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你真的登上了天玄塔二十層…?」

蕭柔震驚了半晌方才吞吞吐吐地問道,這不是她接受力太差,而是這太讓人難以置信了。別說是他們這些年紀不過二十的小輩,就連那諸葛長老後方的其他老者都是露出了絲絲驚異的表情,一時間說不出話來。

「嗯。」葉玄無辜的點了點頭,讓蕭柔抓狂了好一會兒,先前突破到築元七重的喜悅一點都沒了,因為這和葉玄比起來根本不值一提,差距太大了。

現場又是沉寂下來,持續了很久,所有人都渾渾噩噩,似乎不能接受這個事實。倒是古城四傑四人很坦然,因為早就接受了。

後來那宗門執事公布了成為青雲宗正式弟子的人員名單,這其中葉玄自然是第一個了,毋庸置疑。而後就是古城四傑,蕭柔等人了。

正式弟子名額不多大概只有這裡所有人的十分之一,所以一共也就只有三十幾人。得到名額的修者欣喜不已,甚至手舞足蹈,而沒有名額的修者就仰天長嘯,哀嘆難止了。

不過好在那宗門執事很快又報了將近一百個的記名弟子名額來,這才安撫了人群人群。而記名弟子說白了也就是有一個名字掛在青雲宗門下的弟子,他們的地位是很低的,在青雲宗內要干很多粗活,而且青雲宗也不會保護他們的安全,更不會派什麼人教導他們。

雖然記名弟子地位如此之低,但還是有大把的人趨之若鶩,原因無他,因為這記名弟子是在青雲宗門下,而且日後也不是沒有轉為正式弟子的可能。甚至有些修者還把這當成了磨練,當成是錘鍊自己意志的機會。

但這些跟葉玄沒關係了,他已經是正式弟子,自然不會去關心了解記名弟子會是什麼情況。而且葉玄現在迫不及待地想要找個地方修鍊虛幻二重掌,以及那紀魂的儲物戒指他也想要看看,他可是記得那白展說紀魂的儲物戒指中有他成為大道師的秘密!

大道師,葉玄還不知道這具體是什麼,但從那紀魂的強大就可以看出這是一種了不得的手段!

「呵呵…小傢伙們,去和你們的長輩告別吧,接下來你們就要啟程青雲宗,而一旦進入青雲宗你們就不能隨意離開。所以,抓緊時間吧!」

諸葛長老笑嘻嘻道,然後他袖袍一揮,只見一種奇異的響聲迅速擴散開去。眾人一開始還一頭霧水,但緊接著就聽見一陣陣宏大的撲閃翅膀聲傳來,巨大的風聲呼呼作響。

眾人趕緊抬頭望去,只見那裡正有著好幾頭巨型類似乎蒼鷹一般的巨鳥飛落下來,緊接著就轟轟都落在了天玄塔下,落下的剎那那巨大的力量彷彿將大地都震動了一下,讓不少人人仰馬翻。

「這是飛鷹啊!據說就連一些古城勢力都很難擁有一頭,但這裡居然有這麼多,青雲宗果然底蘊深厚,非古城能比啊!」

蕭柔張大了美眸看著面前這一頭巨型飛行妖獸喃喃道。

「怎麼,這種妖獸很難得到嗎?我看這些什麼飛鷹的氣息也就在築元六七重左右啊!」葉玄看了眼幾頭飛鷹后撇嘴道,這些妖獸他現在可以說是隨手就能對付了,毫不在意。

「你懂什麼,這些飛鷹雖然等階不高,但要馴服的機率極低,不對,應該說凡是妖獸馴服的機率就極低。而這裡有這麼多的飛鷹妖獸,我想青雲宗內肯定有訓妖大道師!」蕭柔白了葉玄一眼,那眼神就像是在看待一個鄉巴佬。

而葉玄聞言則又是一驚,沒想到這居然又跟大道師有關。

「訓妖大道師?」葉玄不動聲色地問道,就像是在請教蕭柔。

「嗯,就是訓妖大道師!大道師你知道嗎?這訓妖大道師就是大道師的一支,其實訓妖道就是三千大道中封印一道的大道師,但他們又比較特殊,是專門用來馴服妖獸的,所以才被稱為訓妖大道師!」

蕭柔有板有眼地解釋道,其實她也知道的不清楚,這都是她從古書上看來的。

「哦…原來如此。」葉玄點了點頭道,這跟他從紀魂和寰宇那裡知道的多不了多少,都是一些很籠統的東西。

見葉玄一臉不相信的神色蕭柔也沒了辦法,她知道的就這麼點東西,賣弄完了就沒了。

「不說了,就快要啟程了,我得趕緊和父親去見上最後一面,你呢?「

「我?我無親無故,就在這裡等你吧。」葉玄老實說道,他的父母都被家鄉的一場大水沖走了,生死不知,他沒什麼人好見。

「嗯。」蕭柔答應一聲,然後就白衣飄飄,迅速掠回第一關試煉的起點處,而葉玄則百無聊賴起來。但葉玄也不都是呆坐,他趁著這段時間腦海內不斷演化著那虛幻二重掌,已經很熟練了,但就是沒有真實演練過。

而此時這裡除了葉玄外還有一些人影,大部分跟葉玄一樣都是散修,他們都各自防備著,互不搭理。

大概半個時辰后就有人回來了,葉玄睜眼一看,竟是那古城四傑,也就是楚雄等人。楚雄等人也一眼看見了葉玄,連忙湊了過來,與葉玄說起話來。

[專題]暑期福利再升級,海量作品免費暢讀!《少帥,夫人又懷孕了》第1808章乾爹要被娘親打死了 葉玄與楚雄等人客套話說了一大堆,但都沒什麼用處。因為先前又提到了大道師,葉玄倒是對大道師產生了濃厚的興趣,而寰宇又是一個活生生的大道師,於是葉玄一番寒暄后倒是與他熱切交談起來。

楚雄等人見寰宇與葉玄交談得如此親熱都很眼紅,但卻也沒辦法,誰讓人家是大道師呢。於是他們只能眼巴巴地坐在兩人外圍,聽著葉玄與寰宇交談。

「寰宇公子,實不相瞞,對於那大道師我倒是很有興趣,不知能夠講解一二?」葉玄直入主題,道。

「葉玄兄台言重了,叫我寰宇吧,至於大道師呢,葉兄台倒地是想知道點什麼?」寰宇客氣拱手說道,剛才與護送他來的古城長老對話中他已經談及了葉玄這麼個妖孽,那長老立刻就給他下了結交葉玄的命令,所以此時他可不敢大意。

「好,也不怕寰宇你笑話,其實我對大道師知道的不是很多,甚至就是今日方才知曉的,所以我想請你詳細的講解有關於大道師的一切。」葉玄臉皮厚,直接就說自己在大道師這一行是個白痴。

「呵呵,葉兄弟說笑了,你這是不恥好學,只有這樣的性格方才能成才啊!」寰宇眼疾手快地立刻讚歎葉玄一句,不過這個馬屁沒有拍對地方,葉玄根本就不在意,而是直勾勾地盯著寰宇。

見狀寰宇臉色略顯尷尬,立刻就惹來那樓成以及羅雲的訕笑。不過他很快就清了清嗓子,將尷尬抹去,旋即老神在在地說起了他所知道的大道師的一切。

「說到大道師,我想大家都應該知道世間大道中的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萬物吧?」寰宇沉聲道,而後葉玄等人紛紛點頭。

這句話可以說是最為流傳的了,別說是修者,就連普通人都是隨口就能念來,但讓他們不解的是這跟大道師又有什麼關係呢?

「呵呵,你們可能不知道,這句話看似簡單,但卻難住了千千萬萬的大道師,曾有屹立在巔峰的大道師宣言,若是有誰真的能明白這句話的真諦並且做到,那麼此人在大道師一路上前途將不可限量,甚至達到前無古人後無來者的地步!」

寰宇臉色凝重,充滿著嚮往與崇拜的神色,但奈何這句話他複述了千百遍,但卻愣是個屁都沒有悟出來。

而寰宇的這番話立刻就引起了葉玄楚雄等人的震動,每一人都難以相信這麼普通的一句話居然有那麼重大的作用。但想來寰宇也不可能會欺騙他們,於是就慢慢接受了。

「你們也覺得難以置信吧?但事實就是如此!傳聞中領悟了這句話真諦的大道師就可以化盡天下大道為一,而大道至簡則也是一,到時他的道就會凌駕在其他人的道甚至是天地之上,成為舉世矚目的巔峰強者!」

「但這實在太困難了,至少我從未聽聞過曾有任何一位大道師做到了這一步。不過這終極一步雖然萬分艱難,但成為一個大道師卻是不難的,據說世間存在三千大道,你只要修鍊去嘗試靠近或掌握任何一種大道就可以成為大道師。我聽說青雲宗內就有大道師存在,而且葉兄弟不是得到了一本讓紀魂成為大道師的古書么,我相信以葉兄弟的資質成為大道師應該不難。」

寰宇緩緩說道,一開始語氣沉重,後來就輕鬆起來,不得不說,這寰宇還是個講故事懂得把握氣氛的好手。

楚雄等人聽得雲里霧裡,一副似懂非懂的表情,而葉玄則若有所思,繼續追問道,「寰宇,上一次我觀你與紀魂交戰之時那紀魂曾說什麼末流之道,這又是怎麼回事?」

寰宇聞言神色一暗,臉上無奈的表情一閃而逝,但他還是強裝出笑容來。

「呵呵,那紀魂所說倒也屬實。雖說世間存在三千大道,但在這些大道之中也有著高低強弱之分了,比如說我修鍊的招魂道,只是魂道的一個分支,而那紀魂修鍊的殺戮劍道是殺道的一個分支,但比起來我的招魂道卻要低了他的殺戮劍道。」

說到最後,寰宇的聲音化為一聲沉重的嘆息,這是事實,這就是修鍊低級大道的大道師遇到高級大道大道師的悲哀。

「寰宇,那這三千大道又具體是怎麼分等級的?」

「分法很簡單,分別分為神道,仙道,至高道,靈道以及凡道。神道只有十二大道,傳聞中只要是掌握了任何一種神道就能擁有主宰蒼天的力量,就是神,所以才會被稱為神道!神道最少,相對應的最多的就是凡道了,其實很多的凡道都是神道的一個小分支,就比如說我的招魂道是神級大道魂道的分支,而紀魂的殺戮劍道是神級大道殺道的分支。」

「當然,也有傳說其實除了十二神道外其他任何大道都是神道的分支,只不過有的演變的太過強大,才成為仙道,至高道或者靈道。唔,不說了,葉玄兄弟,你那女友來找你了!」

先前諸葛長老帶著所有長老都已經駕著一頭飛鷹先行一步回去青雲宗了,此時這裡只剩下宗門執事,所以葉玄等人也放得開。

聞言葉玄連忙回頭,果然不遠處青春靚麗的蕭柔正向他走來,嘴角掛著甜美的笑容,美的不可方物,讓不少人暗中直流口水。

「寰宇兄,那麼下次有機會再談論了!還有楚雄兄,羅雲兄,樓成兄,下次再聚!」葉玄一一說道,對著四人辭別。而他們四人也一一熱切回應,好不熱鬧。

這樣的場景在他人看來是想都不敢想的事情,古城四傑居然對一個同齡人如此客氣,甚至是…謙卑!

但當他們知道葉玄登上了天玄塔二十層,做到了連四大公子都不能做到的事後就只剩一聲長嘆了,這樣的人太妖孽了啊!

葉玄又貼到了蕭柔身邊,讓蕭柔小臉發紅,不過葉玄臉皮厚,蕭柔幾次躲開都被他又黏上了,所以蕭柔也就放棄了。

這時那五頭飛鷹上的宗門執事開口了,聲音沉穩。

「所有人準備登上飛鷹,去往青雲宗!」

一提到青雲宗人群就又熱血沸騰起來,一個個露出嚮往的神色,而一想到自己就要成為青雲宗的正式弟子或記名弟子就更激動了,除了一些背後有勢力的修者還能保持沉穩,其他修者幾乎都要手舞足蹈了。

[專題]暑期福利再升級,海量作品免費暢讀!《少帥,夫人又懷孕了》第1809章做錯了事可願接受處罰 葉玄與蕭柔輕輕躍動便飛身在那巨型飛鷹背上,放眼望去,這飛鷹的背部確實非常寬闊,容納一二十人都是綽綽有餘。

其後楚雄等人皆是跟了上來,與葉玄親切地又是寒暄幾句,然後就等著飛鷹的啟程。

接下來就是剩下的修者了,所謂物以類聚人以群分,敢上葉玄乘坐的這一頭飛鷹的都是一些自認為實力與天賦不錯的修者,而另一些則紛紛登上另一頭巨型飛鷹。

至於那些記名弟子則要悲慘多了,將近一百人卻只有三頭飛鷹可坐,十分擁擠,顯然從這一刻起正式弟子與記名弟子的差距就已經開始體現出了。

等到所有弟子都登上了飛鷹,那五名的青雲宗執事一聲令下,這一共五頭飛鷹便是騰空而起,旋即對著九天扶搖直上,巨大的風源氣旋呼呼捲動,一些修為弱的就直接在飛鷹背上搖擺不定,甚至還有的險些掉落下去!

此時這轉眼間飛鷹可已是騰上了將近百丈的高空,若是掉落下去別說是那些修者了,就連葉玄這般肉身在築元境界中幾乎無敵者都要大動筋骨。

於是那一個個身體搖晃者趕緊伸手抓緊了飛鷹的巨大毛羽,死死不肯放手。

相比較下葉玄這一頭飛鷹上的情況就要好多了,每一人基本都是氣定神閑,沒有其他幾頭飛鷹上那些搞笑狼狽的情況發生。

「葉玄兄弟,此去青雲宗苦修那便是至少數年光景,你可對青雲宗有過了解?」

這時楚雄開口了,十分熱情。葉玄見狀趕緊熱情回應,同時也給楚雄等人介紹了蕭柔。蕭柔雖然只是來自大柳城這樣的小城,但楚雄等人談論起來一點也不拘謹,一顰一笑間得體無比,讓葉玄不由想起了他剛與蕭柔見面時的狀況。

寒暄完畢,葉玄也就進入了正題。

「不瞞楚兄台,對於那青雲宗我是一無所知,如果說非要知道點什麼,那麼也就是這青雲宗是這方圓千里之內最為強大的的宗門!」

「呵呵,葉玄兄弟此言不假,青雲宗的確是這方圓千里甚至是更為廣大的地域中最強大的宗門,讓我們這些古城修者嚮往不已。不過這些都是外話了,就讓我楚雄跟葉玄兄弟說說青雲宗內部的情況吧…」楚雄誠摯說道,讓葉玄眼睛一亮,這一來倒是可以省去他不少麻煩。

「葉玄兄弟,其實總的來說青雲宗弟子分為記名弟子,正式弟子與內門弟子三等,如今我們已是正式弟子,那記名弟子就不去管他了。在青雲宗內,正式弟子有近萬之數,且最普通的正式弟子一般都是有築元六重的實力!」

楚雄淡淡說道,但這話著實讓葉玄一驚,沒想到這普通的正式弟子都有著築元六重的實力,那豈不是說厲害點的就有築元七重,八重,甚至是九重的實力了!而且關鍵是這樣的弟子不是只有幾百個,而是有近萬啊!

相比於葉玄蕭柔的吃驚失色寰宇等人則要淡然多了,顯然身為古城四傑的另外三位,這些消息他們自然已經是知曉的。

「而且在正式弟子之上還有著內門弟子,每一名正式弟子都有機會成為內門弟子,據說只要是修為達到人魂境就可以成為內門弟子,而一旦成為內門弟子待遇則會比正式弟子好上很多!」

「所以說葉玄兄弟,進入青雲宗后我們還是先低調為妙,儘早一步成為內門弟子才是,只有成為內門弟子才能真正得到青雲宗的培養!」

聞言寰宇等人都是暗自點了點頭,這楚雄所言倒是言之有理,其實他們也是早已抱著這樣的想法的,畢竟他們的實力也就是築元七八重之間,但那正式弟子則肯定不乏有築元九重的存在,所以他們覺得還是低調為妙!

「楚雄兄,只有這兩種辦法能成為內門弟子,你是不是遺漏了什麼?」這時葉玄已然是想起了那早已死去的趙凌,後者自稱已是青雲宗的內門弟子,但他的實力不過築元九重,這又是怎麼一回事?

「呵呵,看來葉玄兄也不是孤陋寡聞啊,還是知道一些情況的。沒錯,除了修為達到人魂境之外還有兩種方法成為內門弟子!其一,就是築元九重的正式弟子可以選擇通過青雲宗的一次內門弟子試煉,只要他能讓青雲宗滿意,那麼他便有資格成為內門弟子!」

聞言葉玄立刻就否定了,他可不認為趙凌這種廢材是這種傑出之輩。

這邊楚雄則是不緊不慢地繼續道,「其二則是一些內門弟子中核心頂尖之輩有時會在正式弟子中招收一些從屬弟子,說白了就是手下。不過這些從屬弟子其實也不能算是內門弟子,只不過是沾了主子的光,是一群走狗而已!」

這時葉玄立刻就明了了,想必那趙凌應該就是這種身份了,只是沒想到這趙凌身後還存在著一個主子,這倒是讓葉玄覺得麻煩。

他只希望自己擊殺了趙凌的事永遠不要被他人知曉,否則怕是又免不了與趙凌主子的一場惡戰!

之後就不單是楚雄講解了,寰宇,羅雲等人紛紛熱情說出了自己對青雲宗的了解,這樣一來葉玄也大概對青雲宗的狀況摸了個通透。

而這時已經過去很長一段時間了,這不禁讓葉玄咋舌,這青雲宗就這麼大嗎?不是說天玄塔那邊就是青雲宗外圍深處了嗎?

說著這時座下飛鷹突然開始極速下降,眾人紛紛一喜,看來這青雲宗已經是要到了…!

青雲宗,絕對是方圓數千里之內最龐大的宗門,青雲宗內分為南北兩部分,其實南部就是正式弟子的區域,北部就屬於內門弟子,而記名弟子是很沒有身份的,都是生活在南北外圍的。

今天是青雲宗新弟子來臨的時候,幾名長老正在南部巨型廣場上等待,這些都是當日弟子招募時出現過的長老。除了長老們之外就還有一些看熱鬧的正式弟子了,一個個眼神閃爍不定,不知道在打著什麼心思。

[專題]暑期福利再升級,海量作品免費暢讀!《少帥,夫人又懷孕了》第1810章還會擲骰子出老千玩飛鏢 「走開走開,有誰敢擋我們青龍盟的去路?!「這時後方突然傳來一陣騷動,那些個看熱鬧的弟子聽到猛虎盟三個字則齊齊變色,趕緊讓出一條道路來。

猛虎盟,雖然說它在正式弟子組成的聯盟之中並算不上數一數二的大聯盟,但也絕對不是這些普通正式弟子招惹得起的!

而這時從人群讓開的一條道路中立刻就有幾道昂揚著腦袋滿臉傲氣的男子走了出來。為首一人是個十足的大胖子,大概二十左右的年紀,實力在築元八重。

這胖子不知為何並沒有穿宗門弟子衣袍,而是穿了一身緊身的青衫。這青衫若是穿在稍微有點身材的男子身上倒是頗為好看,不過在這胖子身上就顯得很滑稽了。

但在場之人沒有一個敢笑出來,因為他們已經認出這大胖子乃是猛虎盟中那一個副盟主的狗腿子,平時仰仗著猛虎盟沒少欺負普通弟子的!

「哈哈哈…!」

不過就在此時一陣刺耳的笑聲突然從前方傳來,緊接著還混合著一句謾罵之語。

「長得這麼難看還要出來丟人現眼,真是可笑至極啊!」

聞言那大胖子的臉色一下子就黑了下來,雖然他也知道自己很醜陋,但他怎麼會容許別人當場這樣譏諷嘲笑他!

「好啊好啊,居然有人敢罵我李黑水!真是膽大包天啊!」大胖子氣得全身直哆嗦,兩眼飽滿憤怒的火光直勾勾盯著前方,在那裡正有著一個白衣男子背身而立。

「啊,黑水哥別生氣,小弟這就幫你去教訓那個大言不慚的東西!」

「就是,黑水哥您在這邊歇著,我們立刻就去教訓那個不長眼的畜牲!」

李黑水身邊的兩個青年眼疾手快,知道立功的機會來了!他們立刻就安撫下李黑水,旋即一臉兇相地對著那白衣男子就沖了過去。

「嘿嘿,狗東西,居然敢辱罵我們黑水哥,真是不知道輕重啊!」

「嘿,得罪了我們猛虎盟在這南部你就是死路一條!來,先吃小爺一巴掌!」

說著其中一個青年就鼓動源力,力量萬分強大的一巴掌就對著那背對著他們的白衣男子拍了過去。這哪是普通的一巴掌啊,以他築元七重的實力,普通的築元六重被他拍成重傷都算是輕的了!

正當周遭弟子為這位白衣男子默哀之時,那白衣男子卻豁然轉過身來,而這一轉過身不要緊,那兩個向他狂衝過來的青年立刻就止住了身子,像是見到了這天底下最為恐怖的東西一般止不住地顫抖身子。

這時人群倒是一頭霧水,因為角度的關係他們並不能看到白衣男子的臉,所以也並不知道那兩個青年為什麼停下顫抖起來。

「啊…是他,是白盟中盟主的第四個兄弟,白柳!」

「什麼,居然是白柳,怪不得怪不得了,白盟可是我們南部正式弟子之中第一大盟,遠非猛虎盟這樣的二流盟會可以相比,這一次李黑水是欺負人踢到鐵板上了!」

「活該,你們看李黑水的臉色,哈哈哈…!」

人群中很快就有人認出了那白衣男子,紛紛震驚失色低聲談論,不過那談論之聲還是太重了,猶如驚雷滾入了李黑水的耳朵里。

而李黑水的臉色也的確難看至極,可此時他早已沒有了先前的霸氣,因為他知道自己踢到了萬萬不能招惹的鐵板上。若是白柳要責罰他,別說是他背後的主子猛虎盟副盟主,就連盟主都保不住他!

而此時那白柳則是一臉笑容,他長得的確極為俊秀,端正的五官雪白的皮膚,怕是連一般的女子都要嫉妒。然而這樣的一張臉擺在李黑水那兩個青年與李黑水面前無疑是惡魔的臉龐,讓他們驚懼到了極點。

「是你說要教訓我啊…他媽的連你們盟主都不配,你們居然有這個膽子!」白柳怒遏一聲,築元九重的源力直接爆炸開來,將兩個早已害怕到極點的青年給轟飛了出去!

「撲通!」

兩個青年先後摔在李黑水身前,兩人此時身上衣衫都破爛不堪了,胸口有大量血跡出現,那叫一個慘不忍睹啊。

李黑水見狀想要逃了,這太恐怖了。不過他前腳都還沒有拔起那白柳就叫住了他,讓他險些一個踉蹌就狼狽摔倒了。

「那個胖子,如果你敢逃走的話我不介意廢了你,相信我,就連猛虎盟盟主都保不住你!」

聞言李黑水立刻就不敢跑了,他相信白柳有這樣的能力。於是他直接就放棄了尊嚴,兩腿一軟就跪在地上就對著白柳痛哭流涕起來。

「白少爺,不,白大爺,我再也不敢了,饒了剛才不是因為我啊,而是他們兩個擅作主張!」說著李黑水還自己給自己掌了幾個嘴,毫無尊嚴可言。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