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師尊當年開創了武極九轉,修鍊的時候,也是到處找尋玄武神土,正是我給他出的注意。」魂老平淡的說道,似乎玄武神土也不算什麼。

葉雲本來以為魂老活的夠久遠的,整個九極星空也沒有幾個人,能有他這麼見多識廣的,就想試著問一下。

沒有想到,當年自己的師尊天元,也是如此。

「還請前輩賜教。」葉雲躬身一禮,只要能夠拿到玄武神土,武極九轉就是圓滿了,那麼自己也可以成功的晉陞為至尊。

到了那個時候,除了幾個老古董的話,怕是已經沒有人能夠是自己對手了。

最主要的是,葉雲身上最厲害的幾樣道法,若是沒有至尊級別的實力,根本就沒有辦法能夠發揮出極致的威力。

魂老不急不緩的說道:「玄武神土,這個世上鮮有。因為它不會像朱雀聖火一樣,來自神獸體內。還要年歲夠久遠的玄武趴伏的地方,時間夠久了,才能夠機緣巧合下誕生。而今的話,整個九極星空,能夠有的,只有一個地方。」

葉雲真的是要被魂老給急死了,都什麼時候了,還給自己打啞謎?只要能夠找到玄武神土,那麼一切都是值得的,可是魂老說的這一個地方,究竟是哪裡? 魂老卻在這個時候不急不緩的說道:「九極星空當初的發源地,並非是九煞魔域,也不是九元星域,更不是九玄道域,乃是九極星域。這是一點你很清楚,也不需要老頭子多說。」

「您的意思是說,若是按照時間的久遠來看,這玄武神土也必然會出現在九極星域是么?」葉雲頓時眼珠子一轉,就明白了魂老話中的含義。

畢竟對方身為鬼道至尊,可不會無緣無故說一些沒用的廢話。

「你很聰明,所以這就不需要問我了。雖然說九極星域,當年經受過一場大戰,已經被毀滅的沒有了絲毫的生機,但是對於玄武神獸來說,根本就不是什麼問題。即便這九極星空都被毀滅了,最能夠活下來的,還是這玄武神獸。」魂老微微眯著眼睛,從他的目光中可以看出,對玄武神獸,他也很讚賞。

葉雲點了點頭,「這玄武神獸防禦力之前,縱觀整個九極星空,萬千世界之中,也沒有幾個能夠相提並論的。多謝前輩賜教,這一次,我就去一趟九極星域!」

隨即他便起身一禮,不管自己到了什麼程度,對魂老的恩情,永遠都不會忘懷。

魂老滿不在乎的揮了揮手,「走吧,老頭子喜歡一個人清凈清凈。以後沒有什麼事情,九鬼星域就別來折騰了。我這地方小,萬一給你整的天翻地覆的,可就不好玩了。」

葉雲真的是滿腦子黑線,魂老這老古董說話,真的是一點顧忌都沒有。

回去之後,林琅便來找葉雲了,說是一切材料都準備好了。

這倒是讓葉雲有些意外,不過想想看,也能夠理解了,路天魂一直以來都野心勃勃,想要征戰九極星空,那麼各方面的天材地寶,定然是沒有少準備了。

花費了整整五十年,終於是布置完善了,而天玄星那邊也早就有搭建好的傳送陣。

現在兩邊的傳送陣勾動確認好之後,就說明已經是布置完成。

葉雲便開始整裝待發,帶著李蘭詩眾人首先去九妖星域。

九妖星域位於整個九極星空的北方,地域遼闊,甚至是可以說橫跨了九極星空。與九鬼星域、九元星域、九煞魔域、九玄道域、九極星域接壤。

葉雲這一次的目的,就是為了先一統整個九妖星域,然後再去九極星域。

這對於他來說,簡直就是一次環繞整個九極星空的旅行。

好在有李蘭詩眾人陪伴,倒是也不會太寂寞了。

蒼飛羽化作了巨大的金翅大鵬鳥,成為了葉雲的坐騎,向著九妖星域飛去。

其實蒼飛羽雖然說當初葉雲抓來就是為了當坐騎的,可是自從自己虛空之道大成以來,大多時間,他都是在用虛空之道穿梭虛空。

也是因為這樣的話,會比較方便,也是對蒼飛羽的一種尊重。

金翅大鵬鳥在星空之中飛翔,讓葉雲還真的有一種天高任鳥飛的感覺,隕石、星辰不斷的向著後方落去,速度奇快無比,僅僅只是比葉雲的虛空挪移之術,差了一點點而已。

進入九妖星域的時候,葉雲倒是清楚的感受到了,這九妖星域的不同之處,妖氣肆掠,洪荒的氣息攝人心神。

有些地方飛越過去的時候,都能夠感受到那種妖獸的狂暴感覺。

不過蒼飛羽乃是金翅大鵬鳥,如此招搖的飛過去,那種高高在上的尊貴氣息,從血脈上,幾乎是完全的壓制了這些妖獸,所過之處,所有妖獸都匍匐在星辰上,不敢有任何的異動,這就是妖道至尊,至尊血脈的優勢。

一路上如此高調的飛去,倒是很順利,沒有誰會不開眼的上來鬧事,或者說,就算想鬧事,還沒有來到葉雲眾人面前的時候,金翅大鵬鳥的速度,早就如同流星劃過,沒有了蹤跡。

九妖星域的核心地段,正是在整個星域的中心,九妖星。

這一次來,也主要是露一下臉,和就九大星尊認識一下,讓九妖星域正是成為天玄星域的領地。

還沒有來到九妖星,葉雲的天輪眼,就已經遠遠的看到,黑壓壓的一片人,有妖、人,有飛禽,有走獸,分為九大陣營在等待著他。

「向榮、佘正和郎成,這三個傢伙做事情,倒是很麻利。」葉雲嘴角微微一挑,九妖星域早就收到了自己要來的消息,現在正是在列隊迎接。

又過了三天的時間,終於成功的來到了九妖星域的外圍,也正是九大妖族列隊的星空中。

「屬下拜見主上,拜見主母,拜見至尊長老!」就連站在最前面的向榮、佘正、郎成三人,爺單膝跪倒在虛空中,身後的群妖,就算是妖尊境的強者,也雙喜跪倒在地。

不過有資格參加迎接的妖修,修為最少都是妖神境以上的,不然那連在星空中停留的實力都沒有。

呼喊聲齊刷刷的震天,在整個星域之中,迅速的擴散開來,氣勢恢宏。

而群妖現在早就震撼了,早就聽說天玄公子葉雲有金翅大鵬鳥作為坐騎,現在一見,果然名不虛傳。

最主要的是,金翅大鵬鳥乃是妖族之中至高無上的神鳥,甚至可以說,就憑金翅大鵬鳥,就可以讓群妖臣服了。

「吼!」又是一聲嘹亮的龍吟傳來,貓爺化作一道流光,離開了葉雲的肩膀,在另外一旁,空曠的星空之中,顯露出了祖龍真身。

一股王霸之氣,頓時橫掃全場,就是連佘正、郎成和向榮這三大妖族至尊,都承受不了祖龍的威壓,本來單膝跪地,都成了雙膝跪地,帶頭開始禮頂膜拜了。

接著又是一聲嘹亮的龍吟聲,一道金光幻化成了五爪金龍,這正是天龍神槍所化。不過現在因為葉雲已經在用通天神樹的生命力量滋養他,漸漸地開始發生了蛻變。

李蘭詩嫣然一笑,她知道,葉雲這一次來九妖星域,就是要讓這些人徹徹底底,死心塌地的跟隨天玄宗,那麼就需要震懾,讓他們吃一顆定心丸。

因此她離開了葉雲的懷抱,臨空虛踏,身形優雅,一聲清脆的啼鳴聲響起,整個虛空的溫度,都驟然變得高了許多,化身成了高貴典雅的火鳳凰,在星空之中,輕輕的揮動著瀰漫火焰的雙翅。

金翅大鵬鳥、祖龍、五爪金龍,火鳳凰,這都是妖族至高無上的神獸,是他們的信仰。

此刻虛空之中,散發出來的氣息,讓他們震撼敬畏的同時,也是歡呼起來,妖族出現至高無上的神獸,就說明九妖星域要輝煌起來了,再也不用像以前那般,在幾大星域的夾縫當中生存。

那麼九妖星域的眾多強者,都對葉雲本人更加好奇起來,能夠成為至高無上的神獸之主,這樣的人,又會是一種什麼樣的風采? 葉雲卻目光平靜的看著這一切,對於他來說,一路修鍊至今,能夠有現在的成就,也不足為奇,那是理所當然,應該得到的回報。

「走吧!這裡不是說話的地方。」葉雲淡淡的說了一句,黑壓壓一片的頓時就讓開了路。

進入了九妖星之後,撲面而來的,是一種磅礴、狂暴的洪荒氣息。

就是葉雲都為之側目,雖然說九妖星域因為神龍、鳳凰兩族被滅。現在已經衰敗了,但是這九妖星的底蘊還在,這就是妖族的聖地,妖族的傳承之所,就是至尊也不願意輕易碰觸的地方。

那麼龍族和鳳凰一族,究竟是因為什麼,才會被滅族?

九妖星域的大陸中央,坐落著九大高山,妖氣磅礴,肆掠無忌。

葉雲的目光落在了兩座高山上,眉頭微微一挑,已經從其中分別出來,這兩座高山之中,潛藏著的龍族和鳳凰一族的氣息。

「這原來龍族之地和鳳凰之地,現在是哪一族居住?」葉雲神色淡然的問道,既然是龍族和鳳凰一族的地方,葉雲認為還是收回來的好,也算是尊重先人了。

向榮急忙恭敬的站出來,躬身行禮道:「回稟主上,這龍族之地,現在是天蛟族一族居住,鳳凰之地,目前是天雉一族居住。」

葉雲知道,這蛟龍和奔雉一族,雖然身上有神性血脈,但是畢竟在神獸當中相差太多了。

蛟龍除非能夠真的脫胎換骨,成為真正的神龍,不然的話,是永遠都不可能稱霸妖族。至於奔雉,其【色】土黃,並夾帶著赤紅色,其形如【雞】,有縮地成寸和音波攻擊的能力。

這兩族能夠佔據九妖山中的聖地,龍族和鳳凰一族的高山,就已經可以說明,這兩族的實力,在整個九大妖族之中,也是排前幾的。

「九大星尊,都上前一步,讓本尊認識認識。」葉雲只是淡淡的一句話,卻透著不容置疑,高高在上,睥睨蒼生的氣息,渾然天成,讓若他天生就是這天地的共主一般。

「遵命!」頓時九大星尊齊聲應命,紛紛上前。

「天狐族星尊胡士恩,拜見主上。」一名相貌俊朗的中年男子,一身月白色的長袍,綉有一隻白色的九尾狐圖案。可以看出幾分胡婉月的模樣,正是她是父親,上前拜見葉雲。

「胡星尊,你的女兒眼下就在天玄星幫我主持內務,所以不能回來見你,她一切都好,不必擔心。」葉雲面對胡士恩的時候,還是有些尷尬的,畢竟他和胡婉月之間的關係,還沒有真正的確定下來,可是早就有人將胡婉月當做主母看待了。

胡士恩倒是落落大方,知道葉雲的難處,不過因為自己女兒的關係,天狐族現在在九妖星域九大妖族之中,身份地位,還是非常高的。

「天象族星尊項少龍拜見主上!」天象族的族長,是一名身形魁梧的大漢,忙不迭的就出來拜見了。

「天蛇族星尊佘光,拜見主上!」

「天狼族星尊郎青,拜見主上!」

「天蛟族星尊喬峰,拜見主上!」

「天雉族星尊支靜雲,拜見主上!」

「天馬族星尊馬振川,拜見主上!」

「天虎族星尊虎玉江,拜見主上!」

「天鶴族星尊賀雙城,拜見主上!」

「天熊族星尊熊天平,拜見主上!」

九妖星域,九大星尊現在都站在了葉雲的面前,恭恭敬敬,沒有一點不滿。

這當然也是這段時間被向榮、郎成、佘正三人收拾安分的原因,連這三個傢伙,都是因為葉雲,才能夠晉陞成為妖道至尊的,他們還能夠有什麼想法,除非是找死,給自己的家族招來滅族之禍。

葉雲的目光一一看去,佘光是一個臉色陰沉的青年男子,郎青也是一個臉上猙獰狠辣的男子,喬峰和虎玉江、熊天平倒是一身強橫的氣息,明顯是肉身非常厲害。

馬振川一團和氣,看不出深淺來,至於支靜雲則是一名身穿火紅色長裙的女子,倒是生的妖嬈無比。

賀雙城則是九個人當中,看起來歲數最大的了,因為他現在是一副老者的模樣。

「你們都很好,今天本尊來到了這裡,也正是要給你們九大妖族,一個振興發展的機會。一統妖族,不再受到其他星域的壓迫,這也是你們經歷了這麼多年以來的心愿吧?」葉雲眉頭微微一挑,面無表情的說道。

「尊上明鑒,我等一直都苦於想要將妖族發揚光大,奈何沒有明主。不過以後我等跟著尊上的話,定然會有另一番景象。」因為女兒胡婉月的關係,胡士恩倒是隱隱間成為九人之中,能夠帶頭說上話的人了。

葉雲點了點頭道:「很好,今日開始,我便告訴你們,九妖星域,從此以後九大妖族不分彼此。我不喜歡你們這樣為了各自的利益,勾心鬥角。從此以後,九妖星域只有一個負責人。爾等九大星尊,從此以後就成為九妖星域的九大長老。胡士恩為你們九大長老之首,其餘之人,你們按照實力來排吧!」

穿書之女配自救指南 九大星尊面面相覷,沒有想到,葉雲一來,就做出了這樣的調整,等於是將九人,甚至是九大妖族的利益,還有權利,都給降低了。

不過這也由不得他們,因為這是大勢所趨。

「我等謹遵主上令諭!」由胡士恩帶頭,急忙紛紛領命,哪裡還敢遲疑,一旦有什麼讓葉雲不滿的話,那就很有可能就是滅族之禍了。

葉雲沒有再去看著九人,繼續說道:「向榮、佘正、郎成,你們三人今後便是九妖星域鎮守之人,有任何事情,商量行事,一切以大局和宗門利益為重。若是出現什麼差池,為你三人是問!」

「遵命!」這三人早就在萬道之墓中,見識過了葉雲的手段,哪裡會有什麼不滿,甚至說,現在九妖星域是真真切切的交在了他們的手上,並沒有交給李蘭詩他們,這一點,也足夠是讓他們欣喜的了。

很多人以為葉雲說完了,卻沒有想到他將目光落在了喬峰和支靜雲的身上,「還有一件事情,天蛟族和天雉族的領地,乃是當年的龍族和鳳凰一族的居所,即便這兩族因為特殊的原因,被滅族了。可是並非真的就斷了傳承,本尊希望你們將地方給讓出來。留給龍族和鳳凰一族,作為妖族的信仰聖地,如何?」

這一句話一說出口,天蛟族和天雉族所有人的臉色都變了! 天蛟族和天雉族佔領的地方,確實很關鍵,而且一直都是妖族的聖地。

佔據了這兩個地方,也代表著在妖族的地位象徵。

可是葉雲現在卻明擺著要將這兩大妖族給轟下去,偏偏還不能夠拒絕了。

「怎麼?不願意么?」葉雲冷笑一聲,若是這兩族,有什麼不要願意的話,頃刻間,他就能夠讓這兩大妖族從此消失!

「主上,我天雉族聽從安排。即刻便搬出鳳棲山。」支靜雲雖然心中不願意,可也沒有辦法,只有帶頭領命。

喬峰也沒有辦法只有恭敬的領命,總不能因為一時意氣,就給家族帶來滅族之禍。

天龍峰和鳳棲山當即就發生了變化,而隨著兩大妖族搬遷出去之後,葉雲也在這兩大山峰之中,布置下強悍無比的禁制,沒有人能夠輕易破開,這也等於是隔絕了任何人的想法了。

在九妖星,葉雲並沒有停留太長的時間,而是同樣布置下了星域傳送陣之後,離開了九妖星域。

本來的話,他完全可以選擇去一趟九煞魔域,但是理智告訴他,現在還不是時候,要想讓九煞魔尊看的上自己,而自己又能夠有資格將上官傲雪帶走的話,就還需要付出很多了。

最妥善保險的方法,就是等到自己的修為達到了至尊境的時候,他要堂堂正正,風風光光的將

又開始了漫長枯寂的星空之旅,目的地正是九極星域。

九極星域乃是當年九極道尊和九極武尊發生過一場大戰,最後被毀滅了。

這兩人可以說,誕生的時候,並不是多麼的古老,還在創世魂、天心之主的後面。

然而這兩人的實力,卻都是登峰造極,有傳聞說,他們是最接近萬道真人的存在。

一場大戰之後,九極星域被毀,從而出現了天玄星域,而這兩大至尊強者的蹤影,也消失不見了。

誰也不知道,這兩個登峰造極的強者,究竟去了哪裡,很多人猜測,那一場大戰,實在是太慘烈了,以至於兩人同歸於盡,雙雙形神俱滅。

不過也有很多人認為,兩人如此厲害,萬古長存,生命都已經成了永恆,又怎麼會真的消失不見?

葉雲卻沒有去在意,不過卻聯想到了一件事情,道武大世界,當初曾經發生過一場大戰,將整個道武大陸都給打殘了。

那麼這是否會和九極道尊、九極武尊有關係呢?

現在想這些陳年往事,確實也沒有什麼意思,葉雲想了想之後,就感覺到想不出什麼頭緒來。讓蒼飛羽,抓緊時間開始尋找。

玄武神獸會存在的地方,土屬性力量一定是非常磅礴的,所以也並不是真的兩眼一抹黑,像瞎子一樣,找不到地方。

不過這對於葉雲來說,還是有些難度,進入了九極星域的時候,頓時就發現了,這裡的星辰都已經破碎不堪,一片死氣瀰漫,果然是生機盡絕,連生命都不曾有醞釀出現。

換了任何一個修者,進入這裡的話,很有可能會因為沒有合適的力量修行支撐,以至於力竭而亡。

不過對於葉雲來說,並不是什麼問題,他以鴻蒙道體的特性,暗自施展出天吞口,不斷的吸收磁州的死亡力量,轉化成了修者可以吸收的力量。

「夫君,我們要在這裡尋找的話,還不知道要花費多久的時間……」現在在這種生機盡絕的地方,無異於大海撈針,李蘭詩不免有些都擔心。

「不要著急,這裡是我們的希望。當初師尊,不也是在這裡找到了玄武神土的么?只是不知道,現在是否還有存在。」葉雲暗自琢磨了一下,算算時間來看,當初師尊天元,找尋玄武神土修鍊的話,那時候的九極星域應該還在。

可是現在卻不同了,一片四起瀰漫在星空之中。

「夫君,放心吧,要是以前,這九極星域沒有被毀滅的話,我還真的是一點辦法都沒有,可是現在卻不一樣。因為這裡只有一種力量,就是死亡之力,可我若是感受到了不同的力量了,那麼就絕對是我們要找的地方了!」青衣卻俏皮一笑,在整個九極星空,又有什麼力量,可以瞞得過她呢?

葉雲點了點頭,笑道:「青衣,你說的對。正是因為這九極星域一片死氣瀰漫,對我們來說,反而是一次機會。」

見到葉雲和青衣都胸有成竹,李蘭詩眾人也終於放心了。

當然在這種死寂的世界當中,葉雲眾人也真的是很無聊,一路飛行,經歷了漫長的歲月。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