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佩拉,你難道不知道人類走私商人手裡都有好東西嗎,鋒利的武器,堅固的裝備,還有香水,香料,這都是極為珍貴的東西啊,以前這些東西我們只能從聖城購買,但是聖城裡面的商鋪是其他幾個種族的,這些種族也是從人類走私商人手裡面購買的,所以只要與這名人類商人打好關係,以後咱們部落想不發達都難了。」這名大隊長解釋道。

「原來是這樣,大隊長,那麼我們何不自己搶先聯繫這些人類走私商人?」佩拉不明白的問道。

「你腦子也不好好想想,這些人類走私商人既然能夠把大量的物資運輸到這裡,實力能弱得了嗎,我聯繫其他幾個大隊長,就是要等瓦夫把人請來以後,那個時候就該咱們出面了,瓦夫想獨吞好處是不可能的。」這名大隊長沒好氣的罵道。

「大隊長英明!」佩拉小小的拍了一下,馬屁。

「當然,要不我能當上大隊長,還不快去請其他幾名大隊長。」這名大隊長立馬洋洋得意的說道,不過隨後看到佩拉還在自己面前,於是大聲的喝道。

「是!」佩拉一溜煙的就甩動著尾巴跑掉了。

庫克跟在皮斯身後,皮斯帶領的這支隊伍足足有二十人,除了皮斯一身袍子以外,其餘的是清一色的護衛打扮,這些護衛中間是十幾匹馱馬,馱馬身上是兩個大麻袋,鼓鼓的一看就知道裡面裝有東西。

庫克小聲的對皮斯說道:「美杜莎蛇人已經出現了。」

「啊……。」皮斯一驚。

「閉嘴!」庫克;立馬低聲吼道。

「大,大人,那可是美杜莎蛇人戰士啊,咱們只有這幾個人啊。」皮斯哆嗦的說道。

「閉嘴,不就是美杜莎蛇人嗎,再說這樣的話,我就把你丟進泥漿裡面。」庫克沒好氣的罵道,庫克不知道這皮斯怎麼這麼膽小,居然還是最大的奴隸主。

其實庫克那裡知道,皮斯成為奴隸主靠的是家族的傳承,以及頭腦,還有金錢,皮斯根本就不可能親自去捕奴不是。

「我跟你說,不過是一個小隊的美杜莎蛇人而已,待會大部隊來了之後咱們就丟掉東西就跑,不過也不要跑太快,不然美杜莎蛇人就發現不了我們藏起來的物資。」庫克小聲的囑咐道。

皮斯看著周圍不時出現的黑漆漆的泥漿,這就是沼澤裡面的陷阱,這些泥漿一旦陷進去,人就會慢慢沉下去,最是危險無比了。

皮斯一直膽戰心驚的,而其餘的護衛都不知道事情的真相,都還無所謂的一路說笑,皮斯心裡暗罵這些傢伙找死,庫克則疑惑,因為那些美杜莎蛇人已經跟蹤了自己一行人兩個多小時了,已經走了數十公里,但是就是不發動攻擊。

「這些該死的蛇人在幹什麼?」庫克心裡暗罵道。

不過就在庫克疑惑的時候,忽然一個美杜莎蛇人從荒草裡面鑽出來,皮斯一看美杜莎蛇人,立馬尖叫起來:「啊,跑……。」

「嘭!」庫克看皮斯這樣的反應,沒好氣的一下子把皮斯打暈了過去,要是碰見一個美杜莎蛇人就要跑路,傻子也知道有問題。

「啊!」兀立也被嚇了一大跳,因為尊貴的人類走私商人居然暈過去了。

「你是什麼人?」庫克立馬轉移對方的注意力,大聲的喝道,身後的護衛則紛紛的抽出武器。

兀立的口水都要流出來了,看著人類護衛手中寒光閃閃的武器,兀立多麼想有一把啊,兀立把自己套著鐵槍頭的長槍往身後藏了一下,然後結結巴巴的用人類通用語說道:「尊,尊,尊貴的人類商人,我,我們大人,有,有請。」

「有請?」庫克疑惑的看著兀立。

「我,我,我們可以,可以交換,交換你們的物資,多,多才好。」兀立結結巴巴的表達著。

庫克聽著難受,於是用獸人語問道:「你說什麼?」

「啊,尊貴的客人居然會我們獸人通用語啊,而且聽閣下用的還是南方的口音啊。」兀立立馬讚歎道。

庫克幾乎要暈倒了,這美杜莎蛇人是什麼意思,庫克與兀立一陣溝通以後更加的無語了,心裡暗自罵道:「早知道這樣,我們還用在這悶熱的荒原中走兩個小時?」

庫克很隱晦的表達自己才是這商隊的總管,而自己家的主人因為身份的問題所以不得不隱藏起來,而剛才暈倒的不過是個傀儡而已。

兀立很上道的立馬明白了,笑呵呵的說道:「我們不管你們是什麼身份,我們只要物資。」

「可是,可是這些東西是你們帝國一位大主顧預定的。」庫克有些猶豫。

「價錢好說,你們這麼辛苦,不都是為了錢嗎,我們蛇人部族還是很富有的。」兀立趕緊的保證道。

「那好吧,要是價錢合適,我們可以交易。」庫克裝著猶豫了一下回答道。

聽到庫克這麼說,兀立立馬大吼了一聲,於是周圍立馬出現了數百美杜莎蛇人戰士,庫克立馬驚道:「你們這是要幹什麼?」

「尊貴的客人,這是為了安全起見,這荒原裡面的強盜可是很多的。」兀立趕緊的解釋道。

於是庫克一行人就跟著兀立重複的走了數個小時,來到了美杜莎蛇人的營地,美杜莎蛇人的營地讓庫克眼睛一亮,因為美杜莎蛇人的營地居然是一片荒草上面,荒草被一根根的做成竹筏的模樣,而一個個帳篷就坐落在這些竹筏上,整個的地面都是荒草構成的。

「歡迎您,我的朋友!「當瓦夫看到跟隨庫克的護衛身上的裝備的時候,也流下了口水,心中恨不得立馬搶劫了這些傢伙,但是瓦夫知道搶就只有這一回,但是只要打好關係,那麼以後這種東西還有很多,瓦夫可是知道這些貪婪的人類商人只要有錢,什麼都敢賣的。

「謝謝,這些東西算是我們的見面禮。」庫克同樣以獸人的禮節回答道,然後指了指十幾匹馱馬身上的麻袋。

「啊。」瓦夫也愣住了,這人類商人也太大方了吧,不過隨後瓦夫猜測是庫克害怕自己搶東西,不過瓦夫也不好拒絕,因為在獸人帝國,拒絕別人的禮物可是一種挑釁。

「哈哈,哈哈!」

「哈哈,軍團長大人真是厲害啊,居然聯繫到了一位人類商人。」就在瓦夫發愣的時候,數名蛇人湧進了帳篷裡面,哈哈大笑道。

瓦夫一看,立馬喝道:「是誰讓你們進來的?」

「歡迎您,尊貴的人類商人,我是馬里恩,是一名大隊長,同時我也是虎紋美杜莎族的長老。」

「歡迎您,我的朋友,我也是一名大隊長,我叫馬里奧,我們部族願意跟閣下進行貿易。」

「閣下……。」

數名美杜莎蛇人的大隊長無視瓦夫的大喝聲,紛紛與庫克擁抱,然後自我介紹道,庫克大汗不已,這都上杆子找抽啊。

庫克立馬拍拍胸脯的說道:「我們冒險來你們這裡,為的就是錢,只要有錢,什麼東西我們都有,不怕各位知道,我們在這荒原裡面還有一個儲藏點,只要各位有東西交換,我們立馬可以進行交易。」

「啊!」瓦夫等人一聽。立馬一愣,因為庫克這個消息太震撼了,人類商人居然在這荒原裡面有儲藏點。

瓦夫更是恍然大悟的說道:「還是你們人類聰明,居然知道在這荒原裡面找到儲藏點。」

「那是,我家主人早就預料到了戰爭,所以提前儲存了大量的物資。」庫克洋洋得意的說道。

「那麼你們都有什麼東西可以交換?」莎娜緩緩的走進來問道。

庫克看見莎娜,明顯一愣,也庫克看到莎娜的裝束,明顯是一名祭司,庫克心裡立馬想起了哈比的話:「大人,這次最好不要讓祭司碰這些東西,祭司服用禁忌食物以後,變異的幾率更大。」

ps:今天先來四千多字,人實在是受不了,長途車坐的暈啊!

非常獵人526_非常獵人全文免費閱讀_第五百二十六章美杜莎的邀請更新完畢! 非常獵人528_非常獵人全文免費閱讀_第五百二十八章倒霉的豹人黑莫來自()

黑莫身為獸人的皇族,受到的可以說是系統的教育與訓練,在訓練中黑莫曾經見過這種焰火,這是人類社會的魔法焰火,美杜莎蛇人營地裡面飛射而起的魔法究竟是怎麼一回事。【百度搜索會員登入】

黑莫心裡焦急不已,雖然黑莫有能力,也有頭腦,但是黑莫出生的時間不對,而且也不是家族的嫡系,雖然說黑莫很是用心的拼搏了,但是拼搏之後黑莫發現,自己拚命賺取的東西,在某些人卻可以張嘴就可以得到。

所以黑莫絞盡腦汁的成為了莎娜的追隨者,成為莎娜的追隨者黑莫是抱著兩種心思,一種就是等待莎娜強大起來,成為聖祭司那樣的存在,那麼自己的地位肯定也會隨之變化。

還有就是成為莎娜的丈夫,這才是黑莫最想要的,所以當選婚的消息一公布,黑莫就激動不已,黑莫早就拉攏了一些美杜莎蛇人,所以黑莫最大的競爭對手就是抱有同樣心思的另外兩個皇族的傢伙,所以黑莫才會埋伏在回營地的必經之路,黑莫已經下定決心要殺人了,為了自己的前途,誰也不可以阻擋自己。

「快點!」黑莫有種不祥的預感,因為魔法焰火可不是一般人用的東西,而且獸人一般是用號角,也只有人類才用魔法焰火,所以黑莫不停的催促著自己的幾個護衛。

「站住,你們是什麼人?」不過就在黑莫靠近營地的時候,居然被一群地精,對,沒錯,就是地精阻攔住了,領頭的好像是一個半身人。

「這世界怎麼了?」黑莫腦子裡面帶著這個疑問,因為這些地精與領頭的半身人居然都全副武裝,而且裝備的是最為昂貴的金屬裝備。

哈比心裡激動不已,要知道哈比自從有了巨大的力量以後,早就想跟人好好的戰鬥一番了,但是很不辛的是,初次的戰鬥以哈比被扒光了結束,哈比成為了所有人的笑柄,所以哈比要一雪前恥。

所以營地裡面一發現黑莫的蹤跡,營地裡面有瞭望樓,地精使用的是侏儒的望遠鏡,所以當黑莫被發現的時候,還在二十多公里以外。

畢竟沼澤裡面就那幾條路,當然蛇人是不怕沼澤的,但是沼澤裡面是荒草,蛇人也不會傻的在荒草裡面鑽過來鑽過去的吧。

所以當哈比聽到消息,立馬就帶人急吼吼的等在了營地外面,巴格魯等人在營地裡面看著。

「你們是什麼人?」黑莫看了看營地裡面的食人魔,還有這些怪異的地精以及半身人,黑莫驚疑的問道。

「哈,老子問你是什麼人,你這傢伙居然敢不回答,看打!」哈比聽到黑莫這麼問,心裡惱怒不已,因為哈比的身份不過是一名廚師,這是說好聽點的,說難聽點的就是伙夫,所以哈比揮舞著菜刀就沖了上去。

「咔嚓!」的一聲,黑莫沒有預料到哈比說打就打,等到哈比沖了上來,黑莫趕緊的用手裡的武器,一把骨劍一檔,但是咔嚓一聲響以後,骨劍被哈比直接砍斷了。

「喝!」黑莫一看骨劍一下子就被哈比砍斷了,情急之下一聲大喝,一下子就從哈比頭上跳了過去。

「人呢,人呢?」哈比一衝之後,發現人居然不見了。

「嘭!」下一刻,哈比就被身後的黑莫一下子踢飛了出去。

「啊!!!」哈比抓狂了,因為自己的武器居然飛到一邊了,被黑莫一下子就撿去了。

「給我射死他,射死他,該死的傢伙,居然從哈比大爺的頭上跨過去了。」哈比憤怒的大聲叫道。

但是那些平常很聽話的地精則一動不動的,黑莫對著那些地精大吼一聲:「吼!」

「啊!!!」只見那些裝備精良的地精丟下手中的武器,抱頭亂竄,一窩蜂的沖回了營地,哈比不可置信的看著丟在地上的裝備。

「哈哈!哈哈!」黑莫哈哈大笑道。

「巴格魯,一頭烤公牛,你給我揍扁這個傢伙。」半響哈比尖叫起來。

「哼!」黑莫撫摸著手裡的大劍,冷哼一聲,因為黑莫發現這是一柄白鐵大劍,白鐵是比精鐵更堅硬的金屬,打造的武器殺傷力可是很大的,有這把大劍在,黑莫根本不怕任何人。

「哈比,這可是你說的,一頭烤公牛,要是不好吃的話,哼哼!」巴格魯一聽哈比的話,慢悠悠的走出營地,瓮聲瓮氣的說道,一個腦袋對著哈比說話,一個腦袋看著黑莫。

「雙頭食人魔?」黑莫更加的驚疑了,3米5的雙頭食人魔的確給黑莫一種沉甸甸的壓力,但是黑莫也斬殺過食人魔,所以心裡並不是很懼怕,黑莫有些擔心的是營地裡面究竟發生了什麼事情。

「小子,是放下武器讓老子揍你一番?還是說要抗拒?」巴格魯並沒有穿戴鎧甲,因為巴格魯現在迷戀紳士風度,有誰見過紳士是要穿厚重的鎧甲的么?所以一個穿著黑色燕尾服的食人魔出現了。

黑莫正在驚疑間,聽到巴格魯這麼說,立馬緊握住手裡的武器問道:「這裡究竟發生了什麼事情?」

「看來你是要抗拒了,唉,幾天不動手怪痒痒的,不過今天不能動手了,我這套衣服可是價值三萬多金幣啊,是羅切爾斯特大師親自為我裁剪了,你認識羅切爾斯特大師么?」巴格魯有時候就是腦子有問題。

黑莫聽到巴格魯的話,以為是巴格魯在巫師自己,立馬大聲喝道:「該死的混蛋!」

「再問一遍,你是要抗拒到底?」巴格魯不耐煩的問道。

「給我衝進營地裡面去,殺!」黑莫擔心莎娜,於是大吼一聲帶著幾名護衛就朝巴格魯沖了過去,在黑莫看來,巴格魯不過是一個神經有問題的食人魔而已。

「著打!」巴格魯看著幾個豹人居然要衝擊營地,這讓身為護衛統領的巴格魯憤怒不已,立馬大吼道。

「滋滋滋!」但是巴格魯剛剛一動,一陣布帛撕裂的聲音響起來。

「我要殺了你們!」巴格魯很快發現自己的燕尾服居然在自己一揮手的時候,整個腋窩下面全部裂開了,巴格魯立馬火大了。

「殺了……閃開!」黑莫冷聲喝道,但是話還沒有說完,黑莫就看到巴格魯手裡面的東西,立馬大吼一聲。

「噗噗噗!」當黑莫一個翻滾滾到一邊站起來以後,看到的不過是幾具無頭的屍體而已,噴血的無頭屍體還繼續衝出十幾米遠,然後栽倒在地。

而巴格魯手裡的是一把足足六米五長的寬大似門板的單刃劍,這是庫克原來使用的斬鬼劍,被賜予了巴格魯。

「該死的傢伙,陪我的衣服,這可是純手工打造的啊!」巴格魯怒吼起來。

黑莫被巴格魯一吼,立馬一哆嗦,看了看自己不過兩米的雙手大劍,再看看巴格魯手裡的武器,黑莫轉身就跑,黑莫只有一個念頭:「跑,跑,找援兵!」

「嘭!「但是黑莫忽然發現腳下被什麼東西一絆。整個人一下子栽倒在地。

黑莫還沒有反應過來,就聽到哈比的憤怒的聲音:「該死的強盜,居然搶老子的武器,嘭!」

原來是哈比看到黑莫要跑,這也是該黑莫倒霉,居然忽視了哈比,正常來說,一名半身人的力量不足以對付一名豹人,但是哈比的力量幾乎是黑莫的幾倍,所以哈比直接一腳就把黑莫掃倒在地,然後衝上去一陣拳打腳踢。

「哈比,別打死了,這傢伙還欠我的衣服錢呢。」巴格魯看黑莫被哈比揍的有進氣沒出氣了,立馬阻攔道。

「嘭!便宜你小子了,以後別讓老子看見你,該死的,混蛋,嘭!」哈比一聽順勢踢了黑莫一腳,然後撿起自己的武器,最後一邊走一邊罵,最後還不甘心,又踢了黑莫一腳,黑莫早就被哈比打暈在地了,又被哈比兩腳踢醒了,因為哈比穿的可是板甲靴子。

黑莫知道自己的肋骨斷了,渾身的疼痛讓黑莫差點又暈倒在地,這個時候巴格魯把黑莫拎起來:「嘿嘿,咱們還要好好談談,咔嚓!」

「啊!!!」黑莫的手臂直接被巴格魯擰斷了,因為巴格魯可是排隊排了三個月才定製了這件燕尾服的,哪知道剛顯擺不到一個小時就報廢了,數萬金幣都打水漂了。

「嘩啦!」黑莫被人用涼水澆醒了。

巴格魯看著黑莫,咬牙切齒的幾乎要殺了黑莫,但是巴格魯又不能那麼做,因為一旦殺死黑莫,那麼自己的衣服錢就白白的損失掉了,不過巴格魯氣憤的是黑莫身上的東西加起來還不到一千金幣。

「說說。」巴格魯懶洋洋的問道,巴格魯把主意打到了庫克的頭上,只要問出一些有價值的消息,到時候一件衣服的錢庫克一高興不就給自己報銷了嗎?

「你們是什麼人?」黑莫強忍著疼痛大聲的喝問道。

「恩,你來實驗一下拷問的刑訊,看看是不是一名合格的騎士。」巴格魯指了指站立在一邊的一名食人魔騎士說道。

「是,大統領!」這名食人魔立馬拎出了一個箱子來,然後一一的從裡面拿東西。

黑莫看了看箱子裡面奇怪的工具,還有一個養著褐紅色螞蟻的鐵盒子,黑莫雖然不知道這是幹什麼的,不過直覺告訴黑莫這東西肯定不是拿來看的。

「笨蛋,這傢伙已經重傷了,拔指甲是想要人命啊?還有釘竹籤也要看對象啊,這傢伙手這麼粗糙,沒有多大的作用。「巴格魯一看那名食人魔騎士拿起鉗子就要拔黑莫的指甲,立馬沒好氣的罵道。

最後巴格魯站了起來,然後對幾名屬下大聲的說道:「老爺說過,刑訊最完美的就是讓目標主動交待一切,而且要刑訊的時候,一定要讓目標了解刑訊的手段,來打破目標的心裡防線,你們看我的。」

「知道這是什麼嗎?」巴格魯吼完幾名食人魔騎士以後,就拿起養著數十隻細小的褐紅色的螞蟻問黑莫。

黑莫搖搖頭,不理解的看著巴格魯,巴格魯嘿嘿一笑的說道:「嘿嘿,不認識也不怪你,這是一種酸腐蟻,這種酸腐蟻生活在火山附近,喜歡食用一些火山帶出來的金屬顆粒,當然了螞蟻還有最喜歡的一種東西,知道是什麼嗎?」

黑莫再次狐疑的搖搖頭,巴格魯另外一隻手拿起一個瓶子說道:「是蜂蜜,蜂蜜這種東西很多動物,昆蟲都喜歡。」

巴格魯一邊打開瓶子,一邊慢悠悠的說道:「我待會會把這些蜂蜜塗抹在你的鼻子上,當然是塗抹的很薄很薄,然後我就把這些螞蟻放在你的鼻子上。」

非常獵人528_非常獵人全文免費閱讀_第五百二十八章倒霉的豹人黑莫更新完畢! 光復首戰在淞平島,對中路軍來說,那是他們打通海東城東進小魔淵必經之路的一戰。對外海全局來說,淞平島是一個支點,留重兵駐守此地,再輔以南北兩路清掃淞平島以西海域,就如同撐開了張傘,將整個齊雲東部海岸線置於其保護之下。只有這樣,齊雲、海東、海門等地才能說徹底與魔災隔絕,而三條戰線的物資轉運、人員交通均會安全許多。

開戰以來的半年時間大體是在為這一全局戰略服務,三路光復大軍幾乎從未越過淞平島一線,勤勤懇懇搜檢,不放過每一座島嶼,每一寸海底,終將海東以東、淞平以西洋麵掃蕩得乾乾淨淨。

那麼就到該進行下一步戰略的時候了。

楚秦盟也結束了『小打小鬧』,第一次參與到北路諸家聯合進行的作戰當中。

再不會有『練手』的機會。

臨時議事大殿,白玉屏風隔絕內外,海東化神親臨。

「這次的目標是【漆山島】。」北路軍大周書院元嬰姬興德主持合議,他介紹道:「此地是咱們北路戰線上第一座四階島嶼,將由黑風谷、齊雲楚家以及……」他看了眼南宮止,「齊南南宮家聯合參與。」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