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哈,你沒看出來的事情多著呢,我還有其他方面也很厲害,有機會讓你看看。」

葉飄笑嘻嘻地看了關欣一眼。

關欣也許是誤解了葉飄的話,竟然臉上沒由來的一紅,一時間就不說話了。

這一幕讓一旁的老司機酒神看到了,不禁哈哈哈大笑起來。

開幕賽結束,接下來就是其他班級之間的比賽了。葉飄也沒有什麼興趣繼續看下去,就和眾人告了聲別離開了。

接下來幾天,葉飄不是上課就是直播打遊戲。生活過得井井有條,非常的充實。

不知道怎麼地,李洛溪這幾天都沒有上線。

葉飄想找他打遊戲,都找不到人。原本還想發個微信消息過去,但是想了想又沒有發。

倒是這幾天和暖暖打遊戲打了好多次,和她也開始熟絡起來。

期間葉飄也繼續參加了幾場籃球賽,有葉飄參加的比賽,味道就變了,幾乎就是葉飄一個人的個人投籃秀。

以至於後面院里的領導直接找到葉飄,對葉飄語重心長的說:「小葉啊,經過研究院里決定給你一個最佳球員的殊榮,你就別參加了比賽了,給其他隊伍留點機會嘛。」

就這樣葉飄獲得了一個最佳球員的殊榮還獲得了一個特大號的獎盃,而他們三班也被定為了本屆最佳球隊,就這樣退出了比賽。

對於這個結果,大家都算是十分滿意的,這樣的結果本來就超出了三班眾人的預期。

而葉飄也省去了參加比賽的時間。

畢竟自從他上場了幾次之後,他的名字就在球場傳開了,再也沒有人敢小覷他們3班。

因為他們知道3班有一個叫葉飄的人,一個人就可以打他們一隻隊伍。

而葉飄這裡,這幾天來不斷地接收到妹子們的好友申請。

籃球場上的這次露臉讓葉飄獲得不少的迷妹。在大多數妹子看來,葉飄現在就屬於那種長得帥又會打籃球的男生。

不過,此時的葉飄卻全然沒有心思在這些妹妹的身上。

因為此刻的他已經打出了將近15張的聯盟通行券,這就意味這他已經有機會再次進入英雄聯盟的世界中了。

上一次進入英雄聯盟的世界讓他獲得了魔力親和,和劍姬的決鬥之舞。這回再次進入的話,不知道會獲得什麼了,肯定是好東西就是了。

還有一點就是,他發現那個世界中的東西竟然能夠帶出來。上次他就把菲奧娜給他的那封信給帶了出來,這是不是意味著其他東西也能夠帶出來。

如果其他東西都能夠帶出來的話,那他是得好好計劃一下了,看看能不能帶點什麼東西出來,比如說來符文之地的土特產,水特產啊什麼的。

這些東西要是能夠帶出來保證奇貨可居,在現實世界中獨一無二。

準備了幾天之後,時間就到了周五的下午。

葉飄又是兩天沒課,正好有時間進入英雄聯盟的世界中。

葉飄在自己的房間中,把房間的門反鎖上去。身上背著一個鼓鼓的大包,包里裝著的是各種各樣的東西,吃的用的喝的應有盡有。

他也不知道這些東西能不能帶到英雄聯盟的世界中,但是他想著既然裡面的東西能夠帶出到這裡來,說不定這裡的東西也能夠帶到那裡面去。

反正試試看唄,系統又不給使用說明,所有的東西都需要葉飄自己去摸索。

準備好之後,葉飄才默念進入英雄聯盟世界。

他心中這麼一想,就聽到系統的提示聲音。

「是否進入英雄聯盟世界?」

「是。」葉飄立馬回應了一句。

他的話音剛剛落下,突然間就覺得腦袋一陣天旋地轉,自己的眼前視線變得一片漆黑,整個人似乎都被傳送到了一個未知的地方。

然後他的腦海中突然又多了幾行小字伴隨著生冷的聲音。

「以農奴的身份進入(1通行券)」

「以鐵匠之子身份進入(2通行券)」

「以游吟詩人身份進入(5通行券)」

「以退伍老兵之子身份進入(8通行券)」

「以落魄貴族後代身份進入(10通行券)」

「直接購買通行券(1張/10萬華夏幣)」

不過這次他發現自己看到這個界面的時候似乎有些許的不同了。

他發現以鐵匠之子身份進入的那一行提示變成了灰色看起來好像不可選擇的樣子,而提示音中也沒有提示這一個選項的。

似乎是上次選擇過了這個選項之後,這次就不能夠再選了。

而且他還看到下方有一行小小的備註:完成度20%。

葉飄看了看,心中猜測,是不是選擇一個身份完成之後,就會增加百分之二十的完成度,那麼當五個選項的身份都選擇了之後,會出現什麼呢?

葉飄一時間就有些好奇起來。

不過,好奇歸好奇。這都是以後的事情了。

此刻葉飄看著系統給出的選項,直接就選擇了落魄貴族的後代,開玩笑他現在可是有15張通行券的,花個10張通行券弄個貴族噹噹那可是一點都不過分的。

這回咱也可以進去瀟洒瀟洒了,葉飄一時間就覺得心裡美滋滋的,再落魄的貴族也是貴族,衣來伸手飯來張口的美好日子就要到來了吧。

抱著美好的念想,葉飄的意識陷入了一陣昏迷。

半晌之後他才漸漸地開始恢復意識,幽幽地醒了過來,。 第五百二十七章仇恨

但此時,這些利刃,卻只是讓他感到身體好似受到了一次又一次的撞擊一般,一陣陣的發麻,一陣陣的難受。

因為重力鎧甲乃是透明的,看起來是完全不存在的一般。

因此,伏翔卻是能夠清晰的看到這些射向自己的利刃到底是什麼存在,以什麼方式在起作用,用什麼方法要將自己覆滅!

只見得密密麻麻的,透明的利刃宛如刺蝟的刺一般倒插在他的身體之上,就隔著薄薄的一層空氣而已。看起來震撼人心到極點。

而這些倒刺正以難以形容的力量往裡收縮,要將這一層薄薄的空氣切開,要使得這一層薄薄的氣流無法承受的粉碎。

整個場面,看起來危險到極點。

伏翔在這一瞬間也看到了那面貌平常的女子了。

此時,這女子臉上現出淡淡的疑惑之色。

不過,很快的,她便反應過來了,抬起手中的長弓,猛然拉開,弓如滿月一般,有著一點透明的光芒漸漸的從他握弓的雙手之中泛出。

這長弓漸漸的隨著這光芒而開始發亮。

隨著長弓發亮,一根無形的箭矢漸漸的在長弓之上出現,這透明的無形箭矢雖然無有任何形態,無有任何一點異常之處,但卻散發出一種難以形容的存在感。

就彷彿再向整個天地,再向望向它的任何眼光,任何眼神彰顯著其存在一般!

那女子將這透明無形的箭矢指向伏翔。

伏翔瞬間感覺到自己的眉心似乎微微有些發涼。

心中瞬間明白,這女子正在將箭矢瞄準自己的眉心!

「看來很有信心呢。」伏翔腦海之中忽然冒出這麼一個念頭。

剛剛那些雖然說起來似乎很繁瑣,很緩慢一般,但事實上,從伏翔向前沖直到現如今他被所有利刃裹住,被那無形的箭矢指著,時間也只是過去了不到一秒而已!

可以說是電光火石一般的變化。

便在這時,伏翔體內的魔氣猛然一爆。

瞬間,便有億萬金色毫光從伏翔身上爆發出來。

這億萬毫光看似無形無相,看似沒有任何一點力量,但卻擁有某種不可思議的大能,至少擁有難以想象的攻擊力。

在其衝擊之下,那周圍無形的利刃彷彿被秋風掃蕩的落葉一般,忽然點點崩潰了。

隨著這利刃的崩潰,伏翔只覺得自己原本陷入泥沼之中的身形恢復了無比靈活!

便在這時,那從伏翔身體各個氣口之中衝出的億萬毫光不斷凝聚,在他的身體背後凝聚出兩道大大的,長長的,看起來無比威猛的刀翅出來!

便在刀翅成型的瞬間,有一種無法形容的力量轟然爆發而出。

將伏翔的身形推得以一種十分怪異的方式直直向著那女子猛撲過去。

這億萬毫光,並非其他,而只是伏翔身體內部最簡單的,最普通的魔氣而已。

甚至根本沒有轉變為刀氣!

其之所以擁有這匯總不可思議的大能,能夠破除那無數彷彿利刃一般倒掛著,要收縮進去,將伏翔刺透的利刃轟滅,不是因為其他,而是因為伏翔將自己破除一切的意念融合與這些魔氣之中!

雖然,這種融合只是短短的一瞬間而已,就在將這些利刃破除之後,這些魔氣已經恢復成為最普通的,沒有任何異常的魔氣,但,就是那一瞬間,便已經足夠了!

無論任何攻擊,只要加上了意念,只要融合了意念,其強度都會得到極大的提升。

其攻擊力,都會獲得不可思議的加強!

這些魔氣,自然也是如此,就在那一瞬間,這億萬毫光,便彷彿億萬跟箭矢一般,能夠刺透一切,能夠擊破一切!

按照伏翔的實力,按照他的境界,本來應該做不到這般將意念與魔氣結合得那麼緊密的。

但畢竟此時已經到了生死關頭。

再加上他之前已經做好了準備,可以說是醞釀了許久,故而卻是一下功成!

這可以說是他的一個極大的突破!

對伏翔來說,受到這麼一次攻擊,受到這麼一次利刃的封鎖,簡直就是一次難得的機緣,讓他可以突破自己以前所難以突破的瓶頸。

此時他雖然只能夠短時間的,幾乎只是一剎那而已能夠做到這一步,將自己的意念融合於魔氣之中。

但總有一日,他能夠隨意的做到的!

只要他努力的找回這一狀態,找回剛剛在那麼一衝之時的感覺便可以了。

至於這億萬毫光為何能夠凝聚成為刀翅,這更加的簡單了。

這億萬毫光雖然看似在他的體外快速凝聚,不一會便凝聚成為那兩隻刀翅,但事實上。這億萬毫光卻是不斷灌回他的身體之內,再通過他後背的兩個氣口凝聚衝出,方才化為刀氣,最終凝成刀翅的。

只是因為這個過程發生得實在太快,方才使得這一個過程顯得不存在,彷彿就是億萬毫光快速的凝聚,快速的聚集在他的身體背後,凝成這兩隻刀翅一般!

控制著兩隻刀翅在背後狂扇著,他的身形變得無比飄忽。

那原本直指他眉心的那無形箭矢瞬間便失去了目標。

那女子臉上現出震驚之色。

那雙手似乎也微微顫抖著。

那種顫抖,並不是因為害怕,而是她在調整著箭矢的指向,正在瞄準著伏翔那飄忽不定,變幻無常的去勢!

伏翔的速度快速非常,轉眼間,轉眼間便跨越了數米,來到了這女子身前兩米!

眼看著只需要一步,就能夠用拳頭攻擊到這女子了!

便在這時,那女子猛然暴喝一聲。

「去死吧!」

說著,她手一放,一步巨大的力量轟然從那長弓之中爆發出來。

這一股力量強大之中帶著詭異,並不像箭矢,反而像是一個巨大的,有著指向性的炸彈一般。

以喇叭形狀,以那長弓作為起源之處,不斷的放大著。

等到波及到伏翔所在的這個距離之時,這爆炸已經波及了三米直徑的圓形空間!

直接便將伏翔身體周圍,上下左右,甚至將他的刀翅都完全裹住了!

伏翔猛然一驚。

瞬間,他就知道自己中計了!

中了這女子的奸計!

不過,這也只能怪他自己。這女子可從來沒有說過她這次所射出的箭矢和之前那般只是無形的,有如實物一般的箭矢!

只是,只需要仔細的想想,便能夠發現,只有這樣方才合理!一名強者,特別是超越一般養氣層強者的強者,其攻擊怎麼可能會那麼的單調?!只用長弓張開,射出普通的箭矢,或者雖然無形,雖然是力量凝結,但還表現得和普通箭矢一般的箭矢。那她怎麼在這東城創下這赫赫威名?!

她怎能壓服其他強者為其服務?!

而眼前這種爆炸,伏翔雖然並不知道其中的秘密,但看起來實現方法似乎也不困難,只需要將原本凝聚的氣使用特殊的方式,在特殊的位置引爆,再藉助弓弦提供的巨大動能,便能夠形成了……

伏翔心中閃過這些念頭,動作卻不敢須臾停止。

在那一瞬間,他將自己的刀翅瞬間在自己身前一合,瞬間便形成了一個防禦罩!

這個防禦罩成錐形,快速的旋轉著,將這爆炸不斷的卸去,讓這爆炸隨著這錐形的旋轉方向旋轉,從他的身體周圍不斷的衝過。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