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嗯?」姜染愣了下,發了個問號的表情包過去。。

「他出去一小時了吧,電話打不通,所以就來問問你,他還沒到嗎?」江野走得時候,江淮沒有多問,但是也猜到了他這個時間要去哪裡。 前妻首席要復婚 他中途有打電話給江野,打不通,所以只好來問姜染了。 老黑回到隊伍的時候,眾人一見他的臉色便知,事情成了。

「怎麼樣?」隊長還是忍不住確定道。

「事成了,我們只要繼續跟著就行了!」老黑微微一笑,這話出口,果然眾人忍不住臉上的喜色。

聶雲微微一笑,有混天宗的身份,加上老黑出馬,這事鐵定是成了,因此在老黑安全回來的時候他就知道,沒什麼大事了。

「好,這一來我們就安全了!」

「沒錯,我們是安全了,恐怕一些還在一肚子壞水的傢伙,不久后要臉綠了!」

「哈哈哈!」

眾人不由大笑,很快便是止住,畢竟還不適合太得瑟,後面還有火元宗的隊伍悄悄跟著呢,收斂一下還是需要的,等見到混天宗前輩,那就可以肆無忌憚,什麼都不用擔心了。

不久后,對面隊伍繼續出發。

至於聶雲他們隊伍,很顯然,十分乖巧地跟在後面,他們什麼都不用干,如今更不用擔心眼前隊伍掉頭的時候,他們正好運氣不佳,沒有碰上其他「護身符」,因為一切都已經安排好了。

隨著時間的推移,混天宗後方,那悄悄跟著的火元宗隊伍終於感覺到不對了。

聽著來人的稟報,隊長白凈的臉龐泛起絲絲潮紅,那是羞怒。

「砰!」

一掌拍在身邊的漆黑的樹榦上,頓時將其拍成齏粉,所有人都看到,他的身體微微地顫抖著,那是憤怒到極點的表現。

「怎麼會,不是說那支隊伍基本上是散修嗎?」

被隊長那吃人般的目光盯著,稟報之人害怕極了,忍不住一個哆嗦。

「隊長,我說的都是真的,雖然隔著遠,但我確定那支隊伍年紀都不小,而且看起來龍蛇混雜,基本上便是散修隊伍了,不會有錯的!」他慌忙解釋,生怕隊長發怒,雖然接觸時間不長,但他看得出來,他的隊長可不是什麼善主。

「那你說,他們怎麼還不掉頭?」白凈臉龐更是漲紅了。

「我,我也不知道啊。」手下委屈極了,此時更是害怕。

「師兄,不關他的事,我看定是那些混蛋耍了什麼花招!」副手見狀不由替這人解釋道,倒不是此人是他什麼人,而是他知道要是師兄這麼個態度,本就臨時組成的隊伍更不會心甘情願聽他命令了。

「一定是他們搞的鬼!」面白如玉的男子越想越是如此。

按理來說,一般就是大勢力的隊伍來到這一帶也會掉頭,至於閑散隊伍,更是如此,因為各大超級勢力可是有明言的,其他地方不管,鬼谷深處一帶,閑雜人等不得靠近。

要是什麼阿貓阿狗都接近,萬一弄出什麼岔子,那些阿貓阿狗一萬條命也不夠抵。

也因此,甚少有好事者會來到這裡后,繼續前進。

計算有,也早就該回頭了。

他們一直在等,等到混天宗跟著的那個隊伍掉頭,到時候他們便可以找機會下手了,可偏偏等了這麼久,那群散修隊伍都沒有回頭,甚至讓混天宗隊伍跟到現在。

「咳!」

面白如玉的男子暗暗咬牙,臉色鐵青。

原本還以為有機會出手,雖然可能要冒險,卻不想現在連冒險的機會都不給他。

「這群傢伙肯定想到我們的打算,提前做好了準備!」他暗恨,卻無能為力。

「隊長,你看!」

忽然,有人朝著某個方向一指,那裡有個隊伍經過,似乎從這裡回返的隊伍,仔細一看,成員似乎年紀都偏大,不由眉頭一皺,不知道在想什麼。

「是他們,他們回返了!」

那剛才被隊長態度嚇壞的傢伙不由叫道,他負責刺探情報,怎麼會不認識這個隊伍?

「隊長,我么要不要下手?」

一見這些混天宗的「護身符」離開了,頓時有人提議道,對於大部分人來說,這般激動自然不是因為仇恨,而是利益,他們深知混天宗隊伍的收穫驚人,一旦成功,分到他們手裡的都是一大筆財富。

然而,隊長雙拳握緊,旋即又是鬆開,如此反覆了幾次,終於還是放棄了。

「不了,我們已經沒有機會了!」

他的聲音有些無力,透露出一股濃濃的不甘。

「為什麼,我們……」

不甘的還有其他人,他們這一路跟了這麼久了,時間都花在上面,眼看著還有機會出手,怎麼願意放棄?

然而,隊長的副手卻是伸手打住了眾人,一個眼神便是讓所有人閉嘴了。

「你們知道什麼?如今這裡已經是鬼谷深處的交界了,我們若是隨便出手,就算殺了這些人,被人撞見怎麼解釋?難道你們要擔起這個罪名,去跟混天宗賠罪嗎?你們夠資格嗎?」副手顯然也在氣頭上。

然而他的話卻沒有錯,這裡誰都擔不起責任,若是事情敗露他們全都要死。

比起不跟混天宗這樣的大宗派明面上衝突,加上還要維持火元宗門規森嚴的形象,他們這些人加起來都不夠祭刀。

錯過便是錯過了,他們已經沒有機會了。

「混蛋,都是這些傢伙!」

一時間,隊長將怒火都算到了那群散修隊伍身上,旋即他清醒過來,他知道這些手下不會跟著他去跟這些人拚命的,利益不夠,危險卻夠大。

「我不甘啊!」

他臉色漲紅。

另一邊,情況完全相反,聶雲他們一個個臉帶笑意。

「哈哈哈,我想現在那傢伙一定是一副吃了死蒼蠅的樣子,肯定氣瘋了。」

「是嗎?以我對他的了解,可不止是氣瘋了那麼簡單,以他的性格,估計要憋出病來了!」隊長也忍不住加入到調笑的行列來。

「哈哈哈……」

人們忍不住開懷大笑,完全脫離了危險,還有什麼比這更讓人高興的?

恩,如果一定要說有的話,就是想想火元宗隊伍現在的模樣,一路追著他們不放,如今肯定都氣得臉綠了,這是最令人高興的。

「好了好了,我們加快速度吧!」

笑過之後,眾人加快速度。

事實上,這裡已經安全了,此處便可以算作一個特殊地點,但凡接近鬼谷深處,最多也就是來到這裡,便都會回頭了,至於是離開鬼谷還是一路上再轉一轉,就不得而知了。

總之,從前不久開始,他們就碰到不少隊伍在這一帶轉悠,而他們現在幾乎已經來到了邊界線,不遠處還有個隊伍看著他們,似乎很好奇他們隊伍是不是打算要進入其中,畢竟很多人都這麼想,不敢而已。

「喂,你們什麼人?」

就在這時,一道有些質問的聲音響起,一隊身影攔住了他們。 「你們什麼人?」

遠遠一道朗聲響起,有些喝斥的意味,很快,那隊人馬靠近了聶雲他們的隊伍,身上散發出來的氣息隱約很強,尤其是那領隊的男子,至少也是天元九重巔峰的修為。

隊長連忙帶著眾人停下來,見到對方上前,他抱拳行禮:「諸位,我們是混天宗的隊伍。」

「我自然知道你們是混天宗的隊伍。」對面領隊掃了他們一眼,神色始終嚴肅,給人不苟言笑之感,又道:「你們可知這裡是哪裡?」

眾人一愣,這人一上來便是如此咄咄逼人,讓他們很不爽,但鑒於對方實力,他們也不敢說什麼,況且一切還是要聽隊長的。

「這裡是鬼谷深處的邊界。」隊長剛回答完,一下子明白了對方的意思。

「諸位,我明白你們的意思,按理來說我們是不應該踏入這裡的,但這次情況有些緊急,詳細我會跟我們混天宗的長輩稟報的,還望你們通融一下。」隊長連忙解釋道,一下子明白對面隊人馬的身份。

這些人不是其他人,正是鬼谷深處大勢力的人組成的巡邏隊。

這些人實力不用太強,不需要達到聖域,只要震懾那些膽敢闖進來的人便足以。

要不是他們一眼便認出,隊長和他的兩位副手身上混天宗的服飾,現在就不是這麼好好說話了,可能一開始便出手,先見點血,教訓起來才更聽話。

「哦?」

「如此,便隨你們吧!」

混天宗這樣的大宗派,領隊自認沒有人敢隨意冒充,既然人家話都說到這份上,到時候情況不對,混天宗的前輩教訓也不是他們,而是眼前這些混天宗的弟子。

「打攪各位了!」隊長連忙拱手,這裡隨便一個人都不是他應該得罪的。

「混天宗在那個方向,你們記得不要亂跑!」對面領隊提醒道。

「多謝!」

望著對方離開,繼續巡邏而去,眾人鬆了一口氣,有人忍不住問道:「隊長,聽他們的意思,我們都沒有資格進入這裡嗎?」

「當然了,按理來說,類似我們這類隊伍,便是進入鬼谷來尋寶的,換做平時進入這裡來找前輩,之後換來的一定是一頓臭罵,說不定還要受到重罰,只不過這次情況緊急,我混天宗前輩得知情況后,一定會諒解。」隊長解釋道。

「原來如此!」

大家這才意識到,大宗派的規矩還是相當森嚴的,如今想來,這接近鬼谷深處的地方,可不是誰都能來的。

「那隊長,是不是這裡只有大宗派才能來?弱一點的勢力都沒有資格?」

「那是自然的,小勢力來了什麼忙都幫不上,來這裡湊熱鬧只會添麻煩,各大超級勢力是不會允許這樣的宗派來的,稍微弱那麼一點點的,能來這裡至少都是跟超級勢力或者我們混天宗這樣的大宗派有些關係的。」

聶雲聞言明白過來,這就好像燕雲十三宗,這個時候或許某個宗派弱一點,但只要還不是太弱,有十三宗聯盟的關係,便有資格來這裡。

眾人有些激動,這裡可不是誰想來就能來的,而他們來了。

「難怪,我們剛才還被一隊人盯著,想來也是想進來卻不敢,好奇我們的舉動。」

「咦,什麼動靜?」

再次出發不久,隊伍忽然感覺到前方動靜不小,不由有些緊張起來,但想到這裡是什麼地方,旋即又放鬆下來,來到這裡已經不會有什麼危險了。

「好像有人在交手,而且似乎很年輕。」

「年輕一輩的人嗎?」

隊長皺了皺眉,不由道:「這裡除了各大宗派的前輩,只有一種人,年輕一輩的天才……大家老實一點,千萬別惹是生非。」

面對隊長的提醒,所有人都謹記在心,可以說這裡能見到的年輕人,哪一個不是天才級別的,最差的放到一地去,也是耀眼的絕頂天才。

「這兩人好強,在鬼谷還能造成這樣大的波動!」

聶雲望著前方,不由暗贊,這一定不是一般的天才,隱約覺得那是定是人中龍鳳。

前方,兩道身影不斷交錯。

其中一人送手持長槍,面如刀削,雙目如電,一槍刺出,巨大的槍影遮天蔽日,連鬼谷都不能完全掩蓋它的威勢,可見其威之駭人,誰敢輕易掠其鋒芒?

「不愧是混天小霸王,他的混天槍法已經到了這般地步,簡直是可怕!」

「聖域之下,竟然能將混天槍練到這般地步,不可思議啊!」

「以我來看,他不比超級勢力的天才差。」

「的確如此,但別忘了,這一輩超級勢力培養的天才又豈是往日可以比的?那紫河,紫發赤眸,帝王之氣外顯……拓跋家完美的蠻荒體出世,近乎不死之身……冰河谷出了個神秘高手,據說一人端掉了一個宗派,似乎也來了……」

「呵呵,要不怎麼說黃金盛世又要來了呢!」

「黃金盛世嗎?上一次的黃金盛世走的太快,這一次註定會到巔峰吧!」

人們感慨,他們都是天才,多少都是跟蕭山宗蕭林差不了多少的人,而其中很多在年齡雖然大些,卻在修為上比蕭林佔有優勢,卻依舊自認不如眼前這兩人。

如今看來,聶雲的話說的太對了,蕭山宗的蕭林之所以大出風頭,那是因為真正的天才還沒有怎麼出手,整個個大陸加起來,類似他們的天才實在是太多了。

「哈哈哈,火雲子,你再看不起我,老子就拿鞋子塞你嘴裡了!」

轟!

混天小霸王長槍力劈,巨大的槍影剎那間轟塔了天地一般,害得眾人心神一顫,巨震之下連鬼谷的大地都震顫不已,所有人都感覺到那股霸道無比的氣勢,更是心下駭然,身為天才,卻絲毫不想跟眼前這個同輩交手,這人太可怕了!

「火雲子情況不妙!」

人們大驚,眼看著火雲子避無可避,大手揮出一片火海,竟然在這一槍之下跟紙糊的一樣,這一槍恐怖如期!

「師兄!」

「師弟!」

身下火元宗的師兄弟不由大驚,火雲子太託大了,混天小霸王這是鐵了心不留手,讓他丟人。

「這混蛋,故意突然下狠手!」

他們怒視著混天小霸王,但不管如何,也只是敢在心裡暗罵兩句,那個傢伙太強了,要是招惹了他,以他那暴脾氣,一槍就捅穿了你,絕對沒得商量。

「別擔心,他沒事的!」 姜染眨眨眼,再三確認了幾遍,才確定江淮說了什麼。

她下意識的起身向外巴望。

小院里開著一盞燈,門口也掛了喜慶紅火的燈籠,姜染眯著眼睛看了一半天,也沒看到什麼身影。

「沒有。」姜染簡單的回了句,便去衣架上拿外套。

她沒來得及戴其他東西,一邊走一邊穿著外套,躡手躡腳的出了門,生怕被她爸媽聽到。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