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嘶……」即使如此,洛天還是疼的吸了口涼氣,鮮血順著劍尖流淌,洛天看到了四周的景象。

一望無際的利劍,包裹著一個黑白色的高台,而高台之上,一個道虛影盤坐在那裡,身上泛起威嚴的氣息。

「墮天仙王!」洛天驚呼一聲,瞬間認出了那道虛影是誰。

而墮天仙王的虛影則是被一道結界包裹著,結界之外,不斷的傳出轟鳴之聲。

由於了碰撞之聲在另外一面,洛天只能看到幾道身影交錯,顯然是在打鬥。

「主子!」就在洛天觀察的時候,唐星火的聲音,在遠處傳出,讓洛天的視線轉移到了唐星火的方向。

唐星火臉色蒼白,腳掌被刺進了一半,顯然沒有洛天的肉身這麼強大。

洛天嘴角抽搐,看到劍林之上,有不少枯骨,還有一兩具新鮮的屍體,顯然才死沒多久。

「夠倒霉的!」洛天心中暗嘆,同時也是發現,站在劍林之上的尹易天。

尹易天的狀態要比唐星火好許多,甚至比起洛天都強了不少,站在劍林上,眼中露出疑惑。

「有人在圍攻一個人!」尹易天大聲開口,目光看向戰鬥,眼中露出凝重。

「是誰?認識么?」洛天眉頭微微一皺,現在他加上尹易天和唐星火可不懼任何人。

「一共五個,四人個人圍攻一個!」尹易天開口,三人交談的聲音,也是引起了不斷出手的人們的注意力。

「嘭……」趁著圍攻自己的四人失神,一道手持雷劍的身影,衝進了結界之中。

「師兄!」洛天驚呼一聲,看到了身形狼狽的那個人,不是別人,正是他的師兄,張子平。

洛天怎麼也沒想到,會跟張子平在這裡相遇,畢竟這裡是不老山,並不是補天山。

不過,結界中的張子平卻是沒有看到洛天,而是手持著雷劍,同墮天仙王那道虛影重合在了一起。

「該死,讓他逃了!」 https://tw.95zongcai.com/zc/50754/ 就在張子平,同墮天仙王那道身影重合在一起的同時,那圍攻張子平的幾個身影眼中露出懊惱。

他們比洛天早一步來到這裡,知道那結界中的墮天仙王的虛影是一個傳承,至於傳承什麼卻不知道。

那結界沒人能夠進去,這時候張子平出現了,並且拿著天道雷霆劍這一天道宗的聖物。

幾人自然爭搶,畢竟天道雷霆劍乃是天道宗的聖物,而墮天仙王是曾經天道山的巔峰仙王,有天道雷霆劍,在這墮天仙王的傳承中,必然能夠佔到不少先機。

不過張子平卻是異常的強悍,他們這幾人圍攻下,竟然都沒拿下張子平,反倒被張子平趁機逃進了結界。

四人圍攏著結界,看著張子平同墮天仙王的身影重合,臉色難看。

「我就說,天道雷霆劍,是進入這結界的鑰匙!」一個眉心有著一道刀疤的老者開口。

「玄山四老!」尹易天沖著洛天傳音,介紹著四人。

「又有人來了?跟我們一起合力,說不定能夠一起破開結界。」一名老者開口,身上泛著仙王中期的修為。

「殺生老人尹易天!」隨後,幾人便是看到了行走在劍尖上的尹易天,眼中露出凝重,可見尹易天在上三天名氣還是很大的。

同樣,玄山四老在上三天一樣擁有很高的名氣,四個結拜兄弟,佔據玄山,成為散修,三個仙王初期,一個仙王中期,是幾大仙山招攬的對象。

「洛天!」之後四人看到了同樣朝著高台行走過來的洛天,眼中露出狂喜。

「沒想到,竟然遇到了這小子,活該我們玄山四老發財啊!」

「比起鬼谷傳承,墮天仙王的傳承又算什麼!」一名老者開口,繞過結界,來到了洛天的方向。

「尹易天,可願與我們一起合作!」玄山四來的那名老大,仙王中期的強者開口。

「先上去再說!」尹易天眉頭微微一皺,看著四人看洛天的那貪婪的目光,便是明白了四人心中所想,腳下輕點,速度飛快朝著那高台。

「轟殺他,鬼谷令就是我們的了,到時候我們一人掌管一塊鬼谷令!」玄山四老的老大開口,雙手飛動,剎那間,一座金色的大手,匯聚而出,朝著洛天的方向鎮壓而去。

其他三人眼中也是帶著激動,紛紛出手,又是三道武技朝著洛天打去。

洛天的臉色微微一變,現在他正腳踩在劍刃之上,這劍刃明顯是經過什麼東西加持了,即使是他都踩不斷,而若是對上四人的武技的話,自己不被武技重創,也會被刺成刺蝟。

「該死!」尹易天和唐星火兩人,臉色難看起來,看著那四道武技,已經到了洛天的近前,連忙朝著那高台沖了過去。

「嗡……」龍淵爆發,黑色的長劍劈出一道驚天的刀芒,同金色的大山碰撞。

轟鳴四起,金色的大山,直接被洛天一劍斬碎,化成神則流轉在洛天的身前,不過洛天的就腳下卻是下沉了幾分,鮮血再次流淌。

就在洛天剛剛抵擋住那金色的大山,剩下的三道武技,也是瞬間抵達洛天的身前,讓洛天臉色難看,不過還是揮拳迎上了三道武技。

轟轟轟……

沉悶而又悠遠的聲音在這空間之中回蕩起來,狂暴的波動,掩蓋了洛天的身軀,甚至將洛天身上的氣息掩蓋。

與此同時,尹易天終於衝到了高台之上,讓玄山四老目光看向尹易天。

「與我們一起轟殺洛天,鬼谷令交給我們,然後再合力轟開這結界,這墮天仙王的傳承給你怎麼樣?」玄山四老的老大,目光看向尹易天,飛速的交流。

在他們看來,他們四人能夠將墮天仙王的傳承讓給尹易天,已經算是非常給面子了,而且這還要看他們給不給,暫時只是想將尹易天穩住而已。

尹易天臉上露出一絲笑容,緩步走到了玄山四老那個老大的近前:「墮天仙王的傳承,我也不要!」

「哈哈,尹兄,你這是何意,我們玄山四老行走上三天這麼多年,不會言而無信!」眉心帶著刀疤的老者開口,聲音之中帶著誠懇。

「我說不要,自然不要,不過,我要你們的一樣東西,希望你們能給我!」尹易天回應,目光看向玄山四老。

此時唐星火,也已經走到了他們這裡,不過卻並沒有被他們看在眼裡。

另外一面,洛天也是出現,只不過,此時的洛天有些凄慘,雙腳已經插進了劍刃之中,而且身前也有著幾根長劍上面沾染了血跡,顯然洛天剛才並不是沒有動,而是倒退了。

「尹兄,想要什麼,儘管開口!」玄大聽到尹易天的話,雙眼微微一亮,他們雖然有些好東西,但是哪裡比的上,墮天仙王的傳承和鬼谷傳承。

「你的命!」不過下一刻,站到玄大身前的尹易天便是爆發了,手掌化刀,朝著玄大斬了過去。

「殺……」一直不被幾人看上的唐星火,也是瞬間爆發,一指按出。

兩人之前便是暗自商量,沒有什麼勝算,只能出手偷襲才有幾分把握,他們兩人自然不可能讓玄山四老,繼續轟殺洛天。尹易天和唐星火兩人的速度實在是太快了,近在咫尺,任憑是誰都反應不過來。 玄山四老沒想到之前還笑笑呵呵的尹易天,轉眼就翻臉,等到反應過來之際,尹易天的手刀已經落在了玄大的胸前。

「你……」玄大臉色瞬間難看起來,不過玄大也不愧是能夠在上三天聲名赫赫的散修,一瞬間便是反應過來,身上覆蓋了一層金色的石甲。

「咔嚓……」手刀劈在了石甲之上,讓玄大身軀倒退,鮮血也是隨之崩發而出,直接切斷了玄大的兩根肋骨。

另外一面,唐星火一隻青色的手指,瞬間點在了玄四的額頭上,一指洞穿了玄四的腦袋。

「噗通……」玄四的身軀倒在了地面之上,眼神空洞,身上的生機,瞬間消失。

「找死!」玄二和玄三兩人臉色瞬間猙獰起來,身上泛起驚人的氣息,朝著唐星火攻了過去。

玄大的也是臉色蒼白的倒飛回來,兩隻拳頭散發出驚天的威能,朝著尹易天轟出。

「不自量力!」尹易天臉上露出不屑,就是玄大正常狀態,他都不懼,更別說,玄大現在還受到了重傷。

尹易天手起刀落,開始同玄大對抗起來,一刀斬出,聲威驚天,同兩個石拳碰撞。

「陰狠惡毒,殺生老人,果然名不虛傳!」玄大此時異常的後悔,不該想著跟尹易天合作,看到尹易天的時候,聯合他們四人攻擊,就沒那麼多事了。

現在他們三人卻是陷入到了劣勢,另外兩個兄弟那裡還好些,自己承受了尹易天的全力一擊,狀態極差,他知道現在這種狀態根不是尹易天的對手。

洛天口中喘息著,看著尹易天和唐星火兩人,心中暗嘆將兩人收服非常的正確。

「腳都刺穿了啊!」洛天心中自語,不過還是邁步朝著那黑白道台走了過去。

鮮血沾染一把把利劍,洛天兩條腿都失去了知覺,感覺自己並不是什麼天道宗的傳人,這墮天仙王的傳承里,自己這個傳人的身份根本沒有什麼好處,反而感覺自己有些點背。

時間緩緩流逝,洛天終於走到了黑白道台之上,腳已經沒有了模樣,一來到道台之上,洛天便是坐了下來,看著那自己被劍鋒戳爛的腳,嘴角抽搐,連忙取出了丹藥恢復起來。

「尹易天,這小子給你,現在正是擊殺他的最好機會,我們不跟你搶鬼谷令,墮天仙王的傳承給我們!如何!」玄大開口,不斷的對抗,被尹易天打的大口吐血。

另外一邊,唐星火卻是有些不支,玄二和玄三攻擊極為狠辣,而且心意相通,讓唐星火狼狽不以,不斷的亂竄。

「這兩個傢伙,聯合起來,比起正常仙王初期強了太多了,若是玄山四老聯合到一起,聽說他們有一種合擊之術,若是聯合,足以讓他們與仙王後期抗衡十幾息,幸好我之前偷襲擊殺了一個!」

唐星火心中慶幸,若是自己沒偷襲擊殺成功,那麼此時他說不定已經是一具屍體。

仙王強者的恢復速度是非常快的,洛天雖然不被天道認可,無法通過天地之力來恢復自己的肉身,但是洛天的肉身異常的變態,而且又有丹藥,恢復起來,也不太慢,傷口以肉眼可見的速度恢復著。

時間緩緩流逝,一刻鐘的時間過去了,唐星火終於堅持不住了,身上出現大片的傷勢,渾身染血,不斷咆哮,青色的火焰,不斷的席捲。

「去死吧!」玄二大聲開口,聲音之中帶著憤怒,若不是這不起眼的唐星火,出手偷襲了他們一個結拜兄弟,即使是有尹易天,此時也被他們鎮壓。

玄二和玄三兩人雙手掐訣,一把通天之劍,在兩人之間凝聚,兩人四手,握住了大劍,色的大劍力斬而下,攜著萬鈞之力,讓唐星火,心神顫抖。

「主子啊,你還沒好那?我可堅持不住了,這攻擊,我接不下來啊!」唐星火大喊,目光看向那已經站起身來的洛天。

「嗡……」洛天腳踏黃泉步,瞬間出現在了唐星火的身前,黑色的大劍,被洛天擋在了頭頂。

「咔嚓……」驚雷在洛天的頭頂之聲響起,那強大的劍氣並沒被洛天震散,只是被洛天彈開。

洛天臉色難看,剛剛對抗,自己的腳上的傷口,再次裂開,鮮血瞬間從洛天的腳下,朝著四周蔓延。

「很強的合擊,不過還不夠!」洛天輕笑一聲,竟然一步踏出,血色的腳印,烙印在了地面之上,身形如電,眼中殺機閃動。沖向了兩人。洛天來到了道台之上,也是看清了張子平的情況,張子平盤坐在那裡,身下有著一灘乾涸的血跡,身上的傷口更是無數,胸口塌陷,洛天能夠想象,自己若是晚來一步,沒人玄山四老分神,張子平在劫難

逃。

仙王初期,在現在的洛天面前,真的不算什麼大問題,雖然不像能夠碾壓半步仙王那樣,但是一個打上兩個仙王初期,洛天自信還是能夠辦到的。

洛天速度極快,遁地術配合黃泉步,足以讓洛天的速度傲視所有仙王初期,幾乎瞬間便是來到了一名攻擊唐星火的仙王初期近前,一劍斬下。

黑色大劍,直接斬在了玄三的身上,玄三根本沒反應過來,等到反應過來的時候,黑色的大劍已經到了他的頭頂。

「噗……」鮮血濺落,玄三整個身軀直接被洛天一劍斬成了兩半,場面極為血腥,讓所有人都是微微一頓。

「老三!」玄大和玄二怒吼,沒想到洛天如此強悍。

「之前轟殺我,轟殺的挺爽吧?」洛天臉上露出冷笑,身形如電,再次化成一道流光消失在了原地。

漆黑的大劍,如同一條魔龍,劍落!人頭落!

玄二的臉上還帶著震驚,手下更是保持著捏印的姿勢跟唐星火對抗著,就直接被黑色的大劍,斬斷了頭顱。

「太……太強了……」唐星火眼中帶著驚恐,第一次對於洛天升起了一絲畏懼之心。

同時,唐星火心中也是慶幸,慶幸自己能夠之前在洛天的手下活下來。

「這性格,我喜歡!」 魔女的交換 尹易天臉上則是露出一絲笑意,看著洛天,性格上有些缺陷的他很喜歡洛天的殺伐果斷。

說話間,尹易天大喝一聲,刀芒暴漲,如同開天闢地一般,斬在了早就重傷的玄大的身上。

血霧再次升騰,隨著玄大被尹易天解決,仙界上三天聲名赫赫的玄山四老,徹底隕落在了這墮天仙王的傳承當中。

「主子真是同階無敵啊!」唐星火大拍馬屁,這次真的是發自肺腑的看著洛天,眼中帶著敬畏。

「主子,裡面那個,要不要解決了,以主人的神威,想必一劍便可以破開這結界吧!」唐星火拍了半天馬屁之後,目光看到了盤坐在那裡的張子平。

「那是我師兄,你想怎麼解決?」洛天嘴角一翹,知道唐星火也不是有意的,臉上露出一絲笑意。

「呃……」唐星火瞬間被洛天的話給噎到了,眼中露出尷尬,不再說話。

尹易天眼中露出不屑的目光看向唐星火,同樣也是等待著洛天的吩咐。

「我進去看看!」洛天沖著兩人開口,邁步朝著結界走了過去,同時開啟遁地術。

「嗡……」在尹易天唐星火兩人驚駭的目光下,洛天穿過了那將玄山四老阻擋在外的結界。

一進入結界,洛天周圍的景象再次發生了變化,一道身影站在那裡,眼中露出疑惑之色,正是張子平。

張子平的身前,有三座大山矗立著,每一座都是如同一把利劍一般,散發出讓人心顫的氣息。

「小天?」看到洛天,張子平眼中露出一絲喜色,沒想到洛天竟然能夠進來。

「師兄,你怎麼會在這?」洛天開口,來到張子平的身前。

「不放心你一個人,就進來了,來吧,正好我自己一個人在這裡無聊,這裡是一道傳承,只有手持天道雷霆劍的人,才能夠進來。

「這三座劍鋒,乃是墮天仙王所留,上面有三道劍技!」張子平開口,聲音之中帶著激動,顯然他已經感悟了半天。

洛天心中感動,同時目光也是看向那三道劍鋒,走到了張子平所在的那座。

當洛天的雙眼看向劍鋒之時,洛天的臉色便是微微一變,好像看到了一道驚天的劍芒,橫推八荒。

「一劍凌仙!」洛天驚呼一聲,這劍技,洛天再熟悉不過,正是助自己殺敵的殺手鐧。

洛天沒想到,竟然會在這裡遇到一劍凌仙的修鍊方法。

「師兄,這是一劍凌仙,應該這麼做!」洛天開口,將自己學會的一劍凌仙同張子平講解了一遍。

「嗯!」張子平雙眼微亮,他本身便是用劍的高手,對於劍技也有自己獨到的見解,因此掌握起來很快。

「第二式?」洛天也沒有去打擾張子平去修行一劍凌仙,而是將視線放到了第二塊劍山之上,心中則是有些期待。「劍弒天下!」威嚴的聲音在洛天的腦海中響起,轟鳴中,洛天彷彿置身劍的世界。 「好!竟然你已經願意做我的女人,老宋我也不讓她吃虧!我會讓他有事業的!而不是只是個小小的郵電系統的職工!…我跟你說,我在香港有別墅!有大公司!我媽,曼麗,丹丹都過去了,住在價值兩億的豪華別墅裡面,而且是香港最有錢的人住的地段,家裡傭人三十多個…以後你想過去隨時都可以!

錢!我多的數不清!你們就是全都不做事,你們都花不完!你知道嗎你今天吃的這些菜,你知道要多少錢嗎?一萬多港幣!而我們天天吃!…想不到吧!…唉!我老爸!哼!一個傻子!他以為靠他的能力就能出息了?

…喊下口號?就能改善生活嘛?屁話!任何年代,沒有錢的男人都不算有出息!金錢!才是證明一個男人是不是有能力的象徵!你知道我送你的那條項鏈要多少錢嗎?二百萬港幣!….那可都是真的鑽石啊!

…呼! 一寵成婚:薄先生,安分點 我老爸對我和我媽賺錢極其不滿!但是他沒想到,這種日子會結束的,新的時代即將來臨,那個時候,誰有錢誰就是爺!誰就是成功者!而這些傻乎乎天天喊口號的人,將一事無成! 重生梟妃之盛世大嫁 來寶貝!別這樣看著我,說真的,我很喜歡!你很善良!真的!別害羞!你害羞我就想…干你!…」

張倩如聽同天書一般,聽著駱林眯著眼睛,對她微笑的說著,接著一句句震驚,驚恐,口瞪目呆的話讓她頭皮一陣陣發麻,接著聽到駱林對她的愛意表白,她有種想要流淚的衝動,還有內心的狂喜和幸福,還有洶湧而來的愛的衝動,當駱林最後一句說完后,張倩再也忍不住了,這就是她,今生今世的最後也是唯一的一個男人。

「愛你!…..」

張倩帶著一往無窮的湧起,紅得滴血一般的嬌面,雙眼內全是痴痴的濃稠愛意,猛地吻住了駱林帶著絲酒氣的嘴唇,香滑小舌猛的吐了出來,在他那溫熱的嘴中尋覓著那條游魚般的小舌,火熱的糾纏讓兩人的激情瞬間爆發了……

餐廳內燈光雪亮一片,照耀著…(和諧刪除…)…極度的興奮讓大腦的產生了缺氧,最後大張的小嘴,呼吸不到空氣,無法形容的興奮巔峰產生恐怖的窒息,讓張倩雙眼睜大的全是瑩瑩淚水的美眸翻白,接著猛地一黑,暈了!太爽了!

駱林暗嘆了口氣,還是夏丹厲害!張倩根本沒有讓駱林噴發,而自己卻爽暈了,加上駱林又喝了酒,那更是強大無比,根本不用運功啥的,直接肉搏都不是他的對手,抱著她去洗浴間幫她洗了乾淨的澡,把她放在殷紅梅睡的床上,蓋上薄毯,笑了下。

上樓,到了小萍房間,看到三個女孩子趴在床上,翹著幾雙芊細雪白的晶瑩小腿,在那看著圖書,一邊吃著小萍買的零食,嘰嘰喳喳的說笑著。

「咳咳….晶晶…走吧….我幫你看下臉….」

Leave A Comment