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一聲尖叫,唐娜猛然坐起劇烈的喘息著,再一看,自己正在一個陌生的房間,還躺在一張床上,下意識的唐娜摸了摸自己的衣物,還好,沒有被解開的痕迹,隨即唐娜長舒了口氣,平復了下急促跳動的心臟,唐娜下床走向一旁的梳妝台,通過光滑的鏡面,唐娜看到了一張精緻完美的面孔,纖細的眉毛,宜喜宜嗔的眸子,挺翹的瓊鼻,粉嫩的紅唇加上那一頭瀑布般的黑髮和光潔白嫩的皮膚,構成了一張漂亮的不像話的臉蛋…這是自己的臉,唐娜很清楚。

「唉,卿本佳人,奈何做賊…」隨著一陣嘆息,蔡小白走了進來。

唐娜當然忘不了這個該死的聲音,回頭看著一副嘆聲嘆氣模樣的蔡小白,唐娜粉拳緊握,沖著蔡小白那張欠扁的臉揮了上去:「我,我,我揍死你個混蛋!」

「唉?哎?!別,別打臉,別打我臉啊!」蔡小白的哀號聲頓時響起…

房間里,蔡小白鼻青臉腫的躺在沙發上,腦袋枕在艾宓白嫩的大腿上,倒抽著冷氣。

「嘶…疼…疼….」

「我會注意的。」艾宓拿著藥膏輕輕的抹在蔡小白的傷處,那一絲絲清涼讓蔡小白舒服了不少。

看著眼淚汪汪的蔡小白,艾宓也是心疼無比:「小白,你還好吧?」

「還,還好….」,蔡小白勉強露出一個笑臉,緊接著就因牽動傷口而倒抽冷氣,「嘶…疼疼…」

李風和莉雅早就因為避免誤傷離開了,那倆人正在外面逛街呢。

唐娜坐在椅子上冷臉看著艾宓給蔡小白上藥,聽到蔡小白的哀嚎冷哼一聲說道:「哼,不要臉的混蛋,沒打死你算清的。」

「你…」蔡小白費勁看著一旁的唐娜,剛要說什麼,想起自己的情況立刻閉嘴了,現在和她說這些根本沒用,等傷好了大不了揍她一頓,丫的,下手太狠了…

「你怎麼能這樣?要不是小白救了你,你早就被城防隊抓起來了!」艾宓氣鼓鼓的看著一旁的唐娜。

「哼,要不是他,我至於被城防隊碰到嗎?」唐娜白了蔡小白一眼。

「你…偷東西是不對的,你偷東西被小白制止有什麼錯?」艾宓十分不滿唐娜這副模樣。

「哼,他自己拿了那麼多珠寶還有臉說我。」唐娜毫不客氣的說道。

「那是李風拿的,不是小白拿的,小白不會做這種事的,對嗎?」艾宓說著看著蔡小白。

看著艾宓清澈的眸子,蔡小白連連點頭:對,全是小李子乾的,和我一點關係都沒有,小李子,對不起,為了在艾宓心中的形象,就讓我再給你潑一盆髒水好了,反正,你也不嫌多不是…

「阿嚏…」正在高級餐廳喝咖啡的李風打了個噴嚏,然後看著有些驚訝的莉雅,李風揉了揉鼻子皺著眉頭說道:「我感覺有人說我壞話…」

房間內,艾宓看著唐娜說道:「你看,我就知道小白不會騙我。」

唐娜對這個天真的有些過分的姑娘無奈了,嘆了口氣,唐娜一臉無奈的看著艾宓問道:「我就不懂了,這個色狼有什麼值得你這麼信任的?他有哪點好了?」

「小白,是不會騙我的,」,艾宓很認真的看著唐娜,那柔弱的語氣中帶著無法言語的堅定,「誰都有可能騙我,但小白不會;誰都有可能欺負我,但小白不會;誰都有可能傷害我,但小白不會!如果有人欺負我,傷害我,第一個站在我面前保護我的一定是小白。」

「艾宓…」蔡小白徹底被感動了,這就這傻丫頭會相信自己,也就這傻丫頭會一直支持自己,我好感動…同時,蔡小白心裡暗道:這件事真相一定不能讓艾宓知道,不然…蔡小白已經可以想象如果艾宓知道真相的後果了:「小白,你竟然也騙我!」艾宓流淚喊道,隨後一個冰河瀑布把自己凍成渣渣,然後艾宓抱著凍成冰雕的自己說道,「這樣,你就永遠不會騙我了…」

一想到這恐怖的一幕,蔡小白就是一個哆嗦,同時連忙起身抱住艾宓柔軟的身體:「艾宓,遇到你真是太好了…」

艾宓有些不知所措的拍著蔡小白的後背,紅著臉說道:「小白,鬆手啦,這樣很害羞的…」

「哼,秀恩愛的傢伙。」唐娜俏臉一紅轉身進了卧室。

蔡小白聽到關門聲后終於鬆了口氣:呼…這事兒總算瞞過去了…

晚上,蔡小白、艾宓、李風、莉雅和唐娜五個人在房間里吃著火鍋,蔡小白不得不感嘆,雖然這個世界調料這麼少也敢創造火鍋,真是奇迹。

「來來來,我們來慶祝唐娜美女加入我們的組織。」蔡小白舉著酒杯說道。

「誰要加入你這個色狼的組織了?」唐娜紅著臉說道,明眼人一看就是死鴨子嘴硬。

「哎呀,啥時候了?這種時候就不要傲嬌了,來來來,大家乾杯。」蔡小白喊道。

「來,乾杯。」李風也舉起了酒杯。

隨後艾宓和莉雅也跟著舉起酒杯。

唐娜看著四人,紅著俏臉舉起自己手中的酒杯,然後五人杯子發出清脆的碰撞聲,「乾杯」五人齊聲喊道!

「恭喜唐娜加入我們冒險英雄小隊。」蔡小白說道。

「誒?冒險英雄?」艾宓疑惑了。

「為什麼我們的小隊要起這麼個難聽的名字,按我說還不如叫血薔薇呢。」莉雅皺眉說道。

「血薔薇不好聽,要不要叫屠龍小隊?」李風提議道。

「你這個名字一傳出去我保證世界各地的龍都來找你單挑。」蔡小白直接否決了李風的提議。

「屠龍小隊不好聽,冒險英雄也不好聽,還是叫血薔薇好了。」莉雅醉醺醺的紅著臉蛋說道。

「不,不,不,血薔薇不行,我們換個名字,叫傳奇小隊怎樣?」李風又提議道。

「算了,還不如我的冒險英雄呢。」蔡小白再次否決了李風的提議。

「要不,我們叫聖潔之光怎麼樣?」艾宓也提出了自己的意見。



唐娜看著這副情景,心裡不知不覺溫暖起來,暗道:這情況,也不錯…

隨後,唐娜輕聲說道:「銀翼。」

「銀翼?」莉雅思索著這兩個字。

「嗯,銀翼,這個名字很不錯吧。」唐娜笑著說道。

「哎?你還會笑啊。」蔡小白驚訝道。

「你給我去死!」唐娜拿起自己的酒杯向著蔡小白扔過去。

「銀翼的確不錯啊,這個名字挺好。」李風也表示同意。

「話說為什麼不是我這個隊長做決定而是你們做決定?」蔡小白一臉鬱悶。

「隊長?什麼時候你是隊長了?」莉雅疑惑道。

「是啊老大,我們還沒選隊長呢吧?」李風說道。

「我擦,你們這群傢伙是要謀朝篡位嗎?」蔡小白驚訝的看著莉雅和李風。

「就是,你憑什麼是隊長?要說隊長也應該是個能讓大家信任的有能力的人,而不是你這個色狼!」唐娜毫不留情的補了一刀。

「艾宓,你是支持我的是嗎?」蔡小白可憐巴巴的望著艾宓。

艾宓紅著臉蛋點了點頭:「嗯,我支持小白。」

「還是艾宓你好…」蔡小白抱著艾宓柔軟的身體哭訴。



「好了,我們的小隊就叫銀翼了,以後我們就是銀翼小隊了。」莉雅拍板決定道。

「嗯。」李風和唐娜點頭表示同意。

「對了唐娜,我們是要加入薩拉多加英雄學院的,你呢?」莉雅突然想起這一點,連忙問道。

唐娜笑著說道:「我在薩切斯貧民區的時候就聽大人們說以後要改變命運,所以我才到了薩拉多加來,就是為了進入薩拉多加英雄學院好改變自己的將來。」

「那好,現在沒有問題了,我們繼續喝酒!」莉雅舉著酒杯說道。

「唉唉唉,別喝了,你喝了不少了…」李風連忙阻擋道。

「不要,我還能喝!」莉雅卷著舌頭醉眼迷離… 這一章是為那些支持貧僧的老爺們加更的,今天是三章。自《直播混在異世界》發布以來,各位老爺的支持就是對貧僧最大的鼓勵,有的老爺一直給貧僧投著推薦票,有的老爺則每天都準時等待著《直播》的新章節,還有老爺們為了幫助貧僧將《直播》推薦給其他老爺們…貧僧對這些一直支持貧僧的老爺們說聲謝謝,下面是貧僧統計的各位老爺的書名,有些老爺可能沒統計到,只能說聲抱歉了(排名不分前後,是貧僧看到一個記錄一個的):書友11****、書友1840561932、風落滿天、書友1783747819、書友1983705298、書友1055832955、書友1929085517、書友1817058860、書友20****12、書友1372385073、書友41****93、紫青道君、我是要成為神、書友1216488921貧僧感謝各位老爺的支持,同時,貧僧希望各位老爺改下名字,數字太長,貧僧打的好艱苦…(此段不計入正文)

第二天,蔡小白醒來時發現房間里凌亂的簡直一塌糊塗,桌椅板凳歪的歪倒的倒,空酒瓶到處都是,各種亂七八糟的東西一地不說,單單看著頭上頂著鍋還能睡的很香的李風同志,蔡小白就感覺很鬱悶,這特么的,什麼情況…

「唉,這些人,真是的,一個個沒救了。」蔡小白一邊嘆息著搖頭一邊慢吞吞的從艾宓懷裡爬起來,然後直接抱起艾宓走向卧室…

不要想歪,是去讓艾宓好好休息的。

「哎,一群懶惰的人啊,還得我來準備早餐。」蔡小白開著直播感嘆道,同時把狼藉的房間展現給了直播間里的觀眾們,看著那慘不忍睹的場面,直播間里也是紛紛發著彈幕:

「主播你們昨晚嗨成啥樣了啊。」

「主播你們昨晚到底幹了什麼?」

「我想知道那個頭上頂個火鍋的是誰?」

「話說你們都幹了些什麼?」

「我感覺這一幕似曾相識…」

「白哥,求查房啊。」

「對啊白哥,你不查查華夏tv妹子的直播間嗎?」

「…」

看著彈幕,蔡小白陷入了沉思:是啊,自己現在也是隨隨便便人氣幾千萬的大神了,最高人氣巔峰都達到了1億1000萬多,自己現在這麼叼,是不是該去調戲下別的直播間的妹子呢?

這個想法一冒出來,就瘋狂的在蔡小白腦中生根發芽然後瞬間將蔡小白的思維佔據,於是,蔡小白動搖了。

而恰巧這個時候,華夏tv的管理私聊了蔡小白,表示華夏tv也十分願意這樣做,同時在根據蔡小白的時間來的同時並專門開一個專場來直播蔡小白查房,今天則會把這個消息發到各個網站來增加人氣。

一想到有更多的人氣,蔡小白心動了,是的,蔡小白不是因為會有很多漂亮的女主播等自己臨幸啊呸,等自己去查房而心動的,絕對不是,只是為了華夏tv的人氣而已!

堅定了這個想法后,蔡小白很矜持的點了點頭,說道:「咳咳,為了平衡下直播間人氣,也是為了讓新人有更好更廣闊的發展空間,過幾天我會隨機查幾個妹子的房的。」

當蔡小白說出這個消息后,直播間里滿屏都是「666666」的彈幕,蔡小白輕咳兩聲,然後說道:「咳咳,關於查房的問題,我們明天再說。現在,我們還是直播別的,具體的就是我會帶大家去體驗下白天的薩拉多加。」



「薩拉多加是薩拉多的王都這點不用我介紹了,其實薩拉多加的房屋和服飾和莫里克這樣的南方省份還是有區別的,雖然薩拉多是南方國度,多山多水多森林,但薩拉多加的地理位置卻是建在平原地區,而且是建在地勢比附近要高,薩拉多加的房屋多用附近花石山上的花石來做牆壁的,而薩拉多王室的宮殿亭台建築群也是用的花石…」蔡小白站在薩拉多加人流量恐怖的薩拉多加大道上,給直播間里的觀眾們做著介紹…

正午時分,累了一上午的蔡小白慢吞吞的回到了租的房間里,當他看到整潔明亮的房間時,他愣了:「哎?!一上午沒見,變的這麼乾淨了?」

「哼,我和艾宓、唐娜三個人打掃了一個上午,你們倒好,竟然跑出去了,可惡的傢伙。」莉雅沒好氣的白了蔡小白一眼。

「我們?」蔡小白疑惑了,他一直一個人在外面啊。

「李風說出去找你了,小白你沒遇到他嗎?」艾宓問道。

「小李子?沒啊。」蔡小白搖頭道,同時心裡暗道:小李子該不會偷懶出去找地方玩去了吧?但是,他卻忽略了他自己其實也是偷懶…

「哼,不管他了,我們餓了,你要請我們吃大餐才行。」莉雅氣鼓鼓的看著蔡小白說道。

「額…」,蔡小白一聽「大餐」這兩個字一陣哆嗦,但想起自己和李風出去大半天留三個女孩子在這裡打掃,也就同意了,苦笑著說道,「好,好,好,請你們吃大餐做賠罪。」

於是,又是上次那家高級餐廳,在侍者驚愕羨慕的眼神中,蔡小白很無奈的帶著三個女孩子找個地方坐下,然後說道:「你們決定吃什麼吧,反正到最後我付錢也就是了。」

「哼,就應該這樣。」莉雅也不客氣,拿起點餐單看了起來。

「王室牛排、深海三文魚、小鹿肉、黑魚子醬、珍品芝士蛋糕、鯽魚濃湯、高級紅茶…」蔡小白感覺自己的小心臟已經快壞了…

「不就是點了點東西嗎?看你那個小氣樣。」莉雅絲毫不顧一旁唐娜和艾宓驚訝的模樣,優雅的吃著牛排。

「莉雅,你就是要打土豪鬥地主也別來找我啊,我本來就沒多少錢,再這樣下去我小心臟承受不了。」蔡小白悲憤的說道,前世只是一個小主播的蔡小白一個月薪水才一兩千,交了房租水電啥的就剩下泡麵錢了,現在好不容易攢了點金幣,然後,全被莉雅給霍霍了…

「你心疼可以不吃啊,艾宓、唐娜,吃這個。」莉雅說著切了一小塊鹿肉然後張嘴吃掉。

「吃,為什麼不吃?艾宓,唐娜,使勁吃。」蔡小白哆哆嗦嗦的拿起刀叉切自己盤中的牛排…

「哇…這頓飯吃的好飽。」唐娜摸著自己的肚子說道,雖然三個女孩兒都吃了不少,但她們的身材卻沒有改變,事實上,有了星域后,自身身材不會有多大改變,除非遇到一些特殊情況,不得不說,三個漂亮的女孩子一起出現在大街上還是很吸引人目光的,唐娜的身材可以說是三個女孩子中最正常的,胸不大不小剛剛好,加上一直鍛煉煉出來的修長的腿和腹部那隱約可見的魚人線,配上那漂亮的臉蛋,很有元氣少女的氣質;而莉雅則是標準的豪族千金,舉止不像唐娜那麼自然,一顰一笑都是嚴格按照貴族禮儀而來的,身上那從骨子裡散發出來的高傲氣息讓她像一隻白天鵝一樣,除了胸小了點,這是個傲嬌的妹子;艾宓的身材可以說是三個女孩子中最好的,尤其是胸前那對兔子,讓唐娜和莉雅羨慕不已,加上艾宓那天然呆的模樣,可以說是吸引足了眼球。

身旁跟著三個漂亮的不像話的妹子,蔡小白的壓力是很大的,尤其是這三個妹子還有兩個是別人家的妹子不是自己家的。



「漂亮的小姐,請問我能否有這個榮幸邀請您參加一場晚宴?我相信這場晚宴會給我們留下美麗的回憶。」一個舉止看起來很優雅的男人湊了上來,看著男人那因為縱慾過度閑的過度蒼白的臉和那有些虛浮的身形,莉雅微不可見的皺了下眉。

唐娜和艾宓剛要上前幫莉雅解圍,立刻被蔡小白攔住了,蔡小白很有興趣的笑著看著莉雅被這個男人纏住,一臉幸災樂禍的表情。

「小白,莉雅她…」艾宓還沒說完,就被蔡小白揉了揉腦袋,一下子把嘴邊的話憋了回去。

「別擔心,喏,小李子在那呢,我們看戲,看戲哈。」蔡小白笑道。

「要不要給小李子一個武器?」唐娜對這種事也很有興趣,還向蔡小白提著建議。

唐娜是那種很率性的女孩子,從只有她和蔡小白一樣稱呼李風小李子就可以看出來,看著唐娜那狡黠的目光,蔡小白隨手從一旁拿起一塊花石走向不遠處雙眼幾乎噴出火來的李風。

「小李子,別的不說,這種事還得你出馬,這個給你,拿好。」蔡小白一臉嚴肅的說著,同時把手中那堪稱板磚的花石遞給李風,然後用力的握了握李風的手。

「嗯。」李風點點頭,拿著花石向著那個還在調戲莉雅的貴族子弟走去。

「別拒絕啊小姐,看你的舉止如此優雅,相比小姐也是來自貴族家庭,同樣都是貴族,參加一場由德科地區的克里索家族舉辦的晚宴可是一件很光彩的事情,將來小姐和你的各位閨蜜說起,不也是顯得很有面子嗎?」那個貴族子弟還沒死心,不停的勸著。

本來莉雅已經很不耐煩了,就差沒一巴掌甩在這個噁心的貴族子弟臉上然後在給一旁賤笑的蔡小白來一發火球了,但聽到是克里索家族舉辦的晚宴后,她還是動心了,對於這個和李家聯姻甚至二小姐是李風未婚妻的家族,她說不好奇那是假的,但是,她不知道該怎麼和李風去說,總不能說「我去見見你那個前未婚妻」吧?

看著莉雅低頭躊躇的樣子,那貴族子弟知道自己有機會了,一想到今晚可以和這樣漂亮高傲的貴族小姐共度**,他明顯激動起來,於是他趁熱打鐵的說道:「這樣的好機會可不是常見的,據說這次是因為克里索家族的二小姐被薩拉多加英雄學院的導師相中加入薩拉多加英雄學院才會特意舉辦這場晚宴的,只要小姐你點點頭,那麼我立刻給小姐你上車,我想你這樣漂亮的小姐克里索家族是不會拒絕的…」

莉雅剛抬起頭來,還沒說什麼就看到了高舉起花石一臉怒氣的李風。那貴族子弟看著莉雅一臉驚愕的表情,得意道:「怎麼?小姐是不是被我的氣質給打動了?」

「我特么先打動你吧!」李風怒吼著一花石拍下來,那貴族子弟剛轉過頭,就看到一塊堪比《大陸編年史·薩拉多王國》的花石朝著自己那英俊的面孔襲來,下一秒,這貴族子弟就在無數人注視下飛了起來… 雲黛伸手摸摸淺兒和幼兒的小臉,又笑著看向晏兒,說道:「晏兒,你說什麼呢?這話可不能亂說。誰教你的?」

她又看向紅豆,說道:「你時常照看晏兒的,別叫那些不長眼的人教晏兒說這種話。玩笑也是不行。」

紅豆抿嘴笑。

「你笑什麼呀。」雲黛搖頭。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