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咦?哪冒出來的小子?」魔琰倒是有些意外,沒有想到自己的鎖鏈攻擊竟然還被人攔了下來。

葉雲也是一愣,旋即便聽到了千雪的傳音,「方才島主施展的天火,乃是他當年在海外,採集到的一種天降神火,具體名字無人知曉。只知道,這天火威力無比。而現在這位,就是我們千葯島的少島主千輕塵,而他手中所使用的皇級神兵,也是我千葯島繼承人的身份象徵,葯皇杖……」

「倒是讓人有些意外,這父子二人,竟然打了頭陣……」換了天龍宮的話,恐怕早就派遣出其他強者出手了。對這個千輕塵,葉雲倒是有些好感,他能感覺到,此人的修養,較之黑正飛、天世龍和明逸塵強了太多。

現在天渺海除了道皇境巔峰級別的強者,恐怕對魔琰這個魔頭,都會談魔【色】變。而這千輕塵身為煉丹師,道皇境中階的修為,就敢站出來面對魔琰,不是自以為是,就是有膽有識。

千輕塵淡然一笑,握著手中的葯皇杖,說道:「魔頭,你在天渺海犯下的惡行,人人得而誅之。我身為千葯島傳人,又怎麼能容忍你欺到我千葯島的頭上來?」 「塵兒,你守好大陣,為父好好會一會這個魔頭!」千風凌雖然見識到了魔琰的手段,但是並沒有畏懼,畢竟現在魔琰身上有傷,也沒有恢復到巔峰的實力。

「想攔住本尊?笑話!就讓你們看看,本尊真正的力量!」魔琰無法無天,凌空踏步,一步步走向千輕塵,兩條鎖鏈,依然將千風凌纏住。

在魔琰看來,兩條鎖鏈對付千輕塵這樣的後輩,完全足夠了。兩條鎖鏈的攻擊力,簡直如同洪荒巨獸,然而卻出乎意料的被葯皇杖給擋了下來。

葯皇杖,作為千葯島繼承人身份的象徵,可並非僅僅只是信物。其本身,同樣還是皇級巔峰的強大神兵。散發著的青光,化作了一條條的藤蔓,纏向鎖鏈。

「嗤嗤……」藤蔓散發著神聖的氣息,然而在面對鎖鏈,還是弱勢了許多,根本沒有辦法抵擋邪惡的氣息,邪惡的氣息綻放出灰色的光芒,不斷的將藤蔓腐蝕。

最為主要的,這鎖鏈乃是當年古魔始祖,用來封印鎮壓魔琰所用。古魔始祖究竟有多強大?無人知曉。而這鎖鏈究竟又是什麼製成?同樣沒有人知道。

鎖鏈無堅不摧,純正的魔氣又極為狂暴,正如魔琰所說,即便他還沒有恢復修為,他的力量在天渺海,也是強大無比的。

「不好,少島主有危險!錢景強,我們快去幫助少島主。」千雪身形一閃,騰空而起,就要去相助千輕塵。

然而錢景強則是臉龐抽動了幾下,看向上空的魔琰,心生恐懼,並沒有動彈。

笑三少冷笑道:「還以為多厲害,原來也只是個恃強凌弱的慫包!」

葉雲卻搖了搖頭道:「不,不,不!笑兄,人家好歹是前輩,無上皇者,還是葯皇,怎麼會是慫包呢?」

兩人一唱一和,頓時將錢景強刺激的渾身散發著凌厲的氣勢,而一旁之人聽到,便是千蘿也忍俊不禁。若非忌憚錢景強的身份,恐怕早就笑出聲了。

笑三少見到錢景強想要對他二人動手,揶揄道:「前輩,你好歹也是個皇者,不重身份,還想對我兩個道王境的螻蟻動手。果然是只會恃強凌弱的慫包。慫包前輩,收起你那可笑的氣勢,你如果不是千葯島的葯皇,這裡又不是千葯島的話,換個地方,換個身份,你信不信,我弄死你?」

所有人聽到笑三少說出這麼瘋狂的話,都怔住了,誰想到他根本就沒有顧忌,一個靠藥物提升修為的道皇,其真正的實力還不如一個道皇境初階的強者。而且這個世道,強者為尊,要是真的在對方面前,唯唯諾諾的話,恐怕就真的要被騎到頭上了。

「你!」錢景強簡直想要發狂,從他到這裡開始,就沒有看過笑三少一眼,沒有料到一個道王境巔峰的修者,會對自己出言不遜。

然而他還真的就不能動手,不然眾目睽睽之下,還真的要落人口實,背負一個恃強凌弱的名頭。當下只有咬牙切齒的威脅道:「小子,你有種,你等著!」

笑三少擺了擺手,無所謂的說道:「我還就等著你對我下手,看看堂堂的葯皇,要怎麼恃強凌弱!」

葉雲阻止道:「笑兄,走吧,你我二人雖然只是道王境的螻蟻,除魔衛道卻是我們身為修者的本分,別和慫包浪費時間了!」說完身形一閃,虛空之力展開,帶著笑三少便已經來到了高空之中。

「好快的速度!不過,真是可笑!我千葯島的防護大陣,尤其是一個外人,說出去就出去的?」在錢景強看來,葉雲不過是一個道王境初階的螻蟻罷了,不過若是讓他知道葉雲曾經自由出入了黑魔島的防護大陣,恐怕就不會這麼想了。

果不其然他的話還未說完,就見到防護大陣的保護罩,竟然一點漣漪都不曾有過,葉雲二人已經出去了。

「這……」錢景強只感覺到臉龐火辣辣的,就好像被葉雲當眾抽了一記耳光。即使葉雲沒有刻意侮辱他的意思,但是此人心胸狹窄,反而認為這都是葉雲的錯,對他恨之入骨。

「你!過來!」錢景強臉色陰沉如水,目光落在先前主持萬丹會的老者身上,一揮手,便將對方抓了過來。

「老老實實的將這個叫風雲滅和笑三少的兩個螻蟻,所有一切在天渺海發生的事情告訴本皇!」錢景強倒是不笨,既然想要對付葉雲二人,自然要先有所了解。

當老者將關於葉雲和笑三少的事情,統統告知了錢景強之後。錢景強頓時閉口不言了,他畢竟是千葯島的煉丹天才,自然知曉這葉雲二人的厲害之處。

只見他眼眸中跳動著寒光,心中恨恨的說道:「好一個風雲滅、笑三少!即便你二人再如何天才,與本皇作對,都不會有好下場!」

葉雲二人倒是沒有將他放在心上,此刻兩人一出了防護大陣,頓時便比魔琰感應到了。

「小子,居然是你!」真是仇人見面分外眼紅,一見到葉雲,魔琰的眸光都變得洶湧了許多,一身血黑色的魔氣,劇烈的翻滾。

千雪被強大的力量震傷,擦了擦嘴角溢出的鮮血,見到魔琰和葉雲仿若有著不共戴天的殺父之仇一般,詫異的傳音給葉雲,「風公子,這魔頭認識你?」

葉雲無奈的回答道:「曾經破壞了他的好事,因此此魔記恨上了。」他總不能說他進入了萬魔坑,遇到了魔琰吧?到時候恐怕,他也會成了人人追殺的對象了。

千雪不禁現在對葉雲更加高看了許多,真沒有想到,葉雲不愧和魔琰都是現在天渺海風頭最強勁的兩人。

「魔琰,你不好好的躲著當縮頭烏龜,偏偏要跑出來蹦躂,難道真的活的不耐煩了?」葉雲對魔琰倒是沒有多少害怕,當初在萬魔坑受到了束縛,現在在天渺海,海闊憑魚躍,打不過可以跑,以雲梯之魂天雲的速度,整個天渺海,恐怕也就只有大鵬皇可以相提並論了。

因為葉雲的出現,雙方都已經停手了,千葯島的島主千風凌倒是一派長者風範,和煦的笑道:「久聞風雲滅大名,沒有想到,真是後生可畏。敢這麼罵這魔頭的,恐怕也就只你一人了。」

葉雲拱了拱手道:「前輩抬愛了,只是看這個魔頭實在是人神共憤,氣不過就罵了幾句。」 「好一個人神共憤,風雲滅,你不愧是年輕一輩中的妖孽。」千葯島島主千風凌對葉雲極為欣賞,故而當真自己兒子的面,也大加褒獎。

千輕塵卻淡若清風一般,臉上依然帶著淡淡的笑意,向著葉雲拱手道:「風兄弟,在下千輕塵對你可是神往已久。今日一見,風兄弟果然名不虛傳。」

下方的錢景強早已經目瞪口呆,心中對葉雲的恨意,更加的明顯,沒有想到島主和少島主,都會對葉雲如此客氣。

而千葯島島主千風凌目光落在了笑三少的身上,笑道:「這位想必就是道武大陸的笑三少,同樣的出眾,不錯!」對於笑三少,他倒是並沒有放在心上,即使一樣是天才弟子,但是沒有晉陞成皇的話,始終沒有什麼資格和分量。

笑三少倒是不在意這些,不失風度的拱了拱手,行了一禮道:「前輩客氣了。」

「磨磨唧唧的,你們要不要打?不打就滾開,將靈藥交出來!」一旁的魔琰反而被晾在了一旁,被眾人無視的他,極度不爽。

千風凌淡然道:「魔頭說的倒是有理,現在可不是閑聊的時候,必須要將此魔誅殺了!」說到這裡,他的身上帶著一股浩然正氣,雙手也開始凝結出了炙熱的天火。

魔琰不屑的笑道:「想誅殺本尊?你也不撒泡尿,照照鏡子。一個煉丹師,擁有了天火,就頂天了?」

千風凌的涵養倒是極好,被對方如此奚落,依然不溫不火,而是淡然道:「本主一人對付不了你,但是你自尋死路的得罪了其他人,正好聯手對付你。」

話音方落,便在這個時候,從遠處的虛空出現了兩隊人馬,有一隊人共有十名,一身黑色長袍,正是黑魔島的魔皇,統統都是魔皇境高階的強者!

而另一隊人馬,則有十五名之多,八名道皇境高階,七名道皇境中階的強者,身穿著幽冥海的服飾,正是幽冥海的無上皇者。

「該死的!」魔琰頓時察覺到,似乎自己中了埋伏一般,目光怒視著千風凌,冷笑道:「一群土雞瓦狗,也想對付本尊?今日本尊就大開殺戒!」

「殺!」魔琰的眼眸,血黑色的魔光猛地跳動,而灰色的邪惡氣息,也化作了一件灰色的戰鎧,八條鎖鏈齊出。

這八條鎖鏈出手,氣勢浩大,令人措手不及的是,並沒有攻擊任何人,而是盡數轟擊在了防護大陣之上。

「噗嗤……」所有人都認為魔琰即便再強大,就算可以破除防護大陣,那也需要連續的攻擊。可是現在防護大陣,就像紙糊的一樣,竟然就被八條鎖鏈刺穿了。

原來之前,這魔琰一直都沒有施展全力,不然便是以這八條鎖鏈的威勢,又有誰人能擋?

葉雲卻是眉頭一挑,他可以說是唯一一個從頭到尾,都與魔琰交手,現在他發現,這魔琰經歷了這段時間的殺戮,果然氣息變得更加強大了。 小鹿撞進大佬懷 當初若是施展這個手段的話,恐怕自己唯一能做的就是逃命了。

千葯島固若金湯的防護大陣被破,島上頓時引發了恐慌,尤其是就在戰鬥的下方,千葯城內,所有的修者惶恐不安。

便在這個時候,千葯城的內城之中,飛出了許多的道皇境強者,維護好城內的治安。

而魔琰則是笑的極為邪惡,在虛空之中留下了一道殘影,便已經來到了千葯城的上方。

「不好,攔住他!」這回千葯島島主千風凌的臉色終於變了,魔琰的強大,實在是超乎了想想,同時身形化作一道火光,手中的天火如同流星一般,攻向魔琰。

而與此同時,那兩對人馬終於來到了千葯島,黑魔門當先一人,乃是一名黑袍大漢,身上帶著濃郁的煞氣,足以看出死在此人手上的強者不計其數。

只見這黑袍大漢,朗聲道:「黑魔門黑立肖奉門主之命,特來相助千兄!」

千風凌揚聲道:「立肖道友不必客氣,現在情況危急,就不敘舊了。明哲道友,我們先一同出手,誅殺此僚,待會再好好敘舊!」

迎面而來的另一名為首的幽冥海強者,乃是臉色有些慘白的年輕男子,一身修為也達到了道皇境高階,而且身為眾強者的負責人,想必更有什麼驚人的手段。

「好!千兄不必客氣!」明哲的目光停留在了笑三少的身上,眼眸中的鋒芒一閃而過。

「笑師兄,你待會不要離我太遠,這明哲恐怕來者不善。本來是為了魔琰而來,現在見到了你,恐怕又不知道會打什麼心思。」葉雲不是救世主,對於下方千葯城的危難,並不著急,唯獨關心笑三少,而現在感受到了明哲的目光之後,頓時留了一個心思。

笑三少點了點頭道:「師弟說的對,如果是道皇境中階的強者,你我還能應付,這道皇境高階的話,你我遇到了,都只有逃命的份。放心吧,我可沒那麼傻,打不過跑就是了。」

先前的黑立肖則是目光落在了葉雲的身上,朗聲笑道:「沒有想到在這裡見到風公子,門主和少門主,一直交代本皇,留意風公子的蹤跡。沒有想到,風公子果然從萬魔坑內出來了。」

葉雲淡然道:「多謝前輩掛心,勞煩轉告貴門門主和少門主,風某若是有暇,定然會去黑魔島拜訪二位。」

黑立肖點了點頭道:「好說,風公子還是先退後一些,現在先讓我等聯手誅殺了此魔,再行敘舊。」說完便見到他一聲低喝,一道血紅色的旗幟出現在了手中,大吼道:「大夥隨本皇殺敵!」

葉雲倒是心中感慨不已,這魔修果然不能以功法定論好壞,道與魔,好壞都有。甚至很多的修道之人,表面道貌岸然,背地裡做的事情,還不如魔修來的光明磊落。

此刻魔琰的八條鎖鏈,強大的沒有任何力量可以抵擋,所有建築,直接被穿透粉碎。而被鎖鏈力量橫掃到的修者,統統化作血肉精華,融入了鎖鏈之中,成為了他的養料。

千風凌氣的渾身顫抖,怒吼道:「大家齊心協力,此人太過邪惡,如此手段,若是真的讓他活著,恢復了真正的實力,我們都要倒霉!」

根本不需要他說,黑魔門和幽冥海的強者早已經領略過,魔琰殘忍、恐怖的手段,現在將魔琰圍住了之後,簡直就是仇人見面分外眼紅! 葉雲並沒有急著動手,而是傳音給千雪道皇,「前輩,這魔琰厲害無比,絕對不是尋常的皇者可以插手的。在下並非看輕了你,而是即使是高階道皇,也會吃大虧。」

「好,本皇信你!」對於葉雲的話,千雪表示出了極大的信任,轉身一閃,便來到了千蘿的身旁,保護好自己的徒弟,不要受到了強大的力量波及。

「這個魔琰,現在越來越厲害了,如果這樣下去,恐怕天渺海沒有人能是他的對手了!」葉雲目光閃爍,看著那被眾多高階皇者圍攻在中間的魔琰,心中一直在思索著對策。以他的性格,絕對不會允許一個這麼大的威脅,繼續存在。

「天雲,這一次需要你的虛空之術,冒險一次,帶我到魔琰的身旁。小雲,一旦到了身旁,你就借著我的肉身,給這個魔頭來個狠的!」葉雲很快便有了想法,眼下這魔琰實在太過強大,連高階皇者,都沒有辦法近身,全部都被八條鎖鏈給擋了下來。

千葯城的內城,閃爍出了光芒,將整個內城,牢牢保護,即使整個千葯城被毀滅,內城存在的話,也能以內城為中心,擴散和發展之中。

天雲施展出的虛空之術,可以說沒有人可以清楚的感受到。葉雲整個人融入了虛空之中,下一刻,已經突破了眾多皇者的層層攻擊,來到了魔琰的面前。

「嗡!」虛空都在顫抖,而魔琰則是渾身一個激靈,一股不好的念頭湧上心頭,急忙想要後退,一道道烏光,化作的驚天劍氣,鋪天蓋地的襲來。

「咻咻……」劍氣切割虛空,斬向魔琰。若是尋常的攻擊,一個的道王境初階的螻蟻,攻擊力根本就傷害不到他。但是現在他卻不得不慎重,因為這烏光劍氣,乃是混沌雲劍散發出的。

混沌雲劍強悍無比,劍氣刺在魔琰的身上,立刻就發出了金鐵交擊的聲音,沒有破開那邪惡氣息所化的灰色鎧甲。然而劍氣無孔不入,刺在了魔琰的脖子上。

「嗤……」鮮血灑落,魔琰發出一聲慘嚎!心中也后怕不已,如果不是先前布下這一層鎧甲的防禦,恐怕都要被刺成了馬蜂窩。而鮮血從喉嚨旁流了下來。如果不是他下意識的躲避的話,恐怕就要被混沌雲劍的劍氣刺穿了。

「走!」葉雲自然不會多做停留,以天雲的虛空之術,來去無蹤,有人反應過來的時候,葉雲的身影又早已經來到了眾皇者的外圍。

「好快的速度!」眾皇不禁感慨,而黑立肖則是雙眼一亮,眾皇者都奈何不了這魔琰,葉雲卻走到了,不僅靠近了,還傷到了對方,真不愧是門主決定要保護的天才。

千風凌淡然道:「風小友果然不同凡響,如此手段,已經不是一個道王境之人可以做到的。」

眾皇得到了葉雲的相助之後,也感覺到了壓力小了許多,因為魔琰自身的強大,都讓這些無上皇者,有一些力不從心的感覺。

魔氣滔天的八條鎖鏈和眾皇的攻擊,可以說給千葯島帶來了毀滅的浩劫。而這也是沒有辦法的事情,道皇境一下的修者,在眾皇者的威勢之中,只有心驚膽戰的匍匐。魔琰想要得到千葯島的靈藥,而遭遇到了阻攔的他,只有不斷的殺戮。

千葯島除了有身份背景和手段,被很好的保護了起來,更有眾多的修者,死在了八條鎖鏈之下,甚至是眾多皇者展開的攻擊餘波之中。葉雲則是以虛空之術,不斷的與魔琰周旋。

魔琰恨欲狂,葉雲簡直就是一隻討厭的蒼蠅,神出鬼沒的虛空之術,讓他都非常的無奈。

「這一次看本尊如何破了你的千葯城!」至於葉雲此人,目前魔琰還不想動手。他現在只想得到了千葯島的靈藥,用來恢復自身修為。

「擋我者死!」魔琰已經殺紅了眼,八條鎖鏈,不斷的想要殺出重圍,奈何眾皇者,早就會知道了他的手段,只要有一個同伴即將要遭遇到了毒手,便立刻解救。沒有人敢擋在魔琰的前方,就連千風凌,身為千葯島的島主,也不敢獨自一人面對魔焰滔天的魔琰。

然而有一個人,此刻卻是例外,正是葉雲!葉雲神色極為鎮定,以虛空之術,不停的騷擾,歲莫言出手,擾亂對方的心緒和節奏,這對於他來說,也是增加了勝算。

果不其然,葉雲這一次出現在了魔琰的前方,天龍神槍立刻出現在手中,狠狠的一槍刺了出去。當著這麼多無上皇者的面,混沌雲劍是絕對不能拿出來的,不然魔琰是所有皇者的眼中釘,他葉雲可就成了眾皇者的眼中肥肉。

天龍神槍,皇級巔峰的神兵,作為天龍宮的老祖所使用過的神兵。當葉雲晉陞成為了道王之後,其本身真正的威力,才得到了真正的發揮。

隨著葉雲刺出了天龍神槍,天龍神槍聲若奔雷,金色巨龍發出震天的咆哮,要將魔琰撕碎。

「滾開!」魔琰一見,又是葉雲出來壞他好事,不禁怒吼連連,邪惡氣息化作了一雙雙大手,要將天龍神槍腐蝕了。

「嗖……」葉雲腳下一動,天龍步配合著虛空之術,速度幾乎達到了極致。他根本就不按照套路出牌,有違常理,別人遇到了強悍的魔琰,只想著退避,而葉雲則不同,主動出擊!

下方千雪道皇師徒二人,錢景強都看的目瞪口呆,喉嚨就好像什麼東西卡著了一樣。

「這風雲滅是瘋了嗎?」千蘿詫異不已,要知道,在她看來,葉雲的修為還不如她,可是此刻葉雲展現出的實力和手段,哪裡是道王境初階的修者?恐怕自己與對方交手,都會被直接秒殺。

饒是如此,千蘿依然認為,葉雲以道王境初階的修為,正面對抗連一眾道皇境高階的無上皇者,都奈何不了的魔頭,實在有些匪夷所思,簡直就是以卵擊石罷了。

「這一片天地,只要沒有真正超越了這片天地的力量,都無法阻擋我踏上巔峰的決心!」葉雲目光閃爍著鋒芒,腳下一動,虛空之術,無跡可尋,躲開了眾多的邪惡之手,落雲弓出現在手中。

「嗖!」彎弓搭箭,葉雲所有的動作幾乎是一瞬間完成了,行雲流水一般,極為熟練。

見到金光閃閃的箭矢,魔琰錯愕的愣住了,「這是什麼道器?」 「這個氣息?」當箭矢來到了魔琰的面前之後,他的臉色終於是變了,急忙幻化出一隻大手,要將箭矢攔住。

只是落雲弓的箭矢,介乎於虛虛實實之間,直接刺入了魔琰的眉心。

「啊!」魔琰冷不防的被箭矢刺傷了元神,緊接著,又感覺到了胸口一痛,身形拋飛了出去。

「我的天吶!我看到了什麼?」千葯城之中,倖存的修者,包括虛空之中,還在對魔琰出手的眾皇者,都怔住了。

所向披靡,無法無天的魔頭,竟然會被葉雲用天龍神槍拍飛了?方才那閃爍著金光的皇級神兵,分明就是一柄可以展開元神攻擊的皇級神兵!

頓時有人的心思活絡了起來,一柄可以展開元神攻擊的皇級神兵,其價值簡直無法估量,就好比可以增加元神的丹藥,可以修鍊元神力量的功法。

葉雲卻並沒有沾沾自喜,因為他很清楚,方才的攻擊,對魔琰這個古魔來說,根本就是不痛不癢的事情。即便落雲弓可以攻擊對方的元神,可是落雲弓畢竟只是皇級神兵,而魔琰是誰?古魔始祖的小兒子,其元神的強大,恐怕如果不是這片天地的壓制,包括又被封印鎮壓了無數個紀元,恐怕簡直就是撓痒痒。

而天龍神槍除了只能將其拍飛了以外,根本無法破開魔琰的肉身防禦,古魔一族的肉身,可以說是葉雲見過最強大的存在。而魔琰的肉身,也正是葉雲想要為本源魔魂奪舍的。、

果不其然,魔琰除了有些狼狽不堪以外,並沒有任何受傷,方才的元神攻擊,對他來說,也只是猝不及防下,被針扎了一下而已。

「小子,你成功的又一次惹怒了本尊!」魔琰的聲音直震雲霄,下方修為低下的修者,都感覺到了自己渾身氣血翻騰,甚至不堪的,一口鮮血噴了出來。

而葉雲卻並沒有什麼畏懼,神色淡然的說道:「魔琰,你若是有本事的話,就動手殺本公子。沒本事的話,就別只會動嘴!」

「吼!」魔琰一身怒吼,整個人的肉身發出了噼里啪啦的聲響,原本看起來如同正常人的魔琰,眉心的火焰印記開始閃爍著血黑色的光芒。

而他的肉身竟然在不斷的膨脹,變得巨大無比,身形陡然間拔高了數丈,如同一個遠古巨人一般,確切的說是遠古魔人!

八條鎖鏈發出了「嘩啦、嘩啦」的撞擊聲,竟然在不斷的糾纏在一起,血黑色的光芒閃爍,不斷的凝聚成了一柄閃爍著黑色光華的長槍。長槍從頭到尾閃爍著凌厲的氣息,霸道囂張,最最主要的,便是那強大的邪惡氣息,直衝雲霄,在場的二十幾名高階皇者,紛紛不由自主的後退。

以他們的強大,都要被這股絕強的邪惡氣息給腐蝕了意志,泯滅了思想。

然而讓人奇怪的是,葉雲就像沒人的人一樣,反而眼眸中暗自閃爍著一抹興奮,「這邪惡氣息,果然不同凡響。天地間的力量有正,便有反,有善,便有惡。其實都是天地間的力量體現。力量是正是惡,取決與修者的本心。人正則正,人惡則惡!魔琰的肉身,我一定要搶奪到。現在恐怕整個世界,知道古魔的強大,也就只有我了。」

葉雲隱隱間知曉,當初古魔始祖鎮壓封印了自己的小兒子,便是因為這邪惡的氣息,而且這邪惡的本源力量,也並非如此好消滅的,不然古魔始祖當初就不會選擇封印鎮壓了。

「小子,你很不錯,三番五次的逼迫本尊,施展傷及本源的手段!這一次,本尊要讓你魂飛魄散!桀桀……」魔琰臉上的邪惡氣息,變得更為濃郁,手中的長槍,發出了顫鳴聲,尚未出手,虛空竟然已經開始崩塌。

「不好!這是超越了皇級神兵的存在!」這回葉雲即便再怎麼淡然,也變得驚恐起來。超越了這片天地的力量,即使受到了天地的壓制,依然恐怖無比。

「死吧!」看到了葉雲的震撼,魔琰得意不已,而且他知道以自己目前的修為,也無法維持使用長槍多久,只有速戰速決。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