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

只見許超雙手捂住膝蓋,倒在地上,殺豬一樣的嚎叫。

他的膝蓋上出現拳頭一樣大的血洞。

顯然連接大腿的關節已經斷裂。

在場的人全都愣住了,就連那個高傲無比的汲水鬼王之女,都是難以置信的看著林天佑。

顯然,誰也沒有想到,林天佑的威脅之語並不是隨便說說而已。

他是真的敢動手去斷許超的雙腿!

陳芳明、沐靈,關凡,以及在場除了狸蓉蓉之外的所有人,全部都驚呆了。

這突然的變故,讓他們都始料未及。

「剛、剛才發生了什麼?」

一名老牌家族的公子怔怔的問道。

他就站在許超的身後,可卻沒有看清林天佑是如何動的手。

因為速度太快了,快到他用眼睛都看不清。

「我、我也沒看清,好像那個少年就動了動手指,什麼也沒有做,許少的雙腿就斷了。」

另一名老牌家族的公子口齒結巴的說道。

捉鬼龍王向來行事乾脆,說出來的話,從來都不會是一句廢話。

既然說了要斷其雙腿,那絕對會信守承諾。

此刻,酒店裡除了許東那凄慘的哀嚎之外,沒有人一個敢大聲說話。

連呼吸陰氣的時候,都是小心翼翼的呼吸,一時之間,整個場面的氛圍極為凝重。

大約沉默了一分鐘的樣子,那三個跟許超過來的年輕人終於有所動作了。

其中一名身穿藍袍的高個男子走到林天佑的面前,大聲道:

「小子,你知道你剛才做了什麼嗎?」

他叫田路,是汲水鎮老牌家族田家的少爺。

另外兩個也走了過來。

一個是汲水鬼王的女兒汲艷兒,另一個則是宮家的宮真。

他們本來相約到這裡遊玩獵艷遊戲的。

汲艷兒準備獵男色,許東等人則是獵女色。

可沒想到,剛看中一個美女,就遇到了一個難以形容的少年。

偏偏這個少年還是那麼的年輕,比他們都年輕了不下七八歲的樣子。

如此少年,一上來就斷了許超雙腿,簡直讓他們不敢相信。

本書來自 王羽大吃了一驚,來這北溟巨荒島之前,銀柔夫人從來沒有說過,他自己也從來沒有想到,總督巨荒島的,竟然是一位名叫屠人城的魔帝心腹,有相當於神靈之體的修為!

他心道,這位屠人城的修為比自己高深,又不知有多少修為高深的手下,加上自己對這巨荒城乃至整座巨荒島一點都不熟悉,絕不能貿然行事!

想到這,王羽收回誅神斧,慢慢轉回了身,望著銀柔夫人那雙碧綠的眼眸,沉默不語。

他之所以一有機會就盯著她雙碧綠的眼眸,是希望借通靈之術,通過她的雙眸看透她心中所想,畢竟她是妖獸的化身,。

但不知是這位九尾銀狐化身的銀柔夫人修為太高,雙眸之中妖氣太盛,還是自己的通靈之術不精,王羽運通靈之術凝視她的雙眸,總像隔著層層的迷霧,看不透她心中所想。

銀柔夫人看著他,微微笑了笑,柔聲道:「你不要胡思亂想,只需乖乖聽我的話,我自然有辦法讓你殺了那屠人城。」

王羽輕輕地哼了一聲,冷冷地道:「這巨荒島上的情勢與你先前所說的根本不同!你有什麼辦法?」

銀柔夫人道:「那屠人城每隔一百年,便會在歲末組織囚禁在巨荒城裡的妖族勇士角斗,角斗第一名獲得向他挑戰的機會,今年恰好又是一個一百年,現在已臨近歲末,角斗數日後便將開始,但十萬年來,所有獲得角斗第一名的妖族勇士都無一例外地死在了他的手裡!」

王羽哼了一聲,冷笑道:「這位屠人城陰險得很,他是通過這種方式來消滅你們妖族中的強者,同時殺一儆百,鞏固對你們妖族的囚禁,但你們妖族的勇士為何不拒絕參與這樣的角斗呢?」

銀柔夫人笑了笑,道:「我們妖族的勇士不僅不拒絕參與這樣的角斗,反而爭先恐後地報名參加,甚至為了爭奪那一百二十八名參加角斗的名額而大打出手。」

王羽一怔:「這是為何?」

銀柔夫人目不轉睛地看著他,雙眸之中閃過了一道寒光,一字一句地道:「只因每位妖族的勇士都渴望能親手殺死屠人城!」

王羽的心中不由地劇烈一震,看著銀柔夫人,沉默良久,然後小聲道:「你想讓我參加此次的妖族角斗?」

銀柔夫人點了點頭:「屠人城平時深居簡出,身邊又有數十名修為高深的護衛日夜保護,想找到與他單獨對敵的機會並不容易,只有取得此次角斗的第一名,你才有機會直面屠人城,在眾目睽睽之下殺死他!」

王羽心裡怦然一動,小聲道:「你確信我能獲得此次角斗的第一名?」

銀柔夫人又點了點頭,微笑道:「我妖族中要是有你這種天賦和修為的勇士,我何必費盡心機遠赴玄黃大陸,將你請到這巨荒島上來!」

王羽冷冷地道:「你這根本不是請,而是騙!不過,即使我脫穎而出,獲得了向屠人城挑戰的機會,他相當於神靈之體的修為,也不一定殺得了他。」

「你怕了?」銀柔夫人一雙碧綠的眼眸似笑非笑地看著他。

王羽心中的魔血一熱:「即使是向魔帝本人挑戰,我也不怕!」

銀柔夫人朝他嫣然一笑:「看來,我並沒有看錯你!」

王羽哼了一聲,皺著眉頭道:「只是我一個玄黃大陸的外人,如何能堂而皇之地參加你們妖族的角斗?」

銀柔夫人道:「這你不用擔心,我自有辦法。這巨荒城其實是一座巨大的監獄,如今住著百萬妖族,屠人城和他的手下並不清楚城內的每一個妖族,你可以冒充我們妖族的一員……」

她上下打量了一下王羽,接著道:「只是你身上雖然有了一些妖氣,但遠遠不足,不要說逃不過屠人城的眼睛,恐怕連他那些修為高深的手下也能一眼將你認出!」

「那怎麼辦?幾日之後就是歲末了。」

王羽喃喃地道,也不禁微微皺起了眉頭。

銀柔夫人瞅著他,突然掩嘴一笑,然後側身指著溫泉池的方向,小聲道:「我那些妹妹身上妖氣很盛,你多與她們親近親近,身上的妖氣自然就盛了,保證屠人城分辨不出。」

王羽想起溫泉池中那些妖嬈的軀體,臉上不由地一紅,道:「還有沒有別的辦法?」

銀柔夫人皺起兩道秀眉,輕輕搖了搖頭。

王羽盯著她那瑩白修長的脖子,猶豫了一下,小聲道:「要不,你將體內的妖血注入我的體內,我便可以像燕水寒那樣……」

「絕對不行!」銀柔夫人臉上現出一絲驚慌,立刻打斷了他的話,「你體內的魔血魔力強大,與我體內的妖血不容,我若將體內的妖血注入你體內,不僅對你毫無用處,反而會害了我!」

王羽雖然半信半疑,但也不好強求,只好慢慢地走進了岩洞。

那十一位一模一樣的南宮婉兒立刻從溫泉池中站了起來,挺胸抬頭,十一雙勾魂攝魄的媚眼齊刷刷地看向了他。

王羽忍不住又有些心慌意亂,扭回頭看向銀柔夫人,銀柔夫人也正在笑盈盈地看著他。

「婉兒姐……她也在其中嗎?」他小聲問道。

銀柔夫人點了點頭:「不過她此時元神已被我那十位妹妹的妖氣迷住,與她們一般無二了,連我也分辨不出。」

王羽仍有些猶豫,壓低聲音道:「要假冒妖族,就真的沒有其它的辦法了嗎?」

銀柔夫人突然板起了臉,冷冷地道:「王教主,成大事者不拘小節,在這人心險惡、邪魔橫行的世界,連做這點小事都如此猶豫,今後你怎麼統領玄黃大陸抵禦魔族?」

王羽體內的魔血瞬間沸騰,扭回頭,伸手將自己身上的衣服脫下,大步走進了溫泉池中。

池中妖氣氤氳,十一位一模一樣的南宮婉兒挺著胸,十一雙泛著碧色的媚眼凝視著他,扭動著腰肢,款款地迎上來,將他圍在了中間…… 林天佑看斜過腦袋,漠然的看著過來的三人,冷聲道:

「本少打斷他的一雙狗腿,怎麼,你們不服?」

「嘶!!」

此言一出,周圍瞬間傳來了無數倒吸涼氣的聲音。

一道道目光全都匯聚在林天佑的身上。

這裡目光之中,有差異,有震驚,更有不少幸災樂禍。

「好牛逼的傢伙,居然敢憑自己一個人去挑釁汲水鎮三大老牌家族的少年和小姐。

更是一言不發的就把許超的雙腿給弄斷。

這傢伙,如果不死,絕對也是個傳奇。

可惜,他註定成不了傳奇,應為他很快就會被這幾位公子小姐殺成狗!」

無數人的在那裡小聲議論。

他們佩服林天佑,但那種佩服卻是帶著憐憫與嘲笑的佩服。

娛樂圈的科學家 陳芳明心裡十分擔憂,林天佑這麼不怕死的去挑釁對方,這是想把事情弄到不可收拾的地步。

他的想法就是讓林天佑快點把他或是把他的表妹帶出酒店。

可如今的局面,顯然是不能通過和平的方式,來了結此事了。

「這魔雲府家裡的客卿,做事怎麼這麼不顧後果?

這是想害死我們嗎?可惡!」

陳芳明想獨自逃走,可又放心不下表妹狸蓉蓉,只能在那邊靜靜看著事態會朝什麼方向發展。

「小子,你一個客卿,敢在汲水鎮這麼狂,是覺得汲水鎮沒有人能夠治的你了是嗎?」

田路大聲說道。

他們幾個老牌紈絝子弟,縱橫汲水鎮,還從來沒有遇到到林天佑這樣的人物。

「廢話少說,想治本少的話就動手,不敢動手就立刻滾蛋。

說實話,如果本少不是覺得對你動手會弄髒了本少的手,你們早就變成一灘鬼氣了。」

林天佑面帶不屑,完全沒有將這三人放在眼裡。

宮家的宮真一向脾氣很差,鬼術又達到了巔峰,所以仗著有點本事,衝到林天佑的面前,大聲吼道:

「小兔崽子,我弄死你!」

他手掌抬起,握成手爪狀,便要拍向林天佑的額頭。

可他的手爪還在半空,林天佑已經一腳踢出,正中他的小腹。

砰!

宮真那碩大的身軀直接砸向了遠處的餐桌上。

上面的飯菜碗筷被砸的七零八落。

他滾在地上,一口鮮血吐了出來,只感覺五臟六腑都被擠壓的變了形狀,好半天都爬不起來。

「宮真!」

田路看到這一幕,身為紈絝子弟的怒火,終於是爆發出來。

他正要出拳為宮真出氣。

可一隻手掌卻已經在他出拳之前,拍了過來。

正打在他的臉上。

啪!!

隨著脆響傳出,眾人看到他的嘴裡居然還有幾顆牙齒飛出,那一巴掌用力之大,超出了所有人的想象。

田路比宮真還要慘,像個旋轉的陀螺,在半空轉了幾十圈后,這才摔在地上,像條死狗一樣,只有出氣,卻沒有了進氣。

這一幕,讓全場都為之寂靜。

連那抱著斷腿的許超都嚇傻了,閉上了哀嚎的嘴巴,驚駭的看著林天佑。

這個男人,太過殘忍,先是斷了他的雙腿,又是一腳踢爆宮真。

最後,再以一道犀利的巴掌,把田路扇成了陀螺。

這樣的人,他長這麼大,還是頭一回看到。

簡直可怕的不像鬼族。

之前那些圍觀人群里,對林天佑投去各種目光的鬼族們,現在也瞬間變的敬畏無比。

這個少年,無論事後會不會被老牌家族報復,但現在,他確實是想打就打,想殺就殺,根本不再意後果。

面對這麼瘋狂的人,沒有哪個鬼族不畏懼。

此刻,過來的四個紈絝子弟,只剩下汲水鬼王的女兒,汲艷兒。

她艱難的咽了咽唾沫,嚇的一句話都說不出來。

剛才還覺得林天佑是個繡花枕頭,現在她完全改變了對林天佑的看法。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