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喂!不講武德啊!你的氣節呢!」

「那種東西,我可從來沒有過啊。」

聽着裏屋的吵鬧,

劍心的笑容變得更加明顯,

看着外面的雪景有些感嘆,

「這樣也挺好呢。。。你說是吧?巴?」

半年前小智代被彌彥和阿燕帶回道場的時候,

小智代並不像現在這麼活躍,

那個時候劍心看到小小的她就會忍不住和某個身影重合,

劍心很難想像一個才幾歲大的小孩居然會有如此悲傷和絕望的眼神。

也因為這個原因,

劍心和熏同意了彌彥代收下這個小小的徒弟,

每天早上小智代都會跑來道場,

一直訓練到下午再由彌彥送她回去,

在此之間她的父親也有來過,

說是他們誘拐自己的女兒,

但實際上劍心可以看得出他對智代只有一種被稱為長輩的佔有慾罷了,

所以劍心一直不怎麼喜歡他。

而那次事件最終因為他被彌彥狠狠的教訓了一頓只能悻悻離開,

之後劍心也逐漸了解了小智代的家庭,

一個沒有離異但又貌合神離的家庭,

一個出軌的丈夫,

一個因為絕望而對兩個孩子不管不顧的母親。

光用聽的就讓劍心十分惱火,

並且難得的聯繫了警察署好好的給這個沒有擔當的父親一些教訓,

之後那個男人也安分了不少,

但是回到這個小鎮的時間就更少了,

劍心曾經親自去小智代的家邀請過坂上家的另一個孩子也就是小智代的弟弟一起來道場。

但對方很倔強的拒絕了,

出於他那份悲哀的倔強,

劍心沒有多說什麼,

大概是因為從那個孩子眼中看到了從前的自己吧?

只是留下如果有需要可以來找他這種說法后就帶着小智代離開了,

和小智代的弟弟相比,

中間並沒有受到小智代的母親任何阻撓,

這讓劍心鬆了口氣的同時也更加無奈。

之後小智代就過着時常留宿道場市場回到母親那邊的生活着,

漸漸的小小的她總算是開始有了正常孩子的笑容。

直到最近她的父親突然回來揚言要帶着小智代離開去京都,

這份笑容再一次被打破了,

那個男人以自己作為父親這個名義要求小智代跟她離開,

並且因為做過準備讓彌彥和劍心無法阻撓這件事。

劍心和彌彥諮詢了很多人,

答覆統一都是:除非小智代自己不想離開,否則他們無權決定小智代的去留。

最終彌彥做了一個決定,

把整件事都原原本本的告訴了小智代,

並且殘忍的告訴她,如果她不做出決定,

他和劍心沒有任何辦法,

他會在道場等待小智代的答覆,

雖然這麼做很殘忍,但彌彥和劍心都無可奈何,

但是即使如此,哪怕小智代做出了選擇還是出現了意外,

那就是那個男人居然再一次來到了道場。

並且差一點就成的帶走了小智代,

畢竟對一個只有五六歲的小女孩來說,

父母的威壓還是十分明顯的。

但在這個意外出現的同時又出現了一個意外中的意外讓整個事情又有了轉機。

想到這劍心腦海里閃過那個如同人類一樣笑鬧的天朝妖怪,

「交給你的話,也許確實不是什麼壞事呢。」 「擊敗它!咱們才有一絲生機!」

資歷最老的那名獵人手持長劍站在了最前方。

他的年齡已經達到四十七了,僅次於無數多歲的華叔,身為在場資歷最老的獵人,他有義務站出來!

不得不說,他的行為具有鼓舞士氣的作用,而他在站出來之後,立刻就有其他獵人站了出來!

「陳老大!什麼一絲生機!幹掉它!」

「就是!不就是一頭車龍嗎!幹掉它就完事兒了!」

「這可是升級的好機會!車龍身上的素材可值錢了!」

「M的拼了!」

……

隨即,交鋒開始了。

在仔細的觀察了一下面前的這幾個人后,車龍發現這幾個人當中,並沒有能給自己帶來威脅的,於是立刻便沖了上來!

它強健的四肢拋動著地面,將狂暴一次闡述得淋漓盡致!

寬達五米的軀體一旦敞開了跑,帶給人的壓迫感也不小。

尖牙,利爪,強臂!車龍的身體上,每一處都是致命的武器!

一名B級的盾戰士首先帶著另外一名C級的盾戰士衝上前,兩人帶著護盾,向車龍發起了衝鋒!

他們兩個的目標是車龍的雙臂!

車龍前進的主要動力便是雙手,直接能將它的手打破,便能大幅度限制它的行動能力。

兩名盾戰士都有一米九的身高,渾身結實的肌肉,帶著盾牌一往無前的衝鋒。

啪的一下,兩名盾戰士的盾牌都頂在了車龍的爪子上,車龍衝鋒的氣勢將兩人推動著持續後退!

隨即,為首的獵人手持長劍沖了上來!

他雙手高舉長劍,對著車龍的腦袋就是一記跳劈!

當的一聲脆響過後,長劍獵人臉色一變…他低估了車龍鱗甲的防禦力,他的長劍砍在車龍頭部那黃藍相間的鱗甲上,卻是激起了一連串的火花!

這鱗甲,竟是比鋼鐵還堅固!

按理來說,身上遍布了如此堅硬的鱗甲,應該活動起來相當困難才對。

長劍獵人見車龍行動如此迅速,身上的鱗甲可能不是那麼堅固…結果現在出問題了。

車龍的鱗甲雖然堅硬,但在堅硬的同時,鱗片非常非常細密,也正是因為細密,所以才能在堅硬的同時還兼顧靈活性!

不過,雖然沒能對車龍造成傷害,長劍獵人也沒後退。

他與另外兩名盾戰士再次發力,雙腿都踩進了泥里,這才勉強將車龍給停了下來!

而車龍脖子一個蠕動,一股強勁的魔力匯聚在脖頸,張口便是一聲震耳欲聾的咆哮!

一大段撲面而來的音波衝擊瞬間籠罩在三人的身上,這三人竟是同時耳鼻出血,耳朵和鼻腔里的毛細血管瞬間被震破!

三人皆是臉色大變,但卻不敢松力。

後方的一名弓箭手拉弓瞄準了車龍的眼睛,在吟唱過魔法后,兩髮帶有穿透效果的箭矢射了出去!

在附加了穿透強化效果之後,箭矢的表面會額外附加一層魔力形成的攻擊,能讓命中的目標表面變得稍微鬆散一些,從而達到讓箭矢穿透力提升的效果。

但這樣的攻擊,對車龍確實還不夠。

車龍強健的前肢在它吼完了那一聲之後,立刻就鬆開了盾牌,隨即雙掌撐在地上,猛的一發力!

車龍的身體瞬間在原地轉了一圈,那一根尾巴帶著骨刺,從側面直接將三人全部撞飛!

而射出來的箭矢也被車龍的這一甩尾攻擊給拍飛…

青年掏出了自己的盾牌和片手劍,守在華叔的身邊。他主要警惕後方的那些大鳴猴,以及時不時的回頭看一眼車龍那邊的狀況。

但很顯然,他們依舊是高估了他們的戰力…

在場的這幾個獵人水平實際上都不怎麼樣…雖然說長劍獵人與那名盾戰士是B級的獵人,但這兩人的年齡都太大了,B級的等級完全是憑經驗和資歷堆上來的,本身的戰鬥能力實際上並不夠強。

如果給他足夠的時間做準備,他的確能夠發揮出B級應該有的水平。

但今天事情發生得太突然了!

在那三人被甩飛了之後,剩下的人就只有使用片手劍的小劉以及兩名弓箭手了,三名車夫和華叔都是沒有什麼能力的普通人。

華叔與另外三名車夫沒什麼戰鬥力的人被保護在中間…但華叔卻是滿臉絕望的說道:「小劉,我做誘餌,你們幾個有能力跑的趕緊逃吧!」

「華叔你說什麼呢!」

小劉皺著眉頭喊道:「既然你信任我把我帶出來了,那我絕對要把你完好無損的帶回去啊!」

「別開玩笑了!現在這狀況,你們自己都保不住還保護我什麼!快走!」華叔的聲音頓時強硬了起來!

小劉搖了搖頭:「不行!我怎麼可能讓你留下!要留也是我留啊!」

「你在小瞧你華叔是吧!」

華叔頓時把懷裡的箱子一拋,雙目一瞪,喊道:「開玩笑,我的守護者資質也是有五十六分的!可別小看我!」

說著,華叔立刻開始吟唱他記憶中唯一還記得的魔法…

但沒等他吟唱完,車龍的一聲吼叫頓時撞在了幾人身上,立刻便將魔法的吟唱給打斷了!

隨即,車龍前肢的翼骨撐開,翼膜讓它的身體看上去更加龐大!

它四肢一蹬,龐大的身體頓時在半空中進行短暫的划向,朝著華叔等人沖了過來!

小劉立刻攔在了兩者之間,舉起了他那僅僅只有一米不到至今的小圓盾…

下一秒,一道身影從側方突然出現,又出現在了小劉與車龍之間!

小劉一愣,他瞪大了雙眼。那一道身影渾身上下只有下身穿著一條皮毛,其他地方全部赤裸。

而他的身上卻是極為精壯,看上去並不誇張,反倒是相當勻稱。

他掄起右拳,全身肌肉紮緊,沒有任何魔力波動,沒有施加任何魔法,就這麼樸實無華的對著車龍打出了一拳!

「小心!」

小劉剛喊出這兩個字,隨即眼前發生的一切卻是讓他開始懷疑人生了!

面前的這個人儘管沒有使用任何魔法,身上沒有出現任何魔力波動,但他的這一拳落在車龍頭上的瞬間,卻是瞬間將車龍的頭都給打歪了!

。 日軍第2師團長岡村寧次很煩。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