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惡的半妖,你對我做了什麼!」

「沒什麼,只是……把你所有的妖力都給封印起來了而已!你不應該死在我的手上,而是……」

犬夜叉一腳把蜘蛛頭踹到了眼淚還沒有幹掉的齊面前。

「應該jia由齊來決定!」a

……第一百二十二章&n變回人類的犬夜叉&n字……】a!!

(&n&n&nw 父親,母親,齊在這裡,替你們報仇了!」

齊跪在自己父母的墓前,重重的磕了幾個響頭,然後站起來,接過犬夜叉遞過去的殘月之痕,高舉的a進了不停的哀求的蜘蛛頭的腦袋上,用仇人的鮮血,祭奠了自己的父母。&n網

從頭到尾,齊都強忍著眼眶的淚水,直到親手殺死了蜘蛛頭之後,才重要松下了一塊壓在心頭的大石,哭泣著撲進了犬夜叉的懷裡,淚如泉湧的嚎嚎大哭起來。

「嗚嗚……哇哇哇……」

寧靜的夜晚,瞬間被悲痛的哭聲驚醒驚起了林間的夜鳥蟲鳴。

「四魂之真的是只能帶現來災難的東西,這,又是因為四魂之y&249;而產生的一場悲劇!」

戈薇同情的看著撲進自己戀人犬夜叉懷裡的齊,沒有打擾。這是她第三次看到因為四魂之y&249;而產生的一場悲劇了。被殺死的城主和那些無辜的少v,七寶的父親,還有齊的家人和村民們。都是因為四魂之而遭遇到不幸的。如果不是因為她碎了四魂之令得妖界所有的妖怪都為此蠢蠢y&249;動,打破了兩界的平靜,也許,這些悲劇,根本就不會生。

這一刻,戈薇心裡泛起了一股從未有過的自責。如果犬夜叉能夠撫平齊內心的傷痛的話,那麼讓她加入,似乎並不是一件難以接受的事情!

「哭吧,現在的你,可以放心的哭泣!因為以後,我不會再讓你流眼淚了,所以,盡情的哭吧!」

犬夜叉溫柔的抱著齊的身體,並沒有趁機占她的便宜,只是那樣輕輕的拍著她的後背,任由對方的眼淚將自己的肩膀打濕,用心,去分擔著對方內心的傷痛。

「七寶,我們先回到寺廟裡面吧!」

此時齊和犬夜叉的樣子,戈薇也知道不是詢問的時候。男人用來安慰傷心v人的最好方法,戈薇很清楚,所以她也沒打算繼續呆在這裡當電燈泡,按捺著心的疑惑,她帶著七寶離開了這片ia山丘。

戈薇也慢慢的開始變得有些善解人意了!

犬夜叉給了戈薇一個讚賞的微笑,在她和七寶的氣息遠離后,也抱著輕聲o1泣的齊離開了墓地,順著他們來的方向,朝著寺廟走去。

齊的情緒已經稍稍平緩了過來,而且隨著離墓地越來越遠,感覺到齊已經停止哭泣的犬夜叉,手也越來越不規矩起來,撫摸著主動投懷送抱的齊的身體,環著她柔韌腰肢的右手只是一滑,就落在了她的上,

而此時可以說是齊的心理防線最為脆弱的時候,恩人變成了仇人,自己也變成了幫凶,如果不是犬夜叉,她還將繼續錯下去,直到最後自己沒用的時候被妖怪殺掉,變成蜘蛛頭的一員,加上之前就被犬夜叉輕薄拯救了一次。所以對於犬夜叉,她已經沒有了開始的抗拒。

妖怪,也不全是壞人!

將蜘蛛頭的命留給齊,可以說是犬夜叉的神來之筆,將他自己的身影,以救世主的姿態,徹底的打入了齊那緊鎖動的心扉。沒有恨,哪來的愛!之前對於妖怪的憎恨,在蜘蛛頭的對比下,化作了對犬夜叉無盡的感激於好感,加上她曾經許下的那個承翰,以及此時犬夜叉的人類形態。.

齊已經做好了準備,對於接下來即將生的事情!

即使是在現代的日本,v孩子的法定結婚年齡都只是十歲。而在死亡率比較大的戰國時代,v孩子一般的結婚年齡,幾乎都是十歲左右,甚至十二三歲就可以生ia孩。

而齊,今年已經十歲了,和戈薇一樣!如果不是因為這幾年戰爭實在是太過頻繁,加上齊本身的格就比較活潑爽朗,而且膽量和行動力比男孩子還要活躍,也早就被嫁出去了。

不過現在,卻便宜了犬夜叉!這種充滿現代氣息的v孩子,對於犬夜叉來說,充滿了吸引力。在一路上的,犬夜叉就已經現了!

齊,和珊瑚有點相似,但是卻略微顯得稚嫩了一些,朝氣有餘,而穩重不足,還保留著涉世未深的幼稚和淳樸。身體很健康,被犬夜叉撫摸的地方,雖然沒有珊瑚那麼有感,但是卻同樣柔韌,也是健康的淡淡的ia麥

無論是觸感還是視覺,都讓犬夜叉滿意至極。

今天,不僅是齊的第一次,也可以說是復活后,變回人類情況下的犬夜叉的第一次,甚至在已經於犬夜叉的v人,只有桔梗才是唯一的一個和犬夜叉人類形態結合的人。不過,從今天開始,這個記錄,要改寫了!

齊,一個命運多舛,但是卻勇敢堅強的少v,將成為第二個!

挑選了路旁的一處空地,犬夜叉將埋於自己胸膛的齊帶了進去,隨後,將她的身體輕輕拉開,推在一棵大樹上,打量著齊的面容。

似乎是預感到了即將生的事情,齊的身體有些顫抖,眼睛也是緊緊閉合著,清秀的睫輕微的抖動,看得出她內心的不安和緊張。

「不要擔心,一切都jia給我就好了!」

犬夜叉已經不是初哥了,經驗豐富的他,已經學會了用語音來降低v方心的不安,上次的籬薇就是前車之鑒,如果他能夠再溫柔一點,不要那麼急躁的話,籬薇也不會在最後關頭退縮。

他先是隔著齊那單薄的衣服撫摸著她那並不是非常挺翹,但卻充滿彈的。齊也適時的出了一聲輕哼,臉上泛起了兩朵袖霞,不管多麼大膽的v孩子,在遇到這種事情的時候,都是一樣的。

而且,齊對正在著自己的犬夜叉,並不害怕。

只要想到是犬夜叉拯救了自己,以及幫自己報得大仇,而且還那麼溫柔的安慰自己,就讓她不由的想要去親近,還有什麼比自己的身體,更好的回報方式嗎!

「嗯嗯……嗯……」

在犬夜叉的撫摸下,齊漸漸的出了一陣陣的呻心情激動,她的身體的敏感度也隨之提升了不少。所以,僅僅面對犬夜叉那簡單的,就產生了一種奇妙的感覺。犬夜叉彷彿得到了鼓勵一般,知道齊確實沒有抗拒自己,心情也放鬆了下來。臉湊了上去,對準齊那微閉的櫻唇,輕輕的吻了上去。

「嗚嗚嗚……」

齊吃了一驚,眼睛猛的睜開,看著眼前近在咫尺的犬夜叉的臉龐,大大的眼睛閃爍不息,似乎不知道該怎麼辦!

犬夜叉回了她一個溫柔的笑容,嘴唇淺嘗輒止的離開了她的嬌唇,另一隻撐著大樹的手伸到齊的腰間,找到了她的腰帶,輕輕一拉,輕鬆的將整條腰帶拉開。(網&n.)頓時,齊那左右合在一起的衣襟自由的向兩邊敞開,露出了齊間從脖子到下腹的那抹潔白,兩邊的衣服,正好擱置在之上,顯得格外。

尤其是她的,由於這個時代根本沒有,所以齊只是簡單的纏了一條布,遮蓋著自己最隱秘的芳寸,看的犬夜叉心神一這種簡單隨意的裝束,令齊整體看上去,充滿了一種野的青u活力。

「很可愛哦!」

不再是隔著布料,犬夜叉的雙手同時伸進了齊已經被解開的衣服里,覆蓋住了裡面的那兩座的山峰。

不大,比戈薇的要ia了整整一圈,但是卻非常柔韌,充滿彈摸上去就讓犬夜叉感覺到了一種健康和活力。同時,犬夜叉也不僅僅是局限在上,他的臉再次回到了齊的眼前,在她那已經逐漸變得有些濕潤的眼睛注視下,伸出舌頭,輕輕的在她的唇瓣上ia動著,然後伸進去,洗刷著齊緊緊閉合的貝齒,席捲著她不經意間泄露出來的唾液。

「嗚嗚……滋滋……啾啾……」

齊不知所措的默默接受著犬夜叉的跳動,身體已經漸漸的產生了快感,開始配合犬夜叉的手,輕輕的蠕動著。

犬夜叉也趁機將a進了齊雙腿間,用膝蓋摩擦著齊的,覆蓋著齊的大手也開始合攏,指縫夾住了尖端的那兩粒可愛的ia葡萄,五指微微用力,托著她動著。

「嗯嗯……啊……嗯嗯……」

犬夜叉的舌頭已經敲開了齊的貝齒,伸進了她的口腔里。而他的嘴唇也已經緊緊的貼在了齊的嬌唇上,四片唇瓣在兩人齒縫間流露出來的唾液下,出了滋滋的響聲,在這靜謐的夜晚林間,顯得曖昧無比。

齊的心,在犬夜叉一連串的動作下,已經漸漸放開,心的害怕和不安,在身體傳來的奇妙快感下,已經慢慢消失,她的手不知不覺已經主動環住了犬夜叉的身體,抓住了他的後背,和犬夜叉糾纏在一起的舌頭也在生澀的回應著。聲音偶爾夾在著一聲微微的痛呼,那是她敏感的剛剛遭受了犬夜叉的一記重擊。

「滋滋……嗚嗚……啾啾……」

兩人繼續深吻著,犬夜叉的手也不在局限於齊的上,一隻手仍然在上面活動,另一隻手則順著間的外露的那條炫白,指尖滑過她的,一路向下,來到了下方那簡單的遮住她私密的布條上。

起來好笑,雖然犬夜叉已經有過好幾個v人了,可是他卻從來沒有解過這個時代的的褲子。所以他的手一直在齊的ia肚子上徘徊,沿著那層緊緊的包裹著少v最神聖之地的布條,來回移動,卻總是尋路無

「撲哧!」

到犬夜叉連另一隻手都已經放了下去,卻還是解不開自己的褲子,熱吻少v不由的出了一聲輕笑,混合著兩人緊緊的貼在一起的嘴唇的聲響,顯得格外響亮。

犬夜叉惱羞成怒的盯著齊那充滿笑意的眼神,鋒利的指尖不在猶豫,直接對著那層薄薄的布料一劃,直接將那層令他在少v面前丟臉的布料劃破,緊縛的布料從間一斷,馬上在少v充滿彈的下擠開,自由的滑落了下去。

「啊……」

突然暴露在空氣的齊,出了一聲驚呼,眼珠子也瞪大的看著犬夜叉那近在咫尺的琥珀&232;的雙眸,看著對方眼的得意,閃過一絲羞澀。

「把手抬起來!」

犬夜叉的得意溢於言表,他終於離開了齊那被自己蹂躪得通袖的嬌唇,上下打量了一番齊充滿青u氣息的身體,命令道。

齊害羞的別過臉,但是還是聽話的舉起了手,無袖的短衣散開,令她身體的更是隱約可見,增加了不少的惑。犬夜叉雙手扶在齊細嫩的腰肢兩邊,滑過她光滑的,向上拉住了她的衣角,順著齊舉起的的雙手將它脫了下來,然後隨手放到鼻子前,深深的吸了一口氣。

屬於齊的氣味衝進了犬夜叉的大腦,刺激著他的。

「不要聞!」

但是看到犬夜叉的動作,齊卻害羞的喊了一聲。

「為什麼!」

犬夜叉抬起頭,看著臉袖&232;彷彿要滴出血來一般的齊。

「有汗臭味!」

齊雖然有點男子氣,但是畢竟還是一個v孩子,果然還是會在意!

「不,很香!」

似乎是為了證明自己的話,犬夜叉再次深深的吸了一口,臉上露出了陶醉的神情。

齊臉上的羞意更濃了,腦袋微微的撇了過去,用眼睛的餘光偷偷的瞧著犬夜叉。看來犬夜叉一連串的刺激,以及達到了她的極限。

到齊這個樣子,犬夜叉輕輕的一笑,在她的餘光下,解開了自己的腰帶,然後順勢一拉,把火鼠袍退了下去,和齊的衣服放在了一起。

我是邪惡的省略分割線

半個ia時候,將一起整理好的犬夜叉和齊在雙雙回到寺廟之,回來后,他們才現戈薇和七寶居然都還沒睡,正等著他們,或者說,是等著犬夜叉!

「犬耳朵和那些妖怪的特徵都消失了!」

犬夜叉剛一坐下,七寶就爬到犬夜叉的頭上四下摸索著,尤其是仔細的觀察了一下犬夜叉的耳朵。

「幹嘛目不轉睛的看著我啊?」

犬夜叉看著灼灼的盯著自己的戈薇,皺眉道。難道是在氣自己又找了一個v人的事情,可是那不是已經得到戈薇的同意了嗎!

「完全變成一個人類了,這是怎麼一回事,犬夜叉?」

戈薇盯著犬夜叉的臉,問出了心的疑惑。一邊有些畏縮的齊也好奇的盯著犬夜叉,她也很想知道。

「像我這樣的半妖,流動在體內的妖怪之血所包含的靈力,有時候會失去效用!」

原來是這件事,看著三人的目光,犬夜叉緩緩的解釋道。

「此時關乎命,所以半妖絕對不能讓別人知道,因為那是半妖最脆弱的時候,而我失去靈力變人類的時候,就是這樣一個沒有月亮的朔夜!」

「朔夜的晚上,是完全沒有月亮出來的月初吧,今天就是那樣的日子啊!不過,你雖然變人類了,可是似乎並沒有失去靈力啊!而且,這麼重要的日子為什麼不告訴我,難道你還不信任我嗎!」

戈薇還是無法釋疑,而且,她還有著些許不滿,自己不是犬夜叉的v朋友嗎,可是為什麼這麼重要的事竟然沒有告訴自己,萬一他真的失去靈力了,那他們到這裡來不就是羊入虎口嗎。

「不是……不是那樣的!只是,這已經成為銘刻在我靈魂里的習慣了。在最初的一百多年,我的實力還很弱ia的時候,變人類時確實和其他的半妖一樣,完全的失去靈力,那時候的我只是相當於一只下級ia妖怪而已,無數次的,被那些我曾經可以肆意虐殺的妖怪們追逐著,最危急的一次甚至遇上了一隻非常強大的大妖怪!」

犬夜叉急忙解釋道,一邊多年前被那隻飛行的鷹型妖怪追殺瀕死的情景,再次出現在他的腦海里。

「大妖怪(3)!」

戈薇當然知道大妖怪,她還殺死過一隻呢!可是,那也是在無數的偶然因素下,加上自己擁有桔梗前世的破魔之力,才會做到一擊必殺的,之前那麼厲害的楓和珊瑚聯手,都打不過對方,可以想見大妖怪是何等的厲害!

「嗯!一隻飛行類的鷹型妖怪,我從晚上被追殺到第二天我恢復過來,最後將自己所有的力量爆出來逃進了地底深處才躲過它的追殺,那次是我最接近死亡的一次,整整三年,我都躺在地底深處不能動彈,而花了十年時間,才把我的傷勢完全養好。」

雖然犬夜叉訴說的非常平靜,可是戈薇他們可以想到當時犬夜叉是多麼的危險,是什麼樣的傷勢,竟然讓足以比擬大妖怪的犬夜叉像植物人一樣躺了三年,要傷的多重,才讓他忍耐著寂寞和孤獨,在深深的地底潛伏了十年時間,那時的犬夜叉才多大啊!

「抱歉,我……我什麼都不知道,竟然還向你牢a,但是……我希望你可以多信任我一下,作為你的v朋友,我想多了解你,你的快樂,你的痛苦,我都想和你一起承擔,嗚……」

「喂,你怎麼哭起來了,我知道了,以後會告訴你的……」

到戈薇說著說著突然捧起臉哭了起來,犬夜叉手忙腳的站起來趕緊安慰道。他卻不知道,由於今天犬夜叉又佔有了齊,戈薇終於感覺到了危機,她現在唯一的優勢就是自己在犬夜叉內心的特殊地位了。如果讓犬夜叉誤會自己,而導致自己在犬夜叉心裡的地位下降的話,那她就太得不償失了。

只是戈薇自己也是關心則犬夜叉怎麼可能會那麼輕易的就討厭戈薇呢!何況,戈薇還是在為自己著想的前提下。知道了犬夜叉變回人類的秘密,三人也覺得有些累了,尤其是齊,被犬夜叉那麼狠狠的折騰了兩次,早已心神俱疲。去後院簡單的用熱水沖了一個澡后,她就睡下了。七寶也在自己早已選好的房間躺下。

犬夜叉則跟在戈薇身後,進入到了她的房間里!不一會,愉快的樂章,再次奏響了a

……第一百二十三章&n屬於齊的夜晚&n字……】a!!

(&n&n&nw 「這個氣息,是妖怪!」

正處於睡夢的楓,突然感應到一股邪惡的妖氣進入到了村莊的結界之,馬上驚醒了過來。&n歡迎您&n來閱讀&nw&nw&n&ne&nt)來不及穿衣服,就披著那身浴衣衝出了房間,循著妖氣來到了神社旁的靈冢。

乒……乓……碰碰……

遠遠的,楓就聽到了一聲劇烈的打鬥聲,響徹了整個靜謐的夜晚。村民們已經點起了燈火,強壯的青年們也拿出了各自的武器,從家裡沖了出來,跟在楓身後不遠,一起來到了神社前的空地上。

正在和逆結羅激烈的戰鬥在一起的,是一個面容枯老,恍若鬼魅的老太婆,但是從她的凌厲的動作上看,卻完全不是一個老太婆可以擁有的!

人形體的妖怪!

楓認出了對方的身份!

「怎麼現在才來,ia心了,這個傢伙不好對付!」

正在和敵人激斗的逆結羅掃到了楓等人,大聲的提醒了一聲。如今的她,已經不再局限於頭為主要的攻擊手段了。作為犬夜叉的v人,而且還是擁有戰鬥力的,唯一一個被他留在村子里負責協助楓的妖怪,她被賜予了許多曾經犬夜叉和桔梗聯手用那些收藏煉製的可以容納妖力的法器。

像她手上的那把太刀,就是犬夜叉和桔梗特意製作給楓製作的近身玩具。不過,在犬夜叉和桔梗看來的玩具,對於其他人,即使是大妖怪來說,恐怕都是難得的利器了。

逆結羅僅僅只靠那一把刀,就和那隻明顯接近頂級妖怪的老太婆戰鬥得不分上下,就可以想見它的厲害,其它還有逆結羅的手鐲,兩邊的耳墜,以及鑲嵌在她額頭眉心上的那顆寶也都是靈力強大的法器。

「大家都散開,對方不是你們可以對付的敵人,jia給我和結羅就可以了!」

楓自然領會得到逆結羅的意思,她們兩人雖然擁有強力的法器,可是本身的實力對於這個入侵的妖怪來說,並非佔有壓倒的優勢。最主要是對方是趕在夜晚來的,她們根本就來不及疏散村民,尋找一處好的戰場。

如果是大型的高低級妖怪還好,這種人型的妖怪最麻煩了,靈巧敏捷,來去自如,完全不是靠人數就可以取勝的對手!

「哈哈,想不到那隻半妖離開后,還有一隻妖怪守護在這裡!你應該就是傳說的那個持有那個半妖魔劍的巫v吧!沒有了那把劍,你還有什麼本事!」

恐怖的老老妖婆靈巧的在天空閃避著逆結羅的劍氣,偶爾o1空辟出幾道劍氣,讓準備bi近她身體的逆結羅回到地面。對於楓和一眾村民,完全沒有放在眼裡。.

她就是看準了這個時機才來的!傳說那個守護四魂之y&249;的半妖已經陪著破魔之巫v,桔梗的轉世出去尋找四魂之y&249;碎片去了!而永遠都不會衰老的巫v也已經失去了那個魔劍,變回到了一個普通的人類。所以她才會趁夜前來,暗謀划她的yi謀。

可惜,她想不到這裡居然還守護著一隻實力不下於她的妖怪,雖然似乎對方並沒有使用她擅長的戰鬥方式,可是那強力的法器卻彌補了其的不足。如果不是因為她會飛,恐怕早就落敗了!

「就算沒有了殘月之痕,我也是桔梗的妹妹,一個正統的巫v!」

楓從身後的村民那裡接過一套弓箭,直接拉滿,對準老妖婆就是一記凈化之箭!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