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大少,你這是一日不見我,如隔三秋是吧?」

「哎,今天又是準備送給我多少錢拉!哎,我這人拉,最見不得人家的熱情了,人家太熱情,我都不知道該怎麼拒絕,既然周大少這麼盛情要給我送錢,我也就笑納了!」華新洋裝嘆息,感激的看著周明說道!

「哼!」

「你就等著見閻王把!」

周明見華新有恃無恐,還沒明白什麼地方出了問題!

「先給我收拾一頓再說,看見他那張臉,我就特么想過去踹上兩腳!」周明沖著身邊的小混混門說道!

「周少吩咐,你們沒聽見么?」

「真特么是木頭人啊,不知道怎麼混的了么?」

周明身邊一人,沖著金毛小混混等人就是一頓臭罵!

「彪哥!」

「我們不是他的對手!」

金毛小混混等人見到周明以及自己的兄弟等人時,立刻就變了一副臉色,同華新拉開距離,並且向著周明那邊跑了過去!

「特么的廢物!」

周明輕蔑的撇了一眼金毛小混混!

「對不起,周少!」

「他是練家子!」

金毛小混混只能低頭說道!

「瑪的!」

「白混了,不要給我丟人現眼,不知道特么的給我操起傢伙,就是幹麼?」彪哥給了金毛小混混一巴掌說道!

「小子!」

「識相的趕緊過來,給我們周少跪下,磕三個響頭,然後叫三聲爺爺,周少一高興,說不定給你留點手手腳腳!」彪哥指著華新說道,「可不要讓我們過去請,怕你吃不消!」

「小子!」

「也不看看是在誰的地頭上混,就來招惹我周明!」

周明點指著華新罵道!

「別廢話了!」

「給我直接廢了他,不相信他不叫我爺爺!」

周明扭頭,沖著彪哥說道!

「乖孫子,叫的好聽!」

華新一臉享受的說道,但嘴角儘是戲虐的神色!

「找死!」

「兄弟伙些,給我操傢伙就是干!」

彪哥沖著身邊的兄弟吼道。

哐當!

砰砰!

一時之間,棍棒抽出的砰砰聲響個不停!

幾個小混混,就朝著華新當頭打了過去!

「我當是那個乖孫子這麼有孝心,要請爺爺我!」

「原來是你這個乖孫子啊!」

華新失望的搖了搖的道!

「可惜,乖孫子,你不乖我!」

華新搖了搖頭,迎著衝上來的那些小混混們,就沖了上去!

根本不廢任何吹灰之力,這些小混混就已經在地上哀嚎了起來!

「周少!」

「看來今天點子扎手啊!」

金毛小混混等人衝上去之後,還不到一個照面,便被華新給直接干翻,心裡立刻就打起了退堂鼓!他們是混混,雖然經常打架,也比較蠻橫,但怎麼來說,也只是一些小混混罷了,怎麼可能和練家子相比呢!

「瑪的!」

如此嬌妻:嫡女傾城 「一群廢物!」

周明見此,臉上頓時就露出了不快的神色!

「十幾個人,連一個人都教訓不了,我特么養你們有什麼用!」

周明見到一地的小混混哀嚎著,一頓臭罵!

「姓華的!」

「你有種!」

「劃下道來!」

周明知道自己今天又載在華新手上了,不由怒視著華新!

他也知道想要脫身的話,肯定得脫一層皮,不由率先發難的說道!

「我最近剛好弄了一些小玩意,正好可以拿出來拿你們試試手,也可以讓你們見識見識,等你們見識過了之後,自然就可以離開了,我也不為難你們!」華新神情自若的說道,彷彿在說一件小事一般!

「見識什麼小玩意?」

周明不耐煩的看著華新:「別搞什麼亂七八糟的東西,只要劃下道來就行,想要多少錢,直說!」

「錢!」

「我不缺!」

華新淡淡的說道,旋即就從萬象山河圖之中把剛剛製作好的玉符給拿了出來!

周明見到華新這麼好的身手,是個練家子。心裡知道今天怕是免不了一頓揍了,所以顯得異常的光棍。大不了就是被人打一頓,或者破財消災!

「你什麼意思?」

周明見到華新手中多了一塊翡翠色的小玉牌子,就皺起了眉頭。

他不明白現在的華新是什麼用意!

「這個小玩意呢,叫做玉符!」

「而我這枚玉符便是基本的火球符!」

華新把玩著手中的玉牌,沖著周明說道!

「什麼狗屁玉符,還特么火球符呢,你特么是不是電源電視看過了,成了深井冰啊!」周明不耐煩的撇了眼華新,道,「你有什麼手段就拿出來吧,不過,事先我得提醒你一句,得罪了我周家,你必定不得好死!你一個外來人,也好好掂量掂量,京城這個地方,掉一塊轉頭下來,就能砸出不少的大老闆,大官,是不是你能夠能得罪人的地方!」周明已經了解到華新是剛來京城不久的人,根本就不是京城的人,看來也沒什麼人脈和背景了,才有恃無恐。他也從來沒有想過,華新是一個練家子又如何,難道還敢在這裡就把自己給殺了不成,周明心裡是這麼想的,所以才異常的有恃無恐,卻根本不知死字是怎麼寫的!

(本章完) 「就是讓你見識見識一下我剛做出來的小玩意罷了,還能有什麼歧途!」華新聳肩,撇了一眼周明,旋即手持玉符,朝著周明給祭了過去!

「什麼亂七八糟的!」

周明根本就沒有意識到什麼,見華新朝著自己丟東西,下意識的揮舞著手臂格擋著,以免砸在自己的臉上!

「祭!」

只是,玉符祭出之後,周明還未感覺到什麼東西砸過來之時,只見眼前突然火山閃縮,一團熊熊燃燒的大火,如同排山倒海一般的向著周明以及他身邊的小混混撲了過去!

「啊!」

「怎麼會有火!」

「快給我滅火!」

周明被鋪天蓋地,排山倒海一般而來的火焰,給弄懵了,不知為何會出現這麼多的火焰,卻還是扭頭就跑,只是,卻根本拍不過排山倒海而來的火焰!

「啊!」

派上到海一般的火焰,轉眼之間就包裹住了周明以及他身邊的小混混們,只有一些邊緣一些的小混混才有機會逃脫!

火焰來的快,去的也快!

排山倒海的火焰,把周明以及身邊的小混混給吞噬了之後,還未來得及抵抗,就已經被火焰灼燒了起來,然後熊熊燃燒了起來,被火焰波及的周明等人的慘叫聲和呼喊聲,轉眼之間就肖聲覓跡,再也未曾在火焰之中有任何的舉動!

「祭!」

華新隨手又是兩枚玉符打出,左右兩邊僥倖逃過,現在完全傻眼了的幾個混混,頓時就被一陣排山倒海一般的火焰給吞噬了進去!

「啊……」

穆成很生氣,直接掛斷了電話。

但是,顧時同,白成以及許常德都聽見了電話內傳來的聲音。

許常德眼睛不由一亮,他比任何人都明白孔寒今晚的決定。 誘拐王爺回現代 他也叮囑過穆成,晚點出警!

只是。

這情況不對啊。

自己已經讓穆成叮囑過底下的人,今晚出警出晚一點,方便孔寒辦事,只是呂松怎麼就已經知道了這個案件,好像已經趕到了現場似的。

「穆局,不是叫你的人晚點出警嗎?好像呂松已經抵達了案發現場?」許常德眉頭微皺,略顯不悅以及些許的疑惑。

「媽的!」

穆成因為晚上孔寒場子被打砸的事情,心情就已經糟糕透頂了,現在又遇見了這般事,心情糟糕到了極點:「我問問看。」旋即,他撥通了呂松的電話。

「呂松,具體什麼情況趕緊告訴我。」

「武星重工廢棄的廠房內死了很多人,看現場痕迹,似乎進行了一場極其激烈的槍戰,然後焚燒毀屍滅跡了。」呂松也不敢隱瞞,直接說出了具體的情況!

「怎麼回事?」

穆成下意識的壓低了聲音道:「我不是提醒過你,武星重工有什麼案件,晚點出警嗎?你是怎麼回事?」

呂松這才想起,還有這麼一茬,不由心驚肉跳。

原來自家老大知道武星重工的情況,不由辯解道:「是火警,是市消防大隊的同志告訴我武星重工發生了重大火災后,聽說死了很多的人,一時被震驚到了,旋即才直接趕了過去的……」電話中,呂松沉默了半響,心頭任然有些惶恐:「穆局,死的人太多了,有百來具燒焦的屍體……這案件太大,你還是來現場看一看具體情況吧。」

呂松被這起案件震驚到了,不敢擅自做主。

只是。

不僅他,局長辦公室內四人全都震驚到了。

「百多具屍體!」穆成驚呼了一聲,直接把其他三人嚇了一跳。

「百多具屍體!這麼嚴重!」許常德立刻站了起來,顧時同以及白成兩人也是一陣大驚。

「武星重工失火,死了百多號人。」穆成解釋道。

「哪裡不都廢棄了嗎,怎麼會有這麼多人?」顧時同驚異道。

「百多號人?」許常德口中念叨著,心裡卻泛起了嘀咕,事情已經辦完,這孔寒也應該知會自己一聲,可……他手機都沒響過一次,心頭突然有種不祥的預感。

「穆局,走!」

許常德一馬當先,準備去現場看看。

如果不是孔寒場子被砸一事,太多人看見,太過轟動,造成的凡響很惡劣,他才不會來此,可武星重工一事卻讓他心頭湧出了一股不祥的預感。

呃……

哇哇。

……

許常德與穆成等人抵達了事發現場,只見事發現場武星重工廢棄的廠房已經被燒成了空架子,而地面上卻擺著一具又一具已經燒成焦炭的人形物體:屍體。

他們沒有忍住,直接吐了出來。

這麼多屍體,一眼望不到盡頭,其數量之大簡直匪夷所思,這期案件足以轟動全國,加上今天晚上孔寒二十起場子被砸,主事人被綁票的惡性案件,足夠擼掉他頭上這頂帽子了。

「具體什麼情況?」

穆成強忍著腹部傳來一陣一陣翻騰的苦楚以及口中的餿臭味道問道。

「現場經歷過激烈的槍戰,從發現的彈頭上看,必定全是重火力武器,而被殺之人一共有231人,他們的屍體都被燒成焦炭,現在無法確定他們的身份」呂松心有餘悸的說出了實際的情況,推測道:「這很有可能是一起嚴重的黑惡勢力火拚的案件。」

許常德眼睛都看直了,這麼長時間了。

孔寒應該處理完了華新的事情,而向他彙報下情況,可是……實際情況卻恰恰相反,孔寒渺無音訊,難道……

他驚恐的掃了一眼現場,暗道:「難道這麼多人都是孔寒的手下,不……絕對不可能!

許常德根本不敢去想,撥通了孔寒的電話,可移動客服卻提示此手機暫時無法接通!

這可是個問題,很大的問題啊。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