潺,「可是能怎麼辦?」

「他是柔兒第一次愛上的男人……」

軒轅柔話及此處,她沒有再說下去,她笑著落淚看向軒轅浩空,「大伯,若柔兒真遇難,軒轅仙城就交給你了。」

「柔兒走了。」

話音甫落,軒轅柔化為一道光束,消失在軒轅聖山之巔…… 三日後,護城上將譚雲深入敵營,迫使龍蕭麟退兵之事,傳遍了軒轅仙城。

三百多萬將士、十數億仙兵,對譚雲充滿了崇拜!

同時,他們也甚是擔心譚雲的處境,默默地祈禱著,希望護城上將能成功逃離遺棄之城。

外城坊市,四術鎮天閣外,楚瀟洒跪視蒼天,虔誠的為譚雲祈福著。

在他身後,軒轅靈兒安慰道:「瀟洒,譚上將吉人自有天相,他會安然無恙的……」

光陰似箭,半年後。

遺棄之城。

城門出口下方,副城主令狐雲飛,依舊日復一日的守著城門,防止譚雲出逃。

九大上將,仍然帶著仙兵,全城搜查著譚雲。

此刻,峽谷深處洞府中,極品時空仙聖塔六十六層內的譚雲,經過塔內長達五千多年的時間,已操控鴻蒙火焰、鴻蒙冰焰,將掠奪而來的冰屬性、火屬性本命真火、火種吞噬一空!

如今鴻蒙火焰、鴻蒙冰焰,皆高達三千丈,邁入了十三階初期!

如今鴻蒙火焰,可瞬間將下品亞道器焚燒虛無。

鴻蒙冰焰,可將下品亞道器冰融虛無!

無可置疑,若兩大火焰,用來偷襲帝聖境的敵人,必有成效。

盤膝而坐的譚雲,神色凝重道:「若我未猜錯的話,龍蕭麟已在返回遺棄之城的途中,估計七個月左右便會回來。」

「他回來前我很難晉陞境界,就算晉陞也斷然不是龍蕭麟對手。」

「看來是時候再將遺棄之城,攪和的大亂,再離去了!」

此刻,譚雲根本不在乎,令狐雲飛是否在守著城門。

因為當初譚雲血洗城主府時,便發現遺棄之城護城大陣的陣眼,就在城主府。

只要自己激發陣眼,護城大陣便可破除,自己根本無須通過城門,便可逃之夭夭。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