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告訴你一個好消息,少校申請的文件已經批了下來,也就是說,從現在開始你就是南海支部的少校了。」

聞言,羅嵐也是咧嘴一笑,他這麼拼了命的幹活兒,不就是為了錘鍊自己,爬到高位嗎?

甲程上校從抽屜里拿出一個文件袋遞給他,他打開一看,有一個像是榮譽證書一樣的小本子,以海軍本部馬林梵多為淡淡的背景。上面聊聊幾句話寫著:

我部肯定了羅嵐少尉對海軍做出的極大貢獻,經過我部一致決定,授予羅嵐少尉南海支部少校軍銜。

「好了,我知道屠魔令行動是海軍機密,細節的事兒我也懶得過問,舟車勞頓了這麼久,你也應該很累了,安全回來就好,趕緊回去休息吧。」

甲程上校拍了拍羅嵐的肩膀,笑著把他打發了出去。

……

回去過後,羅嵐則是直接來到了自己的修鍊室。

見識到了這個世界的巔峰戰力過後,羅嵐第一次覺得自己的實力實在是弱得可憐。

保命手段再多,在真正的強者面前都顯得蒼白無力,別人能夠殺得了你一次當然就能殺得了你第二次。

這給了羅嵐極大的危機感,這個世界比他強的傢伙大有人在,如果眼界太低,始終著眼於南海,未來成就恐怕相當有限。

那不是他想要的結果,他的目標是海軍本部,是新世界,在那裡闖蕩出一番功績,那樣的人生才有意義啊,怎麼能夠一直留在南海呢?

看來,前往海軍本部的進程,差不多該加快了啊。

…….

_(:з)∠)_

第三更,抱歉昨晚寫著寫著,在電腦面前睡著了。

(本章完) 半月時間,就在羅嵐瘋狂的修鍊中一晃而過。晉陞少校之後,一般的海賊已經不用他親自捉拿,因此他有更加大把的時間用來鞏固自己的劍術。

如今修鍊室的牆壁四周到處都是深淺不一的劍痕,這還是他用木劍修行的結果,凡是材料比較堅硬的物件,都會被他用來當做磨劍石,測量自己的斬擊強度。

一日四餐都有衛兵專程送給煤球,再由煤球轉交給他。如此麻煩的原因還不是因為他差點在修行中把一個送飯的衛兵給活活劈了。

於是,在南海G31支部基地,羅嵐少校「劍痴」的名號不脛而走。

西海之行並沒有多少機會增加他用以升級的經驗值,只能夠每天花兩三小時在訓練室里練練劍法,最讓他獲益良多的還是和來自本部的校尉們進行切磋,提升了很多劍魔之道的熟練度。

劍魔之道:4378/5000

雖然劍魔之道沒有進階,但是對於劍道之上的感悟羅嵐卻是越發熟練於心,他漸漸了解到,劍魔傳承給予的技能只是基礎,關鍵還在於融會貫通之後開發出自己的新招式。

劍道無止境,招式亦無止境,若是始終糾結於劍魔原有的招式技能,那便是落了下乘。

看著面前的花崗岩石料,羅嵐深吸了一口氣之後,目光陡然頓住,五指緩緩撫向腰間左側,手掌張開依次貼合劍柄,拇指微微扼住劍鄂,手腕稍稍一抖之後,向前遞出了一劍。

隨著這一劍的揮出,嗤嗤的破風聲驟然響起,一道帶有明顯鮮紅意味的劍氣從木劍的劍刃上呼嘯而出,並以驚人的聲勢,向著面前足有半米厚的花崗岩石塊狠狠斬去!

無聲無息,只看到石料發出了微微的顫抖,上面便是留下了一道幾乎不可見的白色劍痕。

嗤嗤!

石料彼此摩擦發出刺耳的響聲,緊接著就看到一小半塊花崗岩被羅嵐一劍切了下來,切口光滑平整,難以想象這竟然是由一把木劍造成的傷害。

若是砍在人的身上……

咔咔!

羅嵐臉上浮現出一抹笑意,但是下一秒,臉皮便是立馬僵住,手中的木劍從劍柄到劍刃斷開了幾道不規則的裂痕。

「還是失敗了啊……」

他忍不住嘆息了一聲,木劍的材質對於他如今的力量來說實在是太過脆弱,兩根手指頭微微用力就能輕易掰斷。

不過這一次顯然已經比十天前好了許多,他還記得那時候的木劍因為承受不住他揮劍使出的巨大力量斷成了好幾節。

現在只是產生了裂痕,可以看出在對力量的掌控上,他的修行成效已經非常顯著。

不僅如此,半月時光的修行,給了羅嵐一種水到渠成的變化。

他的劍術技巧愈發高明,沒有了嚴格意義上的套路劍招,倒像是一種針對形勢的隨機應變,即便是信手拈來的招式都如同行雲流水,他的劍術並不華麗,可是說非常簡潔,但最是行之有效。

一劍之下,就算不刻意的使用傳承技能也能發出凌厲的斬擊,或者稱之為劍氣。這才是他苦修劍魔之道的最大成果。

劍魔傳承賦予了羅嵐極高的劍道天賦,他的劍術以驚人的速度進步著,現在看來至少還沒有瓶頸出現。

「貌似該出去轉轉了。」

正所謂自己埋頭苦練遠不及實戰在提升實力方面來得顯著,實戰往往能夠彌補細微之處的不足。

修行過後找人打上一架印證的劍道是否正確,這才是最爽的啊!

拿著掛在架子上的毛巾胡亂擦拭了一番,羅嵐就推門走了出去。

站在門外盡心職守的衛兵看到房門破天荒打開之後,臉上也露出驚喜之色。但是還沒看到人影,卻是提前感受到了一股強烈的劍意。

羅嵐從屋內一步跨出,說起來這還是他半月之後頭一次出門,半月來吃喝拉撒睡都在修鍊室里。

衛兵看著羅嵐少校,就好像是看著一把劍意凌然的快刀,鋒芒畢露!

「羅嵐少校,您修行結束了?」衛兵試著問道。

「嗯,甲程上校沒有出海吧?」

「沒有,他現在應該就在辦公室里,您有事?要我替您通知他嗎?」

「哈,不用,我自己找他去。這幾天辛苦你了啊,給你放一天假,休息去吧。」

羅嵐打了個哈哈,心情看起來相當不錯。

看著羅嵐漸行漸遠的身影,衛兵終於是鬆了一口氣,僅僅是站在他旁邊感覺到呼吸都沉重了一些。難道真如最近興起的傳言羅嵐少校是支部的第一高手?

……

砰砰砰!

一陣急促的敲門聲響起。

「進來。」

羅嵐隨即推門而入。

看到來人是羅嵐,甲程上校笑眯眯的看著他。

總裁的秘密小妻子 「喲,咱們基地里的劍痴終於修鍊結束了?」

「劍痴?」羅嵐有些茫然,有些摸不著頭腦。

「這是那些小兔崽子給你起的名號,還不是你返回基地之後就把自己鎖緊了修鍊室內,之後一連半個月不出門,聽說你還差點把給你送飯的衛兵砍了。這哪兒叫劍痴啊,明明就是個劍魔啊!」甲程上校笑罵了一句。

羅嵐咳嗽了一聲,有些尷尬:「不瞞您說,那絕對是個意外。」

甲程上校看著羅嵐,感受他身上所散發出來的無形氣勢,笑了笑:「看來你的修行成果還算不錯。說吧,找我又有什麼事兒?」

羅嵐咧嘴一笑:「果然還是您懂我。」

「臭小子,告訴你,別得寸進尺啊,麻溜的,有話快說有屁快放!」

「沒多大事兒,其實就想著找您切磋一番,這不是現在基地里沒有多少人適合我嘛,思來想去就只有您和亞爾弗列德中校符合我的要求,所以我就來找您了,這不是和您比較熟嘛。」

羅嵐靦(fu)腆(hei)一笑,看起來一副人畜無害的模樣。

「說來說去,還是把主意打到了我的身上。」他笑了笑繼續說道,「這是覺得自己劍道大成,可以挑戰我了嗎?」

「沒問題,我答應了。」

「說起來我也好久沒有真正意義上的出手過了,南海的海賊實力太弱,禁不起我的拳頭,你的實力嘛,我覺得勉勉強強還成。」

……

OvO

還有一更,繼續!!如果超過了12點不會算在明天的頭上。

求訂閱,我會適當的把節奏加快點。

(本章完) 「喂喂聽說了嗎?羅嵐少校剛剛閉關結束就要和甲程上校在校場里切磋啊。」

「真的假的啊?」

「當然是真的啊,難道我還騙你不成?沒看到現在整個基地都轟動了嗎?!」

「走走走,我們也去看看,這麼大的事情怎麼不早說?」

……

此時的校場已是被無數海軍士兵包圍,甚至分成了兩派分別給羅嵐和甲程上校搖旗吶喊。

「你們說,他們之間誰會獲勝?」

「我覺得是羅嵐少校,少校的實力有目共睹,只要是他出馬,南海懸賞最高的海賊見到他也得夾起尾巴趕緊跑人。」

「最厲害的當然還是基地長甲程上校了,他老人家來自海軍本部,這輩子什麼大風大浪沒見過,就算羅嵐少校劍術厲害,對上他我看也懸。」

羅嵐和甲程上校各自手拿著木劍相互對峙,兩者眼中都是戰意沸騰。

「就讓我看劍痴的劍術究竟達到了何種層次。」

甲程上校咧嘴一笑,手中握著木劍指著羅嵐,雖然他一向都是用拳頭面對敵人,但是他的劍術同樣厲害。從海軍本部走出的校官,鮮少有人不懂得劍術。

「絕不會讓上校失望就是,儘管放馬過來吧!」

「好小子,小心了!」

甲程上校眉眼微凝,進入了專註模式,他健步如飛,三十米距離眨眼便至!劍尖裹挾著勁風,聲勢凌然直刺羅嵐胸膛。

這一刺講究的是一往無前,無論前方有什麼樣的阻礙,都要保持一劍貫穿的信念!

「來得好!」

羅嵐縱聲大笑,木劍入手,眼裡沒有半分畏懼,他有多種方法能夠破了這一劍,但是卻選擇了最危險的一種!

踏步急退,劍尖始終保持著離他的胸膛一尺,眼看著就要退出場外,羅嵐抽劍不慌不忙的上撩,盪開這足以貫穿胸膛的一擊,同時揮劍橫切,反抹向甲程上校的脖子!

海賊世界里的劍術大多都是一往無前的斬擊,很少有人習慣防守。羅嵐上校亦是如此!

他的一劍被盪開后,再次灌注了更加強大的力量怒劈下來,兩把木劍相撞竟然只是發出了咔咔的響聲沒有在第一時間斷裂,顯然,兩人對力量的掌控都是極好。

接下來就是一陣目不暇接的對砍,本部上校的實力不可謂不強,但是羅嵐卻能用劍與他激戰不落下風。

劍鋒一顫,木劍落下,發出一陣清脆的啪嗒聲之後,兩者互相交錯而過。甲程上校在這個剎那間握劍回身刺向羅嵐后心。

這一劍猝不及防,除非羅嵐身後長了眼睛,否則定然接不下這一劍!海軍士兵們發出強烈的唏噓聲。

羅嵐在此時悄然咧嘴,他雖然看不見身後的情況,但是他能夠聽到明顯的劍吟聲。

眼觀四路,耳聽八方,這是作為劍士的基本操作。

聲音明顯來自後方!

他手腕一動,木劍反手掠至後背,這一劍恰好格擋住了來自後方的劍尖,無比精準!

沒有絲毫猶豫,羅嵐再次拔劍從自己的腋下往後方刺入,針尖對麥芒,一道裂紋從劍尖迅速蔓延至劍柄!

灌注了羅嵐全身力量的一劍,把甲程上校手中的木劍從劍尖處劈開!羅嵐手中的動作並沒有停止,反而出劍之勢如狂風驟雨,劍尖反刺向甲程上校的心臟!

見到這一幕,幾乎在場的所有海軍士兵都發出驚呼聲,沒想到原本是羅嵐少校危機的形勢,竟轉眼逆轉!

眼看著木劍的劍尖就要刺進甲程上校的心口,後者居然還毫無所覺!

「六式·鐵塊!」

低聲的嗓音從甲程上校的喉嚨深處迸發出來,隨手扔掉被毀的木劍,他的力道瞬間灌注全身,肌肉硬化猶如一塊鐵板!

劍尖剛剛觸及到他的身體,羅嵐便是感受到好像是刺中了一塊不可撼動的巨峰,木劍從劍尖開始寸寸碎裂,直至劍柄!

要知道就算是堅硬的花崗岩,以羅嵐現在對劍道的理解,也能夠給它捅個窟窿!卻連甲程上校的皮膚都不能刺破,可想而知,在六式鐵塊的加成下,他的防禦力達到了一個何等恐怖的程度!

校場外驚呼聲此起彼伏,現在看來,甲程上校似乎還沒有使出全力啊。

「很高明的劍術,在劍道上我不如你。」

甲程上校笑眯眯的說道,場外的士兵們聽到之後更是發出了陣陣不可思議的驚呼聲,畢竟這是甲程上校親口承認劍術不如羅嵐。

「不過,我最厲害的不是劍術,而是我的拳法啊,我曾有幸蒙受卡普老爺子指導兩招,接下來,我就要使出全力了,小子,你準備好了嗎?」

「嘿嘿,上校,求之不得,正好讓我瞧瞧海軍六式的威力!」羅嵐更是表現出鬥志昂揚的模樣。

「你也還留有餘力吧?拿出你的全力吧!順便把你那把模樣怪異的骨劍也拿上,只用木劍的話你是不可能贏了我的!」

「那我就恭敬不如從命了。」

從背上抽出亞托克斯握在手心,如今這把劍的長度已經接近3尺,兩翼骨刃各增至8個,僅從賣相上看相當具有威懾力。

聽到他們的對話,海軍們更加亢奮了,原來之前的戰鬥他們還沒使出全力,接下來的比試肯定更加精彩。

「小子,小心了!」

「看好了,這是六式·剃!」

上校提醒了一聲,一陣急促的踩踏聲響徹過後,他的身形竟是憑空消失在了所有海軍的眼前。

海軍們驚駭的發現,他們真的察覺不到甲程上校的具體位置,只能在每次踏腳聲響起時看到一個模糊的影子,然後就再度消失不見。

「這就是甲程上校的真正實力嗎?人類的速度竟然能夠快成這樣!」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