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一個,即將被深淵意志徹底吞噬的世界!」

「何其的悲哀!」

爾東晟急速的向著中心飛去,一路上所看到的,讓他觸目驚心。

這個時候,大部分惡魔都如同無頭蒼蠅一般,四周的逃竄著,只要向後逃去都會被四周不斷冒出的巨人所獵殺,而少數聰明的則是如同爾東晟一般,向著最中心飛去。

也不知為何,巨人們並不會過度為難向著中心逃去的惡魔,似乎還有意放惡魔們去中心所在。

這個時候遺迹四周瀰漫的霧氣也盡數的消散開來,露出了一大一大片一大片的破損的宮殿。

這些宮殿已經被強烈的震動,盡數的摧毀了。

東倒西歪,如同廢墟一般。

然而在這片毀滅殆盡的遺迹中,卻有一個龐大的建築宮殿矗立在那最中心處,靜靜的漂浮著,不動分毫。

浩瀚的氣息從中散發而出,震懾的周圍空間盡數安靜下來。

無論是血海,還是世界之腸還是外界窺視的深淵意志,都遠離了那裡,似乎異常的忌憚。

「那是~」

爾東晟眼睛陡然一凝,望著前方天空中那龐大的巨大建築,心中陡然一驚!

這居然是他曾經進入過的那個宮殿!

也就是可能是那位破壞之神王的宮殿!

「怎麼可能,他怎麼可能在這裡!」爾東晟有些不可置信,這個宮殿居然移動到了這裡?

為什麼?

在等待他嗎?

所有的惡魔都發現了這個似乎唯一的安全之地,盡數向著那裡逃跑而去。

爾東晟猶豫了一下,帶領著身後的眾人也趕了過去。

……

轟隆~轟隆~

無數的血水,微微的蕩漾著,這一刻這個世界被無盡的血海充滿了。

一個個白骨巨島從中浮現,再看這些個白骨巨島,上面的無盡氤氳大部分都居然盡數的消散開來,有些島嶼則消失了一半,露出了半截白骨之身,還有半截的氤氳之身。

無數的粘液這個時候還覆蓋在這些白骨島嶼上,似乎剛剛侵佔完畢。

「時空迷層居然消失了!怎麼可能!難道這些氤氳的島嶼蘊含的時空迷層和這個世界有關?」爾東晟站在巨大宮殿守護的四周,目光微微一凜,他似乎窺測到了什麼秘密一般。

「世界之腸居然在一直侵佔著這些時空迷層,怪不得,怪不得我離開時空迷層就到達了世界之腸,原來如此!」爾東晟心中感嘆著,進入這個世界所產生的疑惑,瞬間解開了大半!

同時也明白了為何那些從時空層出去的惡魔,會發瘋,會被黑暗獸所追殺!那些惡魔被複制體侵佔后,形成的根本不是深淵生物,而是和深淵意志敵對的傢伙,那些黑暗獸根本就是受到深淵意志的指揮,去殺戮這些外來敵對者呢!

不知為何,爾東晟望著這些密密麻麻冒出來的白骨島嶼,心中卻止不住的想起了剛剛看到的那個浩瀚的時空法陣。

「時空晶石,時空迷鎖島嶼~有意思!」爾東晟感覺,這裡面蘊含的信息越來越有意思了。

「不過,現在該怎麼辦?」爾東晟望著越來越狹窄的安全面積,這一刻,他的心中也不知道該如何辦才好。

越來越多的惡魔擠在這片狹小的安全島嶼上,不知所措。

「該死,這到底是什麼,該怎麼離開!」

「不要,我不要死在這裡!」

「這到底是怎麼回事,為什麼會這樣!」

無數的惡魔尖叫起來,死亡的恐懼在蔓延。

他們不明白,為何好好的探寶行動,卻突然變成了世界毀滅的災難!

到底哪裡出了問題!

一些深淵層的強大惡魔,掏出了返回深淵層的時空寶貝,卻發現,四周的時空如同封鎖的一樣無論如何,也離不開。

「怎麼會,怎麼會這樣!」阿加莎亦或是艾莉西雅,每一個來自深淵層的惡魔臉色都大變。

他們本以為可以如同以前探索其他遺迹一樣,安然的離開此地。

但是現在卻發現,這一切居然都是妄想!

時空被某種力量封閉了,誰也離不開此地!

這一下子,這些本來淡定的惡魔,再也止不住的驚慌起來。

沒有了最後的依仗,他們也如同沒有了牙齒的老虎,似乎只能等待死亡的到來!

「巴爾大人!該怎麼辦!」艾莉西雅此時跟著身後的侍女,緊緊的靠在爾東晟的身邊,一臉焦急的問道。

她以為爾東晟也發現了回歸不了深淵層的異狀,所以焦急的出聲問道。

「是啊,墨菲斯託大人,打不開返回深淵層的陣法,這可怎麼辦才好!」一旁緊緊跟著墨菲斯托的阿加莎也露出了焦急的神色。

兩個女魔的問話,把周圍焦急的惡魔思緒盡數的凝聚了過去。

他們都開始望著實力最強大的巴爾和墨菲斯托兩人,眼中流露出期待的神情。

這裡面只有巴爾他們實力最強大,所以這一刻,他們兩成為了所有惡魔的主心骨!

惡魔群中~也有一個人影一直面帶殺氣的看著阿加莎,然而當他聽到返回不了深淵層后,瞬間臉色大變!

只見這個人影居然藏在一個黑色的斗篷里,與其他的幾個黑衣斗篷人混在在一起,聽完阿加莎的話后,瞬間從懷裡扯出了一枚已經充滿血色紋路的青銅鏡子般的東西,一股能量湧出,卻發現,這枚『鏡子』只是微微的閃了一下光澤,卻再也沒有的響動!

「該死,怎麼回事!好不容易充滿了血能,甚至把自己的血肉都獻祭掉了!到現在卻不能離開!該死,該死!到底是怎麼回事!」黑衣人影低聲咆哮著,充滿著無盡的憤怒。

「老大,你到底怎麼了?自從老三死後,你總是怪怪的,不會還在想著給老三報仇吧!」旁邊的一個黑衣人,嘶啞著聲音說道。

「是啊,巴爾那倆兄弟更強大了,我們惹不起!」又一個黑袍惡魔說著。

「還是算了吧!」

頹廢的語氣從黑袍惡魔的嘴裡說出,充滿了無盡的無奈。

……(未完待續。)四月一號,四月的第一天!四更完畢!今天是愚人節,男男女女們都出去看電影玩去了,但是似雪卻一直在這裡老實碼字,一坐就是一天。

只是希望四月能有個好的開頭!我在努力!

似雪的努力大家看在心裡!這麼長時間了,大家想必也很清楚!如果各位還支持似雪一如這樣的爆發的話,就請把月票和推薦賞賜給似雪吧!似雪會用自己最大的能力回報各位!

寫書不容易,更需要讀者們的支持,哪怕你看的是盜版,也請給似雪一張免費的推薦票!拜謝了!

似雪一直在努力~所以也懇請各位給些動力~如果大家大力支持,似雪會持續爆發!跪求支持!(未完待續。) 躲在這個狹小的安全島嶼上,眾魔的絕望情緒在蔓延。

嘩啦~

一個魔影從猩紅的海水裡冒了出來,眾魔望去,不禁啞然。

這居然是先前與巴爾大戰而逃走的那個『弗蘭』,也就是冰雪之獄的獄主。

這個傢伙此時頗為狼狽,身上充滿了縱橫肆意的恐怖傷痕。

一身華貴的衣服也變得破破爛爛的,像是經歷了一場大戰一般。

此時,他的爪子里抓著一顆時空晶石,雖然得到了自己想要的東西,但是他的心情卻怎麼也好不起來,臉上皺巴巴的,如同便秘了一樣。

『弗蘭』謹慎的看了一眼魔群中的爾東晟,隨即走到一個角落,靜靜的修養起來。

他相信,爾東晟這個時候絕對不會輕啟戰端,在生命不保的情況下,還要內訌,簡直就是在找死!

「真是該死!沒想到那些時空晶石居然還設有陷阱!」弗蘭心裡咒罵著,想起自己採摘那顆時空晶石時,突然天崩地裂的景色,還有那個從天而降的巨大青銅手臂,臉上就無奈的抽了抽!

雖然他躲得及時,用了秘法強行的瞬移開來,讓其他的惡魔做了替死鬼!

但是只是被那無盡天威一般的攻擊波及了一下,內臟便肆意翻騰,就連整個惡魔心臟也有些碎裂的跡象。

倒霉的還不止這些,當他可憐兮兮的逃了出來,準備攜帶時空晶石返回冰雪之獄時,卻發現周圍的時空層居然被封鎖了,他的一縷投影意志被困在了此地,成了孤立無援的存在!

雖然還能與冰雪之獄的本體聯繫,但是就是反不回去!

何其的怪異!

「必須想辦法儘快離開這裡!讓本體總是往這裡投射力量也不是辦法!冰雪之獄中等待自己衰弱的惡魔可是不只有有多少呢!」弗蘭靜靜的想著,眼光閃爍不定。

從弗蘭上到安全地以來,爾東晟就一直注視著他,看到他手裡抓著的那枚時空晶石,突然暗樂!

「原來那個先摘桃子的傻蛋,居然是這個傢伙!還真夠倒霉的!」爾東晟雖然不知道具體的細節,但是用腳趾頭想也能想明白,曾經看到的那麼從天而降的青銅巨手絕對是因為時空晶石被採摘了,而發出的憤怒一擊!

也辛虧爾東晟忍住**沒有率先採摘,要不然能不能從那麼強烈的一擊中存活下來,還是個有待思考的問題呢。

「倒霉的事情又其他人去享受,自己坐享最後的勞動成果,這種感覺果然是爽啊!」雖然現在的情形貌似挺危險的,但是爾東晟卻並不懼怕!

大不了躲到後面的那個破壞神王的宮殿去,誰能奈何的了自己!

不過,那是最後的無奈選擇,現在暫且不急!!

……

此時,無盡的血海緊緊的包圍中安全區的四周,似乎在忌憚著什麼,不曾入侵。

嘩啦~呼啦~

突然,無數的龐大巨人從血浪中踏空而來,在安全區域的四周,把眾多的惡魔團團圍住。

這些如同黑暗界的泰坦,盡數不言不語,但是釋放的龐大氣勢,卻讓在場的所有惡魔為止膽寒。

他們這是要做什麼?

爾東晟皺著眉頭,觀看著這些樣子有些奇特的泰坦巨人,皺了皺頭。

居然和自己碰到的那具泰坦的骨骼散發的氣息完全不一樣,眼前的這些傢伙,不僅全身長有鱗片和屬於惡魔的那種犄角,居然散發的氣息都是無比的混亂黑暗。

與那具泰坦寬廣雄厚的氣息完全不同。

這些姑且稱之為黑暗的泰坦們,瞪著猩紅的眼睛,不言不語,似乎在等待著什麼。

嗡~

又是一陣的血浪翻騰,一道從血海之底升騰而起的巨大血路顯露而出,幾頭強大的黑暗泰坦接連從中走出。

為首的兩隻氣息幾乎比三姐妹還要強大,又是另一隻長著三條尾巴的恐怖變異者,那身上的狂暴氣息更是讓所有的惡魔為止震顫!

就連那些泰坦們,也不禁深深的低下了碩大的頭顱。

「這就是破壞神王的宮殿啊!只要把這個地方攻破了,維持這個世界的力量就會崩碎,我們泰坦一族就可以徹底的墮入深淵!」塔卡琉斯揮舞著身後的巨大尾巴,瓮聲瓮氣的說著。

「可惜,主君還沒有斬斷那一絲聯繫,我們身為曾經的神界青銅泰坦,礙於規則限制,根本不可以攻擊這裡啊!也只能讓這些惡魔代勞了!」薩博斯如同一個智者一般,望著高高懸浮的巨大宮殿,悠悠然的說著。

「想當初即使注視一下這個宮殿,都會產生深深的自卑,現在我卻有一種忍不住的想要徹底毀滅那裡的衝動!果然,選擇墮落還是對的!身為最偉大的泰坦,怎麼可以屈居人下呢!即使他破壞是一族之神王!」塔卡琉斯眼中的戰意越來越濃,如果不是礙於規則限制,想必這個傢伙絕對會頃刻間衝上去,把那所讓他曾經崇拜又忌憚的宮殿,拆毀!

「好了,該做事情了,只要打開了這裡的門戶,我們就可以毀滅掉這片宮殿,徹底斬斷宮殿與這片天地的聯繫,大人的計劃就可以完成了!甚至只要尋找到裡面的東西,獻祭深淵意志,與深淵的交易也會完成!到時候……」薩博斯沉聲說著,語氣慢慢的變得狂熱。

與這裡所有的重新活過來的泰坦一樣,薩博斯,對於黑暗泰坦的主君可是異常的崇拜,沒有主君的的幫助,所有的泰坦都會在數萬年的悠久歲月里慢慢的死亡!

困死在這個牢籠中!

而現在的……

「黑暗泰坦就差最後一步,就可以真正的墮入黑暗,所以這一步,絕對不容有失!」

轟~

一隻巨大的腳邁出,薩博斯沖著前方擠擠嚷嚷的惡魔發出了一聲驚天的吼叫!

「惡魔們,你們這些該死的嘍啰聽著!攻擊你們身後的宮殿!只要攻破了宮殿!我們黑暗泰坦一族自會放你們出去!如果攻不破,哼哼!」薩博斯眼神陰冷的看著前方的惡魔,一道能量巨手使出,把一個最外圍的惡魔抓了起來!

「這就是你們攻不破的後果!」

砰~

微微一握,瞬間那個惡魔血肉紛飛!

嘩啦啦的血雨向著四周灑濺而去。

惡魔們瞬間變得啞然無聲,眼神驚恐的看著這位龐大的巨人,腳步止不住的向後撤去。

有的惡魔更是瞬間,掉頭向著巨大的門戶攻擊而去。

不管這些黑暗泰坦的承諾是不是真的,現在也唯有硬著頭皮相信了!

不管怎麼樣,總比被人家如同捏小雞一樣捏死的好!

轟隆~轟隆~

所有的惡魔開始從各個角落裡,向著巨大的宮殿攻擊而來。

薩博斯滿意的看著自己一句話造成的結果。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