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去去!膽小鬼!」戰莫離那是一副不屑的樣子,心想一定要勾引一下這火狐仙子,勾搭上最好,就算勾搭不上,倒時候一些傢伙出來,正好練練手。

漸漸地,終天到陳半山他們,那火狐仙子報名之後,卻是別俱異樣地看了陳半山四人一眼。

「嗨!」戰莫離卻是很高調的打招呼,惹得不少人看了過來,不過在道司府之內,也沒有人敢亂來。

肥鳥報名倒是很順利,而到陳半山三人卻是被拒絕,因為他們沒有青天神輝,沒有青天神輝,就是不信仰青天,這是可是選拔青天載體,當然不需要不信仰青天的人。

陳半山三人不但報名大選被拒絕,而且還被抓走,強行信仰青天。

…… 葉良晨下達命令,這一下,陳半山卻是對龍傲天五人道:「龍傲天,干翻他們。」

「這——」

要干翻葉良晨他們,先不說葉良晨那幾十個小弟,而這葉良晨,不是他們能惹得起的,葉良晨的背景,也不是蠻族能抗衡的,當下,龍傲天卻是猶豫了。

「哈哈!」見龍傲天他們不敢動,葉良晨大笑起來,心中十分的爽。

陳半山道:「怎麼?龍傲天,你們想食言?」

龍傲天皺眉,道:「實不相瞞,這葉良晨不是我們惹得起的,所以,我們可能要食言了。」

沒想到這葉良晨居然有這麼牛逼,直接把龍傲天這麼牛逼的人都震懾住,陳半山也是有些皺眉,不過陳半山也不想為難龍傲天,當下道:「既然如此,你們閃開吧,我們和葉良晨玩一玩。」

龍傲天等人如蒙大赦,當下二話不說,趕緊讓開了去。

「上!」葉良晨大吼。

這一下,那幾十名小弟如潮水一般湧來,陳半山看去,這幾十人,有一半不到先天之境,但有一半已經達到先天之境,連先天二重的人都有,不知道這葉良晨是何身份,不過管他是什麼身份,陳半山三人都不怕,當下三人那是殺了出去。

戰莫離一出手,當下那是一拳將沖在最前面一人直接轟爆碎,當場死亡,劍仁也不含糊,出手就有人死。

眾人一驚,陳半山三人真是牛逼到不行,居然敢殺葉良晨的人?真是不怕死嗎?

然而這還不夠,陳半山對劍仁和戰莫離道:「有你們這般殺人的嗎?」

劍仁和戰莫離一愣,只見陳半山紫光神戟在手,一起一落,紫光神戟斬下,一道紫光斬斷三千界,頓時之下,就有十幾人被陳半山一戟斬殺。

「唉!好可惜!」戰莫離搖頭。

劍仁則是響應陳半山,混天鼎出手,一鼎砸了下來,當場把幾人砸成肉泥。

陳半山點頭,十分滿意,道:「這就對了,這才叫殺人。」

「好吧!」戰莫離點頭,當下雷神劍在手,殺將出去。

陳半山,劍仁,戰莫離,三人都動用了法器,而且還是強大的法器,加上三人本來就猛,你來我往,幾個回合,葉良晨的幾十名小弟,頓時被殺得就只剩下幾名先天之境的強者,先天之境之下的,一個都沒剩下。

見到這個情況,葉良晨那是全身發抖,他依然不相信這是真實的,這太不可思議,在這琉離城裡,從來沒有人敢逆他葉良晨,更不說殺他的人,而且還殺了這麼多。

「殺!」

殺一個是殺,殺光也是殺,當下陳半山大吼一聲,劍仁和戰莫立即離響應,三人從三方圍殺而來,頓時就把葉良晨的小弟殺得光光,兩名運氣好的小弟雖然活了下來,但也是趕緊逃離,丟下葉良晨,頭也不回地離去。

這一刻,葉良晨那是後悔不已,早知道就多叫些小弟,早知道就帶讓強大的法器來,然而這個時候,說什麼都已經晚了。

殺光葉良晨的小弟,陳半山三人將葉良晨和火狐仙子圍住,這一下,葉良晨倒是還能鎮定,而火狐仙子那是慌了,不知道要怎麼做。

「嘿嘿!」陳半山笑了起來,問道:「劍仁,莫離,要怎麼收拾這二人?」

劍仁想了想道:「直接弄死好了。」

戰莫離道:「弄死了多便宜他們,把他們剁了喂狗。」

陳半山笑了笑,道:「劍仁,這火狐仙子就交給你處置,怎麼樣?」

「切!」劍仁道:「看不上,讓戰莫離處置。」

「有什麼好處置的?」戰莫離道:「先強殲一百遍,然後再殺掉!」

「啊~~」這一下,火狐仙子那是尖叫一聲,趕緊對葉良晨道:「葉公子救我。」

葉良晨拍拍了火狐仙子的肩膀,安慰道:「小狐不要怕。」

當下葉良晨拱手對陳半山道:「不得不承認,三位少俠確實有些魄力,而且武功蓋世,今天暫且先讓們離去,良晨改日必有重謝。」

葉良晨說著,拉起火狐仙子就要走人。

「笑話!」陳半山攔住二人,道:「葉良晨,你以為今天你還能離開嗎?」

「哼!」這一下,葉良晨卻是呵斥道:「陳半山,你以為你是誰?不想死的趕緊滾開,你知不知道我葉良晨是什麼人?是什麼身份?我葉家在這琉離城有多牛逼?」

「去你瑪的!」這一下,劍仁大罵,一巴掌抽了過來,葉良晨本人只不過是大乘外氣的境界,被劍仁一巴掌,直接把大牙都給打掉幾顆。看得不少人發抖,全身起雞皮疙瘩,這可是葉良晨啊,平時里有誰敢打他?

「草!」戰莫離也是大罵,緊接著一腳踢在葉良晨大腿上,直接把葉良晨大腿給踢斷。

「啊~~」葉良辰慘叫一聲,跪下地去。

「砰!」陳半山接著一記上勾拳,直接勾在葉良晨下巴上,頓時之下,葉良晨叫都叫不出聲,一口血吐了出來。

陳半山道:「良晨,感覺如何?你給我說說,你是身份,你葉家有多牛逼?」

葉良晨被陳半山一記上勾拳,腦子受震,當場就懵了,整個人渾渾噩噩,沒聽到陳半山的話。

陳半山也不管他,當下看向火狐仙子。

「啊!陳公子饒命啊!」這一下,葉良晨都被打成這樣,陳半山三人那是心狠手辣,天不怕地不怕,火狐仙子是徹底怕了,趕緊跪下地去,拉著陳半山的褲管,道:「陳公子你們想怎麼樣都行,只要你們不要殺我。」

「砰!」劍仁一腳踹來,直接把火狐仙子踹開,道:「放開你骯髒的手,臟我我家三少爺的褲管。」

火狐仙子,讓陳半山很早就不爽了,此人不死,說不定改天又不知叫上誰來找自己的麻煩,當下對劍仁道:「劍仁,此女人都是因你而起,禍從哪裡起,就從哪裡滅,你解決了她。」

「不要啊!求求你放過我吧!」火狐仙子花容失色,當下大喊,無力地抱住劍仁的大腿。

劍仁那是二話不說,抬起自己的左腳,猛然踩了下去。

「不要啊!」這個時候,斷無涯也是大喊,雖然他看透了火狐仙子,但看著火狐仙子死,他一時也接受不了。

然而劍仁卻沒理會斷無涯,大腳猛然踏下,踏在火狐仙子的後背上。

「噗!」承受毀滅性的一腳本,火狐仙子頓時吐血,整個人奄奄一息。

劍仁這才看向斷無涯,問道:「你剛才說什麼?」

「啊!!」斷無涯無力地大吼。

火狐仙子還沒死,陳半山道:「殺一個是殺,得罪一個勢力也是得罪,不介意多殺幾個人,多得罪幾個勢力。」

當下陳半山那是毫不猶豫地一腳踢出,這一腳,直接把火狐仙子的頭給踢斷,飛了出去,這一下,真是死了。

陳半山這一腳,直接把圍觀從群中一人給嚇尿,當場褲襠就濕了一大片,然後開始有尿從褲襠里流了出來。不少人也是震驚得說不出話,一個個噤若寒蟬。龍傲天幾人也是說不出話來,被陳半山三人震驚,但同時也感到凝重。

解決了火狐仙子,陳半山也無視斷無涯,當下看向葉良晨,發現葉良晨還渾渾噩噩的樣子,陳半山想了想,冷笑一下,對劍仁道:「劍仁,把這葉良晨閹了。」

「好!」劍仁馬上就動手。

「啊!不要啊!!!」當下,葉良晨就大叫起來。

「草!」陳半山一腳把葉良晨踢得吐血,當下道:「你他瑪還給老子裝傻?」

「不敢了!不敢了!」葉良晨大喊。

當下劍仁問道:「三少爺,要怎麼收拾這葉良晨?」

陳半山想了想,道:「直接殺了!」

「不要啊!」葉良晨那是趕緊趴下地去,抓著陳半山的腳,邊哭邊喊道:「陳大俠饒命啊,良晨再也不敢了,求求你,放過我吧!良晨不敢了!」

「哼!可笑,還一百種方法讓我活不下去,你他瑪見鬼去吧!」陳半山說著,那是抬起了自己的大腳。

「半山兄!住腳!」

這一下,龍傲天趕緊跑了過來,一下子抱住陳半山,道:「半山兄,聽我一句話,這葉良晨殺不得。」

「有何殺不得?」陳半山問道。

龍傲天道:「殺不是就是殺不得,殺了他,你們三人真是活不下去。」

陳半山道:「都這個樣子,跟殺了他有什麼區別?龍傲天你讓開,反正不關你的事。」

龍傲天道:「半山兄,你可是要參加大選的人,如果還想參加大選的話,最好不要殺他,道司府內部有他葉家的人,你們趕緊走吧!再不走,就來不及了。」

陳半山一愣,確實,自己還得參加大選,沒想到道司府內部有葉家的人,想了想,陳半山決定就不殺葉良晨,不過,也不會輕易放過他,當下那是猛然一腳踏下,一下子把葉良晨的左手踏斷。

「啊!!!!」葉良晨再次痛得大吼。

陳半山用力蹭了蹭,葉良晨整隻左手算是廢了,當下道:「葉良晨,可得長記性了,下次不要這麼囂張。」

陳半山說著,對劍仁和戰莫離道:「我們走,找個地方吃大餐去。」

「呸!」劍仁一口唾沫噴在葉良晨身上,這才和陳半山還有戰莫離一起離去。

人們看著陳半山三人的背景,一個個張大了嘴巴,說不出話來,什麼叫狂,這才叫狂,什麼叫牛逼,這才叫牛逼。

如今的陳半山,不容易狂,但是一狂起來,那就是無法無天!

…… 陳半山三人,參加這一次大選,報名不成,反而被道司府抓了起來,這還不是最嚴重的,最嚴重的是要被擊殺,必竟道司府不允許一點也不信仰青天的人出現。所以讓三人信仰青天,也算是給他們一條活路。

三人雖然牛逼,但是和道司府比起來,是不能抗衡的,而且陳半山也有大事要做,大護法也說過,來到這裡,最好信仰青天,果然不假。

三人被抓,劍仁和戰莫離是不願意的,不過陳半山沒發話,他二人也沒說什麼,必竟他二人也知道陳半山來這裡,是有目的的,一切以陳半山為重。

陳半山三人沒有反抗,很快就被帶到道司府深處一座大殿,大殿之大,很大,來到這裡,不光是陳半山三人,還有很多人,此時這此人全部盤坐在蒲團上,正在閉目打坐。

陳半山看到,在所有人的前方,有一尊高大的雕像,這雕像是一個人。

陳半山看去,這雕像很模糊,看不清他是什麼面容,這就是因為體內沒有神輝的原故。

雕像散發著神輝,在雕像表面,蒙蒙的一層,讓這座雕像看上去很神聖。這便是青天的雕像,青天,是很神秘的存在,反正每一個人看青天,青天的樣子都會不盡相同,青天無形,變化萬千,又怎麼是俗人能看清的。

陳半山三人被關進大殿之中,大殿無門,但卻沒有一人能夠出來,因為大殿有一層結界,只有當體內的神輝達到一定程度時,才能出去,不受阻礙。

「啊!老子受不了啦!」突然,一名強壯的傢伙跳了起來,像一頭蠻牛一般,個頭比常人高半截,整個人有一種野性,他大吼道:「信仰什麼青天,老子根本做不到,我只信仰我自己,老了才是最強的。」

「你能不能安靜點?」當下他旁邊一人那是聽不下去了,不爽地道:「你這傢伙,和你同時進來的早走光了,從你後面來的,也有不少人走了,就你他瑪一直還呆在這裡,專心點吧,別打擾我們。」

「老子就打擾了,怎麼著?」當下這傢伙那是大吼起,把所有人耳朵震得發麻,這一嗓子,那是把剛才說話那人震懾住,雖然心中不爽,但不敢再說話,。

這傢伙四下看了一眼,一下子指著陳半山三人,呵斥道:「你們三個,看什麼看?」

陳半山可是燕京四少之一,最看不慣的就是別人比他還狂,當然,戰莫離也是比較狂的一人,而劍仁,自從在京都大幹一場之後,如今也是天不怕地不怕角色,之前被道司府的人抓,三人就已經很不爽了,如今遇到這傢伙,那是找到了出氣筒。

戰莫離一步向前,挑釁地道:「大爺就看你,怎麼著?」

「哈哈!」這一下,這傢伙卻是笑了起來,道:「這麼多人,就你一個敢說話,我喜歡,不過我要告訴你的是,下次不要在我龍傲天面前這般說話。」

「什麼,他就是蠻族的龍傲天?」

「據說龍傲天是蠻族的天才。」

人們議論著,那龍傲天卻是一步一步朝戰莫離走來,整個人走得十分穩重,彷彿比那肥鳥還重一般,不過可比肥鳥霸氣多了。

蠻族,也屬於人族,不過這類人天生神力,個個力大無窮,自成一族,族人全部都是一些囂張之輩,狂得不像話。

龍傲天走來,整個人氣息越來越強。戰莫離感應了一下,這龍傲天沒什麼境界修為,但體內有一股很強大的力量。

「別他瑪裝逼!」

戰莫離那是不爽這龍傲天,當下飛身而出,一拳就轟了上去。

「砰!」

一聲悶響,那龍傲天直接一爪抓住了戰莫離的拳頭,整個人紋絲不動,力量真是不小。而這一下,戰莫離彷彿感覺到自己轟到一座大岳一般。

「嘿嘿!」

那龍傲天得意一笑,用力一扭,戰莫離就感覺到一股巨力作用在自己手臂上,有要斷的趨勢,當下戰莫離那是彈起身子,整個人在空中轉了幾圈,這才把龍傲天這一道巨力泄掉。

然而龍傲天十分強勢,不等戰莫離穩住身子,那是一拳轟殺過來,這一下,戰莫離彷彿感覺到以陣狂風吹來一般,龍傲天這一拳勁太強,雖然沒什麼異象,但內勁卻如江河咆哮一般。當下不敢大意,兩隻手齊出,一直子捏住龍傲天的拳頭,幸好用了兩隻手,一隻的話,真是接不住,龍傲天力量太強大了,不愧為蠻族。

不過戰莫離可不一般人,捏住龍傲天的拳頭之後,那是沒放手,當下釋放雷電之力,一道道電芒從戰莫離的手手臂上湧出,全部鑽入龍傲天的拳頭。

「啊~~~」

這一下,電芒噼里啪啦地在龍傲天體內體表炸響,龍傲天那是大吼,整個人身子被電得不停地顫抖,十分驚恐,不停地掙扎,然而戰莫離不但不鬆手,反而加強雷電之力。

這一下,龍傲天就不行了,整個人頭頂開始冒煙,頭髮一根一根地立了起來,不多時,嘴裡也開始冒煙,面部發黑。

見好就收,最後戰莫離一拳,把龍傲天給轟飛,砸在地面上,連大殿都抖三抖。

「草!什麼蠻族,不過垃圾而已,兩下就被打倒,真沒勁!」收拾龍傲天一下,戰莫離大感沒勁。

而這個時候,所有人都愣愣地看戰莫離,十分佩服的樣子,能把蠻族的第一天才打成這樣,實力不小,而且膽子也是不小。

「哈哈!」這下有人嘲笑龍傲天,道:「你們蠻族不是號稱一力破萬法嗎?怎麼被打成這般狗熊樣?」

「就是就是!」有人出十分高興。

龍傲天從地上彈了起來,惡狠狠地盯著戰莫離道:「好,你厲害,今天吃了你的虧,我龍傲天記住你了,把脖子洗乾淨,我龍傲天隨時會來取人們的人頭。」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