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唔!咯咯咯……」

眾聞得斯言大笑不止。

一日那可雲讀過一張至高機密,悄悄隨了天視來至恨天之下處。

「恨天,天視姐姐,這樣一篇文稿,驚殺人也!」

「嗯,可雲,將此種紀要告知吾家相公吧。」

「是,姐姐!」

於是那可雲便詳細將其中一篇大人之歷險仔仔細細告知其剛剛閉關而出之夫君主神恨天。

當日不足無奈何將恨天託付三女,又怕大光明瞧破機關,於是便似斷似連留了半絲兒線索隨了那大光明追殺。自家卻乎或快或慢遁行。直駭得自家急急變換了身份幾多次,變換了模樣幾多次,終是復入得四圍方圓數十萬大神及其麾下之圍獵捕殺!

最先便是相距莫可欣三姐妹之十數日處一座星辰上,那近乎萬眾大神圍堵了不足!

「喂,瀆神者,投降吧!汝逃不得也!」

不足並不言語,將身一縱,撲入那大神之叢中。便如虎入羊圈,大開殺戒!,不過半日,那萬把大神之眾,丟下數千大神死屍,狼狽逃亡!

第二道阻隔乃是一座大陣,那不足只是撲入大陣中,施展了其大宗師一般法陣之能,所過之處,大陣紛紛爆毀,甚或將一顆荒蕪星辰爆毀做了隕石流星雨一般飛逝消散。此亦是那諸般神修法陣大師驚懼不能自已!

第三道乃是封天大陣,阻絕一切蟻穴大陣之施展,受困者無能運施神能元力,無力攻防,唯有等死!然不足禁忌元能所成就道體,那禁忌元能毫不費力,只是稍稍花費時辰與精力,便自家倏然遠去。

而後忽然便是不見了其蹤跡。直至年半后,那不足佯裝了獵手留戀在那商賈大星辰上。其時時留得在神修坊市中,行商買賣時極其狡詐,只是瞅准了便以上好價錢販賣自家身具之一批藥石獸骨。便是那商賈大星辰神修坊市中數十家商鋪都盡數與其打過交道,然佔得便宜者罕有也。

「老闆,其修之手中藥石、獸骨倒是真貨,然卻乎不知道價錢如何?如可知悉?」

一日,不足正在一家商鋪賣葯,有側畔一修觀視得半晌,待得不足行出,行過來悄然問那店中夥計。

「哼,那小子便是賊首一般狡猾!其手中物事卻乎真貨,然說去討得好價格,呵呵呵,真正不易也。」

那店中夥計笑道。

「嘿嘿嘿,吾去試探一試!」

「大爺,以吾愚見,還是不要碰釘子得是!」

「啊也,其手中有一味藥劑,卻乎吾家急需呢!」

那修忽然悄悄尾隨而至。

正是街角一處小巷子內,那修站定道:

「道友手中可有龍骨?」

「有,不過乃是海龍骨!」

「可有天龍骨么?」

「無有,卻乎有祖龍一枚牙齒!」

「啊也,大人!」

「呵呵呵,汝倒機警!」

「大人,請往去密地一遭如何?」

「算了,隔幾日,某家尚需去逃難去也!」

「可是……」

「此訊息報上汝家大人知悉即可。」

「是!」

「好,某家無有大事,囑咐彼等勿得亂為,亂了方寸!」

「是!」

那大人將一支玉簡交付那修,而後急於迅疾而去。

再往後那不足便復消失不見。

……

恨天之密地靜修處。

「完了!」

那恨天聞得可雲拉拉雜雜講了好半時,忽然開言打斷道。

「嗯,完了!」

「那玉簡上是何秘辛?」

「便是汝在吾家山洞中之消息也。」

「哦,有無言說汝等三姐妹欺負自家相公之事耶?」

「無有!那哪裡會有也!大人又不在跟前,其怎生知曉耶?咦!汝何意?汝這是在笑話吾家也!」

那可雲不依不饒道,此惹得天視咯咯大笑。(未完待續。。) 且說那不足送了恨天之所在消息,而後急急往去遙遠處遁逃,以避過大光明等之搜尋,然此時相距其徹查自己謀定之種數不多太古遺留家族之事宜,愈加遙遠!蓋此三界所成之時候悠長,星生星滅,斗轉星移,變換之巨大已然無知其幾多次數矣,而那太古遺留家族原本就甚為稀罕,其時其遁逃之方向卻乎相距自家預設最近者種族星球已然有無可計數之遙遠也。

「啊也也,始源地不過丈許大小爾,且聞聽其以特定軌跡運轉寰宇,在此無窮無盡之物在界,其較之塵沙之於大漠尚要微小也!勿得線索,可如何尋覓耶?」

那不足苦惱道。

此時正是其一人獨居一處荒蕪星系一顆土石星球上,對了眼目前漫天呼嘯而來之塵沙颶風發獃。那風卻然似乎有靈,吹至不足前忽然兩分,而後嗚嗚遠去。此乃是風塵星宇之一座星辰也。

「此時已然百年之期,初遇問兒至此,躲躲藏藏,從無有現出行跡!怎得此問兒自化為古劍便再無有聲息耶?」

那不足取下古劍,抱在懷裡,翻來覆去觀視。

「啊也,不過一把尋常神器爾,汝主神之能,怎得化為尋常器物耶?」

那不足一邊自言自語,一邊敲敲打打劍體,查看其所具神材法料之所屬。

「啊喲,卻然原來與凡兵一般無有何神奇呀!」

那不足驚訝道。

「阿嚏!何人咒吾?」

不足懷中之神劍忽然化而為一介女修,貌美而精緻。貌若莫問,正偎依其懷中,張開雙目訝然而語道。

「啊喲!問兒汝怎得……」

那不足觀得懷中女神,忽然結結巴巴,便是臉都泛紅一片。

「啊也,三省哥哥,汝這般愛奴么?日里便這般摟了我么?」

「啊喲喲,問兒,汝怎得這般……」

「三省哥哥莫羞,問兒好生喜歡也!」

那女神緊緊兒摟了不足。將頭靠在不足懷中。嬌媚般面孔滿臉幸福之色。不足本欲推開此女,然觀視得其這般模樣,一時不忍,便嘆一口氣。任其相擁。

待得半晌。那問兒忽然抬起頭迷惑道:

「三省哥哥。當日問兒觀得那莫邪此女,怎得心間大生親近之感,似乎其乃是吾之母體一般。有強烈歸複合一之感覺呢!問兒不願去,怕失卻了哥哥,無奈何便施展了**閉了六識,強使自家睡眠過去呢。」

「呵呵呵,此次汝大概明白怎麼一回事了吧?」

「是!大約問兒果然乃是那莫邪一縷魂魄也!嗚嗚嗚……問兒不願!問兒不願!」

不足觀視得問兒哭地可憐,又復知道其終是不免有與莫邪合一而消亡之命運,不由心生愛憐,緩緩兒擁抱了其入懷中嘆息。

此後,那問兒不復古劍之形貌,化而為女兒身,日里纏了不足,平素便如這般模樣,其先是玩耍,忽然便跳起來,四下里緊張觀視找尋不足,待觀得清晰便復低頭弄了神材法料玩耍。若是不見了不足,便急急緊張呼喊,待其應了一聲,便復低頭自家去做活玩耍。或者便是不一時跑了來擁一擁不足,然後再去玩耍,宛若**歲孩童心性一般。

「啊也,問兒亦是好生可憐啊!剛剛有了神智,做了自家獨立之人兒,卻不知何時便與莫問師姐合一而消亡耶?」

那不足心腸忽然柔軟,便似當年對了靈兒一般,只是小心呵護。

「問兒,莫要玩耍得太久了,困了記得睡覺靜修呢!」

「哦,三省哥哥,問兒明白。」

那問兒每每此時便跑過來擁抱了不足撒嬌。

「三省哥哥,問兒很乖的!」

「是,吾家問兒乃是乖女兒也!」

雖然,此星辰荒蕪,除狂風沙塵余無生機,然那不足自家亦是奇怪,只是覺溫馨似乎不想行出此間耶。

又複數月,一日正是不足靜修,那問兒坐了遠處玩耍時,忽然其驚懼道:

「三省哥哥,問兒困了。」

「哦,問兒,過來此間睡吧!」

「是!哥哥。」

那問兒慌亂行過來,倒在不足懷中,忽然慢慢兒復化而為一把古劍。那不足觀視其玩耍時遺下之一團神材法料,便收了在自家法袋中。然而忽然便頓住,整個人立時警覺!

「不對!問兒怎可能忽然困了?」

不足將其識神大展,然往來百億里之內並無有何大神一級大能存在,其緊緊皺眉,忽然急急施展禁忌元能呼喚出知微洞天道法訣查視周天四圍。

「啊也!」

其驚得跳起,原來此地四圍數億里之外,那十數主神並一干大神神帝環伺,一道滅絕大陣已然幾乎布成。那其首之主神正是大光明與莫問二修。

「天也,彼等何以這般快捷追上吾耶?」

那不足一邊施展了禁忌元能勉力避過一眾監視大神,一邊急急往那滅絕大陣尚未合攏處遁去。然其地雖大陣有隙,主神卻然虎視眈眈了數位!更復遠處,那大光明與莫問正指揮了一眾法陣宗師布置了一座禁封大陣。令不足驚訝處乃是其封禁手法,居然便是當年懿德星宇主星上試煉海中密地禁封九鼎器靈神魂之大陣法門。

「難道那九鼎器靈神魂之封禁,果真是大光明所為么?」

那不足一邊悄然遁形,一邊積極思量。

「不對啊!大光明與吾對陣時,其法能與神通哪裡有那大陣布置時之奇思妙想手段耶?若非其意欲後來者破解而得其鼎魂,何人可以破解耶?」

那不足思量到此時,忽然既是迷惑,又復驚懼!其何以令得後來者破解而得其鼎魂耶?那不足左右思量不得,便復收了身心,悄然欲遁出!

「啊也,不對啊!」

那遠處莫問忽然道。

「莫邪,怎得不對?」

大光明忽然驚訝道。

「似乎吾家之另一縷氣息漸趨消失也!」

「嗯?便是那縷引得吾等追尋而來之神魂氣機么?難道是那廝警覺耶?」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