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咦?」

見此,六道海神頓時怔住……此子還真和北海大域有什麼關係不成?

「我說了,我是由萬古之後回來,這是萬古之後的你,要我帶給你的東西。」

說完,秦無夜當即將北海大域交給他的東西分離出來。

北海大域自然認得她自己的力量了。

雖然好奇,還是將秦無夜分離出來的這點靈光收下。

她自己的力量,終究是對本人沒有任何惡意的。

「嗯?這是……」

下一刻,北海大域旋即神色巨變。

「可要我將他立馬鎮殺於此?」

六道海神沉聲說道。

北海大域的安危,比他這個海神還要重要百倍!

海神隕落,大不了就是換一個而已,只是北海大域的意志,乃是獨一無二。

即使下一次還會衍生出另外的意志,都不會是現在這個了。

一域意志的更替,影響重大,馬虎不得!

然而,北海大域卻是抬手示意六道海神不要衝動。

「等等!」

北海大域對上秦無夜的目光,語氣複雜:「沒想到你真是由萬古之後過來。」

「什麼!」

六道海神驚愕不已,世上真有人能夠穿越萬古時光,回到過去?

「現在兩位相信我了吧?」

秦無夜含笑說道,落落大方地在一旁的位置入座。

「我相信了,只是萬古之後的我,為何會有這個想法?」

北海大域疑惑問道。

雖然同為北海大域,只是彼此之間的想法,總的來說,還是不甚相同。

正如同一個人,在少年時候,青年時候,還有中年時候,看法、觀點都不會絕對相同。

更何況是北海大域了。

「萬古之後發生了什麼事情嗎?」

六道海神問道。

「萬古之後的我,希望現在開始削弱海神的存在。」

北海大域悠悠回道。

「這……不會吧?」

六道海神不太相信地說道。

「我同樣震驚為何萬古之後的我會有如此想法。」

說完,北海大域看向了秦無夜,靜待下文。

「海神的存在,在如今看來,還是很有必要的,可是長久以往,海神的存在,會妨礙海族成為神靈。」

「海族雖然在海神的庇護之下,過得悠哉悠哉,然而海神的存在,同樣毀去了它們本身的可能性。」

「北海大域誕生一尊真正神靈的可能性,很小很小,難度是旁人的十倍不止!」

……

秦無夜娓娓說道。

「成為真正的神靈么。」

六道海神語氣感慨。

海神絕非真正的神靈,卻是具備了一部分神靈的力量。

故而,海神在北海大域這裡,是無敵的存在。

不過,秦無夜說的不無道理。

海神實際上,就是一尊偽神,常年累月鎮守在北海大域這裡,另外海族的確會受到影響,時間一場,的確會阻礙它們成為神靈。

「依照我對自己的了解,難不成有海神反叛了?」

北海大域眯了眯眼,道。

這一番話讓六道海神膽戰心驚。

海神對北海大域反叛?

萬古之後,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

真武大陸又是一個什麼狀況!

「對,的確有海神反叛了,她的想法,和萬古之後的你,不謀而合,只是這位海神行事更加衝動罷了。」

秦無夜沒有隱瞞。

故意隱瞞這一件事,沒有任何的好處,還不如照實告知。

「我懂了。」

北海大域微微頷首:「此事我會認真考慮。」

「大人!」

六道海神急忙喊道。

削弱海神什麼的,實在過於駭人聽聞了。

過去多年,都不曾有過諸如此類的事情。

現在由於秦無夜帶來了號稱萬古之後的消息,就要如此做法……他不贊成!

雖然決定權不在他這裡,只是六道海神依然要反對。

須知最近千年海族方才真正和平生活,要是現在削弱海神,天曉得接下來北海大域又會變成什麼樣子。

唯有無敵的海神坐鎮於此,至尊又好,真靈也罷,旁人方才不敢在北海大域這裡亂來。

海神的絕對強大,乃是有著巨大意義,不可輕言削弱。 「六道莫急,我自有分曉。」

北海大域示意六道海神冷靜。

六道海神的顧慮,她何嘗不知。

畢竟,海神的重要性,除了海神之外,北海大域自己最是清楚的了。

哪怕削弱之言來自萬古之後的自己,這樣不代表北海大域就沒有考慮當下的狀況。

萬古之後的海神,或許需要削弱一番。

但是,現在海神的地位,不能輕易撼動。

否則,要有大禍發生。

「大人清楚就好。」

見此,六道海神同樣沒有過多勸說。

畢竟,萬古之前和萬古之後,終究是有些區別的。

大人應當清楚這一點,無須他來多言。

「那麼此事準備不了了之?」

秦無夜問道。

這一件事,影響到萬古之後。

如果萬古之前就動手準備了,萬古之後就不會那麼捉襟見肘。

「絕對不會不了了之的。」

北海大域悠悠說道:「好歹是我自己的意思,我哪怕不管你們,總得考慮一下我自己的意見嘛。」

見此,秦無夜的神色放緩了一些。

如果北海大域二話不說,連萬古之後的她都置之不理,那麼事情可就大條了。

「此事非常重要,我要找人說上一說,在這之前,你就留在這裡吧,和六道好好聊聊,順帶告知一二今後的北海大域,真武大陸會變成什麼樣子,畢竟萬古之後的我有說了,讓我照料一下你。」

北海大域對秦無夜說道。

「定然不負厚望。」

六道海神拍著胸口保證說道。

秦無夜雖然焦急,卻又無可奈何,只能答應下來。

北海大域一去就是七天。

七天之內,北海大域沒有任何的動靜傳回。

秦無夜是知道她大概去找海之真界了。

如此事情,不找海之真界說上一說,有些說不過去。

去找了海之真界,方才符合北海大域的作風。

莫看萬古之前和萬古之後,看起來是相差了很長的時間而已。

實則在北海大域此等存在這裡,過了的時間不是很久。

所以,秦無夜能夠憑著萬古之後的北海大域,推斷出來萬古之前的她,大概是個什麼樣的性子。

這七天之中,秦無夜倒是沒有閑著,他和六道海神討論了修行的事情。

同時,靠著海族的諸多底蘊,幫他晉級到五行境。

「你這點實力,即使回到了萬古之後,又能如何?」

六道海神噙著一絲無奈說道。

在幾天的相處之下,他倒是清楚了秦無夜的一些事情。

若是真如秦無夜所說,那麼他特意回到萬古之後,一點都不奇怪。

問題在於,為什麼一定要現在?

秦無夜的修為不高,剛剛晉級五行之境。

五行境啊,未免太弱了一點,哪怕不動用海神之力,六道海神吹一口氣就能殺死他了。

如此做法,難道有什麼意義嗎?

見此,秦無夜直截了當地回答了六道海神的疑惑……他的做法,或許沒有意義。

「不過,世上的事情,不是有意義方才去做,有些時候,是做了,方才會有意義。」

秦無夜一字一句地說道。

「嗯……大概是這樣吧,其實我不是很懂,只因我修六道,卻沒有試過輪迴,不死一次,始終是參悟不了真正的六道輪迴啊。」

六道海神自我調侃。

「或許吧,不過死不是什麼好滋味,如果你真要嘗試,可要做好準備。」

秦無夜鄭重其事地提醒六道海神。

「多謝提醒。」

六道海神抱了抱拳,卻沒有將秦無夜的勸說如何放在心上。

原因很簡單,就目前來說,他還沒有想過去死。

雖然六道海神對於自己修行的六道真諦很感興趣。

無奈現在北海大域還需要他。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