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嗡……」讓洛天整個神魂都顫抖氣息,瞬間出現在了洛天神魂跟前,還沒觸碰到洛天,洛天的神魂便是有些不穩起來,在那股氣息之下本能的顫抖著。

「這下,真特么完了!」洛天心中苦澀,渾身灰氣瀰漫,撐起了一道結界,試圖抵擋住那道讓洛天心中恐懼的氣息。 第一千六百一十七章成仙的契機

仙威浩蕩,彷彿任何人任何事物在仙威面前都是顯的不堪一擊,洛天雖然竭力抗衡,但是依然在那股氣息面前,顯的異常的渺小。

「這特么誰能擋住!」洛天低聲自語,看著那已經到了近前的那道氣息。

「啊……小子,看看誰死吧!」另外一邊仙靈則是不斷的大喊,聲音之中帶著瘋狂,顯然洛天演化出來的遠古天宮也是讓他感覺到了不小的壓力。

「嗡……」就在洛天感覺到有些堅持不住的時候,陣陣的嗡鳴之聲,在洛天的丹田升起,一道道金色的神光,從洛天的丹田之中迸發而出,瞬間席捲在洛天的全身。

強大的神光化成了極致神芒,瞬間出現在了洛天神魂的身前,同已經即將碰撞在洛天結界上的那到氣息碰撞在了一起。

「嘭……」沉悶的響聲在洛天的身體之中回蕩起來,洛天的臉上帶著大喜之色,目光看向那道金色的神芒,差點都沒哭出來。

「大爺,你特么終於有反應了!」洛天恨不得仰天大喊,但是他現在是神魂的狀態,根本無法發出太大的動靜來。

外界,貂得助幾人,臉上帶著喜色,長長的喘著粗氣,看著那被斬斷最後一顆頭顱的三頭犬,跌坐在了地面之上。

眾人同三頭犬大戰了一刻鐘,終於將三頭犬的第三個頭顱斬掉,此時的三頭犬,失去了生機,龐大的身軀倒在那裡。

「嘿嘿,有狗肉火鍋吃了!」陳戰鏢擦了擦額頭上的汗水,口水橫流,飛身衝到了那還在不斷流血的三頭犬的身軀之上,將天道雷霆劍拿了出來,瞬間砍在了三頭犬的身軀之上。

大塊的血肉被天道雷霆劍砍了下來,看的貂得助幾人嘴角不斷的抽搐著,看著陳戰鏢熟練的祭出了一口大鍋,升起了火,將那砍下的血肉用天道雷霆劍切成一片一片,扔進了鍋中,同時不知道從哪裡鼓搗出一堆佐料不斷的放進鍋中。

「用堂堂仙器,去砍肉,這事也就戰鏢還有洛天能夠干出來了吧!」貂得助臉上直抽搐,低聲自語。

「還真是吃貨,隨身攜帶這些東西!不過,還真他娘的挺香!」孫克念等人臉上也是帶著笑意,看向彪悍無比的陳戰鏢。

「唉……大哥怎麼還不醒啊,我這火不太好用……」陳戰鏢口水橫流,目光看向盤坐在那裡的洛天,臉上露出期待之色。

「是啊,按照正常來說,洛天的傷勢雖然很重,但是以他肉身的變態,他應該恢復過來了,為什麼現在他的傷口還在,而且恢復的這麼緩慢?」陳戰鏢的話,讓幾人將視線轉移到了洛天的方向,看著洛天,此時竟然跟受傷之前沒有什麼變化,臉上不由得露出擔憂之色。

「難道是發生了什麼變故不成?」隨後幾人目光對視了一眼,來到了洛天的身前,仔細的觀察起洛天來。

「轟隆隆……」此時隨著他們將三頭犬解決掉,整個大殿恢復了平靜,他們也是聽到了洛天身體之中傳出的陣陣的轟鳴之聲。

「怎麼回事?洛天身上的氣息怎麼這麼紊亂?」隨後幾人便是發現了洛天的異常,眼中的擔憂之色更加濃重起來,尤其是幾人看到洛天脖子上的印記在黑暗之中散發著幽幽的寒光,讓幾人的汗毛瞬間豎立了起來,感覺到了一股寒氣。

「難道是那個仙靈開始奪舍了么?」幾人的心中有些沉重起來,目光緊張的看向洛天。

「只能靠洛天自己,我們根本幫不上任何忙!」隨後幾人便是長長的嘆息了一聲,將洛天圍攏起來。

而此時的洛天灰色臉上卻是帶著強烈的喜色,看著身前那道氣息崩滅在那道神光之下,心中激動無比。

「紀元之書!」洛天沒想到許久沒有動靜的紀元之書,竟然在這時候顯威了,直接崩滅了仙靈打出的那道氣息。

洛天這邊大喜的想要哭出來,另外一邊,仙靈卻是真的哭出來了,目光看向自己打出的強大的攻勢,被那道神光湮滅的連渣都不剩,眼中帶著強烈的震撼。

「怎麼可能!」仙靈心中掀起了驚濤駭浪,他自信自己這道攻勢,九域的任何手段都不可能將其阻擋。

「轟隆隆……」不過,就在仙靈失神間,渡上了金色的遠古天宮,便是轟然墜落,瞬間震殺在了仙靈的身軀之上。

轟鳴之聲滔天,洛天的身體之中彷彿升起了陣陣的雷音,無形的氣浪瞬間從洛天的身體之中散發而出,讓一直仔細觀察著洛天的孫夢如等人心中驚慌起來。

「該是什麼樣的大戰,竟然讓我們在外面都感覺到了壓力!」徐離子益臉上帶著震撼失聲開口。

「一定非常艱難,說不定洛天此時正在跟一個仙在戰鬥!」貂得助長長的嘆息一聲,話音讓幾人沉默起來。

狂暴的波動,席捲在洛天灰色神魂的身前,看著仙靈被遠古天宮震滅,洛天灰色的臉上露出喜色,心中則是長長的出了口氣,即使剛才那一下,沒有震殺仙靈,也必然會讓仙靈受到重創。

「嗡……」就在洛天有些放鬆之際,金色的神光再次出現,紀元之書從洛天的丹田出現在了洛天的視線當中,讓洛天感受到了強大的壓力。

「嘩啦啦……」金色的書頁不斷的翻騰起來,同時陣陣的波動,從紀元之書上緩緩的傳出,籠罩在洛天的周圍。

隨著波動的籠罩,那之前被神光轟散的仙靈打出的那道強大的氣息,竟然再次緩緩的凝聚出來。

「我草!」看著那凝聚出來的氣息,洛天忍不住爆了個粗口,灰色的神魂瞬間朝後退去,目光謹慎的看向那道氣息,剛才如此近距離的站在那道氣息面前,若是自己被碰到,那不死也要脫層皮。

不過紀元之書卻是彷彿沒有看見洛天一般,陣陣的吸力從金色的書頁之上傳出,將那道氣息吸收進了紀元之書之中,隨後便是消失在了洛天的視線當中,又是彷彿大爺一般,回歸到了洛天的丹田。

「大爺,你給我留口湯喝也行啊!」洛天看著那道氣息被紀元之書收走,忍不住將神識嘗試著跟紀元之書溝通了一下,洛天知道,若是自己將那到氣息吸收,自己的神魂,必然會大漲,以後的路很有可能會順利許多,將來或許能夠靠著著一縷氣息找到成仙的契機。

「他么的!」洛天忍不住輕罵了一聲,看著沒有反應的紀元之書,隨後長長的嘆息,不管如何,畢竟紀元之書又救了自己一次。

「你到底是什麼樣的存在,竟然連仙氣都能夠吸收,那樣的氣息在你面前不堪一擊!」洛天心中自語。

「怎麼可能!」就在洛天自語之時,一道虛弱無比的氣息緩緩的凝聚,仙靈的身影出現在了洛天的視線當中。

不過此時的仙靈卻是不在有之前的那樣的氣勢,而是萎靡到了極致,讓洛天灰色的臉上露出一絲笑意。

「什麼不可能?」洛天臉上帶著玩味,沖著仙靈開口,同時一步邁出,朝著那虛弱無比的仙靈沖了過去。

「那是什麼東西!」仙靈看著洛天朝著自己衝來,知道自己此時的狀態差到了極致,根本不是洛天的對手,放棄了抵抗,沖著洛天開口,聲音之中帶著強烈的不甘心。

「他叫紀元之書!」洛天停下了身軀,想要知道這個跟仙有著莫大關係的仙靈,知不知道紀元之書的存在。

「紀元之書!」聽到洛天的話,仙靈的聲音之中帶著不可思議之色,金色的雙眼之中寫滿了驚駭。

「沒想到竟然在這個世界遇到了傳說中的紀元之書,我認了,沒想到我計劃的這麼完美,最後還是失敗了,看來是命中注定,我成不了人了!」仙靈金色的臉上帶著頹敗之色。

「你知道紀元之書?」洛天臉上帶著喜色,沒想到仙靈竟然知道紀元之書的存在。

「想知道么?我偏偏不告訴你,可惜,我雖然奪舍不了你,不過也好,縱然奪舍了你,最後也一定會死,不過是早死晚死而已!」仙靈目光之帶著一絲猙獰,隨後伸手一點,陣陣的波動從仙靈的手中散發而出,作用在了自己的身上。

「他在抹除自己的記憶!」洛天臉色狂變,隨後身形閃動,瞬間朝著仙靈沖了過去。

「給我停下來!」洛天低吼,眼下仙靈在自己面前沒有絲毫的反抗能力,若是自己吞噬了他,神魂壯大的同時,自己也將擁有仙靈的記憶,那樣的話,或許知道一些紀元之書的線索也不一定。

不過,洛天的速度明顯有些晚了,在洛天衝到仙靈身前的一瞬間,仙靈的雙眼便是變的迷茫起來。

「嗎的……」洛天灰色的臉上露出懊惱之色,看著雙眼迷茫無比的仙靈,一拳轟在了脆弱無比的仙靈的身上。

「嘭……」在洛天強大的一拳之下,仙靈的身軀轟然碎裂,化成了神魂之力,瀰漫在洛天的身體之中。 第一千六百一十八章你怎麼證明

洛天看著那被自己轟散化成神魂之力的仙靈,臉上露出感嘆之色,同時心中也是慶幸無比,若不是有著紀元之書在,自己這一次或許真的就凶多吉少了。

不過,現在雖然結果是好的,但是仙靈最後的話,卻是讓洛天心中多了一根刺,讓洛天升起了一股危機感,紀元之書改變了自己的一生,帶給了自己莫大的機緣,甚至幾次幫助自己起死回生,無形之中便是結下了因果。

天下沒有免費的午餐,這一點洛天一直深信不疑,自己能夠幾次起死回生,自己一定也要付出同樣的代價。

「還是先提升實力再說吧!」洛天搖了搖頭,雖然不知道紀元之書在自己的身上到底是凶是吉,但是洛天堅信,只要自己的實力夠強,便是能夠應對各種各樣的危機,自己的拳頭大,才是硬道理。

「可惜,你算計的非常完美,最後卻是沒有算到我有紀元之書!」洛天低聲自語,沒有絲毫的客氣,灰色的神魂盤坐起來,開始吞噬起仙靈潰散之後留下的神魂之力來。

「平靜下來了?」外面,貂得助幾人看著洛天的身上的氣息平緩下來,而且不再傳出什麼聲響,肉身上的傷口也是開始緩緩的癒合起來,心中的擔憂之色,更加強烈。

「轉生仙印不見了!」隨後幾人便是看到了洛天脖子上的轉生仙印消失,臉色都是變化起來。

「是那個仙靈奪舍成功了,還是洛天……」貂得助開口,話音沒有繼續下去。

「不管如何,還是先布置一點手段吧,雖然我們對洛天有信心,但是對方或許可能是一個真正的仙人,所以不得不防!」萬凌空輕聲嘆息,隨後一枚金色的陣旗,從萬凌空的手中飛出,將洛天圍攏起來。

「嗡……」有著時間布置陣法,萬凌空的強大之處便是顯露了出來,一枚枚陣旗在圍攏在洛天的周圍,散發出道道的神則,一道道神則穿插在一起,化成一張無形的大網,萬凌空自信,即使是准紀元之主或者是准王,在這大陣之下,都有把握困住。

時間緩緩的流逝,一天的時間悄然流逝,在眾人焦急的等待之中,洛天一直盤坐在那裡,身上的傷口也是自行癒合起來,身上的氣勢也是漸漸的變的強大。

「暢快!」而洛天的身體之中,洛天不斷的吞噬著仙靈潰散之後的神魂之力,經過了一天的時間,吞噬了大半,洛天的神魂也是終於恢復到了巔峰的時候。

而且,雖然仙靈身上的仙氣被紀元之書拘走了大半,但是終究還是有一部分殘留了下來,雖然極少,但是終究還是有些作用的,此時洛天的神魂都是帶著一絲神光,不再是灰色。

「可惜,太少了!若是能夠全部吸收煉化,或許我真的能夠找到成仙的契機!」洛天長長的嘆息了一聲,隨後便是再次吸收起那剩下的神魂之力來。

「洛天身上的氣勢在攀升!」 貴府嫡女 隨著洛天再次煉化,一直緊張的觀察著洛天的孫夢如幾人,看著洛天身上的氣勢在攀升著,不但沒有絲毫的喜色,反而眼中的擔憂之色更加濃郁起來。

「萬凌空,等會兒洛天若是蘇醒過來,直接開啟大陣將他困住再說!」孫夢如眼中露出冷意,同時心中也是做了一個決定。

「好的!」萬凌空點了點頭,孫夢如做為洛天的妻子都發話了,他又怎麼能夠阻攔,他知道這些人中,若說最難受的便是孫夢如了,自己的丈夫正處在關鍵的時刻,自己卻幫不上什麼忙。

「嗡……」在眾人焦急的等待之下,時間又是過了三天,洛天身上的氣勢越來越強,一股靈魂上的壓力,讓孫夢如幾人臉色變的更加凝重起來。

「希望洛天沒有變化吧!」幾人心中不斷的祈禱著,不過他們知道,洛天多半是凶多極少了,因為洛天之前的神魂根本就沒有這麼強,此時神魂之力突然暴漲,讓他們的神魂都是跟著不穩定起來,顯然是出現了什麼變故。

洛天此時卻不知道,外面的人們擔憂自己,甚至以為自己已經被奪舍了,臉上帶著笑意,灰色的神魂渾身上下渡上了一層金色。

「終於完成了!」洛天長長的出了口氣,感覺自己的神魂又是晉陞了一個檔次,隨著吞噬了仙靈,洛天知道,自己的神魂,如今已經進入到了准紀元之主的境界。

「如今我的肉身碾壓准紀元之主,神魂同樣碾壓准紀元之主,只要丹田中的輪迴橋徹底凝聚成形,那麼之前那些太古王族的准王,在我面前不堪一擊,甚至就是王者的親子,成就准王,沒有兩個也很難抵抗我吧!」洛天金色的臉上帶著強烈的自信之色。

「不過,那些個王者親子都不簡單,不知道成就了准王實力上會不會有王者或者紀元之主年輕時的風姿!」洛天臉上帶著期待,有些迫不及待的想要同那些天驕們戰鬥一翻了。

「他們應該也將三頭犬收拾掉了吧?」洛天臉上帶著笑意,隨後渡上了金色的神魂開始擴大起來,與肉身契合在了一起,緩緩的睜開了雙眼。

「蘇醒了!」外界一直觀察著洛天的孫夢如等人,在洛天睜開雙眼的一瞬間便是發現了,隨後一個個目光緊張的看著洛天。

「嗡……」無形的壓力在洛天的身上散發而出,如今的洛天,縱然是面對準紀元之主都有一拼之力,讓貂得助幾人感覺到了壓力。

「萬凌空,動手!」看著洛天雙眼泛起的陣陣神光,貂得助幾人沖著萬凌空大喊起來。

「嗡……」不用幾人開口,幾乎在洛天睜開雙眼的一瞬間,萬凌空手中的陣旗便是轟然下落,瞬間插在了洛天的身前。

神光流轉,同神則交織在一起,瞬間化成了一片大網,將洛天籠罩起來,纏繞在了洛天的身上。

「呃……」洛天還沒來的及反應,直接便是被金色的大網纏繞起來,讓洛天一愣,隨後便是猜測出了幾人的想法,輕聲一笑。

「是我!」洛天輕聲開口,沒有去掙扎,他知道,萬凌空布置的陣法的強大,縱然是現在的自己,想要一時半會破除也不容易。

貂得助幾人看著洛天的笑容,感覺洛天的笑容有些高深莫測,臉色瞬間變化起來。

「王八蛋,竟然敢奪舍洛天!」幾人的雙眼頓時紅了起來,一道道恐怖的武技,在眾人的手中凝聚,天道雷霆劍散發著滔天之威,懸浮在眾人的頭頂之上,只要再發現洛天不對勁,便會毫不猶豫的祭出。

「草……」洛天看著眾人頭上懸浮著的天道雷霆劍,那驚天的氣息,臉色頓時變化起來,若是被這幾個王八蛋給轟殺了,那麼自己才叫死的冤。

「別衝動,真的是我!」洛天雖然被捆住了,但是簡單的動作還是能做的,連忙沖著幾人揮手。

「我不信,你怎麼證明你是洛天!」貂得助臉上露出不屑之色,一點都沒有放鬆警惕。

「怎麼證明……」聽到貂得助的話,洛天的嘴角一抽,這特么還得證明自己就是自己。

「你們說,我怎麼證明吧!」洛天搖了搖頭,他也不知道自己該怎麼證明,畢竟若是真的被奪舍了,那麼仙靈就成了另外一個自己了。

「你先別反抗,讓我們將你封印了再說!」萬凌空沖著洛天開口,聲音之中帶著凝重。

「對,你先讓我們封印了你,其他的都先放到一邊!」聽到萬凌空的話,貂得助幾人頓時隨聲附和起來,就連孫夢如都是點了點頭。

「好……好……好……現在你們是大爺……」洛天臉上帶著苦笑,沒有反抗,站在那裡。

「嗡……」看到洛天點頭,幾人沒有絲毫的客氣,直接出手,五顏六色的符文從幾人的手中飛出,一層又一層的封印之力將洛天籠罩起來,讓洛天的丹田沉寂了下去,甚至連氣血和神魂都是封印了起來。

「這下總行了吧!」洛天臉上帶著苦笑,目光看向貂得助幾人,心中冷笑:「等老子恢復了,看我怎麼收拾你們!」

「行是行了,但是還是不能證明啊!」隨後幾人便是有些范起愁來,不知道該怎麼分辨眼前的洛天到底是真是假。

「這樣吧,你說說我們每個人的優點!」隨後貂得助眼睛一轉,沖著洛天開口。

「你最愛裝逼!」聽到貂得助的話,洛天想都沒想,直接說出了貂得助的缺點。

「徐離子益愛罵人,怕老婆……戰鏢喜歡吃東西……」洛天不斷開口,沒有講出眾人的優點,直接將眾人的缺點說了出來,說的幾人臉色變的有些尷尬起來。

「不過,我家夢如卻是貌美無雙!」不過對於孫夢如,洛天可不敢說缺點。

聽到洛天的話,幾人警惕的心也是有些放鬆下來,畢竟洛天能夠任他們封印,這已經證明了洛天對他們沒有敵意。

「不行,還不行,這也都說明不了什麼!」不過也僅僅只是讓貂得助幾人放鬆了一些警惕而已,卻是依然沒有打消貂得助幾人的疑慮。 第一千六百一十九章確認

「怎麼確認?」隨後眾人的臉色便是變的為難起來,實在是想不出該怎麼辨別洛天到底是真是假。

「那個,我倒是有個辦法……」隨後萬凌空臉上帶著一絲笑意看向眾人,隨後開口傳音,聲音在幾人的腦海之中響了起來。

「這……」聽到萬凌空的傳音,眾人的臉色便是變的為難起來,隨後目光看向洛天。

「我們想到了一個辦法,你要配合我們一下!」貂得助幾人嘴角抽搐著,沖著洛天開口。

「配合,配合,你們說怎麼配合就怎麼配合!」洛天開口,不知道這幾個王八蛋又想出了什麼餿主意來。

「狗子,要不你先試試?」隨後眾人便是將目光看向了貂得助,目光之中帶著一絲慫恿。

「放屁,憑什麼我去!我特么已經夠慘的了!」看到眾人的眼光,貂得助的臉色頓時變化起來。

「你知道洛天一向不怎麼準的,肯定打歪!」鄭欣開口勸說,聲音之中帶著一絲鼓勵之色。

「不行……」貂得助連忙搖頭,沖著幾人大喊:「憑什麼是我!老子不幹,鄭欣,我就看你小子應該試試!」

「你是誰啊,堂堂妖域第二天驕,爆打過紀元之主的貂得助,貂大爺,此事非您莫屬啊!」

「您高大,您無上您偉岸,這點小事,對於你來說,不過就是毛毛雨嗎!」鄭欣看到貂得助不同意,連忙拍起了貂得助的馬屁。

「對啊,你是我們這些人中唯一一個能夠跟洛天大戰的人,此事你當仁不讓啊!」其他人也是不斷的開口,連給貂得助帶起了高冒。

洛天臉上帶著疑惑之色,不知道這幾個王八蛋到底在憋什麼屁,站在原地,等待著著眾人的決定。

貂得助被幾人的馬屁拍的有些飄飄然起來,臉上的帶著得意之色,背著雙手,身上泛起了落寞的氣息。

「可惜,洛天現在這樣的狀態,的確是讓我感覺到有些寂寞啊!」貂得助低聲自語,聲音之中帶著一絲孤寂之色。

「無上的貂大爺,你看看剛才商量的事情,你看看是不是你出手一下!」鄭欣看著貂得助進入了狀態,連忙煽風點火。

「小意思,我……」貂得助剛要答應下來,隨後便是渾身顫抖了一下,目光看向鄭欣幾人。

「嗎的,差點就被你們給坑了!」貂得助咬牙切齒,目光之中帶著強烈的憤怒,看向眾人。

總裁霸愛甜甜妻 「幸好老子反應過來了!」貂得助心中慶幸無比,剛才差一點就答應下來了。

「大家一起,他點到誰就算誰!」隨後貂得助眼珠一轉,沖著鄭欣幾人開口。

「好吧!」看到貂得助沒有上當,眾人心中有些惋惜起來,隨後商量好了,除了孫夢如以外,站在了洛天十幾丈外,目光看向洛天。

「我就站在這裡,洛天的醫術強大無比,針法出神入話,只要將銀針打在我們任何一個人風馳穴上,就算驗明真身了!」鄭欣沖著洛天開口,讓洛天的臉色微微一變。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