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歡嗎?」天奇幫著冷甜甜整理戴在她頭上的花帽兒,順口問道。

「嗯,喜歡」,冷甜甜重重的點了點頭,心中猶如涓涓泉水在流淌,熱乎乎的,有著說不出的暖意,雖然這只是一個花帽兒,算不得什麼貴重的禮物,可是禮物隨輕,可情重!

「確實是美了不少」,天奇打量著冷甜甜,擦了擦鼻子,笑道:「只是這禮物實在是太寒酸了點,等出去之後,你想要什麼,我再補給你一件」。

「你自己都說了,禮輕情意重,這一件禮物是我一生中所得到的最好的一件禮物了」,冷甜甜卻搖了搖頭,但想了想,狡黠一笑,道:「不過既然你覺得不夠珍貴,倒也不用你出去之後再補給我一件,不如這樣,你答應我一件事情,可好?」

「什麼事情?能辦到的我一定幫你辦到」,天奇承若道。

「這件事情我還沒有想好,等我什麼時候想好了,我再告訴你」,冷甜甜俏皮一笑,賣了一個關子。

冷甜甜見天奇欲要否則,知道天奇的心思,在天奇提出異議之前,便承若道:「當然,不會讓你自殺的,而且絕不會是對你不利的事情,也不會是傷天害理的事情,更不會是超出你能力的事情」。

天奇暗自忖思,今天是冷甜甜的成年之日,對於冷甜甜來說,也可能是最痛苦的一天,別看她現在嘻嘻笑笑的,可是她內心的苦楚,天奇最清楚了,若是自己再拒絕冷甜甜的要求,豈不是又要讓她更加難過傷心?

「好,既然如此,我便答應你,等你什麼時候想好了,告訴我便可,我伊天奇必定照辦」。

冷甜甜咯咯一笑,忍不住調侃天奇道:「你就不怕我要你現在就做我的男人?」

「呃……」對於這個問題,天奇只有愕然,連忙道:「這件事情除外」。

「看把你嚇得?娶我真的就這麼讓你為難?怕我喝光你的血?」冷甜甜頓時轉笑為怒,伸出拳頭,在天奇胸脯上砸了一拳。

「我的血多,就怕你喝不完」,天奇擺擺手,笑道:「只是你乃是天邪教的聖姑,地位尊崇,要是你名不正言不順的跟了我這個名不見經傳的小蝦米,指不定你老爹知道此事之後,要把我剁成肉醬呢」。

冷甜甜自知天奇是在打趣,卻也忍不住咧嘴一笑,冷甜甜也不知道為什麼,不管是在什麼時候,天奇總是能逗自己開心。 第三百四十六章出雷霆深淵

這是一個極盡的夜晚,雷霆深淵深不可測,雷霧瀰漫於上空,卻遮擋不了明亮的星星以及柔和的月光。

這也是一個美好的夜晚,有些人也在慢慢長大……

「天奇,你快看!那是流星!」冷甜甜仰望天空,正好看到一顆流星劃過天空,興奮的大叫。

「聽老人們說,遇見流星,只要誠心許願,那麼這個願望便能實現」。

冷甜甜雙手合十,虔誠的閉上眼睛,在默默的許著願望,天奇是不信這些沒有根據的傳言的,他只是坐在冷甜甜旁邊,靜靜的看著冷甜甜虔誠許願時的側臉,而此時,月光正好迎著天奇的目光,斜照在冷甜甜的側臉上,美得不可方物,竟讓天奇一陣失神。

冷甜甜許完願望,睜開眼睛,正好迎上天奇的雙目,覺得天奇的目光有些灼熱,臉蛋兒一紅,有些惱羞道:「你看著我做什麼」。

冷甜甜的美貌幾乎可與冰雪相媲美,天奇本為凡人,豈有不動心之理?剛才天奇就是被冷甜甜的美貌給吸引了,故而導致了失神,聽到冷甜甜的嗔怒之後,方才醒悟過來,硬是厚黑臉皮的天奇都有些緋紅,尷尬的連忙將目光轉移到別處。

「沒什麼,只是覺得這有點假?」

冷甜甜卻不以為意,反而字字珠璣的道:「人有所寄託,才有動力,在流星下許願也是一種寄託」。

「你也快些許一個願吧,不然要是太晚了就不靈了」。

「我沒什麼願望」,天奇搖頭笑了笑,不打算許願,因為天奇堅信,願望是需要自己用雙手去實現的,而非在流星下許一個願便可實現,而且自己的願望太多了,一時之間也不知道該說些什麼。

「哪有人沒有會願望?」冷甜甜不信的道。

天奇抵擋不過冷甜甜那殷切的眼神,只要言聽計從。

「那好,我就許一個願望,我希望來冷丫頭能早點治好自己的病,並且天天開心」。

冷甜甜聞言,想到自己的病,心裡便有些黯然,冷甜甜最不願意去想的便是自己的病了,甚至一直在躲避自己的病,一旦想到自己的病,便會令她徹底崩潰。

特別是今日,預言成真,她十六歲生日這天,成為了一名嗜血者,比之殺人魔頭還要可怕,近乎魔!這個對她的打擊實在是太大,要不是天奇及時阻止她,恐怕她已自殺成功,成為了一具冰冷的屍體。

天奇見她神色黯然下來,便知是自己多嘴了,暗自悔恨自己提及了她最不願意提及的事情。

就在天奇不知怎麼辦才好時,冷甜甜嘴角微微一笑,只不過笑容之中帶有一絲無奈何苦澀。

「我這病若是好了,那便是你的功勞了」。

天奇凝視著冷甜甜,眼神中閃現出一絲敬佩,即便是此時,冷甜甜都依舊選擇了默默面對自己所遭遇的一切。

天奇從未敬佩過任何人,可是此時,天奇不得不敬佩冷甜甜,他從未見過這麼一個堅強勇敢的女孩,即便是被人誤解為殺人狂,即便是被人視為異類,即便是沒有一個人願意將自己當朋友,她依舊選擇微笑的對待身邊的每一個人!即便是此時此刻,成為了一個嗜血者,她也依舊是將自己的痛苦藏在心間,默默的承受著。

這份堅韌,讓天奇為之汗顏,天奇不敢想象,如果換做是自己,會不會像冷甜甜一樣,繼續微笑的面對一切。

那一刻,天奇突然有一種想要竭盡所能保護眼前這個女孩的感覺,不想再讓她受到一絲苦楚,甚至有種代替她承受這份痛苦的衝動。

不過突然之間,天奇感覺到這種感覺自己好像曾有過一次!

「對,小夜!」天奇心裡恍然大悟。

面對小夜的時候,天奇就曾有過這樣的想法,天奇甚至暗暗發誓,一定要竭盡所能保護好小夜,不讓她受再到一絲傷害!

天奇明白自己的宿命與小夜是連在一起的,萬載輪迴都交織在一起,不可分開,而且與小夜經歷過這麼多事情,天奇也承認了自己對小夜產生了感情,想保護她也是理所當然的,可是天奇不明白為何自己會對冷甜甜產生這種想法,天奇暗惱,明明自己來極北魔獸山脈之前,對她還有一絲防範,現在卻只想著全力保護她?難道是因為自己的同情心泛濫了?

「天奇,在想什麼呢?」冷甜甜見天奇一言不發,像是在沉思,便好奇的問道。

「沒……沒想什麼」思路被打斷,天奇也不敢多想,害怕越想越覺得離譜。

「只是有些困了,我看天色也不早了,早點休息吧」。

冷甜甜有些質疑的望著天奇,天奇剛才的樣子明明是在想事情,哪裡是發困的樣子啊?難道天奇也有心事?

可不待冷甜甜細想,天奇便起身了,冷甜甜也只好輕嗯了一聲,也起身回房休息。

「哦,對了,順便想想我有什麼事情可以幫到你的,別忘了我答應幫你完成一件事情的,我可是一言既出駟馬難追,可不想食言」,天奇進房前,還回頭沖著冷甜甜調侃一聲,倒也看不出有任何心事。

冷甜甜淡然一笑,撇嘴念叨了一聲知道了,便回自己房間了。

天奇回到房間之後,便仰天躺下,呼呼欲睡,可是沒過半個時辰,天奇突然感覺自己的丹田內有一種膨脹的感覺,隱隱發痛。

天奇頓時睡意全無,一臉欣喜,沒想到在雷霆深淵生活了一個多月之後,總算是要突破了!

之前,天奇練成雷體大成之時,便已經是元靈四階巔峰,距離元靈五階只差一個機緣而已,故而此時要突破,倒也不是一件十分意外的事情。

……

第二天,天奇睡到日上三竿才醒,不過剛一醒過來,便聽見一件玉器破碎的聲音,天奇查看一番,才發現原來是自己與冰雪、冷甜甜三人的通信玉簡破碎了,而冷甜甜就住在自己旁邊的屋子裡,如果有事根本不需要捏碎玉簡通知自己,所以只有上面的冰雪找自己有事。

正好此時,屋外傳來一陣敲門聲。

「天奇,你醒了嗎?冰雪姐貌似出關了,正有事找我們呢」。

「嗯,我知道了,我們等會就上去」。

天奇穿好衣著,簡單洗漱了一番之後,便開門出去。

可剛一開門,便傳來一聲詫異聲。

「咦,你昨晚也突破了?」冷甜甜盯著天奇,問道。

「嗯,昨晚剛躺下,便有種突破的跡象」,天奇點了點頭,有些疑惑的問道:「你不會是昨晚也突破了吧?」

冷甜甜十分的古怪,看起來就像是一個黑洞,她若不使用靈力,天奇根本看不出她有任何的靈力波動,要是事先不認識冷甜甜,天奇恐怕還會誤認為她是一個普通人,而非修靈者。

「嗯,可能是服用了那枚四級獸核的緣故吧,我現在也進入了元靈八階」,冷甜甜點了點頭,並不隱瞞道。

「說不定是由於喝了我的血的緣故呢?我的血可不是一般人的血,是世上獨一無二的」天奇忍不住開玩笑道。

誰的血不是獨一無二的?天奇這句話自然是廢話了,不過還別說,天奇的鮮血還真有些特別,但是具體有何特別之處,冷甜甜也說不出來,至少冷甜甜感覺天奇的鮮血對自己的病有一定的剋制作用。

「那我就天天喝你的血,天天進階」,冷甜甜邪邪一笑,擺出一副張嘴欲咬的樣子。

「這倒是一個不錯的注意,不過可別再藉機占我便宜就行」,天奇故意擦了擦嘴唇,哈哈一笑。

冷甜甜臉蛋兒一紅,雖然發病的時候神志不清,可是醒過來之後,會記得自己發病是所發生的一切,對於岩洞的那一幕,冷甜甜自然記得時候十分清楚,一想到自己居然主動去吻天奇的畫面,冷甜甜的小臉蛋兒便滾燙滾燙的,羞澀的想要找一個地方鑽進去。

「亂咬舌子」,冷甜甜羞澀的瞪了天奇一眼,小聲的嘀咕了一聲,忙的轉移話題道:「你倒是好閑情,還在這裡說笑,想必是冰雪姐出關了,沒有看到我們,正著急呢,故而才會捏碎玉簡通知我們的」。

天奇見冷甜甜兩腮幫子有些緋紅,巧妙的轉移話題,天奇也知適可而止,故而恢復到正題,道:「嗯,你說的倒也十分有理,我們在這裡雷霆深淵裡待了一個多月了,也有些膩了,今日我們便動身上去,與冰雪會合」。

天奇有自由之翼,帶上一個冷甜甜,上去也不是什麼難事,所以兩人簡單的收拾了一番之後,便上去了。

只是當他們回到上面的居住小屋之時,卻並不見冰雪人影! 第三百四十七章信任

冷甜甜和天奇還以為冰雪出去了,故而天奇叫冷甜甜在屋裡等著,自己展開自由之翼,飛上天空去尋找冰雪的蹤跡。

可天奇這一去,便是整整兩個時辰,冷甜甜越來越覺得不對勁,找一個人不應該這麼久啊!

然而就在冷甜甜坐立不安之時,卻見天空中出現一個小黑影,黑影漸漸放大,儼然是天奇。

不過還不待冷甜甜反應過來,天奇便大叫道:「冰雪受傷了」!

「冰雪姐」!

天奇落了下來,冷甜甜這才看清,冰雪已經處於昏迷狀態,臉色蒼白如雪,嘴唇發黑,香汗淋漓,潔白輕衣襤褸,上面沾滿了血跡。

「冰雪姐怎麼中毒啦?」冷甜甜是用毒高手,對毒藥非常了解,一眼便看出冰雪中毒了,而且還是劇毒!

天奇小心的將冰雪放置在床上,整理了一下她的衣著,神色不佳的道:「我也不太清楚,當時我在周圍找了半天沒有發現冰雪的蹤跡,最後卻在極北魔獸山脈深處找到了她,不過我找到她之時,她已經昏迷過去了,她中毒極深,我解救不了,只能用靈力暫時壓制她體內的毒性,將她帶了回來,你可有法子救她?」

「冰雪姐中的是七彩蛇毒,中毒過深,毒性已經侵入到她的五臟六腑」,冷甜甜僅看了冰雪一眼,便看出了冰雪所中何毒,只是冷甜甜臉色陰沉,看樣子冰雪中的毒十分棘手。

「那可如何是好?」天奇聽聞之後,心裡咯噔一聲,他第一次感覺慌張無措。

「我這裡有一枚我們天邪教的解毒丹,可以解百毒,倒是可以暫時壓制住冰雪姐體內的毒性發作」。

冷甜甜取出一枚青白色的丹藥,並給冰雪服下。

天奇聞言,稍稍覺得心安些。

冷甜甜卻皺了皺眉頭,接著道:「但七彩蛇毒乃劇毒,加之毒性侵入到她的五臟六腑,若非你及時為冰雪姐輸入了靈力,將她的神海護住,使她的元神並未受到損傷,否則我這枚解毒丹也無用,為今之計,想要徹底解除冰雪姐體內的毒,唯有給冰雪服用七彩蛇膽」。

天奇聽聞之後,想都沒想,便應道:「既然七彩蛇膽可以解除冰雪身上的七彩蛇毒,那便好辦。我現在便去一趟極北魔獸山脈深處,冰雪是在那裡被七彩毒蛇所傷的,我便將那七彩毒蛇給擒了過來,破蛇取膽便是」。

冷甜甜怪異的忘了一眼天奇,問道:「你可認識七彩毒蛇?」

正所謂關心則亂,天奇方才想起自己沒有見過七彩毒蛇,尷尬吱聲道:「呃……這個確實不曾見過」。

冷甜甜早已猜到天奇不認七彩毒蛇,斷然道:「你在這裡照顧冰雪姐吧,我去一趟極北……」。

不過還沒等冷甜甜說完,天奇便雙目微垂,帶有一絲怒意,打斷冷甜甜的話道:「你以為極北魔獸山脈深處是你自己的修鍊場所?那裡危險至極,你一個女孩子家給我好好的在這裡呆著,照看好冰雪」。

讓一個女孩子去冒險,天奇豈會答應!

冷甜甜也愕然,沒想到天奇霸道起來竟會這麼『蠻不講理』,他也不看看,這三人里就數天奇實力最低了。

當然冷甜甜心裡也明白,天奇這般說,其實是不想讓她去冒險,只是她心裡卻暗自道:「我也不想讓你去冒險啊」。

「你將七彩毒蛇的特徵與我描述一番,我去去就回」,天奇也沒有在意冷甜甜的想法,最後決定道。

而就在此時,冰雪因為服用了冷甜甜的解毒丹,體內的毒性得到了控制,醒了過來,雖然氣息有些不暢,可也聽到了冷甜甜和天奇兩人的談話。

「咳咳……咳……咳咳」。

冷甜甜正不知如何辦之時,卻見冰雪醒來,微微鬆了一口氣,連忙關心的道:「冰雪姐,你好些了嗎?」

冰雪點了點頭,十分虛弱,只輕嗯了一聲。

天奇見冰雪醒來,懸著的心也放了下來,輕聲道:「冰雪,你怎麼會到極北魔獸山脈深處去?你知不知道那裡十分危險?」

「是我大意了」,冰雪咳嗽幾聲,有氣無力的解釋道:「咳咳,我閉關幾個月,連續突破兩階,已達元靈九階,實力大增,便想向極北魔獸山脈深處闖一闖,卻不曾料到竟然被毒物所傷,差點殞命」。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