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以!」范兵點頭。

第二天同樣的時間范兵準時來了,江楠接過信封大概看了看,也遞給他一個信封。

范兵捏了一下,好像比說好的還多一點,臉上露出笑容,「多謝**,以後有活再找我!」

其實他比江楠大,不過做他這行的顧客第一,叫江楠姐也是客氣。

「一定!」江楠笑笑。

拿著相片回到宿舍,放在柜子里鎖了起來。

她倒不是想要去舉報林志堅,畢竟他沒有對自己做過什麼,不過對那個人感觀實在不好,有了把柄在自己手上,有備無患。

那些相片雖然還不夠勁爆,不過對於一個已婚的軍人已經夠了。如果哪一天他想使壞,就讓他嘗嘗自己的厲害。

過了兩天,江楠下完課回來,快到宿舍大門外的時候聽到有人叫「江楠,江楠!」

江楠抬頭一看沈祥正站在一棵樹下對自己招手,忙跑了過去。

「教導員,你怎麼來了?是振鋼出事了?」江楠急忙問。

「不是。」沈祥不好意思笑笑,「今天正好有事到市裡,來看看知歆。」

「哦——」江楠揚揚眉,教導員挺上心呀,這才兩天就來了,笑著說道:「那我幫你叫她下來。」

「嗯。」沈祥笑。

江楠上了樓,陸知歆正坐在床上看書,江楠向她招手,「知歆下來一下!」

「什麼事?」陸知歆從上鋪爬了下來。

「沈教導員來了,想見見你!」江楠笑道。

「啊?」陸知歆有點吃驚,沒想到沈祥這麼快就來找自己。

「不用了吧?」陸知歆顰眉。

「怕什麼,不就是見一見,你不是說順其自然嗎?朋友來了你不見?」江楠說道。

好吧,陸知歆點頭,江楠說的也有道理。

兩人一起下了樓,沈祥見陸知歆一起跟了下來,很是高興,從腳下提起兩包東西。

「這是我媽從家裡給我寄來的東西,都是一些家鄉的特產,我一個男人也吃不完,你們拿去吃吧。」沈祥把東西遞過去。

「那就多謝教導員了!」江楠笑著先接了過去。

沈祥拿著另一包東西笑盈盈地看著陸知歆,她臉一紅,伸手去接,兩人的手不小心觸到一下,陸知歆感覺手像被電了一樣趕緊收回了手,東西差一點掉了下去。

「拿好!」沈祥笑著把她的手抓住,把東西塞進她的手裡,馬上又放開,一切做得那麼自然,好像老朋友一樣。

陸知歆臉更紅了,輕聲說了聲「謝謝!」

沈祥見她沒有拒絕臉上笑得很燦爛。

江楠在一旁抿嘴笑,教導員不錯啊,看來根本不用替他擔心。

「那你們忙,我也得回去了。」沈祥說道。

「這麼急,不再玩會兒……」江楠問道。

「不了,我就是出來辦事順道過來,還得趕回去。」沈祥說道。

「沒開車過來嗎?」江楠問。

「車在外面呢,不讓開進來。」沈祥說完朝兩人擺擺手,「那我先走了。」

「知歆,你去送送教導員吧!」江楠推推陸知歆。

「啊?」陸知歆驚了一下,還要送嗎?

「東西我幫你拿回去,人家教導員特意過來一趟,不送太沒禮貌了。」江楠笑道。

「哦!」陸知歆點頭,送送就送送吧。

沈祥看著陸知歆雖然有點被動,但畢竟沒拒絕,說明她心裡不討厭自己,那就還有機會。

兩人肩並肩往外走,沈祥身形挺拔,陸知歆身材高挑,男的帥女的俏,看上去很是般配。

沈祥側頭看向陸知歆,她比自己矮一個頭,五官立體,比一般女孩子長得大氣,皮膚很白,齊耳的短髮在耳後微微捲起,露出一截白生生的脖頸,讓人忍不住想摸一摸。

沈祥的心呯呯直跳,放在身側的手不由握了握,不知怎的有點緊張起來。

他知道陸知歆被動自己就得主動,不然兩個人是處不下去的。

「知歆,聽說你們醫學生學習任務很繁重,你也要注意勞逸結合,別把身體累壞了。」沈祥開始沒話找話。

「嗯!」陸知歆點頭。

「這兩天天氣很冷,多穿點衣服,別凍感冒了。」沈祥又說道。

「嗯!」陸知歆點頭。不過她的心裡還是有點感動,自從爸爸去世后,除了媽很少有人這樣關心自己了。

「如果周末有空,我再來看你!」沈祥又說。

「嗯!」陸知歆又點頭,點了之後才發覺自己這是慣性思維,好像上當了?

臉上不由紅起來。

沈祥咧嘴笑,小姑娘萌萌噠。

「可能不行,這周我要搬家。」陸知歆卻又搖頭。

「搬家?搬到哪兒?」沈祥驚訝。

「我表哥的工廠快要開工了,我媽提前在上元鎮租了房子,先住下來,以後上班就不用那麼著急。」陸知歆說道。

「那我過去幫忙,正好我有車,搬起來方便一些。」沈祥連忙說道,這可是個好機會啊。

「嗯……謝謝!」陸知歆點頭,如果有車那就方便多了,不然到時候大包小包去擠公交車就太麻煩了,而且還不知道有沒有直達的公交車,如果沒有還要轉車就太不方便了。

「那說好了,到時我和江楠一起過來。」沈祥笑,帶上江楠就不會那麼尷尬。

到了校門口,陸知歆不能出去,看著沈祥上了車,沈祥朝她揮手,笑得燦爛。

陸知歆抿抿嘴,她自己都沒發覺嘴角微微上揚了起來。 瞬間狂風中的靈力都被葉青嵐抽走了,那狂風沒有天地靈力作為基礎,瞬間就瓦解開來,轉眼間天地又恢復了一片清明。

葉青嵐眼底沒有一絲波動,氣定神閑的看著差點吐血身亡的藏經閣長老,「如此,我便可以進入藏經閣了吧!」

藏經閣長老到是想說不,可是全身痙攣,神似殘廢的他,哪裡還有說話的力氣。只能眼睜睜的看著葉青嵐走進藏經閣。

藏經閣長老一臉憤恨,眼中露出怨恨的目光。

看到這樣的目光,葉青嵐心想,這傢伙是二伯一脈的,是絕對不能再留了!

見眼前的葉青嵐如此厲害,藏經閣長老的眼珠子轉了轉,心中暗想,不行,這件事一定要趕緊稟告給葉冥浩,讓他有所準備。

這個廢物跟以前已經大不一樣了,勢必要小心防範!

「我要進入第三層。」葉青嵐抬起下巴,冷冷地說道。

「不可能!」藏經閣長老想也不想地開口拒絕了。

要知道武技功法分為從高到低分為天地玄黃。藏經閣三層放著赫然是葉家地級的武技功法。

讓葉青嵐進入第三層?挑選一個好的武技?

以前她沒有靈力倒是不怕出什麼幺蛾子,現在她有了靈力,若是還讓她進第三層挑選武技,那葉家二房的麻煩就大了,自己肯定會被葉冥浩給狠狠教訓一頓!

「憑什麼不讓我進入葉家的第三層?」葉青嵐心中的怒意像是夜色中的燎原的野火一般,就連眼神也泛起了陣陣殺意。

「不準進就是不準進!」

「放肆!我是葉家嫡女,未來家主,你一個下三等的長老,有資格攔我?」葉青嵐冰冷的聲音像是來自幽寒地獄一般,讓整個一層的溫度瞬間低了下來,帘布也像是秋水橫天一般開始無風自舞。

其餘的葉家弟子心中不由得有些駭然。

這還是以前的那個廢物三小姐嗎?這等睥睨天下的氣勢,就像是秋天凜冽的寒風一般,所到之處,萬物凋敝。

眼前的葉青嵐,挺直地像是一棵松樹一般站在長老面前,倨傲無雙,淡青色的衣裙如同松針一般披下,一張平凡的小臉上,眼中迸射出陰冷的火花,導致添了一分殺伐的魅色。

面對葉青嵐如刀割一般的目光,見慣世面的藏經閣長老也不由得有些發憷。但他怎麼能在一個小輩面前失禮?因此還是咬牙說道:「就算你是嫡女,葉家未來的繼承人也不行!」

話音剛落,周圍的人這才反應過來。

苟在忍者世界 「對啊,葉青嵐可是個廢物,我們葉家的武技怎麼能讓一個廢物拿走呢?這豈不是暴殄天物嗎?」

「就是,她一個廢物能看懂嗎?」

「就算她剛好能夠修鍊靈力了,但是別忘了她十歲的時候測試的天賦是零,我想這總不會改變吧!」

「要是讓這種廢物進入了藏經閣,那就是咱們葉家的恥辱!」

「就是,除非她達到了靈尊級別的天賦,否則我們絕對不會答應的!」

「對!絕對不答應!」

看著葉家子弟們的議論聲,葉青嵐倨傲地說道:「不就是想讓我測試嗎?可以!」 葉家的測試台位於藏經閣一樓的正中央,測試台上有一座潔白晶瑩的玲瓏寶塔,像是藏經閣的縮小版一般。

「這是葉家的靈力測試塔,你將它捧在手心,往裡面輸入靈力便可!從靈者到靈仙,共分為九層,代表著你的天賦所能到達的最高境界。」藏經閣長老解釋道。

「為什麼沒有靈神?」葉青嵐的目光淡淡地掃了一眼測試台上的玲瓏寶塔,神態淡然地如同清幽的潭水一般,泛不起一絲波瀾,彷彿世間萬物都不能入她的眼。

「靈神?」藏經閣長老嗤笑了一聲,「就你還妄想日後能達到靈神的境界?告訴你吧,若你真有靈神的天賦,咱葉家這玲瓏測試塔根本無法承載你的靈力!」

葉青嵐冷笑一聲,「妄想嗎?呵呵,且讓我來試試!」

「年輕人話可別說得太滿,小心風大閃了舌頭!」藏經閣長老一臉不屑,想這天衍大陸萬年以來,都沒有出現過靈神天賦的年輕人,更何況這個盛名已久的廢物了!

聽到了葉青嵐囂張的言語,周圍人的又開始嘰嘰喳喳議論起來。

「她不會真以為她天賦秉異吧?天衍大陸萬古年來就沒出現一個靈神天賦的人!」

「就是,廢物就是廢物,天地異象都被測出是廢物了,剛剛不過打了個看門的長老,她還以為自己是鹹魚——能翻身呢?」

「可不是嘛,你說她人長得丑就算了,現在連腦子都不好使了,家主怎麼就沒把她關起來喂點葯呢?」

……

在眾人的鄙夷聲中,葉青嵐緩緩走到測試台前,不緊不慢地拿起了玲瓏測試塔,彷彿那只是個再普通不過得玩具似地,沒有半點緊張忐忑,就那麼隨意地放在了自己的手掌心。

她閉上了眼睛,調動起來自己體內的靈力,只感覺原本平靜的大海,現在已經波濤洶湧了起來,化成數條小河,沿著經脈湍流而下,彙集到自己的手掌中。

掌中的靈力才一玲瓏測試塔接觸,立刻像是被強力膠粘上了一般,根本無法將玲瓏測試塔甩開。

所有人的目光都緊緊地盯住了葉青嵐手中的玲瓏測試塔,連呼吸都屏住了,生怕錯過任何一幕。

一秒鐘過去后,玲瓏測試塔毫無反應。

眾人鬆了口氣,看來廢物就是廢物!

十分鐘后,玲瓏塔毫無反應。

原本屏息凝神的眾人紛紛露出了不屑的表情,藏經閣的長老臉上,也露出了一抹得意的笑容,真是嚇死他了,還以為這個廢物能掀起什麼風浪呢?現在看來也不過如此嘛。

「走吧!走吧!有什麼好看的!她難道還能測試出天賦,你當帝國學院測試的鬧著玩的?」

「嘿嘿,鬧著玩!誰不知道帝國學院測試從沒有失敗過,她難道還能搞出啥意外來不成!別扯了!我也是腦殘,明明就知道她是個沒有天賦的廢物,我居然還守在一邊傻傻的看了半天,真是腦子進水了!」

「我早就說了,廢物是一輩子都不可能翻身的!」

…… 陸知歆回來對江楠說了周末搬家的事,也說了沈祥答應會過來搬忙。

「好啊,到時我幫你們一起搬。」江楠笑道。

好現象,兩人處多了自然會產生感情。

之後江楠打了個電話給楊振鋼,讓他告訴沈祥,自己現在是走讀,晚上在紀先林家,如果周末早的話就去紀先林家接她,如果晚就到他的診所,讓楊振鋼告訴他地址。

楊振鋼答應下來,那次受傷就是在紀先林的診所醫治的,他還記得地址。

「約上了?」楊振鋼問沈祥。

「嘿嘿!」沈祥笑,再一次見陸知歆好像比上一次更有感覺。

「等著吃你的喜糖!」楊振鋼拍拍沈祥的肩膀。

「恐怕沒那麼快。」沈祥抿嘴,而且陸知歆應該還沒到法定年齡,要結婚至少也要一年後吧,下次要問問江楠她多少歲了。

到了周日,江楠早起還是先和紀先林先去了診所,差不多十點鐘的時候沈祥才過來。

「早上有點事處理完了才過來,等急了吧?」沈祥問。

「我倒沒事,就不知道知歆那裡急不急。」江楠笑笑,和紀先林說了一聲跟沈祥一起走了。

到了軍區大院,在外面登記了,江楠一個人進去,沈祥沒有進去,畢竟現在和陸知歆的關係沒有確定,不想讓人誤會。

要搬家的事肖月紅已經跟父親和大哥大嫂說了,朱冬玉自然是巴不得她快搬走,肖正華沒有說什麼,既然女兒找到工作那就不用自己操心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