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別過來,別過來。再過來我打死他。」

彭克經常帶著的兩個保鏢是退伍兵出身,一個被突入倉庫地東海特戰旅特種兵擊斃,而剩下這個叫二奎的反應迅速,拉起了馬君做擋箭牌。

馬君差點被嚇傻了,剛才的閃光彈並沒有照到他,但是震懾彈卻讓他雙耳暫時失聰。他聽不見聲音。但周圍的人腦袋一個個開花他是看的清清楚楚,明知道衝進來那些臉塗油彩,全副武裝的人是救他地,可他還是嚇得尖叫出聲。一時間,連屁股上插的玉米芯都忘記了。

「出去,出去,都滾出去。」彭克一夥,僅剩下來這個叫二奎的。全身縮在馬君身後,手槍指在馬君後腦上,瘋狂的吼叫著。死亡的威脅讓他有些陷入癲狂狀態。

衝進倉庫的特種兵一共有6個。突擊步槍全部指向馬君和二奎。冰冷的目光讓馬君覺得,這不是來救他的,而是要連他也幹掉。

「滾出去,快滾出去,要不我把他們兩個都幹掉。」

二奎縮在馬君身後,一會把槍指向馬君腦袋一側,一會兒伸出去指向一邊幾個箱子旁邊昏迷著地齊芸,大聲的威脅著。

幾個特種兵不為所動,光屁股的馬君。那種滑稽地樣子,似乎不能引起他們一絲情緒上的波動。

終於,最前面的一個打了個手勢,6個特種兵一點點的向後退去,不過突擊步槍仍牢牢的指向馬君。

二奎聽到腳步聲逐漸遠離,小心的從馬君脖子一側探出頭…

「砰.」一聲槍響,一顆子彈直接射中二奎右眼,鮮血四濺中。二奎猛的向後倒去,無聲無息。

槍響之後,子彈從馬君脖子旁邊飛過,灼的馬君脖子都出了一道紅印,血花飛濺中,馬君眼皮一翻,暈了過去。

確認危險解除,兩個特種兵架起昏迷的馬君,拖著他迅速向倉庫外面衝去,另外兩個也把齊芸架了起來。

而那個粗大地玉米芯。仍插在馬君的屁股上,隨著移動搖搖晃晃。

在特種部隊離開后不久,警察趕到倉庫,拉起了隔離帶,將倉庫隔離起來。倉庫里10具屍體,讓他們心驚膽顫。

特種部隊執行任務,乾淨利落,如果不是出發前,首長明確交代保證解救對象安全為第一任務。那在面臨馬君被挾持的情況,或許就是一槍兩命了。即使是這樣,在擊斃二奎時,一部分風險,仍然被馬君分擔。不過特種兵軍事素質極其過硬,把這種風險降低了。特種兵和特警執行任務的指導思想有些差別,倒也不能怪這些特種兵。

今天,有軍隊參與的任務還不止這一件。軍警配合下,幾個小時之內,共抓捕超過600黑社會分子。這些人對寧市治安造成了極大的破壞,對寧市形象造成極大影響。而兩次黑社會鬧事事件,還有昨晚寧洋公路絡上流傳開來,引起各方面關注。

「鬧出這麼多事,自己該收斂一下了。」陳郁自己琢磨著,「沒想到寧市這麼能鬧騰,幾個公子就把寧市搞的雞飛狗跳。」

事情背後有陳郁推波助瀾,但是他也只是點了個火,爆發的還是寧市兩方面長久積累地矛盾。真正推動的還是馬君,呂少培一夥,還有何振雄的幾個小輩。只不過兩天時間內,發生這麼多事,搞的馬君,呂少培的長輩還有何家的人措。現在他們應該後悔了吧。

至於馬君被綁架,黑社會砸了佳通公司,估計是何尚福被幹掉,讓何振雄發瘋了。

現在何慶估計正在努力控制何振雄一方,寧市這個情況,也不是京城何家想看到的,何慶再怎麼牛也得執行何家的意志。

「呵呵。」想到何慶,陳郁輕笑一聲,這個瘋瘋癲癲的傢伙褲襠下面還沒好就跑出來了。一方面是因為他長期在東南這片活動,另一方面也說明,何家沒什麼人可用了。「少爺我暫時不參加了,你們自己鬧去吧。」

陳郁決定暫時不出手了,以觀察為主。寧市這兩天發生的事,絕對已經被整理成文件,送入中南海。無論寧市怎麼收場,在各位領導人心中,這都是不光彩地一筆。對寧市印象不好的。印象會更加不好。看熱鬧的,會更加的幸災樂禍。想插一腳的,在盤算著時機。

如果這時,陳郁還大搖大擺的在寧市搞風搞雨,暴露的話,沒準就惹火燒身了。暫時還是躲了吧。

不過,有一點是陳郁在琢磨地。他派人把馬君被關的地點告訴馬副省長,主要是因為馬君這小子破壞力比較大,想要他繼續和何振雄對著干。可後來想想,沒有一個身份足夠,而且不會喘氣的公子頂缸,撞死何尚福的事,總歸是個破綻。

這個問題沒有困擾陳郁太長時間。馬君神經受刺激,在醫院蘇醒之後,從3跳了下去。著地時。致長時間昏迷,似乎有往植物人發展的傾向。

陳郁在收到消息后,替馬君小小的遺憾了一下。隨即他又想到一個問題,自己地精神力和內力都非常強大,是不是有可能喚醒植物人呢…

25日,寧市表面已經安靜下來。雙方高層介入,控制住己方形勢。如果沒有前兩天那樣的暴力事件發生,接下來就該私下裡談判了。幾天之中。雙方的損失都比較慘重,誰都不想這種情況繼續下去。

各別受害的,怎麼不情願,暫時也都被壓了下去。至於以後怎麼辦,那以後再說,現在是不能再鬧了。已經落了太多的口實給別人,就算是全力補救,還不知道要讓出多少利益給別人。

z外調進來的省委書記。中央任命的紀檢委書記,京城各家…有幾個不想在寧市插上一腳的。就因為幾個小公子別苗頭,給人創造了一個極其有利地機會。現在就算兩方全力補救,或許都非常困難,推波助瀾的,會大有人在啊。

陳郁和遠在京城的老老爺子聯上得到消息試探了一下。陳爺爺只告訴他四個字「正在關注」,這對陳郁來說就足夠了。他地詭道暫時做個戰術性打擊還可以,真正戰略性布局,還得身居高位的陳爺爺來做。

不過接下來陳爺爺對陳郁的教訓。幾乎讓他抱頭鼠竄,離家兩個多月,也沒抽空回家看看,混球。陳郁也只能嘻嘻笑著說,過幾天一定回京城。 重生之寵妃難爲 陳郁覺得,寧市最近一段時間發生的事,事關重大,甚至關係到陳家在江南的布局,已經不是他憑藉小聰明就可以搞定的了。如果他想在這裡有大的作為,勢必要動用陳家的資源,有必要和老老爺子做個溝通。陳郁決定,寧市這裡告一段落之後,立即回京城一趟。

整個z省,寧市暗流涌動,洋山這邊也不安寧。在調查組對羅富成調查的同時,公安局長余保華對黑窩點蓬萊莊園進行突擊檢查。由於事先對情況正確估計,準備充分,余保華組織了超過百人地警力,一舉包圍蓬萊莊園。

隱藏在莊園之中的何尚福手下,還有杜老闆的手下,慌亂中,拿出手槍和警察對峙,並且向警察射擊。甚至還有兩個人持有衝鋒槍,並且向警察投擲了手榴彈。

幸虧余保華布置了狙擊手,及時進行清除,才沒讓警察損失太大,但也有10幾人受傷。

這些警察,或許一輩子都沒有機會向人開槍射擊。不過,在如此危機的情況下,倒是沒有手軟,余保華等人共擊斃犯罪分子10人。

事後,在蓬萊莊園搜出大量毒品,還有藏匿的槍支彈藥。另外根據情報,在東海灣一處海底,打撈出10餘具屍骨。證據顯示,大多是在何尚福指示下殺害的。有遭綁架的婦女,商人等等,甚至還有寧市一名官員。其所犯罪行,令人髮指。

與此同時,天發投資和棉紡廠被查封,涉黑人員或被抓獲,。

何尚福在洋山的黑勢力被連根拔起,鐵杆手下在陳郁地關照下,全部被擊斃,整個洋山空氣為之一清。 「停……停不下來了。」海翁的魂光一陣抽搐。

身為弄潮者,他自然比真美麗更早地察覺到事態發展超出控制。

這些匯聚於身側的藍光,聚易散難。

不似真正海波般任自己調遣。將它們召喚到身旁之後,它們彷彿從一種無序狀態被激活似的,非要強行融入自己的靈魂深處才肯罷休。

「笑笑有危險!」

看到這一次的海波,似乎因為海翁的力量而引動了前所未有的變化,司徒飛亦立即放棄自己的吐納,迅速向真小小飛來,身後還跟著情緒慌張的沈一浪,與魂光極度拉風,形似鳳凰涅槃般的司徒小華。

三人騰上天空,低頭看到巨大的漩渦已在下方成形,可怕的「洋流」!

已成氣象,以海翁為中心,整個海潮都在向一處徐徐匯聚。

此時不過潮來的第三個呼吸,隨著時間的推移,站在漩游中央者承受的壓力,將成幾何倍的暴漲!說不定下一秒,便能強得將陣中三人的靈魂撕裂。

「都去幫忙!都去幫忙!」戎和玉的魂團散發出熾熱的明光。

好在之前整個虛靈宮內的魂光們,相處極為融洽,再加上眾人一直信服戎和玉的領導,是以在他話音未落之際,便紛紛放下自己手中的事情,一齊緊緊跟在他的身後。

真是世事難料!

戎和玉的神魂陣陣悸動……

自己來此修鍊了五年,都從來不曾搞出如此大的陣勢,今日新到的幾個修士,怎麼一開場就如此大的能耐?早知如此,自己就應該寸步不離,好好指點的!

「姐姐別怕!」

「海伯無需惶恐,不管一會兒發生什麼,繼續維持漩游不散就好。」

真小小低吟一聲,衝到真美麗與海翁身前,主動承受了能量過剩,已無法被二人消耗的藍色光點們!

「無限……融合!」

將此四字,在嘴裡輕輕呢喃。

與此同時,那正盤坐在沈域冰宮內的真小小本尊,驀地張開了雙眼!

好在一旁的海翁與沈一浪,所有精力都在虛靈宮中,並看不見她本尊此刻皮膚隱隱泛紅,威壓極度飆升,身後突然騰起無數獸影的可怕畫面!

既然虛靈宮內的藍色光點,有滋養神魂的奇異效果,而且產量過剩……何不一起用在,自己的混沌丹海內?

幻彩魂團,在巨浪的衝擊下瘋狂鯨吞養分!本為同源,魂與魂之間的聯繫,能將這種力量毫無間隙地轉到本尊身上,繼而經過獸威無限融合,一同帶動所有戰獸精神力量的飛躍!

「我……我沒聽錯?」

海翁之魂,狠狠地收縮著。

面對他無心之間喚起的巨大狂浪,他自己都害怕得很,主子剛剛說什麼?

不要……停?

「快停下!」四周傳來的,是戎和玉與司徒飛的嘶吼,他們正試圖穿越藍光凝成的厚壁,踏入陣中與真小小一起分擔壓力。

但浪已成勢,並不是那麼容易……突破的!

信誰?

在此千鈞一髮之際,海翁本應該順從自己內心對危險的判斷,極力施展海法,將陣法逆轉,試圖削弱和延緩大潮繼續高漲的勢頭。

然而此刻,心中卻還有另一個聲音響起…… 雲爵又打了個哈欠,伸了個大大的懶腰,懶洋洋的在葉星北對面坐下,拿起一個水果:「怎麼了小舅媽?你臉色不好,昨晚又沒睡好?」

葉星北不知道該怎麼說,扭臉看向顧君逐。

顧君逐還沒說話,雲爵手機響了。

雲爵摸出手機接通。

手機剛放在耳邊,就傳來對方焦急的聲音:「小、小、小、小少爺!雲董心臟病……」

「什麼?」原本懶散窩在沙發里的雲爵,猛的坐直了身子。

對方結結巴巴說:「老、老夫人、她、她死了……雲董得到消息后,忽然心臟病,就、就進搶救室了……」

老夫人死了不是重點。

重點是老夫人死的不光彩。

警察聯繫到雲老爺子的時候,告訴雲老爺子,雲老太太是被輪尖致死的。

死了之後被拋屍垃圾場,赤身果體,一絲不掛。

縱然雲老爺子恨極了雲老太太,可兩人到底是結髮夫妻,還共同孕育了一個兒子。

雲老爺子不愛雲老太太,可雲老太太代表了他和雲家的臉面。

他的結髮妻子,被人輪尖致死,死後還一絲不掛,這比把他的臉皮撕下來扔在地上踩還讓他難堪。

他原本心臟就不好,突然受到強烈刺激,心臟病犯了了,人事不省的倒下去。

雲勝勛和顧蘭死了,雲老太太也死了。

雲老爺子又倒下,雲家能做主的主子,也就一個雲爵了。

對方越急越說不清楚,磕磕巴巴的把事情經過和雲爵講了一遍。

雲爵腦海中「嗡嗡」作響。

他覺得他肯定還沒睡醒,還在做夢。

死了?

他奶奶死了?

他爺爺心臟病,醫院下了病危通知書?

這……

他攥著手機發獃,任電話那邊的人著急的「喂喂」叫他。

看他丟了魂兒一樣愣在原地,顧君逐從他手中拿過手機:「你好,我是顧君逐,雲爵的舅舅。」

「您好您好!」對面的人彷彿聽到了救星的聲音一樣,把情況又和顧君逐說了一遍:「顧少,現在家裡出了這種事,公司肯定很快就會亂起來,消息如果傳出去,公司的股價一定會大跌,到時候,肯定損失慘重,您看……」

「我會派人過去處理,」顧君逐說:「雲老爺子現在在哪裡,我和雲爵馬上過去。」

對方報出醫院地址。

顧君逐掛斷電話。

顧君逐把顧馳叫過來,讓他買w國的機票,他們要以最快的速度趕往W國。

葉星北站起身:「我去收拾東西。」

顧君逐欣慰的拍拍她,「乖。」

顧君逐又叫過喬醉,簡單解釋幾句,讓他準備,一起趕往W國。

「呦,這麼快就死了?」喬醉拍拍雲爵的肩膀,毫無誠意的勸道:「節哀。」

讓他說,根本沒什麼好哀的,那種敗類死了,剛好給好人省了糧食和空氣。

顧君逐擺擺手,趕蒼蠅一般將他趕走了。

他走到雲爵身邊坐下,拍拍他的肩膀,「一直沒告訴你,車禍是你奶奶策劃的。」

被冰凍住的雲爵,腦袋暈了片刻,融化了,「什、什麼……」 由於陳郁應付得當,對洋山控制的比較嚴密。席捲z省潮對洋山沒有太大影響。

在陳郁授意下,包小軍往來於洋山各領導之間。無論他是否心甘情願,陳郁交代的事,做的還算漂亮。

寧市調查組在洋山幾天,很快將原常務副市長羅富成與何尚福勾結侵吞國有資產一案調查的清清楚楚。儘管調查組負責人屬於喬瑞波一系,對於打擊對手的事做的不遺餘力,仍然不得不按照陳郁設計好的結果上報。

縱向打擊下,洋山市委常委僅羅富成一人落馬,不過墜樓而死的羅富成是不會知道了。而且羅富成死因也被寧市公安局調查清楚,為何尚福殺人滅口。這更加坐實了兩人間有不可告人的勾當,當然,大部分真相已經被調查組掌握了。

洋山國資委,市政府辦公室,土地局各有聽命於羅富成的官員因涉案而接受調查。這些都屬於洋山市管官員,仍在陳郁控制範圍之內。

羅富成一案,涉及到寧市幾位領導。有直接證據表明寧市國資委主任牽涉其中,這是一個讓他無法翻身的證據。至於隱約指向薛永成的證據,陳郁並不抱任何希望,只想起個敲打作用。

調查組迅速調查,迅速得出結論離開洋山,在他們看來,這個成果已經足夠大了。

調查組走後,洋山的幾位主要領導才把心裝回肚子里。不過他們的好運不會持續太久,過一段時間,就是陳郁處理他們的時候。

在羅富成和何尚福出事後,陳郁在洋山做任何事都一路暢通。在沒有任何阻礙下,江南集團和洋山市簽訂了洋山建築收購合同。不光那份擔保債務被免除,另外在市政府運作下,與幾家市直企業核銷了的建築材料還有機械的債務。在洋山建築改組完成後,市政府還準備將幾個市政工程項目划給新的建築公司。

原棉紡廠在羅富成和何尚福操作下,強行破產。改頭換面成新的棉紡廠。新的棉紡廠除了用暴力手段壓榨員工外,資產組合比較優良,體制比較適合市場經濟,現已收歸國有。稍加調整后,想必也會成為一家比較優秀的國有企業。這一出一進,棉紡廠倒也算因禍得福了。

而棉紡廠和天發投資被凍結地帳戶。還有天發投資一些項目拍賣后所得,也會為市財政解決很大問題,這也是洋山市慷慨起來的一個原因。建築公司以前那筆擔保貸款,也從這裡解決了。

洋山金屬加工廠破產工作已經接近尾聲,洋山市委派人重新調查后,開會得出結論,「繼續完成破產工作。」

陳郁琢磨了一下,以比較低的價格。整個接收過來,改變了金屬加工廠被分拆出售的命運。當然,新公司的員工要經過篩選考核才能留用。裁撤的員工安置辦法。按照建築公司地辦法擬定。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