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愣什麼神。」周影雪狠狠的拍了冷天殊的肩頭。

冷天殊欲哭無淚,這日子什麼時候才是個頭呀?

周影雪說道:「如果你想完成你心中的所想,就要加倍努力才行。你看看我,你的資質明明比我高,為什麼會落在我的後面呢?原因是你還不夠努力。」

周影雪當知道冷天殊屬於最頂尖的那一類人。

如果不是受封印所擾,以他的資質,應該早已經超過了自己。雖然自己有《聖典》在身,可是無奈沒有人指導,只能慢慢自己摸索。

冷天殊足夠幸運,有自己陪著他對練,所以他的境界提升的很快。另外,師叔傳給他的秋水劍法,很玄妙。而且冷天殊對秋水劍法研習得十分通透。

而自己所獲得的那套劍法,那套春木劍訣,她到現在也只領悟了三招,至於聖典內的武技,除了七彩神掌和摘星手。剩下的她基本上都沒有領悟。

雖然現在紅楓山莊以她和白骨君實力最為高強。

但是紅楓山莊高層基本上都知道。掌門的實力能媲美武狂八重。武狂七重的寧天地都經不住他一掌。

紅楓山莊現在是二品宗門沒錯,是總體實力已經達到了三品宗門。

劉俊之知道的事情,周影雪也基本上了解。

「冷天殊,你如果打贏我,我會給你相應的獎勵。」周影雪知道,一味的懲罰他可能會引起適得其反的效果。

冷天殊聽見獎勵倆字之後,會心的笑了笑。

「好了,今天就到這裡吧。」周影雪開始下逐客令,因為她太累了。要好好的休息。今天的課程就提前的結束了。

「好的,那我出去了,祝你睡個好覺,晚安。」

等到冷天屎出去之後,周影雪帶上房門。

她心中現在很亂,今天見到石宗毅后。

就格外的亂。

一邊是自己曾經的愛人,一邊又是自己有好感的人。周影雪不知如何決斷。

雖然她想讓他和石宗毅的感情隨風而去,可是心中卻有一絲小小的遺憾。

周影雪在不知不覺之間,已經對冷天殊產生了好感。

這種好感使他對冷天殊越來越嚴厲,甚至很是苛刻。

但她沒有想到的是,這個傢伙除了嘴上抱怨已外,竟對她無微不至的關懷。

甚至有時候讓她覺得,這個男人一定會成為自己生命中的一部分。

但是冷天殊又久久不說喜歡她,她試探了好幾次,都沒有得到她自己想要的答案。

一夜已經過去,在這一晚上有人睡得很香,有人卻輾轉反側,難以入眠。。

早晨,雙雪無雙居面前又早早的排滿了長長的隊伍。

不過這次劉俊之很聰明,讓店員帶外面排隊的食客上煉丹店和煉器殿店中逛一逛,每個人手上都有木製的號碼牌,這樣等到輪到他的時候。店員會在門口排隊的人,煉丹煉器店之間來回喊好,確保不會錯過每一個人。

這種方法簡單而有效,有效的,分離了排隊的人群。也能提高煉丹煉器店的收入。

這次陪著石寧來的是石宗和石昊天。

對於石寧這種變著方的給自己打廣告,劉俊之很是感動。

既然已經收了傅雪嬌,那就將它們全部收了吧。

就算秦鳳凰日後會打死自己,那他也認了。

這樣美好的時光,一直持續了四天。

離紅楓山莊開山大典還有三天的時間。

離劉俊之尋找真命天子的任務還只剩下三天。

劉俊之從盛寶閣內換了一張二級丹方。又將無數二級丹藥提供給系統,換了500個兌換點。

再一次上系統查詢了冷天殊的資質,他發現冷天殊的總潛力竟然變成了35點。

原來測算的時候是31點,也就是說冷天殊的潛力在不停的增長當中。

只要再提升兩點,冷天殊就夠得上真命天子的資質了。

難道一切都以周影雪有關,劉傻之抱著試試的心理,也查了查周影雪的總潛力。

周影雪的總潛力還是28點,卻意外的出現了一個特殊屬性。

一個讓劉俊之都不淡定的屬性,可以讓總潛力32點以下的人,提升4至6點潛力值。

那麼也就是說冷天陳最多還能提高兩點潛力值,進入真命天子之列。這個消息對於劉俊之來說,那是多麼美妙,多麼激動。

那天系統提示劉俊之,周影雪對他的崇拜感又回來了。但是又不是劉俊之完成的任務,所以就隨機的發放了他一張二級丹方。

對於這個任務,他完成了莫名其妙。

在紅楓山莊開山大典還有三天的時間。劉俊之愜意的生活被打亂了,現在連偷懶的功夫都沒有了。

劉俊之迎來了一封挑戰書,臨海鎮最大酒樓樊樓的挑戰書。

而且挑戰的時間就定於明天上午,時間相當的短,不足一天。

但是系統又發布了一個很坑人的任務。

接受挑戰並拿下樊樓,如果失敗將關閉烹飪系統,也就是說劉俊之將無法再烹飪。

但是參加挑戰的選手不是他,而是傅雪嬌。

劉俊之的廚師學徒。

這可讓劉俊之十分頭疼,僅僅一天的時間。而且所製作的菜肴並不是傅雪嬌常烹飪的那三樣,而是一碗普普通通的蛋炒飯。

系統提前解鎖了蛋炒飯,也告知了劉俊之任務成功的獎勵,獎勵一口玄武鍋。

餐館兒內廚。一片忙碌的場景。 ?劉俊之之前給傅雪嬌做了兩份蛋炒飯。

一種是最原始的蛋炒飯,另一種蛋炒飯叫做金包銀,也是一種極為講究的蛋炒飯。

所有的注意細節步驟,劉俊之都一一給傅雪嬌做了示範並解答。

但是傅雪嬌做出來的結果卻不盡如人意。

不是油擱多了,就是鹽放多了。要麼就是雞蛋沒有炒熟,要麼就是雞蛋炒過火了。

至於蛋炒飯的所有原料,是系統提供的。

所用的米還是涿州貢米。

蒸煮米飯所有的水是山上流淌下來的泉水。

至於雞蛋用的是柴雞蛋,是老母雞散養,而且不喂任何東西,只是讓她們自由的攝取蟲子和青草。

老母雞所下的蛋殼薄,蛋黃黃,蛋液清。且營養高。

油,用的是現榨的核桃油。

雖然說系統是無限量的,提供食材,可是按照傅雪嬌的做法,浪費了許多食材。

這些失敗的蛋炒飯,都進了劉俊之的肚子。雖然劉俊之承認自己很能吃,但也撐得受不了了。

「我是不是很笨?」做了無數次失敗的蛋炒飯,傅雪嬌有點懷疑自己了。自己對於烹飪,是不是沒有任務天賦。

那三樣美食做的好吃,是不是自己偶然學會的,還是自己永遠只能做這三樣美食,其他的美食都烹飪不來。

劉俊之想吐槽系統了,一個初學者,你至於出這麼一道考量廚藝的,最為常見,也是做法最方便的蛋炒飯嗎?

蛋炒飯人人都會做,但不是每個人都做的好。

家庭主婦所認為做的好的蛋炒飯,其實並不是真正的成品,而基本上都是半成品。

製作蛋炒飯,第一考慮的是米飯。

米不僅要選顆粒飽滿圓潤的,而且蒸煮出來的米飯要顆顆飽滿、粒粒圓潤、且不粘連。

粘度較高的大米不能選擇,吸收水份少的大米也不能選擇,看起來飽滿圓潤,蒸煮出來卻無法保持其大米原有面貌的大米不選。

這就是烹飪蛋炒飯所用大米的三不選。

隔夜米飯,堅決不用。

隔夜米飯,米飯中的水份和營養都會流失,炒出來的蛋炒飯口感也會很差。

基本上蒸煮的出來的米飯,晾涼既可使用。

雞蛋要攪伴的均勻,火候要把握得精準,雞蛋攤的不能太嫩,也不能太老,要剛剛好。

攤雞蛋用的油,你要倒入的剛剛好。不能太多,也不能太少。那也會影響雞蛋的口感。

對於攤雞蛋這一步,傅雪嬌已經完全掌握其中的訣竅。

不會像前幾次那樣,要麼沒攤熟,要麼就是火大了。

現在傅雪嬌炒的是最原始版的蛋炒飯。

蛋炒飯的起源,可以追溯到一種叫卵熇的食物。是用黏米飯加雞蛋液調製。

這是蛋炒飯的雛形,因為它很像現在的金包銀。

劉俊吃了一勺蛋炒飯,放在口中細細品嘗。

「這次油放少了,蔥花和蒜的香味兒不夠。鹽放得十分恰當,不咸不淡正合適。」劉俊之點評道,相比前面的幾十次,這次已經算是最好,不過離完美還差得很遠。

「你還是再給我示範一次吧。」傅雪嬌說道,雖然經歷一次次的失敗,但是還能看見勝利的曙光。

「好的。」劉俊之走到爐灶前,將油倒在鍋中,然後等油溫稍熱的時候,放入蔥花,蒜末。

另一個爐灶上的鍋,鍋里的油也熱了。劉俊之間將攪拌均勻的蛋液倒入鍋內。蛋液迅速的起泡,劉俊之就拿筷子來回攪拌。

另一口鍋中已經倒好了蒸好的米飯,劉俊之來回到的翻炒。讓米飯均勻的沾上油。

然後倒入攤好的雞蛋,由於筷子的攪動,雞蛋早已變成一小塊一小塊的碎塊。

劉俊之放入少量的咸鹽后,換大火翻炒,然後迅速出鍋倒入盤內。

推到傅雪嬌的面前,傅雪嬌盛了一夕,放入口中細細品嘗。這蛋炒飯不咸也不膩,雞蛋和米飯炒的剛剛好。

飯香米香和蔥花兒蒜末的香味,融為一體,又各自分散。充斥著她的味蕾。

不一會功夫,傅雪嬌已經吃完了這盤蛋炒飯。

嬌妻入懷:霸道老公,輕輕寵 「好啦,我知道了。」傅雪嬌吃完蛋炒飯後,很篤定的說道。這一次,她一定會做得很成功。

她做不到劉俊之那樣,雙手左右開弓。用兩個炒鍋做蛋炒飯。

只能用一個炒鍋先攤雞蛋,然後再炒飯。

傅雪嬌不緊不慢,又做出了一盤蛋炒飯。

劉俊之品嘗之後,將勺子放下。

「還差一點點,食鹽還是放多了一點。」劉俊之不緊?不慢的說道,這一次炒的基本成功。

不過,那一點點欠缺,還是無法應戰。

「先休息一下吧。」劉俊之向傅雪嬌說道。現在算是小成,但是不能乘勝追擊。

先讓傅雪嬌休息一下,慢慢回想剛才的過程。

「老公,你也挺奇怪的,為什麼你不自己接受樊樓的挑戰,偏偏讓我應戰呢?」傅雪嬌向劉俊之問道,明明劉俊之的廚藝很好,為什麼要讓自己出戰呢?

「很簡單,這個餐館是你的。所以你這個老闆要在你樊樓的決戰中,大放異彩。 一往情深:腹黑老公暖萌寶 才能讓雙雪無雙居聞名渤海郡,甚至聞名整個袞州。」劉俊之說道,這間餐館兒是劉俊之的經濟來源之一。不過他日後要處理的事情一定會很多。不能打理餐館的業務,所以要交給傅雪嬌來打理。

「原來如此,就交給我吧。不過這個老闆還是你自己當吧,我是老闆娘。」傅雪嬌聽完劉俊之的解釋后,恍然大悟。

原來老公有這樣的野心,她一定會全力支持的。

……

司州,大沼澤。

鳳凰一族領地。

雕爺發現,他又被鎖鏈捆住了。而且大祭司還在那裡吃著食物,拿食物誘惑的他,不過這次有些不同,大祭司偶爾會扔給他一些食物。

「你這是在施捨嗎?我不需要。」雕爺說道,面前這個小妞,用盡辦法的折磨自己,就為了讓自己低頭。

他是高傲的鯤鵬,根本不知道低頭為何物。

何況自己還要接替勾陳大帝之位。

勾陳大帝,又稱勾陳上宮天皇大帝、西方太極天皇大帝。乃是統御天下萬雷的神。小

雕爺最擅長就是雷電。是天地認定的下一屆勾陳大帝。他的這種身份,更決定他不能像大祭司道歉。

「你能不能吃一點飯,算我求求你了,道歉吧,這件事已經鬧得眾人皆知,如果你道歉,我的威嚴何在,還談什麼管理鳳凰族。」大祭司快哭出來了,這個雕爺倔強的很,到現在還不認錯,她大祭司的威嚴何在。

「認錯,那多沒有意思。」雕爺說道,他決定的事不會改變,要征服眼前這個活了3000多年的鳳凰,就要先征服她的威嚴。

「九兒,龍族的景龍王來訪。」 農家小辣妻:啞巴夫君寵不停 山動之外,一個蒼老的聲音傳到山洞之內。

大祭司聽完之後,臉色唰的一下變白了。

鵬爺看著大祭司,一言不發。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