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例假來過沒有?」

葉佳期微微一愣,隨即反應過來:「來過了。」

例假來的時候,她才算鬆了一口氣,沒有過多跟喬斯年計較什麼。

沒想到……他斤斤計較。

一回來就提這事。

「既然你這麼不想要孩子,那就算了,以後我會做好措施,不會再有疏忽。」喬斯年的語氣也軟了下來,「不過你得答應我,不準再碰避孕藥那些東西,不然我真跟你不客氣。」

「你以為我願意碰嗎?我難道不知道傷身體?從一開始就是你自己不注意,又把事情都賴我頭上而已!」

「反正都是你有理。」喬斯年真是沒處說理。

葉佳期的眼睛紅紅的,一提到那事她就不怎麼高興,眼底都是倔強。

「下來看看禮物,還有在機場給你帶的化妝品。」

「你一個男人懂什麼化妝品,你去買的時候,人家不覺得你***里***氣的嗎?你為什麼不問問我就買?」

喬斯年就知道,女人都抵擋不住化妝品的魅力,一提這個,她的話也多了起來。

喬斯年伸出手:「起來,帶你下去看看,很多東西。」 天火憤怒了,這些人太卑劣了,古風塵他們浴血奮戰的時候,他們一個個都在找靠山,甚至在試圖聯繫那即將回歸的獨狼和玄天大帝。古風塵他們用自己的血和生命為聖靈大陸贏得了喘息的時間,並且贏得了一個禁區,可是到了現在,這些絲毫沒有貢獻的傢伙竟然胸懷鬼胎,想虜走古風塵,逼迫古風塵將禁區劃在他們族中。

看起來這群出賣聖靈大陸的卑劣者,他們也沒有得到玄天大帝任何承諾,他們心中沒有底,能將古風塵擄走,逼迫古風塵將自己一族的地方劃分成禁區,那就很完美的解決了這個問題,他們的如意算盤打得很好啊。

這一條大象,他斜著眼睛看著古風塵,那眼神好像是在看著一個騙子,他對著古風塵吼道:「哪裡冒出的毛頭小子,古風塵是你能冒充的嗎?你當我和他不熟啊?你咋不撒泡尿自己看看,你長得這麼猥褻,竟然還有臉冒充古風塵呢?」

他說得好像他並不清楚這是古風塵一樣,別看這頭大象長得好像很憨厚,實際上他肚子之中的壞水也不少啊,他一口咬定這古風塵是冒充的,假如真的有什麼事,他可以推說自己是不知者不罪。

「我們家的老祖宗和古風塵有舊,他們關係莫逆,當時在鎮天山脈之中,他們不打不相識,接下了深厚的革命感情,你竟然敢冒充古風塵,我一定要將你擒住,讓老祖宗交給古風塵前輩發落,你死定了!」

有了這頭大象作為例子,馬上這孔雀就跟了上來,呵斥著古風塵。

「你們,真的當誅!」那頭鯤鵬氣的全身發抖,他沒有想到這些人竟然卑劣到這種地步,他站了出來,將古風塵保護在後面。

他下了決心要保護古風塵,古風塵為聖靈大陸立下了大功,不應該這樣對待。本來鯤鵬一族對於古風塵就過火了,現在這頭老鯤鵬,他願意犧牲自己的性命來贖罪。

「除非你們從我的屍體上踏過去,否則你們都不會如願的。」老鯤鵬站在這裡,沖著這群心懷不軌的強者吼道。

「我們孔雀一族和鯤鵬一族世代友好,不願意和你發生衝突,假如你真的要保護這個騙子,那你就將這個騙子留著供奉起來吧,只是你么鯤鵬一族白白淪為天下的笑柄。」

孔雀一族的強者,他在這個時候竟然鬆了口,他笑著對這頭老鯤鵬說。

鯤鵬一族的這位強者,他沒有想到孔雀一族的強者竟然這麼簡單的就放過了古風塵,他楞了一下,可是就在他楞了一下的時候,這頭老孔雀出手了。

他出手好不容情,他身上的孔雀翎直接對著這老鯤鵬飛了過去,為了俘虜古風塵,他不惜斬殺這頭老鯤鵬。

這漫天的孔雀翎,在天空之中散發著絢麗的光芒,這絢麗的光芒非常迷人,但是在這絢麗的光芒之下,藏著死亡的影子,帶著死亡的氣息。

「啊!」老鯤鵬大聲吆喝,他被這老孔雀的卑劣所激怒了,他的眼睛圓瞪,他的聲音之中,飽含著憤怒和悲痛。

他毫無防備,孔雀一族和鯤鵬一族走得非常近,他根本沒有想到孔雀一族的強者會向自己動手,那漫天的孔雀翎,一根根的插在他的身上。

他的身上血流如注,生命的力量在迅速的流逝著。

但是,他沒有屈服,他強行忍住了痛苦,燃燒著自己的壽元,強行提升著自己的戰力,對著這卑劣的老孔雀一拳轟擊了過去。

老孔雀早就防備,他迅速的避開了這憤怒的鯤鵬,狡詐而又不失時機的還擊著這頭已經失去了理智的老鯤鵬。

馬上,這老鯤鵬支持不下了,他轟然倒下,露出了他那龐大的身體,他的眼睛沒有閉合,一直瞪著這頭老孔雀。

「死不瞑目是不是?你敢這樣做,就算我不斬你鯤鵬一族的老祖都會斬殺你,你太愚昧了……」這頭老孔雀,他搖搖頭說。

「你不會有好下場的!「這頭老鯤鵬,他拼了最後一口氣,咀咒著這頭老孔雀。

那些對古風塵懷著惡意的強者,他們將古風塵圍在中間,他們都很謹慎,說實話,瘦死的駱駝比馬大,古風塵好歹也曾經和玄天大帝大戰過,絕對不是什麼善茬。

他們根本不了解為什麼古風塵可以和玄天大帝一戰,他們還懷疑是古風塵自己的力量,所以他非常謹慎,生怕玄天大帝的封印失效。

「要我們動手還是你乖乖的跟我走。」那頭強行出頭的大象,他問古風塵說。

他很是驕橫,好像吃定了古風塵一樣。

「滾!」天火是在忍受不住了,它吼叫了一聲,化身為一條火龍,這一條火龍帶著毀天滅地的氣勢,直接對著這頭大象一爪子轟擊了過去。

天火憤怒了,他現在根本顧不得這麼多了,強行出手。

本來,至尊堂那位老怪物和幾位聖靈大陸的老古董,他們對天火的狀況進行了全面的研究,他們認為天火目前的狀態不適合戰鬥,不應該參與戰鬥,否則會招來天地的反噬。

但是天火是在是太憤怒了,他顧不得這麼多了,他開始出手反擊,直接將這頭黃金大象拍在地上。

大象一身焦黑,它被天火的這一爪子拍在地上,只有出氣沒有進氣的,身上的骨頭寸斷,在地上移動不能動,不斷的發出痛苦的呻吟。

這頭大象他非常後悔,也非常憤怒,他後悔是自己太簡單了,他將事情想得太簡單了。他確定了這位是古風塵,既然是古風塵,自然應該是被重點保護的對象。

他恨自己竟然連這個問題都沒有想到,既然古風塵這麼重要,假如他沒有一戰的能力或者沒有自保的力量,那聖靈大陸的那些強大的力量,他們怎麼可能容許古風塵出來呢?

顯然,這個細節竟然被他給無視了,他竟然愚昧的去在這個時候挑戰古風塵,這不就是自己找死嗎?

這頭大象痛苦的哀嚎著,彷彿是求別人給他一個痛快。

那頭孔雀臉色也發生了變化,他看出來了,這一盞明燈太特別了,它非常強大,他竟然一掌擊敗了這頭大象,戰力真的不容小瞧啊。

「還竟然敢行兇?」

這頭老孔雀,他不撞南牆不罷休,他吼叫了一聲:「列陣!拿下這個騙子!」

他也要拼了,他不相信這一戰明燈能作什麼怪,這明燈雖然強,但是也不可能強到沒有人可以治它!

老孔雀就不信邪,他要一戰。

古風塵的眼睛之中,流露著一絲絲悲傷的表情,他看透了這些人的力量,他在為他們悲哀,到這個時候了,這些人還在窩裡面都,還在算計著別人……這些人,真的該死。

天火熊熊燃燒著,它不介意真的將這一群人當做垃圾給清理掉。雖然天火看上去在熊熊燃燒,但是周圍點氣氛都有一些冷,那些想將古風塵留下的強者,他們感覺到一股發自骨子裡面的寒意。

「原來真的是古風塵先生啊……一切都是誤會,一切都是誤會……」那頭窮奇,他已經受不了了,他對這頭老孔雀並不看好,他連忙站了出來,打一個哈哈,就要離開這裡。

「卑鄙的蟲子!」天火吼道,這頭窮奇的表現其實比老孔雀更加卑劣,天火不想放過他。

古風塵沒有多說什麼,他也沒有制止天火,他將那隨時都可以死去的老鯤鵬奪取了過來,他對老鯤鵬說:「你不該死,你也不會死。」

老鯤鵬那流逝的生命很快停息了,他身上的傷口在蠕動著,生命之力又回到他的身上。

這一刻,古風塵彷彿就化身上帝,可以決定人的生死的上帝。

那頭窮奇,他非常驚恐,他掉頭就走。

古風塵看著這落荒而逃的窮奇,他的眼睛之中沒有流露出應該有的憤怒,他冷冷的對這窮奇說:「你逃不了。」

一道電光,突然顯現出來,直接追上這頭窮奇,電光在這頭窮奇身上炸開,這頭倒霉的窮奇,他還沒有來得及發出一聲悲號,就被這強烈的電光燒成了一堆灰塵。

老孔雀這一下驚恐了,他根本沒有想到古風塵竟然強大到這個程度,這根本不是他所能匹敵的。

「莫非,前輩您真的是古風塵?」這頭老孔雀,在強大的壓力之下,他連忙改了口,他彷彿非常迷惑的對著古風塵說。

天火冷笑了一聲。

這頭老孔雀也太卑劣了吧?現在發現自己沒有辦法匹敵了,竟然換成了這種口吻,這個表情。他竟然將古風塵稱呼為前輩,這讓天火非常無語,這頭老孔雀的節操夠高的……

「原來真的是前輩啊,我太崇拜前輩了……前輩年紀輕輕,就能逼迫玄天大帝接受城下之盟,為我們贏得了一年的準備時間,並且迫使玄天大帝答應給前輩劃出一個禁區,這是多麼簡單的事情啊,前輩竟然一個人完成了這麼偉大的事情,玄天大帝和那些獨狼,竟然對前輩毫無辦法…….」

然後,這老孔雀臉上堆出非常激動的表情。

「本來我以為前輩一定是一個活了多少年的老前輩,我一直不敢相信情報上所說的前輩年紀輕輕,現在前輩出現在我的面前,我才能接受這個現實啊,果然人族是經常出不世天才的種族,這一點來說,哪個種族都比不上的。」

這個老傢伙,他順便將人族也誇了幾句,然後,他步入了正題,激動不已的說:「我對前輩的仰慕之情,猶如滔滔江水連綿不絕,又如黃河泛濫,一發不可收拾啊,我曾經發誓,假如誰能為我取得前輩的簽名,我願意將我所有的財產換取前輩的簽名。我真的是三生有幸,能夠見到前輩,前輩一定要替我簽名,不要拒絕您的一個忠實的粉絲的誠摯的要求!」

這個老傢伙他的臉皮也夠厚的,這麼肉麻的台詞,他竟然能一口氣說完,並且自然而然,明明這話語之中充滿了虛偽,偏偏他能說的這麼順利並且看上去還是發自內腑一樣,這樣的演技,也真的可以算是實力派的演員了。

本來氣氛非常沉重,天火看這老傢伙這熊樣,忍不住笑出了聲音來,這老傢伙實在是太奇葩了,奇葩得太有個性了,估計這個世界上找不出第二個這樣的奇葩。

這孔雀一族,他們內部的文化該有多麼的**和墮落,才可以培養出這樣的奇葩出來?古風塵心中想著這事情,雖然這老傢伙的行為非常可笑,但是他怎麼也笑不出來。

他看著這老孔雀的眼神,他的眼神之中充滿了冷漠,彷彿是在看著一個拙劣的小丑的表演一樣。他從這老傢伙的表演之中並沒有感覺到可笑,而是感覺到深深的悲哀。

有這樣的種族,有這樣的人存在,這不能不說是聖靈大陸的失敗。

孔雀一族,好歹都算是非常強大的一個種族,古風塵不認為孔雀一族會如龍族,玄武一族一樣奮起抵抗獨狼入侵,甚至他還想過這個種族會投靠玄天大帝或者是獨狼,但是,他根本沒有想到這孔雀一族會這麼卑劣。

他們為了活命根本就沒有底線,什麼事情都願意做,在尊嚴和活下去之間選擇,尊嚴對於他們來說是一文不值的。

孔雀一族,竟然墮落到這個地步,這是古風塵根本就沒有想到的。

「我可以讓你活下去,我討厭這頭愚蠢的大象……」古風塵冷冷的看著這老孔雀,他想試探一下這老孔雀的底線在什麼地方,他的話還沒有說完,這老孔雀就跳了起來,他彷彿非常興奮的說。

「原來前輩也討厭這頭該死的大象啊,我跟前輩實話實說吧,我也討厭死這頭大象,非但這頭大象讓人討厭,整個大象一族都讓人非常討厭,前輩,我就讓這頭大象給消失在您的眼前…….」

根本不用古風塵吩咐,這老孔雀就主動抖動了,他直接一腳將這頭大象像提皮球一樣踢出了老遠,然後,有道火在這大象的身上燃燒起來,這頭倒霉的大象,他發出了一聲凄厲的嚎叫聲,然後就化成了一堆灰塵。

「前輩,我幫您將這頭大象處理掉了,假如您還需要,我接著替您將所有的大象都給處理掉!」這頭孔雀,他直接跪在了古風塵的面前,奴顏卑骨的問古風塵,「請前輩吩咐,前輩只要說話,我和我們孔雀一族就算是萬死也不辭!」

古風塵對於孔雀一族的族長內心之中充滿了憎恨,孔雀一族的老祖,是導致愛莉的死的兇手之一,這頭老孔雀和孔雀一族的老祖是同輩的,這個時候,他的心動了一下,…….

「讓這個小丑一樣的孔雀一族的強者活下去羞辱孔雀一族,也是一件不錯的事情。」

古風塵的心中,升起了這樣的一個念頭。 「不要你的東西,我小時候你就說吃人家嘴軟,拿人家手短,化妝品我自己也買得起。」

「一回來你就跟我分得這麼清楚?葉佳期,你有沒有把我當你家人?我不想跟你爭執,可你總是有無數個惹我生氣的理由,氣我,很好玩是不是?嗯?」

喬斯年是真得被她氣到了。

她總能嗆得他風度全無。

葉佳期不吭聲了,好久才緩緩道:「你不問問我就買,買回來的我用不了怎麼辦?」

「用不了就送人,有什麼大不了的。」

「你不覺得你需要跟我道歉嗎?」

「你!」喬斯年氣道,「真是蹬鼻子上臉。你明明知道不全是我的錯,買葯這麼大的事你為什麼不跟我說,還跟我撒謊?」

「我不是說這個!」葉佳期看向他,眼睛紅紅的,「你十多天沒主動給我發一條消息,打一個電話,我差點以為外面的女人功夫好,把你魂都勾走了。我這幾天甚至都想好了,你如果真跟別的女人好上了,我肯定容不了,我到時候就一走了之,什麼都不要你的。反正你的律師團隊厲害,我也占不了你便宜。」

喬斯年看著她:「想的倒是挺遠,可惜,你沒這個機會。」

「那你呢?你不打算跟我道個歉嗎?還有,喬斯年,我受不了這種冷落,要是有下次,我不會再原諒你。」葉佳期臉色淡漠,「你不要總想著欺負我,我也是有娘家的人,我弟弟打架不一定比你差。」

「行了,我錯了。」喬斯年跟她道歉,「是我不對,氣頭上,一直到今天才消氣。」

「小肚雞腸。」

「……」

葉佳期也還在氣頭上,並不是很想開口說話,默默坐著沒有動。

喬斯年拉她的手:「跟我出來走走,冬天到了,不要總悶在家裡。」

葉佳期不肯,掙脫開他的手。

「一副小媳婦受氣的樣子,不知道的還以為我怎麼你了。」喬斯年看向她,「這次合作談的不錯,正式運營后,會有非常豐厚的利潤。大部分股份都是你的,賺來的錢你想怎麼花就怎麼花,不用顧忌任何人的目光。」

「喬斯年,你明明知道我在乎什麼。」

「我知道,那天我是真得被你氣到了,很多氣話,你別當真。反正你總有把我氣到的本事,也就你敢。」

喬斯年走到她的身邊去,試圖抱她。

這麼多天,他也不知道自己怎麼忍下來的。

葉佳期不讓他碰,避開。

「讓我抱抱?」

「不。」葉佳期明著拒絕,眼神里都是抗拒。

「要怎麼樣才能消氣?」

「你這麼多天在外面沒碰女人嗎?那天打電話給你,你是在會所吧?你一直沒回喬宅。」

「沒碰,當然沒碰,我要是碰了別人,哪裡還有資格來碰你?那天是在會所,打牌應酬,沒別的,打完牌我就回酒店了,贏了不少。」喬斯年抓住她的手腕,將她抱到懷裡來。

軟玉溫香,這才是他最熟悉的感覺,包括葉佳期身上的香氣。 「饒恕你孔雀一族?」古風塵臉上露出了譏誚的笑容,「你就覺得我會這麼容易的饒恕一個人,孔雀一族對我的好,我是記得的啊……」

古風塵這是在威脅著孔雀一族的強者。

這頭老孔雀,他真是被古風塵表現出來的戰力嚇破了膽子,這樣的戰力,超乎了他的想象,就算是孔雀一族的老祖都不是對手,可能也只有長生殿的那幾位老怪物才有可能與之匹敵吧,他幾乎是在哀求著:「你放過我,孔雀一族是不會忘記你的,我們孔雀一族,底蘊雄厚,可以給你想要的東西…..」

古風塵的眼睛之中露出了鄙夷神情,這頭老孔雀太珍惜自己的羽毛了,他太怕死了。

「我相信孔雀一族的底蘊,但是你是誰呢?你在孔雀一族的能說得上話?孔雀一族的底蘊再深厚,和你有什麼關係?你能拿得動嗎?」

古風塵簡單而有直接,他盛氣凌人的問這老孔雀。

這頭老孔雀愣了一下神,馬上他臉上露出了笑容,他猶豫了一下,下了決心,他對古風塵說:「前輩,假如前輩願意幫助我,我會將孔盛給宰了,孔雀一族在他的帶領下沒有前途……孔雀一族,將永遠效忠前輩。」

古風塵無語了,不過他也心動了,孔雀一族非常強大,能收服孔雀一族當下炮灰也是很不錯的一件事情,所以,他點了點頭頭。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