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喂,雖然只是一個傀儡,可是這樣對待一個柔弱的女孩子,也太過分了一點吧,你的主人沒有教過你嗎!」

見傀儡動手了,而那個女孩子很明顯是在反抗著,犬夜叉馬上沖了出去,狠狠一爪把那個傀儡拍成了碎片。而由於傀儡被猛然拍碎,那個全力掙扎的女孩子也向相反的方向跌了出去。

「切,麻煩的女人!」

見到自己救助的女人竟然朝著山坡跌了出去,犬夜叉輕輕的在地上一點,瞬間出現在女孩倒向的方向,在她滾落山坡之前一把接住了她。

「咦,好軟!」

接住女孩的身體,穿過女孩腰間左手不經意間覆上了女孩的胸脯,感受到一陣熟悉的柔軟觸感的犬夜叉不由得順手捏了捏。

「啊……色狼!」

本來以為會摔下去的女孩在跌倒的時候就已經害怕的閉上了眼睛,可是卻感覺自己的身體突然撞進了一個溫暖的懷抱里,知道自己是被剛才打碎傀儡的那個人給救了。睜開眼睛正準備道謝的時候,卻發覺自己的胸部被一隻溫暖的大手握住了,而且那隻手還用力的捏了一下。

雖然已經死了,可是她畢竟還是一個女孩子,羞惱之下,也沒有看清楚自己的救命恩人,抬手就對著犬夜叉扇了過去。

「啪!」

清脆的聲音馬上在著寂靜的森林中回蕩起來。

然而,挨了一巴掌的犬夜叉發現這僅僅只是自己不幸的開始。

「犬夜叉,你在幹什麼!」

巴掌聲還未完全消失,戈薇他們正好趕來了,眼前的一切,讓擔心犬夜叉而趕過來的眾人,徹底的愣住了。尤其是戈薇,更是咬牙切齒的狠狠的盯著犬夜叉,眼神在愛人的左手和臉上的紅印來迴轉個不停。

「難怪叫我們等著,還這麼著急的趕過來,原來是要在這裡和這個漂亮的女孩子幽會啊!果然桔梗姐姐和翠子姐姐離開后,你變得有些寂寞了!」

珊瑚也眯著眼睛,冷冷的盯著犬夜叉,不滿之色相當明顯。

「嘛嘛,也不能全怪犬夜叉,畢竟這幾天一直在趕路,而且這個女孩子這麼可愛,犬夜叉偶爾犯點小錯誤,也是可以原諒的,男人哪有不偷腥的!」

彌勒這個混蛋不但沒有幫忙,還在一旁火上澆油的擠眉弄眼著,一副大家都了解的欠揍模樣。讓後面跟上來的琥珀和七寶一陣鄙視。

「事情不是你們想的那樣(*2)!」

犬夜叉和他懷裡的那個女孩馬上異口同聲的解釋道,不過他們兩人這種默契的程度,反而讓戈薇他們更加堅信兩人是有姦情了,除了知道劇情的籬薇。

「你還要抱到什麼時候!」

看到犬夜叉還親熱的抱著那個女孩,而且放在女孩胸脯上的手也沒有離開的趨勢,戈薇終於怒了,河東獅吼一般喊出了久別的言靈咒語。

「給我坐下!」

犬夜叉脖子上的言靈念珠發出了回應言靈的光芒,拉著犬夜叉向著大地砸過去。可是戈薇忘了,現在的犬夜叉已經不是以前剛剛蘇醒時的犬夜叉了,雖然他還受著他靈魂承認的言靈的約束,可是對於一位即將成為神靈的人來說,這種靈魂上的約束力已經非常的小了。而戈薇的靈力又太弱,所以那股言靈的力量僅僅只是讓犬夜叉的頭稍稍低了一下而已。而且尤其不巧的是,犬夜叉懷裡正抱著一個女孩,那個女孩也正好由於犬夜叉脖子上的念珠而抬頭看向了犬夜叉。

「啾!」

犬夜叉的嘴唇重重的和懷中女孩的嘴唇吻在了一起,發出了一聲清晰的響聲。

這次,連最為鎮靜的籬薇也徹底的被驚呆了,這個世界上還真有這麼狗血的事情,而且還清清楚楚的發生在自己眼前。

「你……你……犬夜叉,你這個大笨蛋!」

戈薇的怒吼在這夜晚寂靜的森林中,重重回盪,久久未能停息。

然而事情已經發生了,後悔也沒用,本來就虛弱無比的女孩在經歷了這一連串不可思議的事情后,再加上初吻被犬夜叉給奪走,心神激動之下就這樣在昏倒在了犬夜叉的懷裡。正要暴走的戈薇也在珊瑚和籬薇等人的勸解下慢慢冷靜了下來,讓犬夜叉抱著那個女孩一起來到了路上經過的一座破廟裡安頓了下來。

時間已經不早了,雖然戈薇和珊瑚依然還很生氣,可是為了明天能夠有精神教訓犬夜叉,而且還要問清楚那個女孩的事情,所以她們還是睡下了,不過犬夜叉還是沒有被她們兩個放過,女孩子吃起醋來可是相當恐怖的,他被嚴令一個人負責守夜到了天亮。

「啊,好香的味道,這是……」

清晨,沉睡中的戈薇被一陣誘人的香味喚醒了。揉了揉惺忪的眼睛,戈薇發現香氣的來源就在自己身前,抬頭一看,犬夜叉正雙手捧著一碗魚湯滿臉微笑的端坐在她身前。

「那個,戈……」

「哼!」

犬夜叉話還沒說完,戈薇就把頭甩到一邊,起身從自己的書包里掏出了洗漱用品走出了寺廟。看來她即使過了一晚,她的氣還沒有完全消除啊!

在戈薇起來后,珊瑚他們也紛紛醒過來了,犬夜叉馬上又端著那碗魚湯來到了珊瑚面前,獻媚一般奉了上去。

「阿羅那!我現在才剛剛起來呢,怎麼吃!」

珊瑚倒是沒有拒絕犬夜叉的道歉,她和戈薇不一樣,雖然吃醋,可是卻是一個標準的古代傳統的日本女人,一夜過去醋意已經消失得差不多了,而且她也知道那個吻並不是犬夜叉的錯,昨晚也已經確定了那個女孩是和曾經的桔梗一樣,由骨灰和墓土混合復活的生命。所以在看到犬夜叉竟然在辛苦的守夜后,還早早的幫她們準備了鮮美的魚湯,心裡已經原諒了犬夜叉。

「放心吧,我等會去幫你勸勸戈薇,她只是在賭氣而已!」

珊瑚在戈薇和籬薇的影響下,也已經慢慢習慣了現代造成洗漱的習慣,在安慰了犬夜叉一聲后,也從戈薇的書包里取出了自己的毛巾和牙刷,和籬薇一起走了出去。

「哎!你還真是辛苦啊,看來齊人之福也是不那麼好享的,繼續努力吧!」

經過犬夜叉身邊的彌勒依然是那副欠揍的臉,笑著拍了拍犬夜叉的肩膀,和七寶琥珀他們也走了出去。雖然他們沒有刷牙的習慣,可洗把臉還是有必要的。

寺廟裡,又只剩下犬夜叉和那個昏迷的女孩兩個人了!

[] 「奇怪,明明已經是個死人了,而且也沒有受什麼傷,為什麼過了一夜都還沒醒呢!」

犬夜叉來到沉睡的女孩身前坐了下來,湊到女孩的近處仔細的打量著,同時還用手指戳了一下她柔軟的臉頰。

「沒有溫度,可是卻保持了一部分人類的特徵,和剛剛復活的桔梗一模一樣,是裹陶以前復活的死人嗎!不過好像哪裡有些不同的地方!」

犬夜叉的手指從女孩的臉上滑過了她冰冷的櫻唇,又順著她的脖頸向下滑去,在他昨晚左手覆蓋住的胸部停頓了一下,最後停在了她的心臟上。

重生之商女爲後 是這裡!

過了大概一分鐘左右,犬夜叉感覺到了女孩心臟跳動了一下,全身冰冷的血液也緩緩的流動著,而後馬上又停止下來了。

「原來是這樣,沒有死魂的填充,心臟就沒有動力的源泉,血液也因此不能流動,最後導致身體不能自如的活動嗎!」

龐大的靈力在進入女孩的心臟,最後順著血液流轉到了全身,將沉睡女孩的一切都真實的展現在犬夜叉面前。由於桔梗最初也是和這個女孩一樣由骨灰和墓土混合而成的身體,所以他也聽說過這種復活的死人的一部分特性,就和活人需要吃飯才能正常活動一樣,這種復活的死人也需要死魂來給他們提供行動的能量。他們空虛的身體,需要死魂來帶動那失去了溫度的血液的流動。

而這個女孩,就像是一個餓了很久的人類,沒有充足的能量,才沒有醒過來罷了,而且就算她醒過來,憑她這副身體,恐怕也支持不了多久吧!等她本身的靈魂消耗光,恐怕就真的要徹底的消失在這個世界了。

「既然碰上了我,也算是你的運氣吧!而且還……」

想到昨晚由於戈薇言靈弄巧成拙造成的那個吻,犬夜叉苦笑的搖了一下頭,也許是已經習慣了和眾多女人接吻的原因,對於和這個第一次見面就接吻的女孩,犬夜叉並沒有多大的抗拒,而且還隱含著絲絲親切。

暗中說服了自己,犬夜叉伸出手把沉睡的女孩抱了起來,再次將嘴湊向了昨晚剛剛品嘗過的那片冰冷的柔軟上。瞬間,龐大的神力順著他的嘴唇,度入了身下這個還不知道名字的女孩體內。

神力的效果是相當明顯的,雖然為了避免女孩的身體承受不了那麼強大的力量,犬夜叉僅僅只是傳過去很小一部分的神力,可是即使是這份神力,在順著女孩的咽喉進入她的心臟的時候,瞬間就令女孩的身體泛起了淡淡的熒光。原本冰冷停駐的血液也再次緩緩流動起來,而且還帶上了一絲溫暖。

「嗚…嗚……」

似乎是感受到了神力對自己身體的好處,女孩本能的伸出手抱住了犬夜叉的腦袋,向著自己用力的摟了過去,同時嘴唇也積極的向犬夜叉索求著。遠遠看上去,就像是一對熱戀中的戀人正在親密的接著吻一樣。

面對女孩的主動,犬夜叉也漸漸有些沉迷了進去。不要忘記了,當初由於完美的融合了大妖怪之血的力量,犬夜叉留下來幾個後遺症,被無限放大的**本能。

本來只是單純的輸送神力的犬夜叉,神智也慢慢的意亂神迷起來,他可不是柳下惠,美人主動獻身也依然坐懷不亂,情不自禁的將舌頭也伸入了女孩的口中,肆意攪動,更捉住了她那柔軟的小香舌,交纏吸允著,更多的神力和精氣也隨之慢慢的流入女孩的口中,慢慢的,女孩的身體竟然漸漸的有了一絲生氣,虛弱的靈魂也壯大凝實起來。

和當初通過靈肉交融將桔梗的身體轉化成聖靈之軀一樣,現在犬夜叉雖然沒有當初的那顆妖丹,可是卻已經無限接近於這個世界的正牌神靈,那蘊含著時間之力的精純神力,對於這一類通過借用墓土和骨灰融合而復活的生命,可以說是天生的大補之物。在加上犬夜叉由於燃起的**,在渡過神力之時還將自身的精力也渡了過去,這和當初和桔梗陰陽交融有異曲同工之妙,雖然效果沒有桔梗時那樣明顯,可是僅僅只是塑體煉魂的話,已經綽綽有餘了。

「嗚……嗯……啊……」

剛剛開始由於女孩的身體確實是太虛弱了,所以在犬夜叉那飽含著強烈神力的親吻下不僅沒有拒絕,還主動迎合起來,然而隨著時間的推移,女孩身體的隱患幾乎快要徹底的被犬夜叉治癒了,神智也慢慢的回到了女孩的腦海中,而處於激烈熱吻的女孩終於感覺到了嘴唇的異樣,眼睛猛的睜開了。那原本恍如死灰的眼睛竟然綻放出了奪目的光芒。明眸的彷彿夜空的一點星辰。

同時嬌喘聲也隨之變成了一聲尖叫。

「啪!」

一個響亮的巴掌聲在破廟中響起。

「不好!」

同一個地方,犬夜叉的左臉再次印上了一個紅色的巴掌,和昨晚幾乎完全一樣的經歷,讓犬夜叉立刻就意識到了不妙,扭過頭,戈薇他們果然正站在寺廟門口,看到了剛才的一幕。

(我的運氣沒這麼差吧,為什麼每次都被抓個正著!)

看到戈薇和珊瑚兩女有如寒霜的俏臉,還有彌勒他們鄙視的眼神,犬夜叉心裡苦笑不已,這次可真的說不清了。

「呵呵,你該不要跟我說,這次你還是意外吧!犬夜叉你這個……」

「那個……我暫時離開一下!」

犬夜叉看著正在憤怒的大吼的戈薇,抱著女孩的手收了回來,面對這種場面,他也不知道該怎麼解釋了。無奈之下,只有縱身穿過寺廟破陋的屋頂,飛快的離開了這個令他尷尬不已的地方。

「啊……逃走了!」

「逃走了呢!」

「應該說是畏罪潛逃!」

見犬夜叉竟然乾脆的離開了,珊瑚、彌勒,還有七寶一一批判到,更是刺激了戈薇敏感的神經。不過也不是所有人都這樣,知道劇情的籬薇一眼就看出了女孩的不同,而且也許是由於眾人都太過專註於剛才犬夜叉和那個女孩的親吻了,卻沒有注意到犬夜叉的異常。

「不!也許這次我們又誤會犬夜叉了,剛才你們沒有看犬夜叉的眼睛的顏色嗎!」

籬薇提醒道,這種事越描越黑,只有讓他們自己發覺才行。

「確實,說起來,犬夜叉的眼睛是琥珀色的吧,好像剛才的……」

「是紅色的!」

「變身的狀態!」

剛剛發出感慨的三天在聽到籬薇的提醒后,也慢慢的回憶了起來,而且犬夜叉也不是那麼輕浮的人,當初吻珊瑚是因為被籬薇騙過去的,這次可是真的。

而聽到三天的醒悟過來的話后,籬薇也從暴怒中恢復了一絲清醒,犬夜叉不可能犯下那麼明顯的錯誤,在他們隨時都可能回來的情況下去非禮一個女孩,而且還是昨天才剛剛發生了接吻事件。

「不僅是那樣,犬夜叉親那個女孩肯定也是有原因的,問一問她不就可以了!」

看到眾人慢慢的理解了,籬薇再接再厲,手指向坐在對面已經完全清醒過來的女孩。

「看,她已經醒過來了,而且氣色,和昨天相比可是天壤之別!」

「啊!確實,完全沒有昨天的死灰色!」

如果說籬薇是最先理解犬夜叉的,那麼珊瑚就是第二個了,剛才她才在河邊勸過戈薇呢!在籬薇的提醒下,觀察細心的她也發現了女孩的狀態和昨晚昏迷時截然不同,死灰色的臉也變得紅潤起來,難道剛才犬夜叉做了什麼嗎!

「咦,怎麼可能,死氣……消失了,雖然身上還有一部分墓土的氣息,可是卻沒有了死人的死氣,而且還有了體溫,難道是剛才犬夜叉……」

在桔梗和翠子離開后,對於靈力和法術一類的東西最熟悉的就是彌勒了,稍微用靈力感覺了一下,彌勒就知道面前的女孩和昨天已經完全不同。她現在,有了生氣和體溫,她,已經不能算是一個死人了!

「假的吧,已經死了的人復活已經很不尋常了,現在竟然還……」

即使是彌勒,也不得不為犬夜叉的驚天手段感到震驚,只不過是接了一個吻而已,竟然就把一個死人變回活人了,而且身體竟然還散發著靈力的光輝。

「你們說什麼,我……」

聽著面前這群奇怪的人的話,女孩也慢慢的醒悟過來了,雙手捧住了自己的臉頰,感受著上面淡淡的溫度,還有充斥在體內那奇怪卻有溫暖的力量,昨晚的無力感已經徹底的消失了,身體彷彿有使不完的力量一般。和填充了死魂時的身體完全不同,這種感覺,是她遺忘已久的,活著時的感覺。而且,比作為人類時的自己,還要舒適,還要充滿活力。

「這到底……難道真的是剛才那個傢伙……這……這怎麼可能!」

從被裹陶復活,然後作為她的女兒學習復活死人,製造人偶的法術,她就已經知道真的想要復活一個已經死去的人,是一件不可能的事情,除非你可以穿越冥界,否則誰也逃脫不了。即使是殺生丸的天生牙,也不過是將冥界的使者斬殺,然後從中把對方的生命搶回來而已,無法復活第二遍。因為一個身體無法承受兩次靈魂的傷害。可她不同,她是由墓土和骨灰,通過特殊的法術讓靈魂寄宿在這具身體里,然後以死人的方式繼續活動,是類似怨靈一類的存在。

然而此時她卻發現,代表著自己死人身份的死氣,已經消失了。不僅如此,她的身體,竟然重新擁有了活人的溫度,以及遠超未死之前的龐大靈力。現在的她,已經不需要死魂就可以活動了,生前是術士的她完全可以發現自己現在以及變成了一種介於人類和聖靈之間的生命!

[] 「切,真是倒霉!」

逃離那個尷尬之地的犬夜叉眼中的紅色還沒有完全退去,無處發泄的**之火慢慢的轉變成了一股瘋狂的戰意。

「好像在路上確實聽說有奇怪的軍隊攻下了一座又一座城堡,本來以為人類之間的戰鬥,所以才沒有興趣,可是如果是刀槍不入的士兵的話,那就極有可能是和抓那個女孩一樣的人偶傀儡了!呵呵……就拿你們開刀吧!」

犬夜叉亮出右手由於渴望戰鬥而不停的利爪,輕輕的添了一下,龐大的靈力瞬間送他的身體朝著四面八方輻射過去,將方圓十里以內的大致情況一覽無餘。

「是那裡嗎!」

犬夜叉興奮的看著西邊的方向,身體瞬間消失在原地。在那裡,他感覺到了數之不盡的死氣以及墓土的氣味。

「這種強大的靈力,是犬夜叉!」

就在犬夜叉剛剛展開靈力的瞬間,彌勒就靈敏的感應到了那股熟悉的波動。

「應該是去找那些人偶的幕後者的麻煩去了!路上聽說的那隻刀槍不入的軍隊,應該就是和昨天的那個人偶一樣被複活的死人組成的吧!」

珊瑚收拾好毛巾和牙刷,取過一個碗盛滿了一碗魚湯,給女孩遞了過去。

「嘛,犬夜叉的話,不用擔心,你還是先吃一點東西吧!現在的你,應該已經不算是一個死人了!」

「對了,現在你感覺怎麼樣?那個……」

戈薇的注意力也轉移到了面前這個女孩身上,她現在的樣子,讓戈薇不由得想起了桔梗。

「我叫炎珠!」

女孩慢慢的從自身的變化中清醒了過來,將目光從自己那雙變得紅潤的手移到了戈薇身上。

「炎珠嗎!我先代替犬夜叉對你說聲對不起,那個……他不是有意冒犯你的,只是……」

「不……」

炎珠輕輕的搖了搖頭。

「你不用向我道歉,說實話,我還得感謝他呢!和這位除妖師大人說的一樣,現在的我,已經真正的復活了。如果一個吻就是我復活的代價的話,那麼也太輕了!所以你不用向我道歉,該道歉的是我才對,他……是你的戀人吧!」

炎珠握了握手,盤膝跪在戈薇面前,頭深深的低了下去。再次復活的生命,不是依靠死魂,而是真真正正的和人類一樣的存在。讓本來已經絕望求死的炎珠,重新喚起了對生活的渴望。

螻蟻尚且偷生,更何況是人,一個曾經死過一次,又被複活的死人。不需要死魂,擁有人類的體溫,享用人類的食物。這對於他們這些已經被世界遺忘的死人來說,是何等的誘惑和美好。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