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了……」

羅征按著手中長劍,所有人都在蓄勢待發。

各種各樣彼岸信物逸散的能量逸散出來,交匯之下,竟發出一絲絲詭異的共振鳴聲。

但最先受難的並不是這些將士們,而是最外層那些人。

這些人中有真神境,也有少量彼岸境,但實力與裡層那些將士們差了幾個檔次,只有少數人草草阻擋一番,就被一片黑色所掩蓋了。

濃郁的血腥味衝天而起,四處都是嘶吼,哭泣與呼救聲,還有金烏嘎嘎的怪叫聲。

有人看不過去,想要衝過去救人,但很快就有人發布了命令。

「所有人原地待命!」

大家守在中心地帶,已經各自形成了陣型,若擅自離開只會自亂陣腳。

雖說大家都沒有動彈,可看到不遠處發生的慘狀,一個個心中也是顫抖著。

即使這些人身經百戰,但看到自己的同類被撕成碎片,心中依舊有著強烈的觸動。

那些陰鴉將最外圍的人蠶食之後,便繼續向前沖刷過來。

這時高牆內終於傳來了一個聲音,「動手!」

「蹭蹭蹭……」

無數長劍如樹林一般挺立。

醞釀了多時的眾人,紛紛施展了各自的劍法神通。

五顏六色的劍芒,分散的,破碎的,犀利的,同時朝著四面八方擴散而去。

這麼多彼岸境匯聚在一起,威力也不可小覷!

第一批衝過來的金烏尚沒能靠近,已紛紛被撕碎,因為宰殺的太快,眾人前方甚至形成了一片真空地帶,所有的金烏都被斬殺了。

看到這一幕,眾人的心中信心頓時倍增。

只要大家齊心合力,即使金烏圍城,也不是完全無法阻擋。

不過這一次進攻碧雲城的金烏,比前一日數量更多,殺光了最前面一批,後面又有源源不斷的補充。

但第二批金烏衝過來,眾人再度齊齊出手。

第二次出手,眾人的配合也默契了許多,情形與第一次類似。

第三批金烏同樣也是如此,守衛碧雲城的將士奇迹般的沒有隕落一人,有些人甚至露出了笑容……

可第四批衝過來的金烏中,夾雜著一點點金光!

那些將士們,包括魯軔等人看到這兀金烏,臉色頓時為之一僵。

這東西速度快的出奇,根本就不是尋常彼岸境能對抗的。

「諸位小心了!這些兀金烏由太一衛來處理!」

看到第四波進犯的金烏,太一衛們也紛紛出手了……

「咻咻咻咻……」

那些兀金烏以肉眼無法分辨的速度飛掠,其中有幾隻直奔羅征這邊而來。

羅征眼睛一眯,按下去的長劍微微抬起。

就當他準備出劍之際,背後忽然傳來一股凌冽的寒意。

緊接著就是幾道白芒自他頭頂飛射過去,精確的打在了兀金烏身上,這些兀金烏頓時封凍成冰塊,墜落在地面之際便砸的粉碎。

「愣著幹什麼,我不會讓這些兀金烏傷到你們,」林輝微笑道。

有太一衛的出手,極大程度削弱了兀金烏的威脅。

即使如此,將士中也出現了不少傷亡。

眾人的站位太過於靠近,兀金烏一旦衝到人群之中,四處貫穿之下能瞬間取走多人性命。

更要命的是那些尋常金烏中的兀金烏數量越來越多,即使是太一衛也越來越難以應付!

「霜靈劍!」

透明的長劍在林輝手中發揮著極大的威力。

他在半空盤旋之下,一道道白色劍芒如長了眼睛一樣,精準的打在那些兀金烏身上。

也許是林輝的表現太過耀眼,周圍的兀金烏竟像商量好了一般,高速盤旋之下,竟齊齊朝著林輝撞過來。

看到這一幕,林輝臉色也是一變。

意識到危機后,林輝第一時間想要後退,手中的長劍更是朝著四面八方刺去!

「噗噗噗……」

他已經發揮到了極致,也只點殺了十來只兀金烏,可還有八九隻兀金烏圍攻而來。

其他的太一衛尚在遠處,他們也是自顧不暇,不可能分身迎接他。

「糟了……」

這一刻林輝臉上浮現出一絲無奈的苦笑。

雖說加入太一衛,就該有赴死的覺悟,但在太一衛摸滾打爬這麼多年,他算是幸運的,可惜今天他這一條命就要終結於此了么?

就在林輝都要放棄之際,一片片散亂的劍芒朝著他呼嘯而來。

看到那些劍芒的這一刻,林輝臉上也滿是錯愕之色。

這些劍芒直奔自己而來,是要擊殺自己?

不過他那錯愕僅僅維持了眨眼之劍,那些散亂的劍芒以極高的速度掠過,其中有一些幾乎是貼著他身體飛掠,隨後林輝的耳邊就傳來一陣「噗噗噗……」的聲音。

那些散亂的劍芒精準無誤的打中了那些兀金烏……

一片片黃色的鳥羽在他面前紛亂飄落,林輝獃獃的浮在半空,一時間竟完全愣住了。

他轉過身子,扭頭一望,卻看到羅征提著長劍,面露微笑看著自己。

「你……」林輝根本忘記了自己的處境,問道:「剛剛是你出手?」

「一個人是無法對抗這些金烏的,不要硬撐,」羅征說道。

「我不是問這個問題,我是問……」

林輝心中掀起了驚濤駭浪,區區一重天的小輩能斬殺兀金烏,而且一劍之下斬殺數只!這等手法就算是林輝本人也難做到!

這時林輝赫然想起了昨日的怪事。

昨日金烏族大軍壓境,那些兀金烏可是取走了不少人性命。

偏偏他從山河堡壘領來的這些人沒有隕落一個,當時他心中暗想,這些人中恐怕有好手隱藏其中。

只是林輝萬萬沒想到,這人竟然會是修為最低的一個,他一時間的確難以扭轉這個觀念。

「林輝大人,現在不是問問題的時候,」羅征凝望著前方,長劍再度輕輕點出。

對付這些脆弱的金烏,羅征將力量壓縮到很低的範圍,但幾乎每一劍都能取得最大的效果,效率自然是奇高。 林輝奮力斬殺兀金烏的同時,還是忍不住心中的好奇默默關注羅征。

結果越看越心驚。

看似漫不經心的出手,但沒有一式錯招。

而且這傢伙在儘可能多的斬殺金烏同時竟在「查漏補缺」,無論是魯軔,還是盧昊等人,只要他們的攻擊線上稍微有些遺漏,這傢伙就漫不經心的刺過去一劍,將那些乘隙而入的金烏一一點殺!

為了驗證自己的想法,林輝在面對那些金烏時也故意產生遺漏,就在他剛剛放過了幾隻金烏的同時,一道劍芒如期而至,劃過了一條弧線,精準的穿透了幾隻金烏的腦袋……

「深不可測么……」林輝心中繼續震動著。

他心中隱隱覺得有些恥辱了,一個彼岸境一重天的傢伙,竟會讓一名太一衛感到深不可測,傳出去簡直讓人笑掉大牙,可他確實產生了這種感覺。

歸一 雖然內心中有想法,可和這樣的傢伙一同戰鬥,林輝非常有安全感。

他與魯軔,盧昊等人沖在了最前面,根本不需要周身設防,各自將最強大的神通傾瀉出去,一些普通金烏和兀金烏衝上前來,總能被羅征提前幹掉。

也是如此,他們守護的這一片範圍幾乎堅不可摧。

但其他方向的將士們,情況就相當不妙了。

隨著兀金烏的加入,傷亡的情況不斷出現,雖然有太一衛進行補充,可金烏的數量是越來越多!

「血金烏來了!」

「後退,後退!」@^^$

「讓太一衛來應對!」

金烏群族中出現了上千隻赤紅色的金烏,正是他們口中的血金烏。

這些血金烏一身火羽,堅如金鐵,且力大無窮,遠不是一般彼岸境能夠應付。

當血金烏出現之際,所有的太一衛都出動了,現在才是雙方精銳之間的較量!

「噶」!$*!

三頭健碩的血金烏髮出沉悶的叫聲直衝過來。

「楓幻!」

面對血金烏,魯軔毫不猶豫祭出了自己最強劍招。

數十層楓葉狀的劍芒疊在了一起,化為一道燃燒著的驚鴻,直奔其中一頭血金烏而去。

那頭血金烏猛然揚起自己肥厚的翅膀,輕輕一擋。

「哐!」

隨著一聲脆響傳來,這頭血金烏竟毫髮無傷!

「這……」魯軔眼睛都瞪圓了。

雖然他們知道這些血金烏實力非凡,但魯軔的身手也不弱,這一劍無法穿透血金烏的肉身,未免太匪夷所思了。

不僅僅是他,盧昊等人的遭遇也差不多,他們全力進攻之下,根本無法撼動血金烏堅固的羽翼。

就在他們不知所措之際,那三頭血金烏將雙翼猛然一揚!

「咻咻咻咻……」

數十上百片紅色飛羽激射出來。

這些飛羽內蘊藏的威力,絲毫不弱於那些兀金烏。

不過這些紅色飛羽終究不是活物,不能像兀金烏那般靈活變幻方向,魯軔他們倒是能出手格擋,可羽毛中蘊藏的恐怖力量幾乎能將尋常刀劍打斷。

即使魯軔和盧昊等人擋住了這些羽毛,雙手竟不由自主的顫抖。

「赤金烏,交給我好了,你們應付其他的!」

林輝一邊說著,同時捏碎了數十顆神晶,將其吸納進彼岸信物中,這一輪輪的戰鬥,彼岸信物的力量也消耗的非常快。

隨後他徑自衝上前去,與赤金烏纏鬥在了一起。

不過林輝很清楚自己的實力,單獨一頭赤金烏,林輝尚且不在話下,面對兩頭赤金烏他的壓力就會倍增,對抗三頭赤金烏就太勉強了。

但每一個太一衛都有相當強烈的覺悟,即使明知赴死,他們也沒有怨念。

面度這般壓力的太一衛不只林輝一人,其他的太一衛甚至要獨自面對四隻,五隻赤金烏……

「風雪纏!」

林輝釋放出洶湧寒意,減緩了這些赤金烏的速度。

可赤金烏揮舞的翅膀,宛若鑲嵌了幾十上百隻刀劍一般,不斷地朝林輝切來。

「唰唰唰!」

一輪輪赤紅色的羽翼捲來,林輝身形不斷地閃躲,十分彆扭的尋找到機會出劍。

可剛剛出劍的瞬間,目標就已悄然退後,這些赤金烏也經歷過嚴密的訓練,彼此之間配合的親密無間。

他數次出劍,都沒能建功,反而自己險象環生!

「唰!」

就在林輝條件反射一般,避開了一輪羽翼的劈斬時,其中一頭赤金烏竟一躍而起,在半空中一個盤旋,就要將自己完全捲入其中。

面對那一對鑲嵌著刀劍般的雙翼,林輝猛然咬牙,心中已有了決斷。

他竟是不閃不避,將所有的力量灌注在長劍之中,直衝向赤金烏……

「就算是死,也要弄死一頭,這是我的底線……」他咬著牙齒低聲嘀咕道。

在林輝打算拚命之際,他身後忽然傳來一道奇怪的力量,這力量並不是來自於彼岸之力,似乎是神道的力量,只是林輝這些年接觸的都是彼岸境強者,對神道的力量反而十分陌生。

這個奇怪的感覺縈繞在他心頭那一瞬,一道炫目的白光在他頭頂炸裂,逸散出來的能量幾乎讓林輝眩暈。

「是誰出手了?」

「我的哪位同僚么……」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