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院長愣了愣,詫異的看著慕卿:「小姑娘,你的年紀不大吧?」

「額……我十八歲。」慕卿尷尬的開口道。

「抱歉,你自己都是剛剛成年,所以我們不可以……」

「我二十八歲,以我的名義領養。」封時奕在一側忽然開口說道。 勾陳水蠍獸扭動片刻之後,抽動的尾巴停止了,火繼續燃燒,發出吱吱的聲音,空氣散發出一股惡臭的味道。

江帆遠遠地望著它一動不動之後,立刻去看那些被它打傷的村民,一共有六人被勾陳水蠍獸抽傷,其中三人七竅流血昏迷不醒,另外三人受了重傷吐血。

江帆立刻救治三個昏迷不醒者,用茅山修復咒,很快讓他們復原,接著再救治那三個重傷者,此時梁艷和李桂花跑了過來。

「帆,你沒事吧,我剛才看到水怪追逐你,身體撲了上去,砸在你身上了!」梁艷急切道。

「是呀,我也看到了,你沒事吧?」李桂花也焦急問道。

「我沒事,幸虧我跑得快!」江帆微笑道。

「江主任,剛才的情景太危險了,沒想到勾陳水蠍獸竟然可以從血池裡跳了出來,幸虧天降了一道雷電,否則我們這些人就危險了!」秦院長驚魂未定道。

「是啊,剛才真是嚇死人了,那水怪全身是火,竟然可以爬的那麼快!要不是一道雷電,它真的還死不了呢!」村長李貴才道。

「剛才是有點嚇人,現在水怪以死,它那些小幼仔也被燒死,縣醫院的病人應該全部都痊癒了。」江帆道。

「帆仔,你看看二狗子身上的毒還在嗎?」李桂花道。

「二狗子,快過來,讓帆仔看看你的毒還在不在?」李貴才喊道。

二狗子很快跑了過來,他臉色蒼白,看樣子嚇得不輕,剛才水怪就距離他不遠的地方,要不是江帆把水怪引開,肯定要被它傷到。

江帆打開天目穴,封閉在二狗子肩膀上的黃色病氣已經不見了,水怪一死,病氣自然消失,這世界真的是很奇怪!

「毒已經沒了,二狗子沒事了!照這樣看,縣醫院的那些人都沒事了。」江帆高興道。

「太好了,我立刻回縣醫院。」秦院長興奮道。

「好吧,我隨你一起回去。」江帆道。

「你們去吧,剩下的事我們處理了。」李貴才道。

梁艷隨著江帆一起到了江都縣醫院,秦院長得知所有的病人全部恢復了后,十分高興,「真沒想到哦,這勾陳水蠍獸死了,它的毒就消散了,真是怪事!」

江帆和梁艷到醫院第一件事就是去了他水根爺爺的病房裡,孟水根已經康復了,他正在收拾醫務準備回涼水村呢。

「爺爺,我們接你出院來了。」江帆道。

孟水根回頭看到了江帆和梁艷,樂呵呵道:「聽醫生們說,這次大家的病痊癒多虧了你,看來送你去學醫的決定是正確的,沒辜負爺爺的一番心血。」

「爺爺,江帆在醫院裡救了不少人呢!」梁艷微笑道。

孟水根望著梁艷,點頭道:「這個媳婦不錯,人不但長得漂亮,而且也乖巧,你小子可要好好待她。」

「爺爺,您放心,我一定會好好待她的。」江帆望了梁艷一眼,故意眨了下眼睛。

梁艷看到了很快就明白了江帆的意思,拉著孟水根的胳膊撒嬌道:「爺爺,江帆老是欺負我,您可要替我好好教訓他。」

孟水根立刻板起了臉:「你這個兔崽子,這麼好的媳婦還要欺負她,我打爆你的頭!」舉起手對這江帆敲了下去,江帆不好躲閃,只有硬扛著,梁艷對著江帆調皮地吐舌頭,做了個怪臉。

江帆假裝生氣地樣子,做了一個「我饒不了你!」的動作,臉帶微笑道:「爺爺,我們回去吧。」

一個多小時后,江帆、梁艷、孟水根回到了涼水村,回到家中,梁艷扶著孟水根坐到床上,然後去廚房煮飯。

農村裡不必城市,燒得都是木柴,梁艷父母都是城鎮里的,她從來沒有燒過木柴,結果搞得廚房裡烏煙瘴氣,梁艷不停咳嗽,煙熏得直流眼淚。

「哈哈,怎麼樣,火燒不起來吧,還是讓我來吧。」江帆笑道。

「我偏不信,這麼簡單的事就做不成!」梁艷繼續燒火,片刻之後,江帆都熏得流眼淚,不停咳嗽。

「哎呀,艷艷,算了,還是我來吧,這樣下去,飯還沒吃就被你熏死了!」江帆奪過木柴,點燃稻草塞進爐子里,然後再放入木柴,爐子火逐漸燃燒起來。

「怎麼樣,燒火就如同在床上干那事一樣,要先燃起火,然後再塞進木柴,呵呵。」江帆的手在梁艷的腰間摸了一把。

梁艷瞪了江帆一眼道:「真是色狼,連燒火都想到那事上,看我不向爺爺告狀。」

梁艷裝著要出去的樣子,江帆從後面一把抱住梁艷:「你還想告狀,看我怎麼收拾你!」

掄起巴掌輕輕地拍打梁艷豐滿的臀部,梁艷立刻求饒道:「好老公,你饒了我吧,我不去告狀了。」

「要我饒你也可以,你親親我,還有晚上要陪我睡。」江帆道。

「親你可以,但晚上我住在李桂花那裡,爺爺在家裡,不方便的。」梁艷臉紅道。

「家裡不行我們就到外面去,外面即涼快又方便,很刺激的。」江帆把梁艷橫轉過來,對面這自己。

「我才不出去呢,要是被人看見,羞死了!」梁艷嬌羞道,想到在荒郊野外干那事,虧他想得出來。

「那你先親我一下再說。」江帆把臉湊了過去,梁艷立刻給了江帆一個香吻,就在她縮回頭的時候,江帆的嘴欺了上去,兩人的嘴立刻吸在一起。

梁艷立刻閉上眼睛享受著江帆舌頭帶來的刺激,「吱呀!」門開了,江帆和梁艷立刻分開,進來的人是李桂花,她看到梁艷躺在江帆的懷裡,兩人正在親人。

李桂花尷尬道:「哦!」立刻轉身就要出去,江帆立刻放下樑艷:「桂花,有事嗎?」

李桂花回過頭:「水怪被燒死後,我們清理現場的時候發現了一顆珠子,貴才叔也不認識這是什麼東西,就讓我交給你。」

李桂花手掌托著一顆雞蛋大小的藍色珠子,遞給了江帆,「這是什麼珠子?」江帆接過珠子,手感冰涼,明顯感覺到珠子裡面有什麼東西在流動。

江帆立刻想起這顆珠子好像自己身上的那顆墨綠色的珠子,於是拿出墨綠色的珠子,兩顆珠子放在一起比較,大小差不多,形狀也差不多,應該是同一種類別的東西。

給讀者的話:

兄弟們大力支持啊!把書給頂入新星榜!迫切需要支持啊! 院長更加詫異,一臉匪夷所思的看著她們:「你們都這麼年輕,想要孩子以後肯定會有,能不能告訴我,為什麼要這麼急著領養他啊?」

「其實也沒什麼特別的原因,只是我覺得跟小睿很親近,很想帶他走。」慕卿也沒有說謊,實話實說。

「可是你們以後也會有孩子,到時候小睿……」院長還是有些遲疑。

「您放心,我會把小睿當做我的弟弟來養,再說我短時間內,也沒有要孩子的打算。」

「這個……」

看出院長的搖擺不定,封時奕拿出一張名片遞了過去:「封家不會做出傷害孩子的事情,您大可以放心。」

接過名片,院長頓時驚訝不已,不過心裡也徹底的放心下來:「原來是封家的少爺,既然這樣,小睿跟著你們我也放心了。」

「這孩子跟當年的卿卿差不多,都是命苦的孩子。」院長心疼的揉了揉南宮睿的頭,隨即拿出一個小背包:「這裡面都是小睿的東西,也算是證明他身世的東西,既然你們要領養,就先拿走吧。」

「至於領養手續,就麻煩封少跟我來一趟了。」說著,院長率先起身走出辦公室。

封時奕揉了揉慕卿的頭,這才跟了過去。

望著兩人的背影,南宮睿抱著手裡的背包,遲疑的看向慕卿:「大姐姐,你真的要領養我嗎?」

「當然了,怎麼?你不願意嗎?」慕卿突然想起來,好像一直沒問過南宮睿的意見。

南宮睿搖了搖頭,擔憂的低下頭:「當然不是,我只是擔心,大姐姐過段時間就會不要我了,那個時候小睿又要被送回來了……」

見狀,慕卿心疼的揉了揉南宮睿的頭:「不會,只要你不嫌棄我會很忙,我就一定會把你養大。」

「真的?」

「當然。」

「太好了!」南宮睿頓時歡呼一聲,高興的抱著慕卿,蹦蹦跳跳的,眼底滿是激動。

慕卿唇角不自覺微微上揚,拉著南宮睿走出了辦公室。

回到車上等了一會,封時奕便拿著文件上了車。

將文件遞給慕卿,封時奕看了眼後座的南宮睿:「今天晚上估計回不去了,我先帶你們吃點東西,然後找個酒店住一夜。」

「好。」慕卿欣然點頭,小心翼翼的收好了手續。

「想吃什麼?」封時奕詢問著慕卿的意見。

「我都可以。」慕卿漫不經心的回答道。

封時奕轉頭看向南宮睿:「你呢?有沒有什麼想吃的?」

「我……」南宮睿遲疑著開口道:「我想吃烤鴨,之前跟我爸爸媽媽吃過的那種……」

封時奕劍眉微挑,沒有回答,拿出手機,修長的手指利落的敲打著屏幕。

後座的南宮睿早就猜到可能不會聽他的,不過還是會有一絲失落。

「哪裡的?」

耳邊驟然傳來封時奕的聲音,南宮睿詫異的抬起頭,不敢置信的看著封時奕:「你真的帶我去?」

「不然呢?」封時奕玩味的打量著面前的南宮睿。

南宮睿頓時驚喜萬分,忙不迭地的開口道:「地址就是百味軒。」

百味軒?封時奕打開手機導航,隨即發動車子,朝著目的地駛去。

半小時后,車子停靠在路邊。

封時奕帶著兩人下了車,徑直走進了百味軒。

再次坐在百味軒里,南宮睿忽然有種恍如隔世的感覺。

望著菜單,南宮睿不禁有些鼻酸。

慕卿伸手揉了揉南宮睿的頭:「別難過了,以後我就是你姐姐,想吃什麼,我都陪著你。」

「恩!」南宮睿篤定的點點頭,隨即指了指套餐:「之前我跟爸爸媽媽就是吃這個的。」

「好,來一份這個兒童套餐。」慕卿毫不猶豫的開了口,抬眸看向封時奕:「你想吃什麼?」

「特色菜,隨便上幾道口碑不錯的。」封時奕懶得選擇,隨手將菜單遞了過去。

「好的。」服務生接過菜單,隨即悄然退了出去。

望著服務生的背影,南宮睿抬眸看向慕卿:「姐姐,你叫什麼名字啊?」

「慕卿。」

慕卿?南宮睿歪著腦袋想了想,忽然驚呼一聲:「啊!難道你就是最近新聞上大火的那個慕卿醫生?」

「你看著也就七八歲的樣子,居然也看新聞?」慕卿不禁有些驚訝。

「姐姐,我已經十歲了!」南宮睿很嚴肅的糾正道:「只不過我爹地說我出聲的時候是早產假難產,所以才比同齡人小很多。」

聞言,慕卿若有所思的點點頭:「難怪你比一般的孩子懂事。」

想著,慕卿回過頭:「十歲的話,應該就是上小學四年級吧?」

「恩。」南宮睿點了點頭。

「好,反正我這幾天沒事,回去以後,陪你看看學校,還是說你想回之前的學校?」慕卿詢問著南宮睿的意見。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