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喲,你們是在找本少嗎?」

林天佑落地之後,雙手插兜,臉上還掛著森冷的笑容,邁步走向了弈劍雲的弟子們。

「你、你是誰?」

林天佑出現的太過突然,就好像是憑空變出來的一樣,在場的所有人全都嚇呆了。

林天佑沒有回答他們的話,他念頭一動,頓時五把飛劍感應到主人的想法,第一時間飛了出來,懸在林天佑的頭頂上空,彷彿如法寶一般,充滿了神秘。

「你、你就是那個搶了黑白棋子前輩飛劍的林姓小子?」

看到這五把可怕的飛劍,人群頓時就反應了過來。

「原來就是你搶走了飛劍?」

史雲看著林天佑,眼神也是冰冷至極。

他左右掃看了一圈,問道:

「你的那個實力很強的同伴呢?

叫他一起出來吧!」

「史雲師兄,他那個能打的同伴估計在綠絕泉搶劍的時候受傷了。

養傷還來不及,此刻哪裡還敢出現?

我猜這個小子應該就是他同伴派來拖延時間的炮灰吧。」

長相刻薄的女子咯咯笑道。

話音之中充滿諷刺之意。 「哈哈,說的沒錯!

那麼多強者進了綠絕泉,都被泉底的機關害死了。

你的同伴肯定也受傷不輕。

小子,我看你這麼可憐,就不為難你了,只要你乖乖將飛劍拿出來。

我們就會對你客氣一點。」

史雲哈哈大笑道。

「一群沒長腦子的白痴!」

林天佑搖搖頭,心疼這群白痴的傢伙是怎麼活到現在的。

神識傳達,頭頂上的五把飛劍頓時劍光閃爍。

尤其是第二把飛劍,也就是飛劍靈老三所在的飛劍,更是血氣與殺意融合,強悍至極的力量從他的劍身綻放,凌厲無比,讓在場所有人都心顫。

「大家別怕,只有他一個人而已,即便能使用這五把絕世飛劍,他也發揮不了它們的真正實力。」

長相刻薄的女子見師弟們面露恐懼,連忙開口安慰。

眾弟子聽師姐如此說,內心的恐懼稍微安定了一些。

就見那女子看向史雲,叫道:

「史雲師兄,這個小子根本沒有資格讓你出手。

師傅說過,厲害的人即便拿一根木棍,都能打出絕世神兵的威力來。

而那些垃圾廢物,即便他們手持龍皇絕天劍,也跟拿個木棍沒什麼區別!」

女子的這句話,分明在嘲諷林天佑就是這樣的廢物。

「莫師弟,這個小子,由你來解決吧。

正好你出手戰鬥的時候,要是有什麼不足的地方,咱們的史雲師兄也好在旁指點。

這是難得的好機會,可別錯過了!」

長相刻薄的女子就好像是眾人的老大一般,大聲吩咐道。

莫師弟正是之前那個年輕的男子,聽到刻薄師姐的話后,他的臉色頓時就變了。

林天佑的頭頂上懸著五把如此可怕的飛劍,這個女人居然讓他上場?

說好聽點,是要給他機會歷練,說難聽點,這就是讓他去送死。

不過,這個女人很會討好史雲,他還真的得罪不起。

「師兄,我、我怕他頭頂上的五把飛劍。」

莫師弟弟來到史雲的面前,苦著臉說道。

林天佑這個人,他是不怕的,但飛劍可不長眼睛,萬一傷到了自己,那也太慘了。

「你放心吧,我會全程注意他的飛劍,讓這些飛劍傷不到你分毫。

更何況,那林姓小子的魂力境界這麼低下。

能把這絕世飛劍懸在頭頂,估計都耗盡了力量,你可以放心大膽的出手。」

史雲淡淡的說道。

「那我就出手了!」

有了史雲的保證,莫師弟總算是安下了心。

他向前跨出一步,冷眼看向了林天佑,十分不耐煩的開口:

「小子,趕緊把你頭上的飛劍交出來,再敢反抗,你會吃盡苦頭!」

林天佑沒有理會這個莫師弟,而是把目光轉向了史雲。

「黑白棋子的人是嗎?

正好,那個混蛋死在了我的飛劍之下,我也不介意再多殺幾個與他有關的人!」

「哈哈,我就知道你這樣的弱者會用虛假的謊言來騙人。

就憑你也能殺我們弈劍門的人?

小子,黑白棋子是我們的前輩,他的實力已經無限接近上位四層境鬼神水平。

憑你也能殺他?

我們早就從黑白棋子前輩傳回來的玉符中了解了事情的經過。

他是受到飛劍的力量反噬,這才讓你們得手。

如果他不受反噬,就算一萬個你圍著黑白棋子前輩,都不夠他殺的!」

長相刻薄的女子放肆的大笑起來。

林天佑的話在她聽來就像一個笑話一般。

她對著林天佑一口一個弱者,一口一個廢物,說的非常的過癮。

全然沒有注意到,林天佑頭頂上的五把飛劍已經殺意肆虐了。

「爸爸,我忍不下了,我要滅了她的神魂!」

飛劍靈老三最不能容忍別人侮辱林天佑。

當下,他也不等林天佑的命令,直接控制飛劍,朝著那名女子的額頭飛去。

「壞女人,給我去死!」

飛劍靈老三雙眸怒火直冒,攜帶著鋒利無比的劍芒,如流星滑過,已經從女子的頭顱洞穿而過。

長相刻薄的女子瞳孔頓時睜大,盯著林天佑,似乎都沒有反應過來。

直到劇痛傳來,鮮血噴涌的時候,她才意識到自己已經被飛劍刺穿了腦袋。

「啊!」

一聲無比驚恐的尖叫從女子的嘴裡發出,而後她便直挺挺的向前倒去,再也沒有了生機。

「師、師姐?」

隨著女子的身軀倒下,眾人全都倒吸了一口涼氣。

剛才的飛劍速度太快了,快到讓他們只看到了一道閃光。

連具體的情況都沒有看清,他們的師姐就這樣被滅了神魂。

雖然師姐在洪荒世界的天才眼裡,不算什麼厲害的人物。

可是在他們的眼裡,那已經是高高在上的強者了。

這樣厲害的強者,轉眼之間就死在了林天佑的飛劍之下,他們如何不畏懼,如何不震驚?

飛劍靈老三解決了那個讓人討厭的女子,這才返回了林天佑的身邊。

他傳音道:

「爸爸,我沒經你同意,就擅自出手攻擊,現在我過來領取責罰。

不過,就算時間倒流,再讓我選一次,我還是會出手。

因為誰也不能侮辱我的爸爸和媽媽!」

飛劍靈老三聲音堅決的說道。

他雖然是在認錯,可也在表明自己的態度。

「爸爸,不要責罰三哥哥好么?

其實就算三哥哥他不出手,我們也會出手的。

如果你非要責罰,那我們也願意一起挨罰!」

其他四個小傢伙也傳音到林天佑的腦海。

為他們的三哥哥求情。

「我什麼時候說了會責罰老三了?

他為了捍衛我的尊嚴不受辱,寧可不聽命令也要出手,這樣的劍靈,我疼愛都來不及,哪裡會去責罰?

你們放心好了,只要你們所做的事情都是為了我好,即便你們闖下彌天大禍,我也給你們扛下來!」

林天佑面帶溫柔的對著五個小傢伙說道。

「果然不愧是我們的爸爸,我們愛死你了!」

幾個小傢伙聞言,頓時興奮了起來。

有個這麼理解他們的主人,簡直是他們的福氣。

此刻,他們對林天佑的敬仰與愛慕已經比之前任何時候都要濃郁。

即便林天佑讓他們去死,他們也不會有任何的猶豫。 百里流月狹長的眸流動光轉,眸里閃過魅人的神色,泣血的丹唇勾起魅惑的弧度,聲音自是酥麻入骨:「你幫我戴,如何?」

夏侯祭似是沒有想到百里流月這樣提出要求,怔了怔,然後淡淡一笑,笑若清風,溫柔舒適。他抬起百里流月那白嫩小巧的左腳,放到自己的腿上。

她那白玉般的小腳上穿了一個紅色跛跟鞋子,很是精美漂亮,夏侯祭知道這是赫連城送給百里流月的禮物,同樣很有防護功能。

夏侯祭低頭看著她的腳,神情專註,像是在看一件完美的藝術品,他認真的將紅色腳鈴在她腳踝處繫上,認真的如同在完成一件神聖的事情。

百里流月咯咯笑了起來,愉悅的聲音傳了開來,此刻她的笑容很肆意,如同偷了腥的小女王。

系完了腳鈴,百里流月站了起來,腳踝處的腳鈴上三個鈴鐺叮叮噹噹的響,清脆悅耳,婉轉動聽。

她提著紅裙,在夏侯祭面前,完美的轉了一圈,紅裙隨著她舞動,腳鈴隨著她泠泠響起。

夏侯祭笑看著面前的百里流月,他的眸子很專註也很認真,他看得出,此刻她很高興。

……

隨著時間的流逝,每宿舍小組的爭奪宿舍之戰也即將到來了。

這天,嵐宣院內,寂靜無聲。

四個女孩在院子里靜靜地修鍊或看書。

星火來到嵐宣院時見到的便是這樣的情景,他今天穿了一件藍色的衣裳,正太模樣的臉上綻放著陽光一般的笑容。

這個陽光開朗的小男孩,是嵐軒院內所有女孩歡迎的客人。

赫連丹最先開口了:「星火,過來坐啊。」

其餘三個女孩紛紛丟下手中的事情,都坐到了院子前的石凳上。

澹臺玉瀲精通茶藝之道,嵐軒院內所有人喝的茶都是她泡製的,所以所有人圍在一起時,她手法嫻熟的泡好了茶,在諸位面前擺了杯子,一一倒茶。優雅風度,不愧是千金小姐。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