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呵,我的力量屬性比較特殊,誰知道我一釋放生命之力,這些傢伙會像瘋了一樣的撲殺過來!」柳銘聞言嗤笑一聲,接著又冷笑道:「你若是擔心我會害死你,那接下來這吸引陰冥冰魂的任務,就交給你吧!」

「你……」慕雪姬聞言蒼白的臉色頓時被氣得鐵青,咬著牙對柳銘呵斥出聲,不過卻被一旁的冷無憂開口打斷了:「都別說了,既然沒有出現人員傷亡,這件事就這樣罷了!打掃一下戰場,休整一天後繼續獵殺陰冥冰魂!」

……

在冰魂嶺外圍逼近深處的地方,再次有著轟鳴聲和嘶吼聲回蕩,幾人又一次與那些被吸引出來的陰冥冰魂廝殺在一起,狂暴的能量波動瀰漫席捲著這一處地方。

「這已經是第八波了,冰魂嶺深處基本只剩下幾頭四階陰冥冰魂還守護在那裡,其它的總算是解決了!」

當廝殺平息后,幾人都是臉色蒼白,甚至嘴角都有鮮血溢出,看起來有些受傷不輕,這幾天他們依舊在獵殺著陰冥冰魂。

不過,這幾次並不是讓柳銘去吸引陰冥冰魂,而是換作於展還有吳雲兩人,甚至最後連冷無憂都深入冰魂嶺,去引出一些陰冥冰魂,而他們所在的位置也在不斷逼近冰魂嶺深處。

甚至在最後吸引出來的這兩波陰冥冰魂中,還有四階層次的陰冥冰魂追擊而出,但好在每次只有兩頭追擊出來,其它的依舊守護在冰魂嶺深處。

而這幾頭四階陰冥冰魂雖然強悍,但最終還是慘死在他們幾人的聯手中,只是這些四階陰冥冰魂在臨死前都喜歡施展奪舍天賦。

其中慕雪姬就差點被一頭四階陰冥冰魂給奪舍了,但所幸在她最後拼盡手段后,還是沒有讓這頭陰冥冰魂得手!

其它幾頭四階陰冥冰魂雖然也展開過奪舍,但最後在幾人聯手爆發的靈魂攻擊下,這些傢伙魂體都受到重創,導致無法成功進行奪舍,最後都被無情的轟殺了!

「接下來就差解決冰魂嶺深處還僅剩的五頭四階陰冥冰魂了,其中兩頭是四階後期的層次,三頭是四階中期的層次。

我負責解決一頭四階後期的陰冥冰魂,柳銘跟洛凌嬌兩人負責另外一頭四階後期的陰冥冰魂,而你們三人負責解決那三頭四階中期的陰冥冰魂……

大家都有越階戰鬥的能力,雖然這些傢伙很棘手,但我相信你們手裡都有一些底牌,應該能夠解決這幾頭陰冥冰魂,這樣安排都沒有問題吧?!」在清理完戰場后,冷無憂掃了幾人一眼,沉聲開口道。 第293章趙磊的經歷

趙磊有點不對勁?

看著站在這窗外和自己說話的趙磊,身為同班在一起三年,和張偉一夥玩的比較好的人,楊間感覺到了一種怪異的陌生。

這種陌生說不出來,只是感覺上的不對勁。

楊間打量了著趙磊卻並沒有發現什麼異常。

「王珊珊一家人沒事,不過自己的情況不太好,張偉還是那樣子,整天宅在家裡玩遊戲,玩直播,你是找他們有事么?不如一起聚聚怎麼樣?雖然孫仁和劉奇沒有回來,大表哥和苗小善也不在,但也算是一場小型同學聚會……」楊間道。

「閉嘴。」之前還比較平靜的趙磊突然暴躁了起來,他猛地一拍車頭。

前面的車蓋立刻凹陷下去了一大片,車裡傳來了各種警報的聲音,安全氣囊都彈了出來。

「為什麼,為什麼你救了他們一家,卻沒有救我們一家,王珊珊,張偉一家人的命是命,我一家人的命就不是命了么?」趙磊低吼道,像是一頭髮狂的野獸,看上去情緒有些激動。

楊間皺了皺眉,那種怪異的感覺依然盤繞在心頭,不過面對這樣趙磊這樣的指責,他冷靜道;「趙磊,對於你身上發生的一些事情我只能表示遺憾和同情,也許你的家人有不少死在了這次的靈異事件當中,但這個結果我也不想。」

「這是一次大型靈異事件,沒有人可以避免,我能關照的人不多,總有人會有悲劇發生。」

趙磊道;「所以我家就死的只剩下了我一個?」

「你現在情緒不穩定,冷靜一段時間再說。」楊間道。

「我不需要冷靜,我需要一個交代。」趙磊低吼道。

楊間皺了皺眉:「我給不了你交代,你現在需要的不是特意找到我,責問我,而是想冷靜下來,想清楚整件事情的源頭,這樣你才能明白,錯的人不是我。」

「你是大昌市的國際馭鬼者,有這個義務解決這裡的靈異事件吧,但你沒有做到。」趙磊道。

楊間道;「沒有一個人可以把所有的事情做到最好,任何有國際馭鬼者管轄的城市都會有悲劇發生,我們都是從七中活著走出來的人,應該學會接受這個殘酷的現實,而且我現在感覺你的狀態很不對,你的情緒雖然很劇烈,但卻不太像是一個正常的人,反而給我的感覺像是……」

「像一隻鬼對吧。」趙磊接下了他的話,臉上的憤怒變成了一種冷漠,帶著一絲毫無感情的笑容;「因為我也和你一樣,成為了馭鬼者。」

「說起來好笑,我在整個城市尋找厲鬼,卻沒有一個結果,這次出事的時候我特意跑去你家找你幫忙,結果卻見到了一個和你一模一樣的人,那人不是你對吧,坐在那裡看報紙,一動不動……」

楊間聽這麼一說,眸子一凝。

是那東西?

他找了那東西一段時間,結果沒有找到,沒想到居然還在舊家,還被趙磊無意中碰到了。

「你是怎麼活下來的?」楊間立刻問道:「那東西很危險。」

「你覺得呢。」趙磊的笑容之中帶著一絲詭異。

楊間見到他那副樣子當即感覺到了一股莫名的寒意,某種直覺告訴他這個趙磊的狀態很古怪,而且很危險,和普通的馭鬼者是不一樣的。

「你被影響了么?還是說你就是那隻鬼……真正的趙磊已經死了。」他目光一凝,死死的盯著他,一隻鬼眼已經不安分的睜開了。

雖然和家裡的那隻鬼只有一次接觸,但是通過劉小雨的提醒他知道,那隻鬼似乎能夠篡改記憶,而且本人更是毫不知情。

另外那隻鬼手中的紅色報紙似乎能拓印人的面孔,至於把人的面孔拓印下來之後會發生什麼,他不得而知。

因為上次他被襲擊的時候成功的逃走了,沒有被那隻鬼得手。

「我知道你的一切,現在的我和你還有差距,我會來找你的,為我死去的一家人向你討個公道,從今天起我們不再是同學了。」

趙磊帶著詭異的笑容,緩緩的後退,似乎就要離開了。

「既然你這樣說了,那我今天就留下你,不能放任你不管。」楊間不管這個趙磊情況怎麼特殊,自身發生了什麼變化。

只要他和逗留在自己家中的鬼進行了接觸,那就一定有問題。

所以他覺得自己應該先把人限制了以後再慢慢研究,實在不行拿下趙磊郵寄給王小明去,讓他尋找答案。

瞬間。

楊間身上的紅光一冒,消失在了駕駛位上。

突兀的出現在了趙磊之前所在的位置,想要直接將其抓住。

可是趙磊不見了。

一張紅色的紙飄落在了地上。

紅色的紙上面滲透出了鮮血,一個人臉的輪廓清晰的出現在了紙上。

這張臉的樣子是……趙磊。

「他果然是出了意外。」楊間臉色微變,看著這紅紙上的臉形他心中湧出了一種不好的預感。

這紅紙很怪異,而且曾經還被一隻鬼拿在手中,在被隨意篡改記憶的情況之下,趙磊或許已經不能算是以為馭鬼者了,而是反過來,自己可能被鬼給操控了。

這種操控,只怕自身都還不知道。

因為誰也不清楚,自己的記憶到底哪個地方出了問題。

沒有猶豫,他身體之內走出了一個高大的無頭人影,想要先將這張紙給收起來。

但是不等他動手的時候,周圍颳起了一陣陰風。

周圍漫天紅紙飛舞,捲起了一片塵土。

整條街道變成了一個荒蕪,廢棄的地方。

「鬼域么?」楊間皺了皺眉頭。

他看見那些飛舞盤旋在半空上的紅紙,每一張都有一張人臉,有男的,女的,小孩的,還有趙磊的……這些人臉有表情有恐懼,有安詳,有絕望,就彷彿一張張面具一樣,詭異而又嚇人。

而在這街道的盡頭。

有一張長椅,像是公園裡的休息椅。

在上面坐著一個人,只看到了雙腳,看不到上本身,因為這個人拿著一份報紙坐在那裡正在看著。

一動不動。

僵硬的像是一具屍體一樣。

(本章完) 雖然不明白葉皓軒的身世是怎麼一回事,但是劉東囂張的樣子早已經引起醫生護士同仇敵愾,葉皓軒是整個醫院的精神領袖,也是曙光醫院的靈魂,哪裡容得了這個小人在這裡囂張。

當下有幾個男醫生就挽著袖子走上前,毫不客氣的把劉東給架起來,連同幾個保安一起,把他丟出醫院之外了。

砰……

幾個人把劉東扔在了地上,保安隊長對門口負責的保安吩咐道:「這個人的樣子,照下來貼到門口,以後這傢伙不能走進曙光醫院半步,敢進來打斷他腿。」

「是隊長。」保安連忙拿過相機,對著劉安來了幾個特寫,這小子從此以後算是在曙光醫院出名了,鬧得醫院的保安把他的照片直接貼到了醫院的門口,做人做到他這一步,也真的不容易。

晚上,葉皓軒來到了父母的住處,父親因為公幹不在家,家裡只有母親一個人,一進門,葉皓軒便看到母親的臉色不大好看,葉皓軒心知肚名,他笑吟吟的坐到了母親的跟前道「媽,怎麼了?」

「你清楚怎麼了吧,你表哥的事情你是不是做的有些太過分了?在怎麼說,他也是你的表哥。」劉芸有些不悅的說。

「我當然知道他是我表哥,可是這種好吃懶做的人,走到哪裡也註定不討人喜歡,況且,他仗著我的名聲在醫院胡作非為,我向來討厭這種人。」葉皓軒道。

「你是故意借題發揮吧,皓軒,我知道小時候的事情你一直耿耿於懷,但事情已經過去了,你也沒有必要斤斤計較了。」劉芸苦口婆心的說。

「我沒想過跟他斤斤計較,如果我真的想跟他們計較,我能讓他們在元城混不下去,我沒有找他們的麻煩,已經是念在以往親情的份上了,可是他們好象有些不識趣。」

葉皓軒頓了頓道「媽,你知道嗎?小時候在外公家,他們幾個排擠你,看你艱難的樣子,你知道我有多心痛嗎?我那時候雖然小,但是我什麼都明白,我發誓有一天,不在讓你受苦,不在讓你受人排擠。」

「我忘不了幾個舅媽對你冷嘲熱諷,我也忘不了你為了我幾百元的學費到處求人借錢,現在,我們不用看人臉色生活了,但我也不想看到以前那些人在我跟前出現,因為一出來,我就想起來你以前過的苦日子,我怕我會忍不住出手揍他們。」

「孩子……」劉芸握著葉皓軒的手,不知道說什麼好了,回想以前的生活,確實艱難,之前,因為兒子沒有父親,經常受人欺負,她死命的護著孩子不讓別人傷害他,可是他的心裡還是留下了陰影。

只是她沒有想到,原來兒子什麼都懂得,拉著兒子的手,她不自由主的黯然淚下。

村正葯企華夏分部。

第一次來到倭國人的地方,葉皓軒感覺到有些不適應,這裡的裝修比起國內公司的裝飾來顯得低調而不奢華,倭國人對待事物上的態度是精益求精,他們注重於產品的質量和提高,而不是那些表面上的工作,這一點,確實值得學習。

前台的文員個個長相甜美,見到葉皓軒進來,門口兩位身著職業裝的女人深深的一鞠躬,然後用倭語問候了一句。

「請用中文。」葉皓軒面無表情的說。

「先生,請問有什麼可以幫忙的嗎?」左邊的那名文員問道。

「我要見你們這裡的負責人,千葉小姐。」葉皓軒道。

「不好意思,請問您有預約嗎?」女人又問道。

「沒預約,不過你打電話對她說,我姓葉,我想她會見我的。」葉皓軒淡淡的說。

「好的,請稍等。」 不死武皇 一名文員一鞠躬,然後走到前台辦公桌前,拔通了內線,用倭語講了幾句,得到了肯定的回答以後,她轉身走回來面帶微笑的說「葉先生,千葉小姐請您上去,請隨我來。」

葉皓軒點點頭,隨著女人一起走到電梯,乘著電梯來到了這家大廈的頂樓,徑直來到了千葉景子的辦公室,文員打開門,請葉皓軒進去,然後便掩上門離開。

辦公桌前的千葉景子一身酒紅色的職業裝,她優美的線條被酒紅色的職業裝勾勒出來,讓人忍不住多瞄幾眼,越是和這個女人接觸,葉皓軒越是感覺她和鄭雙雙有相同之處。

「醫聖真是稀客,今天突然來我這裡,有什麼指教嗎?」千葉景子放下手中的工作笑吟吟的說。

「我和你們村正製藥也算是同行了,所以過來觀摩觀摩,學習學習,不知道方不方便。」葉皓軒道。

「醫聖說笑了,貌似醫聖名下的長濟製藥最近的中成藥相當的火爆,我做過市場調查,也買幾種長濟的中成藥研究過裡面的成分,發現比起西藥的效果來,好了不止一倍,我想這也是長濟在這麼短時間崛起的原因吧。」千葉景子道。

期間一名秘書走進來,為葉皓軒倒上一杯水,然後一鞠躬,小心翼翼的退了下去,接二連三的鞠躬讓葉皓軒極度的不適應,他淡淡的說「比起貴公司來,我們還有很長的路要走。」

「醫聖是個有野心的人那。」千葉景子把玩著手中的一支筆,有意無意的說。

「我沒有野心,我只想作好一個醫生,讓國內的老百姓不在為高昂的醫療費用發愁,僅此而已。」葉皓軒道。

「醫聖一直在大力推行中力,著重培養中醫人才,我想你的目的就是把中醫和中藥推向世界,我相信不出十年,曙光醫院和醫藥,將會挺進世界,國內的發展,只不過是中醫崛起的一個跳板罷了。」千葉景子微微一笑。

「千葉小姐是個聰明人。」葉皓軒同樣微微一笑,他顯得有些高深莫測。

「醫聖今天的來意好象還沒有明說吧,我相信你不是一個拐彎抹角的人。」千葉景子道。

「其實也沒什麼,只是想約千葉小姐四處走走,順便觀摩一下村正葯企在華夏的生產基地,我想千葉小姐應該不會拒絕吧。」葉皓軒淡淡的說。

「當然不會,只是我們的藥品跟長濟比起來差了不止一籌,我想也不會入醫聖的法眼,不過醫聖既然有要求,可以去觀摩一番,順便提出指點意見。」千葉景子神色微微的一變,然後隨即點點頭。

村正葯企生產基地。

村正家族是倭國最大的醫藥世家,他們從事醫藥研究要追溯到上個世界,所以在全世界範圍內都很有名望,只是以前村正注重出口,從來沒有把企業搬出去,現在改變了策略,村正葯企在全球開花。

他們的生產基地是收購京城一家大型製藥工廠,收購了之後對生產線進行大力的整改,全部按照倭國本土的標準來的,葉皓軒走進工廠,參觀了一下生產線,他不由得暗暗讚歎。

倭國人一向嚴謹,對於產品的質量精益求精,車間內的生產線規劃十分的合理,其管理水平也相當的不錯,其實說句良心話,倭國人的確是有很多地方值得我們學習,他們的管理水平相當有一套,高效簡單,這點就連鎂國人都自愧不如。

葉皓軒仔細的看著這裡的地形以及布局,參加完了幾個車間,沒有發現什麼疑點,所以他便退了下來,這家工廠佔地面積極大,生產車間後面還有幾幢實驗樓,上面掛著研究基地的牌子。

「不知道方便不方便去那裡看看?」葉皓軒向研究基地那邊一指。

「不好意思,這裡是我們的研發基地,外人不方便進出。」千葉景子拒絕了。

「那好,不打擾了,今天參加了貴公司的生產基地,我受益匪淺,多謝了。」葉皓軒知道研發基地裡面事關一個公司的機密,外人是不能隨便進出的,所以便提出了告辭。

送葉皓軒離開,千葉景子的神色漸漸的冷了下來,她轉身問道「香子,他不會無緣無故來訪,一定有問題,你讓情報部門分析一下他來這裡一底是什麼目的。」

一直跟在她身後的那名倭國女人一低頭道「千葉小姐,情報部門已經分析出,他身上帶有某種儀器,這種儀器是一种放射頻段,可以根據聲波探測,繪出我們這裡的三維結構圖,這種儀器是鎂國中情局最先進的科研成果,我不清楚他是從哪裡弄來的。」

「原來是這樣,看不出來,醫聖是個老奸巨滑的人物,做好準備,如果他今天晚上來的話,我們要好好招待招待她。」千葉景子冷冷一笑。

遠盈情報部。

葉皓軒從口袋裡取出一個金屬儀器,這個儀器只有指甲大小,正是軍刺弄來的最新玩意,他把儀器交給了一邊的劉凱安。

劉凱安拿出一個特製的U盤,把那個小小的儀器連接了起來,只見筆記本電腦上顯示出三維圖案,圖案不斷的變形,不到十分鐘,村正葯企的三維結構圖就被繪製了出來。

「還是鎂國人的東西先進,省下了我們很多麻煩。」軍刺咧嘴一笑。 在冷無憂的話音落下之後,柳銘的眉頭皺了起來,要他跟洛凌嬌兩人去對付一頭四階後期的陰冥冰魂,這是十分棘手的。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