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五億!」

這次,這位西門世家的千金再次叫出了一個恐怖的價格。

加價三億,強勢碾壓蕭寒!

眾人心頭在發顫,不過他們也是意識到了,西門曉詩跟這位年輕人扛上了。

「你!」蕭寒目光掃視過去,一臉怒色,狠狠一拍桌子,咬牙切齒,目光惡狠狠地盯著西門曉詩,儼然一副十分生氣的模樣。

見到蕭寒的模樣,西門曉詩的心情似乎好多了,感覺暢快無比,嘴角的得意之色也是愈發濃郁了幾分,蕭寒這生氣的模樣,正是她想看到的,一個字,爽!

然而相比於西門曉詩看到蕭寒這模樣的爽,蕭炎和林動則是對視一眼,默默地為這貨豎起了大拇指。

這演技,一個字,服!

見到蕭寒自賣自拍,剛開始蕭炎和林動還有些緊張,不過看到下方那梅璇玉的神色后,二人也是明白了過來,之前八成這二人暗中串通一氣,所以此刻他們二人也沒什麼好擔心了,只是這蕭寒實在是太坑了,自賣自拍,只要這棺材蓋被人拍走,蕭寒要賺發了。

現在,只看這西門曉詩和秦閑,誰最後成功被蕭寒給忽悠吧。

「這兩位也是人傻錢多啊,這回坑大仙教他們做人……」蕭炎好笑地看著場中三人的競拍。

「十五億五千萬!」蕭寒平靜下來,依舊惡狠狠地瞪著西門曉詩。

「十六億!」秦閑不緊不慢地跟著。

「十六億五千萬!」蕭寒道。

「二十億!」西門曉詩叫道,可謂是財大氣粗,硬是要死死壓蕭寒一頭。

西門曉詩得意地看著蕭寒,尤其是看到蕭寒那憋屈的模樣,她極為高興,不過若是她知道這棺材蓋是蕭寒的,不知她會作何感想?

獨寵前妻,總裁求複合 二十億天價一出,全場嘩然!

場中,沉寂許久。

最後,梅璇玉宣布這棺材蓋是西門曉詩的。

「唉,為什麼這麼有錢啊,難受想哭……」蕭寒長長嘆息了一聲,不知是為誰而嘆息,隨即無力的坐在椅子上,一副生無可戀的表情,顯得十分頹廢。

蕭炎和林動一陣無語,這傢伙……

西門曉詩一臉得意的表情,然而她卻不知道她這二十億全都進了蕭寒的口袋,而且她還不知道蕭寒正在那裡罵著某人胸大無腦…… 人類在符文一途上鑽研的很深,因為用處實在是太廣泛,某種程度上甚至比關乎武者性命的兵器還重要。

例如青雲宗的修鍊秘境,幾乎全是依靠符文配合材料搭建而成的幻陣,至於許多兵器上的銘刻,增強威力的符文也是屢見不鮮。

再如各個宗門的護宗大陣,甚至於煉丹師,煉器師增強火焰威力的「火符」,莫不是符文師通過各種稀有的材料繪製而成,才能夠發揮出強大的作用。

青龍所傳授的「神紋」來自於更廣博的世界中的符文傳承,已經超出了符文的概念,無論是從構思,還是從威力上來看,都遠不是中域中的符文傳承可以比擬的。

「神紋?那我現在可以修鍊神紋了嗎?」羅征問道。

青龍嘿嘿笑了兩聲,「可以倒是可以,不過就算是吞掉了那些靈魂精華,你得靈魂之力還不夠強大,就算現在學習神紋術,也只能繪製最低等級的神紋,你確定現在就開始學?」

羅征目光閃閃的說道:「不積跬步,無以至千里,千里之行始於足下,我若是不跨出這一步,要等到什麼時候?」

「恩,你說得對,這繪製神紋原本也極度耗費靈魂之力,同樣也可以鍛煉你的靈魂,你選擇現在開始學習也是對的……」青龍緩緩說道,「不過繪製神紋,第一步就是將自己的靈魂之力灌輸在筆尖。」

「筆尖?什麼筆?」羅征問道。

「自然是繪製神紋的筆,而且你現在還缺乏繪製神紋的材料,你若是想要學習神紋的話,這些東西必須準備周全,」青龍淡淡的說道,「不過你原本修鍊了《驚神刺》,早已領悟了『化魂為刺」的方法,所以將靈魂之力引入筆尖並非難事,這些東西……你明天可以準備一下,我再來教你繪製第一道神紋,看看你有沒有這個天賦。」

隨後羅征的腦海之中就出現了一連串的清單。

看到那一串清單,羅征頓時有一些眼暈了,無論是符文師,還是煉器師又或者是煉丹師都不是一日煉成的,就像羅征此前想要依靠「天衍精華」來煉器,但是真正煉器的法門,緊靠著煉器宗師車道子的筆記卻是難以成行,除非有名師教授,單靠自己的領悟怕是難以有所成就。

這也是為何,那些士族子弟還有雲殿中的那些大家族子弟瞧不起草根的原因,他們這些人含著金湯勺出生,想要修習什麼東西,家族自然能夠幫他們聘請名師,最終的造詣肯定不會差!

這也是為何草根子弟難以出頭的原因,因為九成九的草根子弟從出生開始,就輸在了起跑線。

現在羅征擁有青龍這名「良師」,他自然不介意修習一門副職……

第二天清早,剛到辰時,羅征的身體一顫,又被大夢真人準時控制,身體不由自主的飛出了自己的房間,朝著那灰色建築飛去。

一天進行三場挑戰,對於羅征來說也是一個不小的負荷。

昨天這灰色建築中就來了一百多人,今天羅征進去一看更是嚇到了,比昨天足足多了一倍。

羅征並不清楚精英堂的弟子到底有多少,但是數量絕對不會多!畢竟雲殿下屬的雲宗以及五大宗門的武者,都要通過層層篩選,優中取優,能夠進入精英堂的,都是貨真價實的精英。

沒想到今天的人比昨天更多,而且其中還有一些神丹境的強者……

不就是嘲諷了兩句么?至於來這麼多人?那些神丹境的強者應該不是精英堂的吧?

那幾位神丹境的強者的確不是精英堂的弟子,不過因為羅征連續兩天的嘲諷,這事情慢慢的在雲殿之中擴散了。

整個精英堂的弟子,都知道有一個精英堂的新人狂妄無比,而且那新人才是一個先天生靈!而且不僅僅是精英堂的弟子,就連雲殿裡面的一些老傢伙都驚動了。

例如費晗長老。

在試煉者之路上的時候,費晗就比較關照羅征,力所能及的情況下費晗還是願意幫助羅征說一句話,畢竟在費晗看來,羅征未來必將在雲殿之中大放異彩,以他的天賦,剩下的問題只是時間問題。

不過費晗顯然沒有想到,羅征的「大放異彩」竟然來的這麼早,他沒想到羅征剛剛進入雲殿,就揚言要挑戰整個精英堂,這是不是太快了點?

好奇之下,費晗也偷偷的來到了現場觀看一番,但是作為一名長老,還是不好拉下臉露面的,所以費晗隱藏了自己的身形。

羅征剛剛來到這灰色建築旁邊,費晗長老就奇怪的「咦」了一聲,以他的實力,當然能夠看破羅征身上細細的光線,「這是怎麼回事?羅征好像被人操縱了?」

費晗的臉上流露出古怪之色。

以線提木偶,剝奪對方對身體的控制權的傀儡術,在雲殿之中最出名的自然是大夢真人。費晗雖然年紀大了,但作為雲殿長老,又是何等聰明之人?前前後後就將這事情猜了一個七七八八。

「我算是明白了,」費晗原本聽到那些傳言,說羅征狂妄無比,蔑視整個精英堂,在費晗的印象中羅征是不會幹這種蠢事的,即使羅征真有這個實力,也不會無聊到這個地步。

現在看來,這些事情應該是殿主所為了……

費晗能夠看透,精英堂的弟子們卻看不透,連續讓羅征囂張了兩天這還得了?今天他們可是摩拳擦掌,勢必要給羅征一個終身難忘的教訓。

不過今天的結果也並不樂觀,羅征依次擊敗了三位照神境五重的精英堂弟子,然後逃之夭夭,只留下一群咬牙切齒的精英堂弟子。

柿子專揀軟的捏,羅征不會傻的去挑戰那些照神境七重,八重實力的武者,這樣下去他們真拿羅征沒有太多的辦法。

結束了今天的挑戰後,羅征就匆忙忙的往雲殿坊市趕過去。

雲殿同樣也有坊市,在雲殿中設立坊市的目的,也是為了眾多弟子的便利,一些雲殿弟子也能夠拿出自己的東西在這裡交易,而且坊市之中也有不少外面的商人,甚至於中域最大的商盟天下商盟,也在雲殿的坊市之中設有鋪面。

這坊市架設在雲殿的邊緣,順著坊市的街道走到盡頭,羅征甚至能夠看到廣闊的雲海,倘若從旁邊跳下去,經歷千米高空的墜落,就能夠一頭撞上地面。

就在這裡,羅征找到了一家材料店。

這材料店並沒有標牌,偌大一個牌匾旁邊,只是用小小的古體字篆刻了「天下商盟」這個小字。

旁人是聽說過「天下商盟」的,實際上這個商盟組織背後的實力也十分強大,甚至有傳言,這天下商盟雖然不屬於宗派勢力,但若真的論起實力,甚至比雲殿還要略強一分!算是一個準五品勢力!不過天下商盟只是一味的做生意,將就的是何其生產,從來不會參與任何宗門之間的鬥爭。

進去之後,羅征就看到這店鋪之中玲琅滿目的材料。

什麼古怪的材料都有,例如「黑斑紋犀角」,「青木雷光石」,甚至一截腐朽了三萬年份的「雲椴木」。

符文,是一門大學問,其中的東西包羅萬象,全是前人前年萬年一點點琢磨出來的東西。

在這店鋪之中,正有一位老者低頭拿著一隻圓圓的琉璃鏡,似乎細緻入微的觀察一塊玉佩上密密麻麻的小字,那塊古玉似乎很特別,大約是年代極為久遠,玉佩上的字奇形怪狀,不知寫得是什麼東西。

「老闆!」羅征進入叫了一聲。

那位老者在聚精會神之下,被羅征嚇了一跳,老者抬起頭看了一眼羅征,發現他才是先天修為,臉上流露出奇怪的神色。光臨雲殿坊市的人絕大多數都是照神境以上,畢竟鮮有人能夠以先天生靈加入雲殿,而即使是雲海城中的人光臨雲殿的坊市,也要有本事飛上來,不是照神境又如何上來?

「幹什麼?」老者氣呼呼的說道,被人打擾本來就是一件讓人惱火的事情,何況羅徵才是先天生靈而已,老者就更加沒有好脾氣了。

「我想買一些材料,還有一支用來繪製符文的筆,」羅征的目光四處打量著說道。

「材料和筆?你想製作符文?就你?」老者的臉上流露出一抹譏誚之色。

===========================

最新最快最火最爽的連載完本小說,盡在書叢網(shucong.com)

=========================== 這件上品巔峰神器棺蓋最終以二十億至尊靈液被西門曉詩競拍成功。

二十億至尊靈液!

如此恐怖的數字,在西江城中能這般一擲千金的,恐怕也只有西門世家和江家這兩個頂尖家族有這般底蘊了。

西門曉詩拍下這件上品巔峰神器后,便是一臉得意地盯著蕭寒,俏臉上儘是得意之色,因為蕭寒那吃癟的樣子讓她看得極為舒暢。

對於西門曉詩那一臉得意的表情,蕭寒也是極力的配合著,一副生無可戀的模樣坐在那裡,像是受了嚴重的打擊一般,那模樣,頹廢得很啊。

「蕭公子,喝杯茶吧,不要多想了,西門世家的財力在這西江城中是數一數二的。」落雪乖巧地幫蕭寒倒了一杯茶,輕聲安慰道。

「落雪,還是你對我好啊,不像我這倆兄弟,看到兄弟被人欺負了都不出聲安慰一句,沒良心。」蕭寒感慨道。

聞言,蕭炎和林動一陣鄙視,說得像是自己受到了極大委屈似的,恐怕場中最美滋滋便是這傢伙了吧?

一塊棺蓋拍出二十億的天價,讓得場中氣氛無疑是火爆到了一個可怕的地步,雖說到了拍賣會的最後階段有實力競拍的人很少,但是這卻絲毫不影響場中火熱的氣氛,畢竟光是看著那恐怖的加價便足以令人興奮了。

拍賣會還在繼續著,皆是神器級別的物品,足以讓得場中大多數人為之心動,加之有著梅璇玉的言語撩撥,一些頭腦一熱的富家公子就不管不顧地瘋狂加價了。

當然,趁此機會,蕭寒自然不會忘記大撈一次,每次輪到他的神器,蕭寒便開始如同先前那般如法炮製,而西門曉詩與秦閑這兩位跟他有過節的大佬則是會步步緊逼,只不過每到最後,蕭寒就會甩手不要,時機拿捏得恰到好處。

而神器被二人拍去之後,蕭寒又是一副痛心疾首的模樣,讓得二人心中大感痛快,只不過反覆競拍了幾次后,二人也是有些懷疑了,是不是被這貨給坑了?畢竟連續競拍了幾件神器之後,二人已經各自砸進去了不下五十億至尊靈液。

五十億至尊靈液啊,若不是二人家族勢力強大,恐怕早就傾家蕩產了,不過砸出了五十億至尊靈液之後,二人也是收斂了,畢竟五十億這可是一筆極大的支出了,而且,蕭寒那一副生無可戀的模樣,二人現在看上去怎麼都感覺有些不對勁,不會是這傢伙裝的吧?難道是故意引他們競拍?

「接下來是一件中品神器,星辰鞭,由極為罕見的星隕石打造而成,攻擊力驚人,一鞭之力猶如天外星辰砸落,而且若是在夜間使用,此鞭還能吸取星辰之力,從而強化攻擊!」

梅璇玉手中多了一條銀色的長鞭,鞭柄之上雕刻七顆星辰,顏色各異,在燈光之下熠熠生輝,極為精美。

聽到梅璇玉的介紹,不少人的目光都變得火熱起來。

「星辰鞭,起拍價兩千萬,加價不低於三百萬!」

梅璇玉報出了起拍價,場中不少人的目光開始看向貴賓席位,那裡有人開始開始蠢蠢欲動了。

「三千萬!」

話音一落,貴賓席位上一道聲音響起,是趙欣兒,直接加價一千萬,看來對這星辰鞭頗為喜愛。

蕭寒目光看了過去,見到是趙欣兒后,他苦笑了笑,決定不插手了,其實這星辰鞭也是他所拍賣的幾件神器之一,若不是趙欣兒,待會兒蕭寒自然不介意再坑一把,不過他對這丫頭的印象並不差,因此他決定不參加這次的競拍。

任誰都看得出來,趙欣兒直接加價一千萬,自然是極為喜歡這件神器,因此不少人決定放棄競拍,畢竟西江城中誰不知道這位整日惹是生非的趙家二小姐,惹不起,也不敢惹。

加之西門曉詩等人並未參加競拍,因此這星辰鞭的競拍價並不是很高,再經過幾個豪門大家族子弟競拍了幾次之後,最後星辰鞭以一億五千萬的價格被趙欣兒收入囊中,讓得後者欣喜不已,不過有些人卻是感到了無奈,以後八成這姑奶奶要拿著這星辰鞭在西江城禍害他們了。

接下來梅璇玉又拿出了一柄血紅長劍,介紹道:「飲血劍,中品神器,以血養劍,此劍噬血,飲血之後,劍鋒凌厲,劍威成倍增加,飲血劍,起拍價兩千萬!」

「一億!」

話音一落,蕭寒的聲音便率先響起了,這是他拍賣品中的最後一件神器了,他自然得要再繼續坑一把,之前幾次,他都是最後才參加競拍,西門曉詩和那秦閑八成已經懷疑自己了,那麼這次他就率先加價以好表達的喜愛之情以及必得之心。

聞言,眾人目光皆是看了過去,剛才蕭寒被西門曉詩針對,因此對於蕭寒,場中之人也是記憶頗深,此刻他直接加價八千萬,看來是看中了這柄飲血劍。

見到蕭寒競拍,西門曉詩和秦閑眉頭皆是微皺,不過二人似乎已經打定了主意一般,今日這蕭寒休想從這拍賣會中帶走一件東西!

「五億!」西門曉詩道。

眾人心頭一顫,不得不為這西門世家的財力而感到心驚,要知道之前西門曉詩已經花了近五十億至尊靈液了,沒想到此刻出手依舊這般可怕,似乎她非要把蕭寒的氣勢壓下去。

「六億!」蕭寒道。

「七億!」秦閑繼續跟。

「八億!」蕭寒。

「十億!」西門曉詩道,她美眸一直盯著蕭寒。

西門曉詩報出十億之後,蕭寒沒有再繼續叫價,因為他感覺西門曉詩可以任性的資金已經差不多了,即便她是西門世家的千金,但可以調動的資金終究有限,他沒必要再繼續下去,萬一待會兒要自己買單也划不來,他不喜歡做虧本買賣。

最終,飲血劍落到了西門曉詩手中,而蕭寒所拍賣的物品也已經全部拍賣完畢,蕭寒粗略算了一下,若不與天寶閣分成,他這一次就賺了一百多億至尊靈液,如今,他也算得是有點資產了。

在蕭寒心頭美滋滋的計算所賺之時,梅璇玉的聲音響起了。

「接下來便是此次拍賣會的壓軸拍賣品了。」 不是這老者看不起羅征,而是羅征的行為舉止太奇怪了。

這老者賣了一輩子材料,天下商盟雲海城分盟之中也算是一個有頭有臉的人物,雲海城裡面的幻陣師,符文師甚至於那些知名的煉器師和煉丹師,他多多少少都認識。

甚至於雲殿之中的幾位幻陣師,他同樣也相熟。

陣法乃是由符文組成,繪製符文哪是一件想學就學的事情?

一般年輕的學徒想要學習繪製符文,必須有師父親自教授,一般師父也準備好了各種用具,哪裡還需要自己跑來採買?即使是採買,也是學習到了一定程度后,再更換更好的符文筆。

故而這老者就覺得羅征完全是一時興起,以為符文就是拿符文筆隨隨便便的鬼畫桃符而已。

把事情想得太簡單,一時衝動就想學習某種技藝,這種衝動的年輕人老者每年都能見到幾個,但真正能成功的一個都沒有,所以老者才有些看不起羅征。

羅征卻絲毫不理會老者的態度,而是正兒八經的點點頭,「恩,我想學習製作符文,只是先練練筆而已,材料就拿這些好了,」說完,羅征就遞上去了一份清單,這清單上的材料就是按照青龍的要求羅列出來的東西。

按照青龍的說法,這些材料只是為了繪製最基礎的神紋,但……即使是最低級別的神紋的材料,似乎都很不一般,至少羅征估計這些材料的價值都不便宜。

隨便在羅征的這材料上掃了一遍,老者的神色頓時大變,隨後就被憤懣之色所替代,「你說你拿這些材料練筆?莫非是來消遣我!出去,出去……沒事做耽誤我的時間!」

說完,這老者竟然起身趕人了。

這下羅征不幹了,說道「開門哪有不做生意的道理,你賣我東西,我付你錢,何苦要趕人?」

老者陰沉著臉說道:「你這些材料都是製作四星符文的材料,一般的符文師都用不上!你說你拿來練筆!嘿,你說你是不是來消遣我?」

聽到老者的話,羅征頓時一窒,這時候青龍的聲音響了起來,「呵呵,我這個神紋比較高級……估計你們下界的四星符文,大概跟一星基礎神紋的要求差不多。」

如果說符文是羅征所在的大千世界千年萬年的符文師總結出來的經驗,那麼神紋就是上界之中億萬年的結晶!兩者之間無論從構思,還是傳承上根本就不是一個層面的東西!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