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也知道,我是一個追求完美的人。」

百里澤掂量了一下麒麟角,嘀咕道:「嗯,這分量還行,就是不知道藥效怎麼樣?」

「放心!我火麟鹿好歹也擁有麒麟跟鳳凰的血魂,我這麒麟角的藥用價值極強,要不然,神丹書院副院長也不會收我當他的衣缽弟子。」

火麟鹿鬼使神差的說道。

我擦,我他媽都說了些什麼,還藥用價值極強?

火麟鹿狠狠的在臉上抽了一下,一臉的悔恨呀。

「別作踐自己。」

百里澤急忙抓住了火麟鹿的右爪,關心道。

「謝……謝謝。」

火麟鹿差點感動的痛哭流涕,聲音都有點顫抖。

百里澤撒開了手,喃喃道:「沒事,我也是怕你打壞了自己,影響我吃你的心情。」

冰山總裁vs惹火甜心 火麟鹿一哆嗦,搞了半天,這小子是要燉我呀?

直到此時,火麟鹿也明白了百里澤的企圖。

「不要……不要吃我。」

火麟鹿眸子一顫,連連搖頭道:「我的肉太肥,不好吃。」

百里澤一本正經的說道:「無妨,肥肉吃起來才帶勁。」

「不是,我說錯了,是……是太瘦。」

火麟鹿急忙改口道。

百里澤心下暗喜道:「那更好,瘦肉吃起來有嚼頭。」

說著,百里澤開始往大黑鍋里倒水,同時還不忘向鍋里舔了幾瓶他特製的藥液。

別說,這藥液聞起來還真香。

就連火麟鹿都差點流出口水來。

我擦,我都在想些什麼?

這小子可是要燉我呀?

「你……你不能吃我。」

火麟鹿聲音顫抖,緊張道:「我師尊就在附近,他可是神丹書院副院長,只要我一死,他一定可以在第一時間感應到,到時候你也跑不了。」

「嗯,不錯。」

百里澤拍了拍火麟鹿的腦袋,暗贊道:「都死到臨頭了,還知道替我著想。」

「說實話,像你這麼有良知的凶獸,實在是不多了。」

百里澤連連點頭道。

火麟鹿差點破口大罵,誰替你著想了?

威脅,威脅懂不懂!

火麟鹿尋思著,是不是說話的語氣有點軟弱了?

也是,就剛才那軟綿綿勁,怎麼可能嚇到百里澤呢?

硬,對付百里澤這種人,必須要硬。

「小子,知道我師尊是誰嗎?」

火麟鹿瞪著眸子,怒喝道:「他號稱『丹聖』,在神丹書院的地位極其尊貴,就算是人道聖朝的一些武侯,也得給他三分薄面。」

「所以說,想活命的話,趕緊下跪道歉。」

火麟鹿聲音微顫,硬著頭皮,將聲音提了起來。

不等火麟鹿說完,百里澤反手抽了過去,差點將火麟鹿滿嘴牙給打掉。

百里澤眉頭一緊,冷道:「我問你,你師尊身上是不是有一張獸皮地圖?」

火麟鹿擦了一下眼角的淚水,哭喪著臉道:「你……你是怎麼知道的?」

「果然?」

百里澤眉頭一緊,心道,這還真是巧了,既然遇上了,怎麼也得去拜訪一下那位所謂的『丹聖』!

!! 嘩啦!

水聲四濺,火麟鹿抖了抖身上的水珠,然後極為艱難的爬上了岸。

火麟鹿喘了幾口粗氣,心裡可是百般不願,這可是欺師滅祖的事情呀。

說實話,火麟鹿還是第一次有這種『心跳』的感覺。

能不心跳嗎?

待會,火麟鹿面對的可是他的授業恩師。

在大義跟生命之間,火麟鹿只要不腦殘,就絕對不會拿自己的生命開玩笑。

百里澤從火麟鹿的背上跳了下來,扭頭問道:「還有多遠?」

「快了,快了,就在前面。」

火麟鹿哭喪著臉,指了指前方一個山脈。

百里澤哼道:「希望你不要騙我,要不然,我會斬掉你的另一支麒麟角。」

「不敢,絕對不敢。」

火麟鹿早都被百里澤折磨怕了,哪敢欺騙。

火麟鹿忍著額頭的劇痛,瘸著腿,朝前面走去。

煉神花?

那絕對是一種稀世寶葯。

煉神花藥性極強,它可以幫助修士凝練神胎,增加神力。

像一株十萬年份的煉神花,少說也能夠提升幾神力。

如果能夠徹底的煉化『煉神花』,就有可能提升十神力。

如今,百里澤拼力一擊,也只能打出五神力。

可別小瞧這五神力。

對於一些養神境一重天的修士來說,能夠擁有五神力,也算是祖墳上冒青煙了。

大多養神境一重天的修士,最多也只能凝練出十神力。

要知道,百里澤也才步入養神境,還沒來得及鞏固神胎。

「像煉神花這種寶葯,應該有守護凶獸吧?」

百里澤蹙眉道。

火麟鹿一個勁的點頭道:「當然有了,要不是那頭守護凶獸,我也不至於這麼狼狽,也就不會落入你的手中。」

百里澤說道:「行了,先別顧著發牢騷,還是說說那頭守護凶獸吧?」

形勢比人強,火麟鹿知道將它知道的一股腦的說了出來。

那頭守護凶獸倒也罕見,應該是一頭封印在太古末期的純血凶獸。

八面魔蛛!

那絕對是一種極其恐怖的凶獸。

八面魔蛛,顧名思義,就是說它有著那個面龐。

這八面魔蛛可以吐絲,它吐出了蜘蛛絲,有著極強的腐蝕力。

如果是一頭通神境的八面魔蛛,那麼它所吐出來的蜘蛛絲,連神人境修士都可以腐蝕。

據古籍記載,八面魔蛛喜歡吞食神人境修士的腦髓,極為恐怖。

還有就是,八面魔蛛吐出的蜘蛛絲,韌性極強,堪比一般的聖器。

要不然,也不可能禁錮住神人境修士。

其實呢,八面魔蛛最喜歡吃得還是魔尊的腦髓。

畢竟,八面魔蛛是魔修,自然更青睞魔尊一些。

「八面魔蛛?」

海薇兒心下一緊,忍不住提醒道:「算了吧,咱還是斬了火麟鹿,直接離開吧。」

八面魔蛛的恐怖,絕對不止古籍上記載的那樣簡單。

除了蜘蛛絲外,八面魔蛛的腿也極為鋒利。

像一些神人境修士,也未必敢徒手去接八面魔蛛的刀腿。

火麟鹿驚出了一身的冷汗,緊張道:「小丫頭,你的心也太狠了點吧?」

「少廢話,前面帶路。」

百里澤抬腳在火麟鹿的屁股上踹了一腳,催促道。

火麟鹿連連點頭道:「知道了。」

火麟鹿可是被嚇得不輕,疼著額頭的劇痛,一步步朝前走去。

轟隆!

前面傳來了一聲炸響,便見一座高達十丈的巨山,直接被一條烏黑色的刀腿給斬斷了。

「是師尊!」

火麟鹿臉上一喜,驚顫道。

此時的火麟鹿似乎已經看到了『生』的希望。

火麟鹿打起了小算盤,等著吧小子,待會我一定要你好看,敢斷我麒麟角?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