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頭大哥,那現在就看你的了!」

「啊?看俺什麼?」大光頭聽陳乾這麼一,當時整個人都不好了。

「我們現在就回你那裡去,既然那明青花上有鑰匙的痕迹,弄不好這鑰匙就在那瓶上,或者瓶上也有相關的線索。」

「不可能,絕對不可能。但凡過我手的東西連個頭髮絲都不可能放過。要不然這瓶底的東西也不可能被我發現的。」

「你們該不會是想要把我那明青花給打碎吧?」

大光頭出了他最擔心的事情。

而大光頭這話說出后,我們都沒有說話,就只是沖大光頭笑著,嚇得大光頭直接就把那照片躲過去摟在懷裡,像是誰會要他老命似的。

既然事情都已經到了這裡,那麼我們就約定好了吃過中午飯就出發,去大光頭店裡看看那瓶。

而我也是直到這個時候,兩粒藥丸的藥效才差不多過去。

不是時間到了,而是我第一時間跑到家鑽進廁所里,做了些很有意義的事兒,換了條褲衩。

或許是因為我在廁所里的時候耽誤了些時間吧,所以陳乾他們都準備妥當的時候,我還沒出門兒。

電話里被陳乾催了一百遍后,最終他們來我家直接催人了,不催電話了。

「哎呦俺的娘哎,俺張恆大兄弟,恁這家怎麼跟個豬窩似的,沒下腳的地兒?」

大爺的,會人話嗎?當我女人的面兒這話,給自己找不痛快呢!

不過我沒把這話給出來,畢竟安娜和李暖都在邊兒上呢,我總不能當著美女面不紳士吧。

我勉強嘎嘎笑了一下,指著大光頭腳下的一個背包:「沒事兒,沒事兒,我這屋裡最值錢的就是我,除了那個門口的背包不能踩,那可是我大老遠從封山村背過來的,其他的隨便踩都行。」

完這話我就往廁所里跑去了,因為我突然想起來剛在廁所里做那事兒的證據還沒銷毀,萬一一會兒安娜或者李暖想要上個廁所什麼的,看到那東西這人不就丟到家了嗎!

證據處理完出來的時候,恍惚間我都有點兒不敢相信自己眼睛了。因為我的房已經變樣了,幾乎都不是我能認識的那個原先的豬窩了。

杯字已經重新回到了桌上,速食麵桶已經躺在了垃圾桶里,還有沙發上丟了一大堆的臟衣服也都在洗衣機里咕嚕嚕的轉動著。

「李暖嫁給我吧!」我抄起垃圾桶邊兒上衛生紙,就舉在了正和安娜拖地板李暖跟前道。

李暖先是一驚,然後臉頰有些發紅的朝陳乾看了過去。顯然李暖是有些害羞了。陳乾這傢伙關鍵時刻從來都不在鏈上。

如果李暖在看向陳乾的時候,他能給點兒肯定反應的話,弄不好李暖就會馬上同意。可從李暖這會兒的反應上來看,顯然他什麼都沒做。就只是腦地看著都是蜘蛛的天花板吹著並不響的口哨。

「張恆,你能幫我個忙嗎?去把窗戶打開!」

「為什麼?」我看著對我眨眼睛的李暖有些搞不懂。現在不是應該拉上窗帘才更合適的嗎?

「打開窗戶涼快,哪兒涼快哪兒呆著去!」終於,李暖還是很溫柔的白了我一眼走開了。

本來我這就不爽,雖然也只是開玩笑來著。可大光頭這不識相的傢伙就偏偏沒眼色,正捯飭著我大老遠從封山村背回來的那陳乾背包。

「大光頭幹什麼呢,放下那個女孩兒!哦不,不是,放下那個背包!」

「老姐我看你還是勉強答應了張恆吧,要不這就廢了,看到一背包都能想到女孩兒!」

「哎對了光頭大哥,你不摸那背包我還想不起來呢,這背包里有些東西你看看,要價錢合適就給你收了算了。」陳乾沖著那邊兒正害羞的李暖話同時,也對正捯飭著背包的大光頭道。

陳乾這話可能是心不在焉,可聽著這話的我卻是喜出望外。

這背包當初就是陳乾讓我背過來的,當時我還老大不願意。可聽他這麼一,當時我就來了興緻。心想難不成這一背包東西都是明器不成?

「嘿嘿,俺就陳乾兄弟最實在了,知道光頭大哥聞到明器的味兒了,從一進屋俺就感覺這背包一股土腥味兒,肯定有寶貝!」

「哎這個價錢的事兒你們放心,只要東西好,我就敢出大價錢!」

之前我這隻聽過饞貓能聞到魚腥味兒,沒想到大光頭這傢伙都還能聞到土腥味兒。後來才知道這大光頭是因為看到了背包上有些泥巴,再加上知道我們是剛從外面回來,所以才猜著裡面有東西的。

不過這都已經不重要了,重要的是背包里陳乾都搜集到了什麼好東西。

https://tw.95zongcai.com/zc/51193/ 「哎光頭大哥,我來幫你哈,這總不能讓你一個人忙活吧!嘿嘿!!」

那邊李暖和安娜收拾著屋,我這邊一件件的把背包里的東西都掏了出來,擺在桌上。

狼性總裁太兇猛 每掏出一件兒,我這心臟就忍不住噗通一下,桌上每增加一件兒,我就心裡盤算著成交價會不會增加一個零。

當背包也就只剩下一個背包的時候,我數了下桌上的東西一共11件兒。更確切的,應該是11件兒泥巴一樣的罐之類的東西。

在我看到這些東西的時候,不由得心裡有點兒虛了。感情都是泥巴罐呀?

「光頭大哥,這泥巴罐該不會又是裝尿用的虎由吧?」

「嗯,我看就算不是也差不多。不過咱們這關係誰跟誰呀,畢竟是你們拿命換來的東西,就算是垃圾我也收了!」

「一千塊一個,11個我給你們一萬五夠可以吧!」

大光頭著就從沒這麼大方的嚷著讓我找報紙包起來,我一看這大光頭還真他娘的仗義。

什麼話都不帶的,直接就要去找報紙。

可卻是被陳乾拉住了,看了我一眼:「別著急,去弄盆水來。」

「端水幹嘛?難不成你要大光頭金盆洗手呢?」

「不行,不行,大光頭棺材本兒還沒賺回來!」

起初,我並沒理解陳乾話里的意思,大光頭聽陳乾這麼一,臉上表情瞬間也很是不自在的樣。不過當時我並沒怎麼多想,就只是感覺沒必要。

直到我看見陳乾臉上那熟悉的表情,我雖然不懂什麼意思,但我知道陳乾好像看出了點兒什麼!

所以我就回頭看了眼沖我點頭的李暖和安娜,去衛生間了。

「陳乾兄弟你這是幹嘛呢,咱們之間這種關係還有必要搞這個嘛!實在不行我再加點兒,兩萬一,給你再加一千塊錢辛苦錢,誰讓你喊我一聲光頭大哥呢!」

我這邊在衛生間接水的時間裡,聽大光頭嘰嘰喳喳游陳乾。不過我並沒聽到陳乾話,就只有李暖和安娜兩人邊幹家務邊聊天兒的聲音,好像從來大光頭就不在這房裡一樣。

原本我也並沒感覺什麼,就只是覺得這些泥巴罐大光頭能給一千塊錢一個,就已經相當夠意思了。雖然年頭肯能有點兒長了,可這地上的土年頭更長,但土不值錢呀!

所以我感覺著大光頭這是從認識他以來最實在的一次,但陳乾剛才那眼神卻又是我最熟悉的,因為但凡陳乾臉上出現那種眼神的時候,每每都不會落空。

「哎……水來了!光頭大哥要不要嘗嘗?標準的自來水廠處理污水,味道好極了!」

「如果運氣夠好的話,還可以喝出點兒其他味道!」

我把半臉盆水往地上一放對大光頭開著玩笑,本以為大光頭會嘿嘿一笑,多少給點兒反應的。

但事實是,我想多了。大光頭這臉上不但沒絲毫反應,反倒尷尬到不行的樣。

這樣一來,不禁我就有些多心了。

「陳乾兄弟,不用了吧!」大光頭看著陳乾一臉尷尬的問著。

「光頭大哥,既然你這麼有誠意,兄弟我也不能讓你太吃虧不是!張,把桌上的東西都放到水盆里!」

「什麼?陳乾你瘋了吧?這、這些可都是泥巴做的,放水裡那不就等於拿錢打水漂嗎?」

「不行,不行,絕對不行!陳乾這個我絕對不能聽你的!」 我很不爽的站在一邊,看著陳乾就是不動。

陳乾當然明白我心裡在想什麼,要擱在平時陳乾或許早就和我又鬥嘴起來了。可這會兒陳乾沒有,不但沒有還嘿嘿一笑,自己走上前去,嘩啦啦把其中幾個放在臉盆兒里。

「哎,陳乾你個敗家玩意兒,錢可不是這麼糟蹋的!」

我想阻止,但陳乾已經做了。可是把我給著急上火的啊,伸手就把水盆兒里的東西拿了出來。可事情也就在我拿出來的時候有了轉機……

我手上被弄得滿是泥巴這自然是不用,關鍵是那原先放盆兒里的罐字有了詭異的變化。

一層一層的泥巴沾水后脫落了下來,露出了一抹明亮的玻璃顏色。

哦不對,更確切點兒,應該是瓷器顏色。

「真是奇怪,這是怎麼回事兒?」

「陳乾?這是怎麼回事?你是不是早就知道?」

我這麼激動到不行的同時,就把那瓶重新放在了盆兒里,這麼上下一洗吧,精緻的不得了。

一個要多精巧,就有多漂亮的明青花瓷器瓶展現了出來!

「哈哈,太他娘的漂亮了!既然這個是的話,那這些是不是也同樣都是?」

我興奮到不行的問陳乾,陳乾沒回答我,只是笑著朝著那邊桌上剩下的泥巴罐努了努嘴,示意我試一下就知道了。

雖然我不知道怎麼回事兒,可我知道陳乾肯定知道。所以就嘩啦啦的把剩下的所有罐全放在了水盆兒里,和同樣驚訝的李暖還有安娜三個人不大會兒時間,一盆清水變泥巴的時候,是一個各種款式、各種大的明青花瓷器出現在了桌上。

不得不說,我們幾個看著這些突然從泥巴變寶貝的瓷器都驚呆了,因為之前誰都不知道這次封山村之行竟然還有這樣的收穫。

高興?那是肯定的。畢竟誰不喜歡寶貝呀!

不過和我們截然相反的而是大光頭。

大光頭臉色發青、想湊上去,可又不好意思的樣,整個人尷尬到不行的站在那裡,看看我、看看陳乾,然後又看看她倆的。

「哎呦不好意思,不好意思。是我看走眼了,看走眼了。原還以為泥巴罐呢,原來也是明青花!」

「這樣,之前我的話全部作廢。這物件兒我也不看了,一件兒一萬五,我全收了。」

「我算算多少錢來著哈……」

啥東西? 女神的貼身男秘 剛剛一大堆都才一萬五,這會兒一件就變成一萬五了?那這十一件兒豈不就是要十幾萬了?

娘的,這下發大財了!好東西,好東西,可真是個好東西呀!這十幾萬塊錢可是能買好多東西呢!

我這邊想著的時候,那邊陳乾倒是話了。

「不用算了,165萬一件!」陳乾話間臉上沒任何錶情的。

「錯了錯了,一共是165萬。」我忙糾正陳乾道,在我糾正著的時候,大光頭也是迎合著我聰明,我真應該去當會計的。

「我沒錯,一件就是165萬,減去個零頭吧,一件兒16萬,十一件兒一共是176萬。」

「光頭大哥,要是你覺得可以,東西你拿走。要是覺得委屈那咱就權當今天這事兒沒發生。」

瘋了,瘋了,陳乾這傢伙真是想錢想瘋了。就這麼屁大點兒東西都敢張嘴要將近200萬,大光頭他二呀!

但我沒想到的是,接下來大光頭的一句話,當時就差點兒沒揍起他來。

大光頭一咬牙、一跺腳,大聲道:「176萬就176萬,哥哥我今天就收了!」

「這次可不能再反悔了!這卡上是100萬,今天出門兒我沒帶太多錢,你們先收著。我這就打電話把剩下的錢給你們匯過來!」

「哈哈,這可都是寶貝呀!」

大光頭此時此刻的表情,不得不是出乎了我們所有人的意外,甚至於連從來都不怎麼喜歡錢的安娜,也都把眼睛睜的大大的,一臉不敢相信的樣。

而這個時候,我也終於是反應了過來……

幾步快速上前,抓住大光頭的領就按在了沙發上,握緊了拳頭就要砸下去。

「大爺的,你他娘的這也太黑了點兒吧!剛開始口口聲聲喊著兄弟,好像我們佔了你多大便宜似的,一大堆才給一萬多塊錢,現在都快200萬了你也高興跟孫似的。」

「你他娘的這還是有求我們的時候呢,混蛋!王八蛋!你就是欠揍!」

我這什麼脾氣大光頭自然再清楚不過了,看我揚起了拳頭要揍他,當時就給他弄憋虎了,兩手掙扎著護住臉的同時,嘴上也亂七八糟的不知著些什麼。

但有錢可以暫時不還,有仇必報的我又怎麼會吞的下這口氣呢……

「張恆兄弟、張恆兄弟饒命啊!」

九日焚天 「陳乾兄弟,陳乾兄弟你快幫我情吧,我、我也真不是故意的呀……」

被我一個大拳頭正中大光頭鼻樑上之後,鼻孔里就呼呼直往外冒血,原本都還一副不屑模樣的安娜和李暖看這情況,當時就有些慌了。畢竟他們之前見到的那可都是死人,和活人打交道的時候並不多,哪兒見過這場面。

當時李暖和安娜就過來拉我,可我這人吧有個臭脾氣,那就是每人拉的時候還好,越是有人拉,我就揍人揍的越是有感覺。

於是被我按在沙發上的大光頭左一拳頭、右一拳頭的給我打著,那臉上不多會兒就已經模糊一片了,甚至於到了最後連叫救命的力氣都沒有了,就只等著被我揍完一拳后喊那聲啊!

或許大家注意到了一個細節,那就是在我揍大光頭的時候,陳乾一直都沒有反應。

在這裡我需要替陳乾喊聲冤,因為陳乾並不是什麼也沒做,而是從來都不怎麼吃蘋果他,這會兒跑衛生間洗蘋果去了。

差不多有幾分鐘時間吧,陳乾那手裡的一個蘋果才算是洗完,拉住了又一次揚起胳膊的拳頭道:「行了,差不多就可以了!看把光頭大哥給打的,以後再也不敢睜眼瞎話了。」

聽陳乾這話,本都還正著急拉我,擔心把大光頭這把老骨頭給打出個三長兩短的李暖她倆,噗嗤的就笑了出來,不過礙於這會兒大光頭的現狀,並沒有話。

「哎呦、哎呦,張恆兄弟你這上手也有點兒太狠了吧!」

「都、都快,我這眼睛都差點兒能看到金了。」大光頭看我被陳乾拉住了,那叫一個麻利的慌忙從沙發上怕將起來,躲我遠遠兒的,抽著紙巾擦著臉上的血道。

「哎呦,光頭大哥你這是怎麼了?臉上咋這麼多血啊?哎呦呦你看看我,這是怎麼的呢,下手也很是太重了,本來我只想和你開玩笑來著!」

「光頭大哥剛才你眼睛看到金了?那感情好,這下你又可以多賺點兒了。」

老東西,現在知道後悔了吧。還他娘的整天喊著兄弟兄弟的,可你也兄弟也太值錢了吧。我這嘴上著的同時,心裡才多少有些解恨了。

「光頭大哥你也真是的,也沒人不讓你掙錢,沒人不讓你掙錢,可你也掙得有點兒太多了吧,恨不得都把我們口袋裡的錢全裝你卡里去。」

「嘿嘿,嘿嘿,這、這不是平時習慣了嘛!別見外,別見外哈!剛才我已經給店裡發簡訊了,再往這卡上打100萬,多的那些錢就權當是哥哥我賠不是了。」

「哎陳乾兄弟,這些東西你怎麼搞到的?還一下這麼多?」

「還有,張恆兄弟,之前在黑瞎島上我們在墳頭前喝酒那碗還有吧,要不就送給光頭大哥算了。反正也不值什麼錢。」

「行啊,沒問題!光頭大哥你既然仗義,我張恆也不能氣不是!」當時我一聽就答應了下來。不過看陳乾欲言又止的樣,我就追問陳乾怎麼了。

陳乾看了眼大光頭沒事兒。

「光頭大哥,最終你還是如願了吧!」

「這、這、這話你的,光頭、大哥怎麼覺得有些不合適呢!」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