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話奉還給你!」丁浩聲音平靜。

「是么!」丁瞳嘴角勾勒起一抹寒冷之笑,突兀間,雙瞳釋放恐怖之光,這一刻,他的一雙眼瞳,化作了黑暗的漩渦,彷彿可吞噬一切。

丁浩只感覺那雙巨大的眼睛向他籠罩了過來,讓他整個人都有種要沉淪在對方的瞳孔中。

陷入丁瞳的黑暗之瞳中的丁浩,卻並不慌亂,只見他將眼睛微微閉上,身上湧現出滔天刀劍之意,似乎要做出什麼反抗的時候,丁瞳卻是做出了動作。

他身形如電,一拳崩出,呼嘯天地,一聲聲爆響衝殺而來,令丁浩整個人的耳膜都彷彿要震聾般。

可怕的力量!

然而丁浩卻是忽然冷哼一聲,面無表情,聲音如雷,刀劍之意環繞周身,如山嶽屹立在此,天地不可動其身,似乎在這一刻,丁浩引發了宇宙共鳴,任何力量都無法讓他動搖。

當丁瞳殺伐過來,拳頭直接轟向他的腦袋,丁浩毫不猶豫的一劍斬出,快到極致。

此時的丁浩竟是掙脫出了黑暗漩渦,而且還做出了反擊!

不過,丁瞳見到這一幕,卻是沒有露出任何驚詫之色,反而冷笑一聲,黑暗之瞳再現,讓丁浩再次陷入到黑暗漩渦中,沒有了重心,沒有了視覺。

丁瞳的黑暗之瞳很可怕,出乎丁浩的意料,根本防不勝防。

同時恐怖的拳頭降臨!

眼見下一刻,丁瞳那黑氣繚繞的拳頭,直接轟中他的身體,丁浩周身忽然泛起金銀兩色光芒。

陰陽雙魚圖案浮現,將他整個人都包裹在內。

丁浩不動如山,傲立在那。

臉色肅穆,天地之力盡皆聚集其身,無人可動搖!

「轟!」

丁瞳的拳頭擊在丁浩身上,凝聚在後者周身的陰陽雙魚圖案,竟直接碎裂,令他的身軀微微動搖了下,胸口甚至塌陷了下去,嘴角流出一絲血液。

丁浩受傷了!

但丁瞳卻無喜色,面色反而一變,因為下一刻,丁浩眼睛忽然睜開,一道精芒射出,手肘擊出,蘊含無盡之威,滾滾涌動,天地虛空動蕩不休。

來不及防禦,那股恐怖力量,直接印在丁瞳身上!

轟隆一聲!

可怕的爆裂之聲滾滾而動,撕裂天地!

丁瞳悶哼一聲,直接被擊飛出數千米外,直到力量稍減些許,他才身體一顫抖,迸發出黑暗力量,將那股巨力給卸去,停下來。

噗的一聲!

一口濃稠的血液,從他口中噴出!

「這次輪到我攻擊了!」

話音未落!

丁浩的身影,就出現在丁瞳面前。

接著——

轟!

兩道詭異卻極為恐怖的瞳芒,從他眼眸中爆射出來。

此刻的丁浩,眼瞳中流轉著七顆詭異光點,如北斗七星般的瞳孔,恐怖的符文在瞳孔中流轉。

正是昔日丁瞳的【七巧造化之瞳】!

這一刻,丁浩用【七巧造化之瞳】對付丁瞳,就像是往日,丁瞳利用【刀劍雙聖體】來對抗丁浩一樣!

這一幕看起來是那麼的諷刺!

……

千鈞一髮之際的突襲!

沒有任何意外,丁瞳猝不及防下,瞬間就被這股可怕的瞳芒給轟飛出去。

隨後兩道瞳芒如兩道電漿,徹底將他的身形淹沒。

&nbsp

;虛空震蕩,裂縫蔓延,塌陷出一個個黑色巨洞。

天火濺落,轟鳴之聲如滾滾驚雷,甚至淹沒了底下滂湃如海浪的殺戮之聲。

這一刻,在丁浩面前不遠處,赤炎照紅天空,周圍都變得熾熱無比,場面無比震撼人心,彷彿世界末日般。

丁浩施展出【七巧造化之瞳】,比起往日丁瞳施展出來,不知要強上多少倍!

「哈哈哈哈哈哈……」恐怖力量的中心點,傳出丁瞳瘋狂似的笑聲。

黑氣漫起,以某個位置為中心,不斷旋轉,一股股恐怖的吸力出現,如黑洞,如饕餮張口,將瞳芒所造成的餘波,盡皆吞噬。

光線扭曲,無數天火消失其中,到最後,在那裡只剩下黑暗之氣,以及一道黑暗身影!

「沒想到,你竟會以這招來對付我,【七巧造化之瞳】,昔日我最大的依仗,呵呵呵呵……」丁瞳怒極反笑,彷彿一座隨時要爆發的火山,一怒可破天地。

丁浩瞳孔中的七顆光點,微微轉了轉后消失不見,眼睛重回平常。

看著丁瞳,丁浩沒有說話。

「這次,再無意外,你必死在我手中!」丁瞳一字一頓的說道。

丁瞳黑氣環繞身軀,他的周身,似有一股可怕的魔神之意在肆虐,那是黑暗的氣息,遠比之前還要濃烈強大的黑暗力量瀰漫而開。

整片天地的黑暗力量,都在朝著他身體涌去,仿若在這一刻,他成為這片天地絕對中心。

黑氣再度爆發,不斷擴散,這片天地,彷彿化作黑暗之淵,帶有令人沉淪的氣息。

「我以魔神之力,結合【天地之心】之力,在這股力量前,你必敗無疑!」黑暗之中,傳來丁瞳的聲音。

盛怒之下的丁瞳,終於要展開最強的攻擊!

他的身體溝通黑暗,同時心臟部分的位置,有恐怖不似人間的力量蔓延,加強著他的力量。

黑暗力量不斷爆發!

一圈接著一圈漣漪,從他身上擴散出去。

丁瞳的力量越來越強,黑暗之力愈發濃郁,磅礴如宇宙,浩瀚無比!

此刻的丁瞳,彷彿被一圈圈黑暗氤氳包裹住般,化身成一尊神魔,令人畏懼!

黑氣繚繞手臂,一股恐怖的鎮壓力量瀰漫,那魔神之力鎮壓諸天!

一步踏出,那股鎮壓之力朝著丁浩滾滾撲去,丁瞳身上,黑暗法則在翻滾,咆哮不休。

「殺,殺,殺!」三字吐出,丁瞳裹挾拳芒,破空而來,一拳之力,可破天地,誅天滅地!

丁浩冷哼一聲,劍意滾滾,刀意涌動,同時兩臂動彈,毀滅的刀劍之力在虛空肆虐,那股力量讓人震顫。

「你以為這樣就能抵擋我么?太天真了,給我死吧!」丁瞳冷笑,震天魔拳鎮壓諸天,一道道拳芒掃蕩虛空,在丁浩的面前,赫然出現無盡拳芒,橫掃天地,將刀劍之力強勢壓下去。

可怕的魔拳!

每一道拳芒,都蘊含無上的魔神之力!

就算是永恆之境的強者,遭受到其中一道拳芒,恐怕都無法抵擋,何況還有如此多的拳芒!

丁瞳這一擊,似乎勢在必得,必要擊殺丁浩。

但丁浩豈會讓他如願,一金一銀兩色漫起,陰陽雙魚圖案浮現。

同時他的身軀在小範圍內躲避攻擊,不斷轉換位置。

「殺殺殺殺殺……」

丁瞳仿若瘋魔,怒吼不斷,拳芒愈發密集,氣息越來越可怕,這時的天地都被他鎮壓,沒有任何辦法抵抗,天地不斷呼嘯,彷彿都要給他俯首稱臣!

千萬拳芒碾壓空間,密密麻麻的拳芒,讓人感到頭皮發麻!

要知道,這些拳芒每一擊就連永恆初境的強者都無法抵擋,如此恐怖的力量,如此多的數量,丁浩就算再強,速度再快,也無法全部躲避!

最終,一道攜帶璀璨魔光的拳芒,轟擊在丁浩身上,一拳,再次將丁浩體表的陰陽雙魚圖案給轟碎,接著轟在他身上,將他整個身體都轟得渾身動蕩,五臟六腑都在顫動。

在丁瞳陰狠的視線中,丁浩在那裡吐出鮮血,面色慘白,無盡拳芒如狂濤駭浪,狂涌而去,將他整個身體都給吞沒,似要將他給轟殺成渣。

一聲聲巨響,在那裡不斷傳出!

轟鳴不斷,光芒爆閃!

力量餘波如漣漪,擴散出去,虛空盡碎……

這一刻,天地都要破碎!

丁浩在這股力量前,似乎完全沒有能力反抗,只能等死一般。

但是——

「什麼,這怎麼可能!」丁瞳驟凝的瞳孔中,丁浩的身體卻如泰山般,千千萬萬年間,飽受狂風暴雨,卻無任何倒塌的趨勢,仍屹立在那,似無任何力量可動搖其身!

「破!」一字吐出,丁浩終於有所反抗!

一道金銀兩色璀璨無比的光芒從中射出,照耀天地,無比奪目!

天地微微顫動!

一聲悶雷般的響聲傳盪!

還剩一半攜裹

裹無盡魔光的拳芒,竟如白雪遇烈火,紛紛消融,只是幾個呼吸的時間,就消失得無影無蹤。i1292



… 由於剛纔十名黃巾道士聯手發動法術攻擊,亢父縣城多處受損,城裏面的守軍也傷亡慘重。特別是城牆位置更是受到重點照顧,因此當黃巾士兵和黃巾玩家們殺向亢父縣城的時候,幾乎沒有遇到像樣的抵抗。

作爲縣級名城,亢父縣城的城防高達一千萬,在黃巾道士的一輪轟擊之下,城牆的防禦值減少了三百多萬,還剩下六百多萬。由於剛纔城裏的NPC守軍和玩家大部分都擠在城牆上,黃巾道士發動法術攻擊後,守軍死傷慘重,根本沒有足夠的兵力組織起有效防禦來。因此在黃巾進攻城池的時候,受到的傷害微乎其微。在黃巾士兵和玩家的攻擊下,城防的數值也飛快的減少,整個城牆很快就搖搖欲墜,。

“六百萬,五百萬,四百萬,三百萬,兩百萬,一百萬……”,吳良一面緊盯着飛快減少的城牆防禦值,一邊命令手下的黃巾弓手時刻保持警戒,準備將還不死心垂死掙扎的個別敵人射下城牆。

在黃巾的瘋狂攻擊下, 亢父縣城的城防值終於爲零,隨着一聲巨大的轟隆聲,城牆塌陷下來,黃巾大軍立即衝進城裏,和裏面困獸猶鬥的敵人展開激烈的戰鬥。

按照遊戲正統的攻城戰,攻城一方要將城牆的防禦值消耗完攻進城裏,首先就得受到城牆上各種防禦工事的攻擊,比如熱油,礌石,滾木,箭塔,還有陷阱,拒馬等。但是這次吳良攻城,城牆上的守軍在黃巾道士法術攻擊下基本玩完,根本無人操作那些防禦工事,因此吳良纔可以輕而易舉接近城牆攻擊,從而很快攻進城裏。換了別人,不填個幾萬人命進去,哪裏可能這麼容易就打下系統名城來。

亢父縣城的NPC守軍現在幾乎死的差不多了,剩下幾百個NPC守軍,另外就是那五千多的玩家了。雖然現在黃巾士兵的實力比起玩家們普遍高出一截,但是在這種城市巷戰裏面,玩家們憑藉着地利之便和黃巾NPC士兵交戰還是可以勉強戰個平手的。

如果有絕對的實力,吳良自然很願意像捏死螞蟻一樣捏死這些牛皮糖一般的東漢玩家們,可是現在黃巾這邊也沒絕對的實力穩操勝券,戰況陷入了僵持狀態,隨着時間慢慢過去,吳良心裏越來越不耐煩。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