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好。」談楠心底已經是開始掂量起來,從杜品尚說出巨人集團這個名字后,談楠就已經知道這人是誰。畢竟談政融當初針對的就是葉安邦,所以說對江南省的事情是有所了解的,知道巨人集團就是江南省的最大集團。

但談楠是真的沒有想到,杜品尚作為杜展的兒子,和蘇沐的關係是如此之好。

蘇沐果然就像是自己最初所想的那樣,不是一個簡單人物。之前的談兵是被收拾掉,後來的談睿在交鋒中也是處於下風,便能夠說明很多問題。蘇沐要是說那麼容易就被你們收拾掉的話,那蘇沐就不是蘇沐。

包廂外面。

「肖少,我知道你喜歡欣賞些成熟的美女,怎麼樣?就剛才進去的那個如何?」董小龍故作神秘問道。

「老董,咱們認識不是一兩天,你這是什麼意思?你知道那位的路子嗎?」肖時令挑眉問道。

「知道,怎麼能夠不知道那,那位能夠有什麼樣的背景,沒有任何背景。只不過就是一個在紫州市混著的女商人,是想要靠著美色從我這裡拿走幾家店鋪出租。我也不瞞你說,我是沒有辦法降服她,就剛才我剛想要怎麼樣的時候,硬是被那個小子給壞掉好事。

肖少,我把話撂在這裡,你要是說你想要的話,我就不動手。但我真的不是想要借刀殺人之類的,你說你要是不想要的話,我董小龍是絕對還會再上的。我就真的是不相信,我董胖子盯上的人,還有跑。」董小龍這話說的是真真假假都有,也就是這話讓肖時令心中的懷疑很快就消失掉,他相信董小龍說的是真的。

「多大點事,我怎麼會退縮那,她是我的了。」肖時令傲然道。

「那我就在這裡恭祝肖少能夠抱得美人歸。」董小龍笑眯眯道。

「你不用進來了,你就在外面等著我的好消息吧。」肖時令是不會讓董小龍再進來的,生怕董小龍進來就會和他搶奪似的。從現在這起,肖時令就將談楠當成了他的禁臠。

「談楠,就算我得不到你,也絕對不能讓你被那個小白臉上了,你就等著被肖時令這個人渣踐踏吧。」董小龍渾身肥肉抖動著,轉身就走向服務台,他是不會現在就走掉的,他是必須要留在這裡欣賞談楠被帶走時候的無助神情。

你越是無助,我就越是興奮。

從外面回來后的肖時令,已經是徹底的將注意力全都放到了談楠的身上,至於什麼杜品尚什麼老師蘇沐全都被他拋之腦後。在肖時令眼中,他現在就是被談楠吸引著。

這麼近的距離,肖時令能夠呼吸到談楠身上釋放出來的那種很為獨特的香水味道,那種成熟迷人的味道讓他有種情不自禁的失控。作為一個女商人能夠像是談楠這樣打扮,那絕對就是高級貨色。想到自己要是能夠將談楠給壓倒在身子下面肆意的蹂躪,肖時令的小腹處就會向外面蹭蹭的竄起著火焰。

肖時令還是很相信第一眼的感覺,就像是他現在的第一眼便相中了談楠。

坐在談楠的身邊,呼吸著那種成熟的氣息,感受著談楠身上的魅惑,低下頭看到談楠那修長的細腿,抬起頭看到談楠塗著玫瑰紅般的水晶指甲,肖時令就感覺談楠是在誘惑他,是在逼迫著他犯罪。

關鍵是肖時令真的很想要為此冒險犯罪。

所以肖時令緊隨其後做出的動作,帶來的是談楠一聲尖叫后揮出的今天第二巴掌。(未完待續。。) 劍神山。

莫家祖祠。

大宇島上發生的一切,還沒有傳至劍神山,否則此刻劍神山早已亂成一片了。

莫家家主莫啟明主持會議大家族的家主或者主事人以及留守劍神山的長老們都出席了會議

面對雪影千萬大軍的壓境,劍神山的優勢已經完全消失,接下來就等著被人重重包圍消滅

「大家都說說,現在該怎麼辦?」莫啟明的聲音有些低沉,眼睛里也布滿了血絲,他這樣一個高手,就算一個月不休息也沒事,但是此時此刻他感覺到一種頹力。

「老祖宗他們去了哪裡,莫啟明,你不會一點都不知道吧?」宋家一長老宋河有點氣憤的站起身來質問道。

「宋河長老,不是我不想說,而是我也不知道,老祖宗只是提起過,這個地方很神秘,是同盟會最後的依仗,秘密只有大長老知道。」莫啟明苦笑一聲道。

「就怕有人知道,故意不說出來吧」宋河陰陽怪氣的道。

「宋河,你太放肆了,啟明是莫家家主,也是大楚帝國的皇帝,身為人臣,怎麼能夠如此質問君上呢?」莫家的一位長老站出來叱問道。

「大楚,嘿嘿,如今西域一半盡歸大月,大楚國還沒建立就已經分崩離析了,何來的皇帝,又何來的人臣?」唐家一位長老級別的老者不屑的冷笑一聲。

莫啟明心中惱火大家族跟莫家本來同氣連枝,共同進退,誰會想到局勢會如此變化,劍神山數千年的基業居然被一個後來者壓的被動挨打到如今這幅田地?

元家出了一個元妃,離心離德那已經是不爭的事實,現在唐家、宋家也擺明了一副不滿的樣子,還有一家明家,明家與莫家關係最深,聯姻也是最密切的,本應該是最忠實的盟友,但是現在明家的家主明月心沉默了。

明家這個時候不表態,分明是不看好莫家呀,風城那幫娘子軍來勢洶洶,不知道從哪裡找來那麼多的高手,劍神山居然屢屢在受挫,神級高手居然傷亡了十幾位,簡直就是不可思議

要知道那魔頭已經帶走不少高手去參加五脈推舉大會了,怎麼還會有這麼多高手留守呢?

對於風城這樣一個新崛起的勢力,其實劍神山關注的時間並不短了,劍神山雖然隱身在野,可耳目遍布整個西域,但凡有什麼重要事情發生,都會在第一時間傳至劍神山,所以蕭寒以及風城的一路崛起,一應消息資料至少也有一人厚了。

可這些資料又有什麼用處,本該有的一個都沒有,不該有的卻是一大堆了,全都是些風流韻事,都快變成一部風流史了

一想起這些,莫啟明心中就惱火無比,縱橫商業協會作為劍神山情報系統,它的工作實在是太失職了。

人家的軍隊如同滾雪球一般,越打越多,可自己的軍隊呢,那是越打越少,而且千年的積蓄也是越用越多,成就了別人善戰之赫赫功名,而自己呢,卻一次次損兵折將的恥辱

莫家損失最重,除了幾個修為精深的老傢伙,年輕一輩的高手除了跟隨老祖宗莫懷古之外,幾乎是死傷殆盡。

莫家再也壓服不了四大家族的不臣之心了

四大家族之所以還沒有露出反意,那是莫懷古的虎威還在,但是莫懷古已經不是當初的莫懷古了,自從被蕭寒與蔚姿婷聯手傷了命根子之後,雖然明面上還是劍神山第一高手,但骨子裡元氣大傷,大家也沒有像以前那般敬畏他了

莫家自恃有莫懷古,獨斷專行慣了,早就人心不滿了,不然那元妃為何有那麼大的膽子敢脫離家族,投入仇人的懷抱呢?

元妃的不幸可以說是莫家一手造成的,她更恨的人不是與劍神山作對的風城,而是劍神山最大的家族莫家。

元妃喜歡的人被莫家害死了,那是一個很普通的男子,但給了元妃最純真的愛情,莫家為了要元妃嫁給自家子弟,所以害死了那個人,自此,元妃這個原本純凈的小姑娘性情大變,她就像換了一個人似的,成了一個人盡可知的「yin娃」

莫家做事從來只看自己的利益,對四大家族也是奴役式的控制,這些年大家族也出了不少天賦不錯的人才,不聽話的,都沒有好下場

尤其令四大家族難以忍受的是,凡是四大家族出身的少女,婚姻都不能自主支配,必須讓莫家子弟先行挑選之後,才能輪到四大家族子弟,優秀男性子弟也是一樣,他們被強迫取莫家的女子為妻,而且還必須是正妻

通過強行婚配的手段,莫家將四大家族牢牢的綁在自己的戰車上,數代自后,便血脈相融,難以區分了

四大家族雖然有心反抗,可自己的老婆、孩子,甚至父親,母親都跟莫家有千絲萬縷的血緣關係,只要念頭一起,那就會被莫家的人知道

莫家人從小就被灌輸以家族為重的理念,他們不管男女,就算是出嫁的女人,腦子裡也只有娘家,而不會有夫家

莫家女在四大家族心中就是家賊的代名詞

四大家族的子弟沒有一個喜歡莫家女的

娘家人囂張,莫家女兒在婆家自然是權柄很盛,因此很不得長輩的歡喜,尤其是四姓家族的婆婆,基本上沒有一個跟莫家的媳婦合得來的

就連莫家女所處的子女也跟親生母親的關係也不是很和睦,大多數莫家女所出都是紈絝子弟,不堪大用

這中強迫聯姻的方式雖然將四大家族捆綁在一起,可卻大大的傷害了四大家族與莫家的關係,這若是莫家強盛,到不至於會出現什麼紕漏,可一旦莫家根基動搖,那問題立刻就會顯露出來了

「我知道大家對莫家這些年的做法不滿,不過那不是我莫啟明的本意,現在劍神山正出在生死存亡的關頭,我希望大家能夠攜起手來,共同應對我們的敵人,唇亡齒寒,我莫家若亡了,你們四大家族就能有好日子過嘛?」莫啟明懇切的說道。

「莫啟明,你讓我們怎麼做,是刺殺敵軍主帥,還是突襲風城?」這時候明家的家主明月心突然發問道。

「刺殺,談何容易,咱們不是已經派過幾次了,哪一次不是無功而返?」

「那雪影原本就是一小小劍聖,沒想到這才幾年,居然已經成長到如此地步了,若是這一切都是那蕭寒之能,這人豈不是太恐怖了」

「宋江,你胡說什麼」

「我胡說了嗎,這難道不是事實,要是在這之前,你們誰會把一個小小聖階放在眼裡,可人家現在卻成了我們的勁敵」宋江大聲為自己辯解道。

「區區一個小神級,算不得什麼,關鍵是她身邊高手眾多,就算我們想要行刺,也得先滅掉她身邊的高手,或者將保護她的高手調開」

「說的輕巧,你當人家是傻子呀」

「殺掉個雪影不足解決我們的困境,也許還會激怒對方,雪影敢在五脈推舉大會還沒結束之際就發兵與我交戰,這裡面沒有什麼值得我們深思的地方嗎?」唐家家主唐三元沉穩的發問道。

「唐老三,你什麼意思?莫非是讓我們在這裡坐以待斃?」莫啟明的弟弟莫啟封叱問道。

「啟封,不得胡說,聽三歌說。」莫啟明一抬手道。

「大家都知道風城乃至大月國都是一幫女人當家,這些女人一個個都不簡單,她們上馬可治軍,下馬可治國,經商致富,情報刺殺可以說是無一不精,但是大家都不可忽略了,這些女人是怎樣走到了一起,她們背後還有誰?」唐三元沉吟了一會兒,反問道。

「三哥說的不就是那個只會舔女人屁股溝子的小白臉?」莫啟封哈哈一笑,一臉的不屑

「就算他只會舔女人的屁股溝子,他能把這些女人都舔的服服帖帖的,你有這本事嗎?」唐三元冷笑一聲,反問道。

莫啟封笑容嘎然而至,有些尷尬。

無知,狂妄,看著周遭的鄙視的眼神,莫啟封一張老臉臊的不由自主的紅了一下。

「要解決劍神山的困境,關鍵就在這個蕭寒身上,如果能夠聯繫到老祖宗他們,或許……」

唐三元的見解得到了大部分人的認同,談判,人家根本不跟你談,擺明了就是要滅掉你,抵抗,又擋不住,兵沒人家多,將也沒有人家良,高手也打不過人家,天時地利人口,一樣都不佔,這仗打下去,根本看不到贏的希望。

莫家根本還沒有從莫斯王朝滅亡之中汲取教訓,還想著過去那種苛刻不仁的統治方式,那能得人心才怪呢

怪不得人家那邊把劍神山戲稱為「運輸大隊長」呢

這劍神山多年的財富就這樣一點一點的被運到對方的手中,此消彼長之下,劍神山焉能不亡?

就算莫懷古回來,那恐怕也無力回天了

「報」

「何事?」

「羅剎軍團今早突破嵩陽關,向前推進了一百公里,現在蔡松坡紮營」

「蔡松坡,那不是距離五原城不足三百公里了」祠堂中,驚慌失措的聲音傳了出來。

「慌什麼,敵人這不是還沒到城下嘛」莫啟明冷喝一聲,身為莫家家主,五原城主,臨危之際,必須鎮定,這點修養他還是有的。

當了這麼多年的提線木偶,還是有那麼一點積威的,尤其是在莫懷古不在的時候,他便自然的接掌大權了。

「只有羅剎軍團嗎?」

「是的,只有羅剎軍團,人數大概只有一百萬」

「一百萬,才一百萬人馬就像攻破我五原城,她雪影一個小女子未免也太狂妄了吧」

「聽聞羅剎軍團有破軍、貪狼等七營,每營只有一萬人,全部都是大劍師以上的修為,這七支部隊所向披靡,為精銳之中的精銳,可有這七營兵馬存在?」

「回稟君上,破軍七營不在其列,但具有御林軍之稱的內衛在」

「內衛,向來只拱衛雪影的中軍帥帳,莫非雪影已到蔡松坡?」

羅剎軍團早已數次擴軍整編,早已非當初的規模了,如今的羅剎軍團麾下,七十二衛,破軍七營,兩者相加就有近兩百四五十萬人的規模,加上後勤補給以及預備役,人數超過了三百萬,雖然不是大月國規模最大的軍團,但絕對是戰鬥力最強的一個軍團,加上內衛軍團,雪影當之無愧的成為大月國最有權勢的軍方統帥

所以說百萬大軍那不過是羅剎軍團的一部分而已。

「多少內衛?」

「人數在三萬左右,黑衣紅甲,氣勢雄渾,小人親眼所見」

「看來是雪影親率大軍過來了」

「傳令,五原城中,除老幼之外,人皆有守城抗戰之責,打開武庫,發放兵器,組織訓練,誓與五原城共存亡」莫啟明起身站立,雙拳緊握,大聲下令道。

「我建議進入戰時機制,五原城內馬上宵禁,燈火管制,還有五大家族必須各派出一支精幹的隊伍參與防守,人數不得少於三萬人,武器甲胄自備」莫啟明身後的莫家一位老祖宗,莫懷仁大聲說道,此老是莫懷古的堂弟,又是他的心腹,這一次留在五原城,目的就是監視和震懾四大家族

「懷仁長老說的是,不管是莫家子弟,還是四大家族子弟,這五原城是我們的家,我們的根,是不能夠丟得,一定要守住五原城,只要老祖宗一回來,咱們就馬上可以反擊,西域不是一幫娘們兒可以統治的」莫啟明振臂高呼道。

唐三元嘴不由自主的努了一下,莫懷古,你還能回來嗎?那邊已經允諾了,只要出城投誠,滅了莫家,莫家在五原城的一切就是四大家族的了

莫家這麼多年盤剝,積累的財富哪會有多少?天曉得?

四大家族想要吞下這筆財富顯然是不可能的,當真以為人家會那麼好說話,任你瓜分不成?

就算人家這麼做,你能這麼做嗎?

這莫家的財富至少要上交七成,可這剩下的三成也是一個天文數字,他唐三元是心動了,另外三家能不心動了?

誰不希望頭頂上這座大山徹底的搬走?

關鍵是明月心那個女人的態度,這個女人別看是小一輩的,可明家這些年在她手上漸漸的起來了,這個素來傳女不傳男的家族彷彿經歷了諸般苦難之後,要浴火重生了

若不是明月心做了家主,恐怕她也難逃嫁入莫家這一條路,只是做了明家的家主,怕日後再無幸福可言了。

年紀輕輕的,還沒有享受一下做女人的快樂,就擔負上如此沉重的擔子,真是可憐

元家就不用說了,那元妃如今就在羅剎軍團當中,負責的就是策反工作,已經有不少四大家族的外支投了過去,元妃儼然成了羅剎軍團中得紅人

宋家,宋祖德這個傢伙是個大嘴巴,不知道得罪過莫家多少人了,要不是宋家先祖曾經冒死救過莫家先祖,怕是四大家族中,宋家已經被除名了

「既然大家都沒有意見,那就回去準備迎戰吧」莫啟明一揮手,下令道。

四大家族的人魚貫而出,匆匆忙忙的返回各自的家族調兵遣將,到底是他們要準備與五原城共存亡呢,還是抱著別樣的心思,那就很難說了。

「仁祖,老祖宗真的一點消息都沒有嗎?」

「啟明,消息是有,不過是壞消息」莫懷仁彷彿一下子老了幾十歲,剛才那副與五原城共存亡的氣勢蕩然無存,就像是一個一隻腳就要踏入棺材的垂暮老人,眼神之中說不出的哀傷。

「仁祖,不會是老祖宗……」

「啟明,莫家已經到了生死存亡的關頭了,這一次古哥去莫愁湖的時候留下一顆魂珠,寄託了古哥的一縷靈魂,他說,若是他還活著,魂珠里的一縷靈魂自然不會有事,若是他不幸身隕的話,魂珠里的靈魂就會消散,就在三個時辰前,我發現古哥魂珠里的靈魂消散了」莫懷仁痛苦的說道。

「什麼,那老祖宗豈不是?」莫啟明聽了肝膽欲裂,莫懷古身隕的消息一旦傳出,那五原城和劍神山立馬就會分崩離析大家族說不定馬上就會打開城門請降了

「這個秘密我只告訴你一個人,啟明,你現在要做的是保存我莫家的血脈和財富,等日後有機會東山再起」莫懷仁鄭重的說道。

「仁祖,我明白,這事兒我馬上去辦」莫啟明一下子還沒能接受如此沉重的打擊,莫家這座大廈已經要倒塌了,而他很有可能就是陪葬品之一。

「記住,要不露聲色,唐三元他們個個都是精明似鬼,一旦被他們發現蛛絲馬跡,那就麻煩了」

莫啟明點了點頭,突然眼中顯露一絲瘋狂之色,猙獰的面孔說不出的可怖:「仁祖,我們何不將四大家族有潛力的小輩也一起送出去?」

「不可」莫懷仁斷然說道,「四大家族早已與風城有所勾結,若是泄露了風聲,到時候我莫家可真的斷送了一切了」

莫啟明驚出一身冷汗,若是四大家族中任何一家與敵人有所勾結的話,只要透露一絲風聲,那莫家的未來豈不是要斷送在自己手中?。.。 要不說某些人真的是要色不要命,肖時令就是現在這種人。你說你好色歸好色,你不要表現出來。你就算是想要得到談楠,你稍微克制下,你在私下裡面如何都成。但你是怎麼做的?肖時令竟然是直接無視掉杜品尚和蘇沐,將他們兩個當作是空氣般,猛然伸出手抓住了談楠的手指,就想要抓在手中隨意把玩。

這還了得?

談楠那是誰?那是高高在上的天之嬌女,她做夢都沒有想到,在這所謂的水墨居中會先後碰到這樣的事情。不但是談楠沒有想到,就連蘇沐都沒有想到過肖時令會是這樣的人。所以蘇沐都沒有來及阻止,便被肖時令將談楠的手抓住。

但卻也僅僅是這樣。

因為很快談楠的巴掌就扇過來,沒有任何遲疑的就扇到肖時令的臉上。談楠是沒有想到肖時令會做出那種失態舉動,而肖時令也是沒有想到談楠會是這樣的果斷,想都沒想一巴掌就扇到他臉上。還真的是從來沒有被誰這樣羞辱過的肖時令,一下就憤怒起來。他蹭的站起身,說著就要抓向談楠的手臂。

然而讓人意外的是談楠真的是要多利落有多利落,就好像她是訓練過似的。

所以談楠壓根就沒有給肖時令動手的機會,他蹭的站起身,將擺放在面前的一杯茶水就那樣端起,直勾勾的潑出去。幸好這杯茶水還算是溫的,不算是多麼滾燙。不然就這樣直接命中肖時令的臉蛋。當場就能夠讓他出現疤痕。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