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喬姐,你別生氣,孩子說話就是直。這孩子回去我就教訓他。」姜芬連忙說道。

但其實話里話外都是挑撥離間,喬寧馨看在眼中,想要看看姑母是如何處理這件事。

「姜芬,這次事情就算了,但我不希望有下次,你把這孩子帶回去吧!」

喬紅英沉下臉。

馮元口中說的那些東西都是她剛才放進房間的。

她知道隔壁的馮家人經常過來,怕看到了這些東西說起來,她不給顯得小氣,給了又是侄女的心意,索性她都收起來和侄女的包放在一起,這樣她想著馮家人要是要臉的,也不會進房間去翻別人的東西。

可沒有想到馮元居然會去房間里翻東西。

如果馮元問了她們之後吃,那肯定她不會說什麼,也會同意給他吃上一口,畢竟馮元也在她家經常吃飯她也當做半個兒子看待,可是馮元不問自取,這就有些過分了。

「喬姨,我這是為你抱不平,你怎麼反而是非不分?」馮元聽到喬紅英趕他走,還有些不敢置信。

「首先這裡是我家,你跑到我家來,翻別人的包裹,這就是你的不對。喬褚亮,他剛才拿什麼了?」喬紅英看向喬褚亮。

「他手上拿著一把玩具槍。我看著他藏進衣服裡面。」喬褚亮委屈,他猜想那把槍肯定是姐姐給他買的。

「我只是試著別一下,沒有拿,我在喬姨這裡好東西見的還少嗎?我會拿這麼一把破木倉嗎?誰稀罕呀!」說完他憤怒的把玩具木倉丟在了地上,然後使勁的用腳踩。

喬寧馨皺起眉:「這把玩具木倉可是我朋友從S市帶回來的,價格高的很。一把玩具木倉六十元錢。」

聽到這個價格一旁的姜芬終於動手了,一把將兒子給推開。

「你造孽呀,這麼貴的東西是你能踩的嗎?喬姑娘,對不住,我兒子不懂事,沒有見過這麼好的東西,他就好奇,男孩子就是喜歡這些東西。」原本姜芬是不在意兒子踩的,可聽到這個價格她嚇得連忙制止了兒子。

「這位阿姨,就算喜歡別人的東西,那也不能隨便亂動,況且這裡也不是你們的家。還有他剛才說我姑母家好東西不少,他都沒有動,那說明他平常經常翻我姑母家的東西,要是沒有翻動姑母的東西,他如何能知道姑母家有好東西呢?」

「你,你這姑娘怎麼說話這麼難聽,胡說八道什麼呢!」

「好了,姜芬,你現在帶著你的兒子走。」喬紅英沉下了臉。

「走就走,就你一個不會下蛋的雞還我還稀罕和你走動了。要不是怕你斷子絕孫好心的讓我兒子過來給你們傳承一下香火,我還會來你們這種絕命戶!」

「你……」喬紅英真是沒有想到,這個姜芬居然是這麼看自己的?

要知道她的兒子三天兩頭來她家吃飯,吃的肉還特別的多,她丈夫和喬褚亮加起來都沒有馮元的肉吃的多。

而且哪一次對方過來,她不是會拿一些東西給對方?不是肉就是魚,又或者是雞蛋。

現在才知道對方來她這裡那真是把她當傻的。

她的那些東西都是餵了狗了。唐家別墅裡面,李雨朝著裡面走著。

沒多久,就看到了唐鴻鈞和賀思年在客廳之中談話。

而賀思年看到李雨的時候,連忙起身出來迎接。

「師父!您怎麼來了,怎麼不跟我說一聲。」賀思年恭敬地說著。

李雨說:「我有點事情想要找你們幫忙。」

賀思年聽著,直接開口:「師父您直接吩咐,徒兒必然竭盡所能!」

後面,唐妍妍連忙走上來,對著李雨說:「師祖,你剛才說的是真的嗎!」

賀思年看著唐妍妍,疑惑地說:「你幹嘛呢,不是讓你出蘇氏藥房……

《聖醫霸婿》第二百三十八章丹藥的力量 比奧特戰士還高無數倍的超體怪獸,從那無底深淵爬出。

ex貝琉多拉看上去就是個扭曲的縫合怪,事實也是相差不遠。

麥克斯凝重地道:「我現在又能做到900米級別的巨大化了,但是時間很短……我們的宇宙並不像我去到的那個平行時空一樣。」

「如果續航和體型互相維持,你大概能在一個什麼程度?」佐菲尋聲問道,對於自己隊友的實力,有個清晰的了解,是佐菲最大的責任。

「大約在450米,能維持一分鐘,900米只有二十秒。」麥克斯說道。

肖龍靠近過去,好奇地問道:「是因為能量不夠的緣故嗎?」

「有一部分,更重要的是,經過我的研究,那個宇宙蘊含一種特殊粒子,可以幫助我的巨大化能力大幅增強。」麥克斯解釋道,「我已經在想辦法進行這種粒子的提取和保存了,但還沒有有效的進展。」

「這樣啊……」肖龍摸了摸下巴,掏出了一張麥克斯的卡。

面甲下的笑容變得有些奇怪:「可能會非常痛噢~」

麥克斯:「?」

「falfrorideultraanax!」肖龍輕輕拍了下麥克斯的計時器。

麥克斯捂著胸口的計時器,立刻悶哼一聲:「唔!!」

紅色的光芒從他身上擴大,不斷長高,最後一個極巨化的麥克斯,站在了超體怪獸的面前。

ex貝琉多拉立即目光鎖定極巨化麥克斯,在頭部操控整個超體怪獸的貝利亞,立刻發出一聲怒吼:「碾碎這個挨不住我兩根的蟲子!!」

麥克斯此時還有些愣神,怎麼這次這麼輕易就變成了極巨化狀態了?

對面衝來的ex貝琉多拉,讓他沒有辦法多加思考,大喝一聲,用z衝擊升華,將賽文和佐菲的力量加到身上。

砰!

光是雙方的接觸,產生的衝擊,就讓眾人無法靠近。

八千米的ex貝琉多拉,和九百多米的麥克斯,互相碰撞,一大一小勢均力敵的畫面,看的人心靈震撼。

「呀嘞呀嘞,真是了不起的生命啊……」門矢士有些頭皮發麻地撤到隊伍中,剛剛可是給他摔的不輕。

「士前輩,沒事吧?」肖龍拍了拍夢比優斯的肩膀道。

夢比優斯尷尬地撓撓腦袋,指著旁邊的夢比優斯說道:「那個,旁邊這位才是你的前輩。」

咦?

肖龍定眼一看,發現那個夢比優斯的夢比優斯氣息的確有帝騎的力量在裡面,於是很不好意思地道:「抱歉抱歉,實在不好意思!」

夢比優斯連忙表示沒關係。

走到門矢士旁邊,肖龍好奇地道:「前輩,你現在力量掌握程度變高了啊。」

門矢士聞言,不善一笑:「都讓後輩給我起墳了,我不得努力變強?」

肖龍悚然一驚,淦,怎麼好像聽到了不得了的事情?!

霧草,這位不會是那個門矢士吧?完了完了,我這豈不是自己送上門了?

門矢士似是看出了肖龍心中所想,頓時森然一笑:「當初雖然是我給你拉過來的,但我是萬萬沒想到你會給我立墳,對了,海東現在可也在找你,只是前幾回他都不知道你。」

肖龍危!

轟!

不等肖龍狡辯,遠處的碰撞聲直接打斷兩人的交談。

佐菲飛到肖龍旁邊,對肖龍問道:「騎士閣下,請問麥克斯能夠維持現在這個狀態多久?」

肖龍感應了下,隨後說道:「大概還剩下兩分三十秒,兩分三十秒后就會解除,並且因為這個ffr的特殊性,他會立即失去戰鬥力。」

佐菲沉沉地點了點頭:「我明白了。」

隨後佐菲回到奧特戰士們的身邊,說道:「麥克斯還能堅持兩分三十秒,之後就會當場失去戰鬥力,兩分三十秒之後,我們立即頂上去!」

「說的輕巧,可這怎麼頂?」哪怕是賽羅都有些頭皮發麻了,當初的貝琉多拉四千多米,可是他賽羅擒賊先擒王,才把還不算完全合體的貝琉多拉打敗。

可這次,有了都市介入,ex貝琉多拉可就不是什麼西貝貨了。

八千米的身高是開玩笑的?

沒見麥克斯快一千米的身高依然跟個弟弟一樣在挨打嗎?而且佐菲你說兩分三十秒再去支援麥克斯……

我懷疑現在被當沙包一樣,麥克斯能不能撐過三十秒都是問題,你還這樣說……佐菲,我看你是想要麥克斯死!

跟肖龍混太久,賽羅都開始思維過於散發了。

佐菲當然不會是這種想法,他只是單純想讓奧特戰士儘快恢復能量,並且最好在此期間想到解決ex貝琉多拉的辦法。

畢竟作為宇宙警備隊的隊長,一隻佐菲菲能有什麼壞心思呢。(麥克斯還能撐三天才變怪獸,我們三天後再去救他吧?乛?乛?)

「事情好像變得很棘手的樣子……」肖龍撓撓頭,「真是,每次碰到都市好像都沒什麼好事情啊。」

門矢士一聽這話,忍不住吐槽道:「貌似都市會出現,完全都是因為你吧?」

肖龍摸了摸腦袋,嘴硬道:「同位體的事,那能怪到我身上嗎?」

「為啥不能?還有,打完別走,我和海東可還有事要和你好好商量一下!」門矢士皮笑肉不笑地撂下狠話。

肖龍背後一涼,小心翼翼地看了眼周圍——嗯,沒有海東大樹的身影,所以他去哪了?

與此同時,某個外星球上,剛在飯館吃完飯,飛鳥信就又一次感應到宇宙里,又發生災難了。

立刻下意識地一摸懷裡,結果卻摸了個空。

「!!!」飛鳥信雙手連忙在身上摸了摸,片刻……

「閃光劍沒了?!!」

飛鳥信想到會不會是掉到剛剛的飯館了,準備回去找找,結果剛轉頭——飯館也沒了!

「!!!!」飛鳥信悲憤地喊道,「歐諾咧!!」

在星球某個角落,一身古怪服飾的海東大樹臉上掛著陽光的笑容,手中將一個東西拋上拋下:「真是個很不錯的寶物呢,你給的所謂飯錢我可沒動,這個,我就當飯錢收下了。」

古銅色的色澤,正是閃光劍!

另一邊,遺失閃光劍的飛鳥信氣惱地一揚手,光芒綻放。

宇宙中,變回戴拿的飛鳥,一邊飛行一邊嘟嚷:「真是的,長得那麼好看,居然偷我東西——我知道了老爹,你就不要訓我了,也沒出什麼大事是吧。」

「你還和我在一起呢,丟了變身器也沒關係……」

「裡面的光?應該沒事吧,我們的光不是誰都能用的啊,他要是能用的話,那說明他勉強還是有那份心靈之力的。」

光,飛遠了。 張若塵確定自己聽到的是劍魂,而不是劍意,或者劍靈。

凌飛羽的纖長嬌軀,如同一片羽毛,輕輕飄飛起來,落入雲湖的湖面,腳下一點漣漪都沒有。

「錚!」

隨著一道劍鳴聲響起,一柄聖劍,已經出現在她的那隻雪白的玉手之中。

劍寒如霜。

直到此刻,張若塵才發現凌飛羽手中的劍,正是被青天血帝奪走的葬天劍,為鎖住冥王的六劍之一。

青天血帝已經被池瑤殺死,崑崙界的不死血族,幾乎被剿滅殆盡。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