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難道有更好的方法?」凱文連忙問道。

「有一種,那是我們東方非常神奇的技能,練成之後,必定驚天動地,比你們鍛煉方法效果更強。」何凡沉吟道。

「何凡,那你教我,我拜你為師。」凱文連忙說道。

「看見,那些高峰了沒有?」何凡指了指遠處,那好幾座高峰。

「看見了。」凱文點頭道。

「從上面跳下來,你應該能在空中停留更久,順便讓我們開開眼,天使的終極修鍊。」何凡說道。

凱文:「……」

從那上面跳下來,你是開眼了,我是直接去見上帝了!

「何凡,你別開玩笑了。」秦薇輕咳道,你是想讓他們去見他們的上帝?

「咳,也不算玩笑,只是提醒你們,這高坡有些低了。」何凡說道。

「低了?若是再高,我們怕摔傷了。」凱文說道。

「這就是你到現在,才三根毛的原因……咳,現在只是一根了。」何凡嘆息一聲,又想到,現在只有一根了。

「什麼意思?」凱文迷惑。

「等麗莎過來,我再告訴你們,省的我說兩遍。」何凡說道。

這時,麗莎剛從地面爬起來,拍了拍灰塵,走了過來:「凱文,何凡,秦薇。」

「麗莎,你快過來,何凡說有更好的鍛煉之法。」凱文連忙說道。

「更好的訓練之法?」麗莎一喜,小跑著來到凱文身邊,期待地看著何凡。

「你們隨我來,我教你們,東方最強秘法。」何凡淡淡地道。

「不是去那高峰吧?」凱文目光警惕,要不要直接跑,不和何凡玩了?

……

(推薦好友別緻蘇新書,扶搖直上,當初寫我是國寶我怕誰的,筆力很強) 密林之中,何凡停下腳步,仰望上空。

「現在怎麼做?」凱文迷惑,順著何凡的目光往上看去,那裡有一個巨大鳥窩。

「看見那個鳥窩沒有?」何凡指著上面一個鳥窩,問道。

「看見了,那鳥窩怎麼了?」 棄婦有情天 凱文不解,礙你眼了?

「你先爬上去,我教你下一步。」何凡說道。

「哦。」凱文想了想,為了東方最強秘法,幾個縱身,越上古樹,來到鳥窩旁,大聲問道:「何凡,現在怎麼辦?」

「看看裡面有什麼,有鳥蛋扔下來,我接住。」 萌妻來襲,總裁請滾蛋 何凡大聲回應。

秦薇和麗莎:「……」

你是帶他來掏鳥窩的?說好的東方秘法呢?

凱文也懵了,不帶你這麼玩的,我拿你當朋友,你讓我掏鳥窩?

「先扔下來,我再告訴你下一步。」何凡大聲道。

「有四顆蛋。」凱文還是相信朋友的,回應一聲,從鳥窩搬出一顆巨大的銀色鳥蛋。

四顆蛋相繼扔下來,何凡進化之力柔和如水,拖住四顆蛋,小心收好,看著凱文,再次道:「你先下一點,距離地面六十米左右。」

六十米,絕對摔不死涅槃,凱文跳下來,也不會有事。

凱文縱身躍下,看著何凡,等待他的下一步指令。

「天使的修鍊,不僅需要高空跳下,跳下的姿勢也很重要,你在空中換著姿勢往下跳,不要保持一個姿勢。」何梵谷聲道。

「換著姿勢跳?」凱文一陣懵逼,要不,你先來一下,讓我開開眼?

「對,換著姿勢跳,比如轉體跳,反身跳,嘗試各種不同的姿勢。」何凡說道:「要勇於嘗試,再說,六十米高度,又沒多大事。」

這距離下去不會有事,要不試試?

凱文沉思片刻,果斷來了個轉體跳,白色進化之力在體表散發,一股柔和卻又剛猛的天使之力震蕩,凱文長嘯一聲……



再度光榮落地。

「乾的漂亮。」何凡伸出大拇指,稱讚道。

「感覺有些不一樣,但又不知道哪裡不一樣。」凱文有些迷糊地爬起來,暈乎地道。

「這是你教的秘法?」麗莎獃滯地看著何凡,感覺這貨不靠譜,你肯定是為了鳥蛋。

「等去山洞,我給你們解釋。」何凡抬了抬手,制止凱文追問,先是帶著秦薇去取了些水,待會淬體用,這才回山洞。

回到山洞,秦薇開始燒水,何凡看向凱文:「對於天使,我不了解,二位別急,但我東方也有長翅膀的鳥人。」

「是天使,不是鳥人,你再這麼說,就不能做朋友了。」凱文氣憤地道。

「但東方長翅膀的真不是天使。」何凡撇嘴。

「何凡,東方長翅膀的?你說的是神話傳說中的雷震子?」秦薇想了想,猜測道。

「對,雷震子。」何凡點頭:「若是你們多看東方神話,歷史典籍什麼的,可以了解一下,雷震子也有翅膀。」

「他也是掏鳥窩?」凱文追問道。

「這和掏鳥窩有什麼關係?」何凡翻了翻白眼,不就讓你們弄了四顆蛋么,至於一直提么?

「好吧,不提掏鳥窩,那你想說什麼?」麗莎問道。

「掏鳥窩只是順帶,任何進化者,無論天使,還是祝福祭祀,或者神龍,一切鍛煉,修鍊,都是為了加速進化。」何凡說道:「你們從高空跳下,不斷作死鍛煉,也是為了加速自身進化。」

「但是,一直保持一個高度,這是不行的,你們要不斷拔高自己,天使是天空的寵兒,不是低空的弱雞,你們六十米也沒事,那就換一百米,兩百米,甚至三百米。」

「那會摔傷的。」凱文和麗莎說道。

「所以我提到了雷震子。」何凡說道。

「這位神是摔出來的?」

「不,他是嗑藥磕出來的。」何凡說道。

「……」

那你提他幹啥?三人感覺和何凡說話好費勁。

「別激動,雷震子嗑藥的時候,身受重創,除了他以外,還有一位雷神辛環,也長翅膀。」何凡正色道。

「那雷神是摔出來的?」

「也不是,辛環也是重傷嗑藥長出來的。」何凡道,他瞎扯的,鬼知道辛環翅膀哪來的,那時候他連小蝌蚪都不是。

這天聊不下去了,好想拿刀剁了這貨。

「所以,你是想告訴我們,買不起藥劑,就別想加速進化?」秦薇沉默半晌,看出了何凡的心機:「你是在為林胖子以後代理藥品,招攬顧客?」

「想多了。」何凡看了眼秦薇,又看向面色難看的凱文和麗莎,淡笑道:「你們注意重點,這兩位都是重傷之後,嗑藥長出翅膀的,重傷很重要!」

「重傷?」凱文和麗莎有些迷茫。

「對,我恰巧,得到一點辛環殘篇。」何凡笑道:「雖然辛環不是天使,但都是有翅膀的進化者,也有共通之處。」

「辛環殘篇?」秦薇懵逼,你啥時候有的?我咋不知道?

「殘篇?」凱文和麗莎呼吸有些急促,這可是關於神的進化法殘篇,若是能得到,絕對有巨大幫助。

「根據殘篇記載,需要破而後立,再打通任督二脈,乃是東方傳說級秘法。」何凡沉聲道:「至於葯,那只是一個引子,雖重要,但也可以用別的代替。」

「破而後立我知道,但打通任督二脈?」秦薇表示沒聽過,你肯定在忽悠我,這個世界沒有任督二脈之說,秦薇只能懵逼。

「你要是知道,還是傳說級秘法?殘篇記載,只有一個人重創,身體本能會吸收藥性,那時候藥性最大化,才能完美吸收,從而激發自身潛力,加速進化。」

何凡冷笑一聲,淡淡地道:「而且,我還有按摩秘法,可以保證藥性吸收,加速進化。」

按摩……

秦薇俏麗的臉蛋抽了抽,你是打算將他們解剖么?

「至於這鳥蛋,你們忘記我的身份了?廚神!」何凡淡笑一聲,道:「做出加速進化的葯膳,沒問題,凱文也知道,這就相當於藥劑了。」

「原來如此,但真的要必須摔傷么?」凱文有些猶豫。

「不摔傷也行,只是效果比較慢。」何凡說道。

「那我去試試。」凱文看了眼不遠處一株古樹,快速跑了過去。

「麗莎,你去看看,告訴他要用不同的姿勢,我為你們製作荷包蛋葯膳。」何凡微笑。

「好的。」麗莎想了想,跟了過去。

「何凡,你究竟想幹啥?了解天使的構造?」秦薇趁著兩人離開,低聲問道。

「暫時不告訴你,你趕緊去淬體。」何凡揮手道,自己的心中想法,不知道能不能實現,也許還要指望林胖子聯繫的進化學家。 砰

「真跳啊。」

大地震動,煙塵翻滾,何凡不忍心看了,真跳就算了,你就不能選個安全高度,直接就奔上了一百米?

何凡很想大吼一聲,這裡有個老實人,快來欺負他,自己有必要叮囑一下,不然這凱文真要去見上帝了。

做著荷包蛋,何凡將一些藥材灑下,這些藥材是執法局廚房找出來的,無毒。

鑽石嬌妻:首席情難自禁 既然要拿這兩位研究一下,自然要下點本,何凡也算對得起這兩個西方朋友了,換了敵人,直接就上毒藥了。

兩人很快過來,麗莎沒跳,凱文摔傷了,好在及時進化之力護體,沒有大礙,只是吐了點血。

「何凡,破而後立,要摔到什麼程度?」凱文問道。

「不嚴重,也就八根骨頭。」何凡沒說粉身碎骨,不然這貨真跑去來個粉身碎骨,自己怕是要浪費不少藥材才能治好他。

「八根骨頭。」凱文呢喃一聲,沒有再說什麼。

荷包蛋很快煎好,一人一個:「我們先吃,這一個留給秦薇。」

「謝謝。」凱文道謝一聲,取出一個盆來,沒辦法,這蛋太大,碗裝不下。

「嗯,這蛋好奇特,我感覺自身進化之力增長了一些,比我修鍊還要明顯,要是一直吃蛋就好了。」凱文驚呼道。

「前提是你吃的下去。」何凡淡笑道,真以為你們都有我這麼好的胃口?那我還怎麼混?

「這是凶獸的蛋,但以前我們也吃過純血蛋,沒這麼強的藥效。」麗莎說道。

「看見蛋上面的藥材了么,這是辛環殘篇上面記載的葯膳,這也是我讓你掏鳥蛋的原因。」何凡說道,嗯,他臨時配出來的。

「原來如此,是我錯怪你了。」凱文歉意地道,轉而又激動地道:「何凡,我拜你為師吧。」

拜師了,以後天天就有這種葯膳吃了。

「別把拜師掛嘴邊,這樣顯得很沒誠意。」何凡笑道。

「你教我們辛環修鍊之法,還給我們葯膳,這不就是師父才會做的么?」凱文說道。

「朋友也會這麼做。」何凡道,我才不會收徒,你們兩個都是老實人,我不收老實人。

凱文沒有再說,他也只是嘗試下,若是可以加速進化,就繼續聽何凡的,不能加速進化,肯定不會和何凡玩了。

現在這蛋煎的很不錯,配合藥材,讓他有明顯的提升,比平時修鍊更明顯。

何凡看了眼自身數據,在執法局吃了一頓,出來后吃了一頓,現在又吃了荷包蛋,數據到了43.5%,現在增加的越來越少了。

「破而後立,要配合葯膳才行,必要時,需要解毒丹。」何凡覺得,先給這兩個傢伙打預防針,以防哪天無毒藥材用完了,沒有試菜的凶獸。

「解毒丹?」兩人迷惑。

太古吞噬訣 「不錯,有的葯膳,乃是毒物配製,講究以毒淬體,加速進化,一般人受不了,必須有解毒丹壓制。」何凡說道,自己是不是該開始毒物的搭配了?

「哦。」兩人恍然應道。

「吃不完。」麗莎看著還剩下一大半的煎蛋,肚子已經飽了。

「我幫你吃。」凱文連忙說道,抓起來死命地塞。

何凡:「……」

你搶我台詞了知道不?還有,你都漲的不行了,放過這半個蛋吧!

何凡看著凱文,死命地塞,只要能加速進化,哪怕撐死也是甘願的,何凡摸了摸肚子,好吧,還沒飽,要不將秦薇的吃一半?

「我們按照辛環殘篇,來說一下,以後三餐。」何凡將目光從秦薇的荷包蛋上移開,說道:「早餐,就吃荷包蛋,中午吃凶獸肉,晚餐凶獸肉。」

「你安排吧。」凱文說道。

很快,秦薇淬體完成,走了出來,開始吃荷包蛋,吃了一小半就撐著了,丟給何凡吃。

夜晚,四人就在山洞休息,秦薇在外藉助舍利子修鍊易筋經,何凡在山洞內,以感應之力看守秦薇。

「啊……」

突然,一聲尖叫傳出,何凡連忙踏出山洞,只見秦薇蜷縮著身子,痛苦慘叫,地面大地震動,一股股土黃色力量瀰漫,沒入秦薇體內,這些土黃色力量之中,還有一絲絲渾濁煞氣。

「秦薇,你沒事吧。」何凡連忙上前,想要打散這股力量,但仔細感應,發現這力量只是在淬鍊秦薇身體,便住手了,這隻能靠她自己。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